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憤怒化成力量

上星期我在手機觀看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新聞,當中傳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歌聲,在不遠處玩耍的兒子聽到了,就走過來說這是一首 angry song。我不覺得三歲多的他會明白歌詞,但原來單憑歌聲,他也已經聽得出歌者的憤怒! 於是我將 iPhone 遞給他看,又將歌詞簡單地解釋給他聽,說這是 the song of angry men! 「點解佢地咁 angry?」 「因為好多香港人唔中意政府 change the rules ,上個禮拜出來遊行,但之後D Police 打人,好多人見到之後都覺得好 angry ,所以就出來遊行。」 「Oh the police are the bad guys!」 原來這真是三歲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作為成年人,我真的很佩服這一次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人統籌下,可以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自行分工,各自努力。 這星期來有人繼續包圍,有人示威,有人做 fact check 擊退假新聞和煽動世代仇恨的短片,有人做「長輩圖」來讓長輩讀到他們的理念,甚至有人眾籌到超過五百萬來刊登G20各國報章的全版廣告來引起世人關注。吸取了2014年長期單一形式抗爭沒有成果的教訓,這一次他們展現出來的靈活、包容和彈性,匯聚起來實在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近幾年我一直都香港的前景非常悲觀,但這些年輕人的能力,又令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有了希望! 受回流香港的朋友所托,要買今早刊有 Freedom HKG 廣告的 The Australian 報紙給他們留念。因為近年紙媒的發行量越來越少,報紙店每種報紙都不會有很多存貨。為免朋友失望,我決定一早六點鐘報紙店開門時就出去買。 誰知女兒五時半就醒來,不願再睡,甚至吵醒了兒子!我心想,與其被他們纏著不能出去,不如就帶他們一起去買吧!畢竟,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我買實體報紙,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出去買報紙」這種事情定將會成為歷史,讓他們體驗一下也是一件好事! 於是,我幫他們穿了寒衣,在十度的寒冬氣溫下摸黑出去。冬至後不久,Sydney 六時多天邊才剛剛魚肚白。近十分鐘的腳程,遇見的人只有兩個,聽見的只有 Kookabarra(笑翠鳥)的聲音。到達報紙店時,他們才剛剛開門。The Austral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