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黑白難辨的對手戲—Hard Candy

hardcandy雪梨電影節上映了美國片 Hard Candy,這一齣戲有著很複雜和富爭議性的課題。訂票冊子如此形容:「Hard Candy is a gripping and often disturbing movie on the theme of crime and punishment – part serious drama, part shocker and wholly unlike anything you’ve ever seen.」

早前看的時候,一晚看了兩齣戲,但由於在不同戲院放映,要在非常有限的時間趕下場,差一點就趕不及看開場了。電影可以說是屬於懸疑驚慄片,看簡介就給它吸引了。不過,多年來被這些冊子騙得多,也不敢期望太高了。不過,散場後步出十度以下的冷空氣中,回想起這一段的形容,真的極度貼切,一點也沒有誇張。

電影差不多完全是男女主角二人的對手戲,其他配角的戲份少之又少。男主角 Patrick Wilson 飾演32歲的攝影師,而女主角 Ellen Page 雖然已經19歲,但飾演14歲少女卻是說服力十足。本片的攝影很有特色,用了極多的大特寫鏡頭,兩位演員對這些極近距離表情和眼神的處理,水準甚高,臉上的每一寸肌肉的移動,都在加強戲劇的效果。兩人對話時,鏡頭曾多次繞著二人轉,令觀眾誤以為自己有一個全知觀點,但其實都是導演和編劇願意給觀眾知道的觀點而已。隨著劇情步步推進,正邪不斷互相顛倒,令人出乎意料之外。

Continue reading

電影不知所謂的 Wolf Creek

Wolfcrater很少看完電影這麼憤怒。

本來,今年我心目中的經典劣片是 Gus Van Sant 的 Last Days,由頭到尾一片混沌。不過我還可以原諒這種手法是想表達一位濫藥搖滾樂手自殺前幾天的情況。當然,電影是絕對不好看了,個多小時都是主角 Michael Pitt 隨屋隨山跑,自言自語,有幾次衝動想離場,但最後還是想知道他如何自殺而留低。看完 Wolf Creek,我覺得這是本年我看過的最差電影,導演似乎在侮辱觀眾的智慧,前半部沉悶、後半部手法幼稚,而情節實在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故事主角是三個背囊客,包括一個澳洲男子和兩個英國女孩,駕車想由澳洲的西南穿越澳洲大陸到達東北部 Cairns,不幸途中在 Wolf Creek 這地方被變態殺人狂看中,經過逃亡和追逐,兩個女子都遇害,男子最後則獲救。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不過,此片不看也罷,請繼續看文章)

電影首四十五分鐘,是背囊客的普通旅程,悶得差不多想睡。沿途風光沒有甚麼特別,他們要看的 Wolfe Creek Crater 有點瞄頭,但都在風光紀錄片看過了。之後他們汽車開不動,有貌似好心人的鄉巴佬請纓幫他們修車,誰知卻是變態殺手。

Continue reading

電影The Butterfly Effect

Be_poster繼續我的時空交錯「個人電影節」(詳見關於時空的推移),今次看的是 The Butterfly Effect。(港譯:連鎖蝶變.台譯:蝴蝶效應)

電影的主要橋段很吸引,與前些日子看的「顫慄時空」有點相似,不過其實 The Butterfly Effect 推出在先,「顫慄時空」有不少鏡頭,尤其是時空穿梭的情節,那種 surreal 的色調和光線運用都可能參考了「連鎖蝶變」。

最初的童年時光拖得有點過長,不過非常佩服選角的幕後人員,那幾位飾演童年版和少年版的小演員不獨長得與主角很相似,而且全都演得很好。看港產片的選角,例如要余文樂飾演少年梁朝偉,演技不批評了,形神俱不似,令人興趣盡失。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故事開始,七歲的男主角 Evan 的父親是精神病人,但他也不時有些時間失落了的暈厥情形:例如他到精神病院探望父親,誰知父親卻突然發狂要把他殺死,醫護人員來救 Evan 卻錯手殺死了父親;與女同學 Kayleigh 被她的變態爸爸一起脫光衣服來拍錄影帶。幾年後與玩伴貪玩炸死了一個小孩;Kayleigh的弟弟也因為妒忌 Evan 搶走了他的姐姐而要對 Evan 報復。每一次發生大事,Evan 都會暈厥,當中的過程的沒有記憶,只好在筆記本中記下暈厥前、後的事。

Evan 母親為避開舊事,決定搬到別的城市,少年時代便由 Evan 在車中對 Kayleigh 舉起「I’ll come back for you」的紙牌而結束。

Continue reading

電影關於時空的推移

最近看了三部電影,「春夏秋冬……又一春」(Spring, Summer, Autumn, Winter… and Spring)「藉著雨點說愛你」(Be with You) 以及「顫慄時空」(The Jacket)

三齣戲的背景和類型的差異極大,不過共通的地方是,都以時空的推移來作主線。

「春夏秋冬……又一春」呈現的時間是線性的,或者可以說是循環性的,線的盡頭又與開端重疊,循環不息。「藉著雨點說愛你」的時空則可以跳躍,女主角可以穿越時空,到達自己已逝的未來,但所有事件都像已預先安排,成了定局,不能逆轉,不能變更。「顫慄時空」中的男主角卻能夠到達未來,再返回現在,在自己死前遇上童年的女主角,將她多舛的命途改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