Swift Sixteen

這一年過得很快,除了上班和照顧孩子外,總是在留意香港新聞。從去年餘弦棧 blog 慶當天,香港保安局向立法會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展開抗爭運動的序幕。十二個月以來,香港政治的墮落,真是低處未算低。我沒有想過二百萬人上街會被漠視,沒有想過黑社會衝入港鐵站打人會呼救無門,沒有想過會大量出現「無可疑」的浮屍和高空墮屍,沒想過大眾會覺得見到警察會比見到悍匪更加害怕,沒想過一班支持度負值的高官可以厚顏無恥地繼續謊話連連,最近一個月,更想像不到的是連抗疫也是政治先行,不肯封關,防護物資短缺,連醫護的保護裝備都不及警察,毫不掩飾地草菅人命。 這個 blog 生於沙士之後一年,當時我筆下的香港,仍然有點我小時候的樣子。但近年,尤其是 2012 年之後,各方面的急速敗壞,令人搖頭嘆息。我不知道今天的情況會否是谷底,瘟疫過後會如當年般復原,還是會更加黑暗呢? 希望來年的 blog 慶,會有慶祝的心情吧! 延伸閱讀:從前的紀念日: 半週年.一週年.兩週年.三週年.四週年.五週年.六週年.七週年.八週年.九週年.十週年.十一週年(從缺).十二週年.十三週年.十四週年.十五週年 圖片來源: Sixflashphotos @ Wikimedia Commons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從 2003 到 2020

相隔十七年,又再次發生了冠狀病毒引發的疫症。上次澳洲只有六個疑似個案,並無死亡記錄。可是,這一次,2019-CoV 幾星期間已經傳到澳洲,確診個案亦升到五宗。 最新的一宗是來自疫症中心武漢的女大學生,就讀於我的母校 UNSW。雖然澳洲暑假未完,二月十七日才開課,大概是回鄉度歲的她竟然在年廿九回澳洲,第二天就病發入院。她趕着回來的原因,實在都呼之欲出了。十七年後,出生於中國內地的居民從 2001 年的 168000 增至超過 50 萬,而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更從 2002 年的 46000 人激增五倍至去年超過 250000 人。人流多了,單是雪梨機場,每天都有十多班來自中國各城市的直航班機,如果再加上經香港或其他地方轉機的流量,從中國來的旅客每天都數以千計。這麼頻繁的人流,病毒的傳播當然快得多了。 再看看跟內地交通幾十倍密切的香港,每天訪港的內地遊客每月以數百萬計。但到今天,確診個案竟然只得八宗。究竟這個數字的真確性有幾多,實在啟人疑竇。累積幾百宗懷疑個案,是否最後都確定無感染此病毒,似乎又語焉不詳。 這幾天看看特區政府慢幾拍又反反覆覆的政策,對比起當年沙士的反應更為不濟。其實自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各主要官員給人的印象,總是好像在等指示,作不到決定的樣子。例如政務司長張建宗,說高鐵站人流聚集填申報表會增加感染機會,隔了不久就自打嘴巴要求旅客申報。食衛局長連呼籲市民戴口罩自保也不敢正式地說。究竟這些官員有沒有權力和良心去顧及香港人的福祉呢?如果答案是沒有的話,香港人就只能夠自求多福了。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Coronaviruses_004_lores.jpg

又十年.前.後

十年前的今天,我寫了一篇《十年.前.後》,發表了我對 00 年代的總結。 當時,我覺得自己虛度了那十年,但在那一刻,我絕對想像不到 10 年代對於我,竟然是一個以轉變為主軸的年代。 當時,我不知道健康的母親會在三個月後開始不適,更不會想得到七個月後她就會離開了人世。 當時,我不知道我能夠在這個年代的前三分一實現了我讀建築以來最想去的兩大旅程:美國和歐洲。 當時,我沒有想過可以去 Uluru 旁露營、去大堡礁學潛水、甚至去芬蘭拍攝極光。 當時,我剛剛學琴不足一年,沒有想過可以考得到一張六級證書。 當時,我沒有想過我能夠如此幸運,找到我的人生伴侶,並在這十年的前半結婚。 當時,我沒有想過我能夠在這十年,有了自己的兒子和女兒。 當時,我沒有想過今天大除夕的節目,就是午間跟孩子搭渡輪到當代藝術館參加兒童工作坊,而晚上,因為太太抽中多張門票,我們更到了 Cahill Expressway 現場觀看煙花。 下一個十年,又會是甚麼樣的呢?

中大圍城

中文大學被警方包圍,並在校園內施放超過二千枚催淚彈。作為曾經的中大人,見到絕美的校園被破壞被蹂躪,實在痛心不已。 半年以來,香港的情況每況愈下,種種從前想像不到的事情都發生了。如何荒謬、如何不公、如何恐怖、如何泯滅人性的場面都統統出現了。但當我見到大批中大舊生冒險前往營救,我知道香港的明天還有希望。

號角聲

這個多月來,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聽得最多,一定是《願榮光歸香港》。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合唱版本外,亦出現了眾人以不同樂器演奏這一曲的盛況,比十一年前我寫過台灣人演奏《海角七號》插曲的現象,無論是參與的熱烈程度,以至各樂手的造詣都高得多。這一種,就是香港人一呼百應的號角聲。 鋼琴版 結他版 長笛版 大提琴版 二胡版 豎琴版 古箏版 色士風版 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燕尾蝶變暴徒

https://www.facebook.com/thecantonesegod/videos/618581551999260/ 原曲:燕尾蝶 翻唱: 19MAX 改詞: 梁夕 影片: 余知秋 混音 : 雪人也出火 那天 穿起黑衫 執起黑漆 出走這個他 站在大地 放眼冀盼 真相被徹查 地厚天高不惜代價 無私獻奉給這一個家 那天 很想休息 很想舒適 普通一個他 日夜玩樂 四處吃喝 可以沒驚怕 絕處栽花 煩悶自尋嗎 留低了就只一身創疤 建美夢 無限遠 填滿逝去初夏 這地球 若果有暴徒 會是這般嗎 暴曬當空 徒步上街做夢 徒勞受傷刺痛 硝煙攻至淚眼惺忪 暴雨之中 移動也許笨重 前程未許給送終 無礙彈雨槍林 擦不走 褪不掉 這英勇 那些 揸飛機的 施針筒的 新婚她與他 聚集路上 散播灌溉 等正義發芽 父母初心 其實類同嗎 孩子也在看守一個家 世界若 沉默了 誰會付上初夏 要服刑 莫須有罪名 會是這般嗎 暴曬當空 徒步上街做夢 徒勞受傷刺痛 硝煙攻至淚眼惺忪 暴雨之中 移動也許笨重 前程未許給送終 無礙彈雨槍林 擦不走 褪不掉 這英勇 哪怕失重 還是向著前方 愛在湧 請相信 暴政當空 徒步建起大夢 圖騰願可葬送 一天拋去面罩相擁 亂世之中 和平承受不起的重 由旗鼓帶動 徐徐進入朦朧 別論喜不喜愛他 明日亦企起來 撐得起 拍得住 與你英勇

獅子山上精神

  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但淒美的香港夜景。上面的航拍影像,像在告訴世人: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更無懼 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三十年後的半夜新聞

這個六七月,有過多少個凌晨,我夜半醒來,總是慌忙拿起手機看即時新聞。因為,心裡惦掛著的都是遠方香港的事。因為兩小時的時差,「大件事」都在澳洲的凌晨發生。不過,看到新聞之後,心情總是久久不能平復。 這個感覺,令我勾起三十年前五六月間的回憶。那是收音機和紙媒的年代,夜半總會起來聽一聽電台的最新新聞,每天早晨都會等待報紙派來,細閱謠言滿天飛下,來自北京的消息。 近幾星期,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暴力日漸升級。我越來越害怕當年的歷史會重演,改寫千萬人的未來。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原作者:Wikipedia user -Wpcpey

將憤怒化成力量

上星期我在手機觀看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新聞,當中傳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歌聲,在不遠處玩耍的兒子聽到了,就走過來說這是一首 angry song。我不覺得三歲多的他會明白歌詞,但原來單憑歌聲,他也已經聽得出歌者的憤怒! 於是我將 iPhone 遞給他看,又將歌詞簡單地解釋給他聽,說這是 the song of angry men! 「點解佢地咁 angry?」 「因為好多香港人唔中意政府 change the rules ,上個禮拜出來遊行,但之後D Police 打人,好多人見到之後都覺得好 angry ,所以就出來遊行。」 「Oh the police are the bad guys!」 原來這真是三歲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作為成年人,我真的很佩服這一次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人統籌下,可以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自行分工,各自努力。 這星期來有人繼續包圍,有人示威,有人做 fact check 擊退假新聞和煽動世代仇恨的短片,有人做「長輩圖」來讓長輩讀到他們的理念,甚至有人眾籌到超過五百萬來刊登G20各國報章的全版廣告來引起世人關注。吸取了2014年長期單一形式抗爭沒有成果的教訓,這一次他們展現出來的靈活、包容和彈性,匯聚起來實在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近幾年我一直都香港的前景非常悲觀,但這些年輕人的能力,又令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有了希望! 受回流香港的朋友所托,要買今早刊有 Freedom HKG 廣告的 The Australian 報紙給他們留念。因為近年紙媒的發行量越來越少,報紙店每種報紙都不會有很多存貨。為免朋友失望,我決定一早六點鐘報紙店開門時就出去買。 誰知女兒五時半就醒來,不願再睡,甚至吵醒了兒子!我心想,與其被他們纏著不能出去,不如就帶他們一起去買吧!畢竟,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我買實體報紙,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出去買報紙」這種事情定將會成為歷史,讓他們體驗一下也是一件好事! 於是,我幫他們穿了寒衣,在十度的寒冬氣溫下摸黑出去。冬至後不久,Sydney 六時多天邊才剛剛魚肚白。近十分鐘的腳程,遇見的人只有兩個,聽見的只有 Kookabarra(笑翠鳥)的聲音。到達報紙店時,他們才剛剛開門。The Australian…

搬遷斷捨離

還有幾星期工作地方就要搬遷了。近來開始清理積存了多年的東西,我丟掉了沒有用過多年的 A2 噴墨打印機和後備墨盒,又整理了沒有拿出來參考多年,一共有二十多個文件夾的建築材料冊子和單張。 記得大學第一年,講師就要我們開始收集各種建築材料的資料。那是還未有互聯網,沒有網頁網站,電郵還未流行的時代。當年在市中心 Elizabeth Street 有一間 Sydney Building Information Centre,有各種材料的資料供人索取。中心樓高八層,每層有不同材料展出。除了建築專業人士會去參觀,找資料之外,亦有不少市民為了家居裝修而到訪。我們幾個同學去到,除了拿走不少單張之外,更填了表格要材料供應商把更多目錄和冊子寄給我們。這就是這二十多個文件夾的開端。五年的課程裡面,每做一個設計,我們都要找材料的資料和樣本。到我畢業時,已經積存了十個文件夾。我當年將材料分門別類,好像圖書館圖書那樣按種類編碼,同一種材料再按公司名稱字母排列整齊。 後來我開始接項目自己做,這十多個資料夾就從家中搬到上班地點。不過這時候,各大建築材料供應商都開始有自己的網頁,建築材料的資料都可以從網上下載。最初幾年,我還有將下載的材料打印出來,再按種類放在文件夾內。但之後,我發覺拿出這些文件夾的次數越來越少,要找甚麼都直接問 Google,畢竟藏在文件夾的資料會過時,官方網頁的才是最新資料。到近十年,這二十多個文件夾已經淪為書架上的背景,都不再用了。不過,用 Google 的壞處就是通常都只打入自己常用和熟悉的牌子,沒那麼知名的牌子都排得很後,甚至從不出現。 近來知道要搬遷,我開始把二十多年來積存而不再用的資料處理掉,但我卻花了一些時間,在丟棄資料之前,每種我認為可能用得著的材料都在網上找一下,如果這產品仍然有網頁的話,我會把它 bookmark 下來,讓我記得這些久違了的牌子。當然,不少這些公司早已倒閉,又或者退出澳洲市場,甚至有時 Google 公司名會出現官司訴訟文件,甚至清盤令。雖然澳洲號稱二十多年不曾經濟衰退,但生意都不是容易做的! 建築材料的文件夾已經丟棄大半,下一個目標,就是多年來訂閱的雜誌。現實的想法是,如果網上有 pdf 版的雜誌就立即下載,而把紙本丟棄,如果沒有的話,也許會在搬遷以後慢慢把舊雜誌 scan 起來,騰出空間,讓自己可以有新發展!

親子露營初體驗

近來的一個週末,我們一家四口參加了由百週年紀念公園舉辦的 Camping 101 活動,第一次去了露營。 我和太太雖然各自都曾經試過露營,但都是跟隨大隊出發,隨團有朋友熟悉紮營技巧,露營用品又由他們提供,所以我們的實際經驗接近是零。幸好這個活動名為 101 ,專為新手而設,所以公園內有人提供紮營指導,而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亦由園方供應,省卻了我們煮食的工作。而且這個活動亦包括了園內野生動物導賞,飯後的營火會,甚至第二天清晨的瑜伽班等等。 為了這個節目,我和太太預先諮詢了一些曾經帶著孩子露營的朋友,亦跟隨其中一位的經驗買了一個家庭營,又買了一些如兒童睡袋、露營燈等的必需品,終於興致勃勃地出發了! 我們三時多到達公園,花了一小時紮營後,兒童集體活動就開始了,五時半後工作人員就帶大家到園內各處觀察蝙蝠、蜘蛛等等,節目頗為豐富。同團不少孩子們都十分興奮,甚至見到樹上的蟬蛻都大叫一番。 節目結束後,天色已經全黑,不過由於地處市區,光害都頗為嚴重,以前到野外露營那種漫天星星的景象並沒有出現。我們回到營內休息,兒子很快就睡著了,不過女兒似乎不太喜歡我們買給她的輕便摺疊網床,吵了很久才睡著,而半夜亦醒了幾次。也許是這床太輕,而床墊又太薄,睡得不舒服。下次,也許都給她買一個哥哥用的那種睡袋吧! 第二天六時我們就起床,吃過早餐就已經七時半了。因為園方規定九時前要離場,我們沒有參加瑜伽班就自己開始拆營了。由於是第一次,拆營的速度比較慢,而且收納入袋的過程亦有點不容易,加上嬰幼兒用品甚多,影響進度。最後,更要工作人員留下來等了我們好一會才能完成收拾。這項活動其實很不錯,不過如果可以讓大家待到中午,可以有多一點悠閒時間感受一下自己的營幕就好了! 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我想我們對於帶著兩個孩子去露營都頗有信心,除了要給女兒買一個睡袋外,就是要多留一兩晚,盡情感受戶外的環境!不過,原來對於兒子,這一次已經是很深刻的記憶了,最近老師問他假期做了甚麼,他第一句就說去了露營。聽見他這樣說,要花再多的心思去為孩子安排活動,也是值得的!

逼遷

剛剛收到通知,說工作地點的業主要收回物業大裝修,我們要於六月底前搬走。 我想起上次被逼遷,是 2009 年底的事了。那一次是前業主破了產,物業被他的債主接管,最後拖拉了八個月,最終在 2010 年七月底,我母親逝世的同一天,由同事和合作的伙伴幫我搬遷。 這一間辦公室,這張書桌,這個停車場,原來已經陪伴了我接近九年。正如前年這一篇寫到:這些日子當中,我從孤身一人,到拍拖,結婚,有兒有女,轉變都不可謂不大。我想起這些年我把車泊在地庫,從起初一個人去看電影,到跟太太兩個人去唱K,到推著嬰兒車去市區。一步一步走來,這十年,我所得到的,絕對比 00 年代超出甚多。 也許是最近接連有些事情不順利,加上總是覺得為了照顧兩個孩子,被逼放棄了不少個人嗜好,情緒有點低落。早幾天跟太太談起,她說覺得我常會因為一些多年習慣而自我設限,例如以前習慣了早上做 45 分鐘運動,現在早上要送兒子上學,不能按照舊習慣做,我就乾脆不做了。我想想看,原來練琴如是,拍照如是,甚至寫 blog 亦如是。我不能再抽出一小時練琴、花半個週末拍風景、或者寫千字長文,就寧願差不多將這些嗜好放棄,卻完全沒有考慮過將它們化整為零,分成我能夠抽出的小片時間:例如練十分鐘琴、午飯時間出去拍拍城市風貌、寫二百字短文等等。一點一滴地重拾興趣,不是比光是埋怨沒有時間好得多嗎? 我好像突然茅塞頓開,近月來一直壓著自己,覺得埋沒了自己興趣的感覺完全一掃而空。我慶幸有太太的近距離觀察,才能指出這個問題的根源。也許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全改變,但已經給了我一個可以努力改善心情的方向! 記得當年,我也經歷過一段歷時兩三年的情緒低潮,正如 《十年.前.後》中提及上次被逼遷時,心情之壞,實在無法輕易用文字形容。今年這些所謂不順,其實是小巫見大巫,而且,身旁有人生伴侶的提點和支持,我相信,很快我就能夠從不快中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