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後

來到 00 年代的最後一天。 一個年代的終結,可以懷緬,可以展望,可以後悔,更可以沾沾自喜。 1999 年除夕,一邊吃著炸蝦棗,一邊倒數,看著電視煙花匯演的情景還歷歷在目。那一秒,知道千年蟲沒有發作,順利過渡,鬆了口氣的同時,亦對這一個十年躊躇滿志。十二月中,我呈上了辭職信,準備在新的一年回歸校園,開始我的碩士課程。我將這十年要達成的願望都安排好,可惜,這個計劃實行了三分之一就脫軌了。不是說誰對誰錯,而是,大家對人生的規劃竟然是如此地不能磨合。人生的路總是一環扣一環,一部份出了問題,其他的部份也難免受牽連。現在回想,其他方面本來也可以照原有計劃前進,但是,當問到自己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時候,努力的能量就削弱不少。整整十年之後,站在兩個年代的臨界點前,覺得過去十年真是太過虛度了。 而今年,更是諸般不順的年份,年初開始已經有不少不快事如巨浪似的蓋過來,我好努力,用盡各種方法(例如:唱、吃)試圖游回岸邊,但是卻有更多麻煩事湧至。好像之前提到被鄰居吵醒,原來只是一個月內跟後面,右面,對面鄰居發生爭執的頭盤,在這房子住了18年,都沒有跟鄰居吵過,竟然突然同時三面受敵,實在是難以想像。 事業方面,過去幾年的怠倦期延續到今天,今年更因為金融海嘯而更加難走出來。就在冬至的一天,竟然聽到工作地點因為原業主欠債而被接管,限我們一月底前要搬走。這個不合時的變化更令我要考慮的更加複雜,究竟要跟隨現時的工作夥伴搬,還是要自立門戶好呢?因為經濟前景還是不太明朗,到今天,我依然未打定主意。 十一月回港一趟,這一次見了不少舊友,亦再一次突顯我人生中的欠缺。回程時心情已經不好,回來之後,工作上又發生了幾件麻煩事,但更令人沮喪的是五年來義務工作的團體發生大地震。這些日子我對這工作非常投入。但這兩年加入執委會之後,才發覺原來一直認為非常有意義的工作,在其他委員眼中根本毫不重要。有人一心要他們樂見的大地震,過去幾星期,我只能眼巴巴看著這幾年來努力的成果煙消雲散,一點也改變不到。 這一年,甚至說是十年,帶給我的,其實是一種好強的無力感,人生的各個方面都是。我想要的,其實並非奢求,為何付出了這麼多努力,卻依然如此難以得到? 唯有希望明天開始,會是我人生新的一章。畢竟,我已經走到人生的中軸線,要是問我人生還有幾多個十年,已經是一隻手可以數得完的數字了。 明年見。

藍月亮

今年的除夕,是月圓之夜,也是 once in a blue moon 的藍月亮之夜。英語中的 blue moon 原意是指一個西曆月份中的第二個月圓之夜,這句諺語就引伸為比較罕有的意思。要故作科學的話,once in a blue moon 就是每 2.7154 年發生一次(大概等於農曆兩個閏月之間的間隔),不過因為西曆月份時大時小,所以有時會有兩三個月的誤差。 想起藍月亮這首歌,原來,已經是 1989 二十年前的歌曲,中間已經經過八次 blue moon 。歲月悠悠,就這樣來到了今天。

十年.十齣

寫完歌曲,當然少不了電影。我的人生當然不如電影般富戲劇性,所以選電影不是好像選歌曲那樣以反映經歷為主,而是選出每年給我印像最深的一齣。 也是不寫戲名,只引幾句主角的對白,看看大家猜不猜到是甚麼片目吧! Ishmael: I know you’ll think this is crazy, but all I want to do is hold you, and I think that if you’ll let me do that just for a few seconds, I can walk away, and never speak to you again. Christian: Days turned into weeks, weeks turned into months. And then,…

十年.十首

到我七老八十時,回想起這個不堪回首的 00 年代,也許腦海中就會閃出這十首歌,深刻地反映著我一年年的經歷和感受。本篇是仿傚深霧寫的《十年,十首歌》系列,但是重點並非如他那樣放在最喜歡,而是在於歌曲最能反映我當年的經歷。 本來曾經想過每一首寫一點東西,但是,將一段段串起就是自己這十年的故事,都是最接近心靈深處最私人的東西,越寫得多就越像赤裸裸站於人前。還是只簡單貼出部份歌詞,就好了。 單單貼出一小段歌詞,你會想起這些是甚麼歌嗎? 即使 可以暢聚 最幸運的一對伴侶 沿途仍舊要牽手伴隨 原來為了溫韾之中帶著了恐懼 若那對手放鬆了 會怕失去 我這幸運兒幸運到一轉身找得到你 來為我打氣 如果可抱起這愛情 連天都會替我高興 閉起雙眼我最掛念誰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 感激車站裡 尚有月台曾讓我們滿足到落淚 寧願 從來未接近 天各一方終於等到陌生 和你 若不相識不相襯 另覓愛侶也會甘心 等不到戲份要結束 愛上你但從未滿足 若你回心轉意 這表演依然可繼續 若是沒有這意外也許經已快樂地 重回平淡家中等你 計劃明年的婚禮 照舊或延期 其實本應這套戲 能幸福的演到尾 如沒法像最愛的那個 寧願白白讓對象遊蕩過 不為何 其實都因我 給某位 感動過 仍自覺被困上個 仍沒法輕言下個 然後登上摩天輪 迎著細雪轉動 我笑你超重 凝望北歐的晚空 美得我怕轉面你會失蹤 淚光裝飾夜晚 路燈點綴感嘆 列車之上看彼此失散 你面孔早已刻進代官山 讓我走 我已經唱悶了 對角色入座 談失戀的怨歌 寧願 什麼都不愛 為著別難過 何況 再表演心痛 也沒有幫助 記不起?現在就播給大家聽吧! 第七首《戀愛盲》的上載者關閉了 embedding ,請到此補聽或到 Youtube 聽整個 Playlist 。

又到聖誕

00年代最後一個聖誕,在此祝各位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至常播

我在 iTunes 內設了一個名為「至常播」的 Smart Playlist ,是我自 2006 年中,三年半以來,在電腦內,ipod / iphone 中,甚至 Apple TV 上總計播放次數最多的 40 首歌。 [table id=1 /] 看看曲目,其實有幾點意外: 上榜的歌並不完全是我的最愛。 鄭伊健、鄭秀文、李克勤、林憶蓮、除劉德華外的三大天王,連八十年代巨星梅譚張和陳百強,一首也沒有。 黃凱芹只得一首,而上榜的竟然是《五月過後》 因為很喜歡聽吳浩康的聲音,知道他的歌曲會上榜,但完全沒料到他會有五首歌入40大,打敗各有四首歌的古巨基、梁漢文成為男歌手「金獎」得主。 只有《你愛我嗎?》一首國語歌。 英文歌竟然有四首,不過全都是電影 Soundtracks 的歌曲。 沒想到《快樂王子》會是冠軍歌。 也許,是因為這幾年來,我會常常問自己,如果我很想快樂,應該要怎樣吧? 快樂王子╱藍奕邦 曲╱藍奕邦.詞╱藍奕邦 如果我很想快樂 我也許找個人祈求被愛 或者我先要瞭解自己是誰 才知道我需要什麼 王子滿身的鑽石 也要燕子陪伴慰解寂寞 若果連他都不懂得快樂 我更要自甘墮落 或者只需要那份單純的愛 並非一身閃爍的金箔 或者一首音樂 加一杯可樂 已夠我苦中作樂 連自己都不知我是好人一個 接受加冕都不知道為了什麼 他給的愛我又如何裝載 那算不算教人太悲哀 王子也很想快樂 靜待燕子結伴暢遊天國 若果人存在是為了互相傷害 我的愛不如丟進大海

從何說起

從香港買回來的CD《上五樓的快活》,主打的不曾 repeat ,那首台語歌一次也聽不完就按下一首,反而,因為《從何說起》這首詞深遠的意境,令我反覆地播放著。 不知從何說起,所以欲語還休。 從何說起╱陳奕迅 曲╱李海鷹.詞╱林夕 如夢令 從何處說起 夢一般劇情憑誰在推移 緣份在偷襲 時間在追逼 那些美好的瞬間 得來不易 在感情還能夠感人的時代 為甚麼有情人 還在顛沛流離 誰辜負過自己 說不上可惜 誰被世道放逐身不由己 誰曾朝不保夕 才為幸福而賣力 才捨得面對鏡子 說我可以 月光光 從何處唱起 那圓缺陰晴如何不服氣 際遇不講理 命運沒協議 只有從愛人懷抱尋找真理 在感情還能夠感人的時代 為甚麼有情人 還在顛沛流離 誰辜負過自己 說不上可惜 誰被世道放逐身不由己 誰曾朝不保夕 才會死心不息 才捨得萬死不辭 說我可以 誰辜負過自己 說不上可惜 誰被世道放逐身不由己 誰曾朝不保夕 才會死心不息 難題再不成問題 說我可以 鴻爪踏雪泥 還是來得及 對重遇的人說 原來你也在這裡

2079太空漫遊

《投幣機的咖啡》Vince 寫他小時候關於 Lego 的故事,見到他貼出來的三套,其中兩套也是我童年時常常玩的。 很久以前也在棧中談過,我把大部份太空系列的 Lego 都帶來了澳洲。口講無憑,還是拍個照讓大家看看吧!圖中砌了出來的是 891 ( Vince 貼出來的圖片是美國編號 442 )。當年不知何解,三位數字編號的 Lego 在美國都有一個不同的號碼,情況到了 1980 年轉為四位數字以後才全球統一,八十年代初期 Lego 太空系列以 68 和 69 起首,68 字頭的是小套裝,都是一架小型太空船或探險車,而 69 字頭的則是大套裝,有太空母艦和基地等等。Vince 提到的 6970 ,就是 1981 年推出時最大型的太空基地,站內設有太空人休息的地方,再加上單軌車及太空船發射台。值得一題的是站中有一塊等於 Legoland 一層樓高(5塊 lego bricks 高)的顯示屏,上面寫著 2079,大概是說2079年(1979 年推出的太空系列的100 年後)吧,而顯示出來的圖像就是我擁有的另一套 Lego 920。當年父母買 6970 給我的時候是四年級下學期,是我考到全班第二名的獎勵。 因為我跟 Vince 同校,我也有經歷過他所講的「遊戲堂」。不過我可絕對不會將自己心愛的 Lego 帶回學校,因為我對我的 Lego 視如珍寶,每一套都完整,每一塊都齊全,將 Lego 帶回學校實在有太多不可知的意外可能發生了,人多手腳亂,組件可以丟失,頑皮的同學可以將全套拿去追逐,而 Vince 不幸遇到被老師沒收,更是最恐怖的結果。因此,「遊戲堂」我不是「打劍仔」就是打乒乓球,劍仔球拍之類,就算丟失或被同學拿去,甚至給老師沒收,也不致於太過心傷。 那麼,我跟誰玩…

聆聽

幾個月前談及一位中學同學形容我「言談間少有自傳性」,亦可能是這樣的原因,朋友交往的時候,我總成為聆聽者。 這樣的互動之下,我常常碰到很多喜歡喋喋不休談自己的朋友。無論關於他們的事業、愛情、錢銀等等各方面的事情,我一直以來都頗為樂意當一個聆聽者,如果談的是煩惱時,亦會提供一些應對或解決方法。但是近一兩年,自己心情欠佳的時候,想抒發一下,才發覺這些朋友其中有些根本完全不關心我,好多時,一坐下來就是說他們的事,我有時說一兩句我的事情,但總是彷彿引不起他們的興趣,說不了一兩分鐘話題又回歸到他們的身上了。 前幾天跟兩個朋友 X 和 Y 吃飯,Y 一坐下來就不斷地說他自己接了一個甚麼甚麼的 job ,他的 client 怎樣怎樣,這個設計對他的事業如何如何重要……百分百以他自己為中心地說了接近兩個小時。飯後離開餐廳,因為我有駕車,於是便送他們回家,車程中 Y 還是不斷說著他的 job 。X 先下車,之後 Y 竟然問我最近有沒有接到某類 job ,我有點驚喜,以為終於有個發言的機會了,誰知我回答有幾個在報價中後,他便開始說他最近接到一個這類型的,然後就問我公司收多少錢…… 原來依然是關於他的。 我答了一個價錢,同時伸手便按動了音響,播出最近在香港買,王菀之的 CD。我故意在他聽不懂的國語歌《月亮事》處不斷 repeat,讓他感受一下,當一個聆聽者的滋味。 下次 Y 再約飯局大概也不會出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