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迴轉1997(上半年)

大家都在寫十年,與其寫今昔對比,不如就在我遺忘之前,播一些當年的歌,同時重溫一下自己當年的思想感情,以作紀念。


傷信陳奕迅╱傷信╱曲╱西村由紀江╱詞╱周禮茂
徐徐又當這信是你 緊貼我抱擁 可惜信太單薄 怎可填密落空 愈信傷早抑壓 痛便愈沉重

一封令我迷惘萬分的信。看她的字跡,想像她寫信時的神態,猜度她作出決定的背後原因,字裡行間沒有傷感,想必是深思熟慮後的抉擇。那段日子,拿著信重看又重看,連甚麼字寫在背後插畫卡通人物的頭上也記得了。那之後,之前的一切,就不再一樣了。


發現鄭伊健╱發現╱曲╱陳光榮╱詞╱黃偉文
變沒有 伏線 讓我心慌意亂 半開 半掩 猶像隱敝樂園 我想 每天 層層地發現 逐漸地揭穿

自己一個人去旅行,周遭的人充滿聖誕新年的歡樂,反而映襯出我的孤獨。以為可以散散心,已經刻意選擇一個沒有我們回憶的城市,但每到甚麼地方,都總會被旁敲側擊地勾起某些往事。年底買的唱片,被我過到卡式帶,帶著去旅行。我租了車,在漫長的公路行程中播。一首本來在形容新戀人好像謎一樣,要層層揭開的歌曲,卻被我解讀成舊愛移情別戀被揭穿。穿鑿附會,卻真實。


怎麼捨得你張學友╱怎麼捨得你╱曲╱黃國倫╱詞╱潘源良
戀一生 差一些 不可一起 祇一心 等一天 日月如飛 卻等不到妳 願忘記 又想起妳

差一些。就只是差一些而已。來澳洲六年認識的人都差不多同一時候回港工作,那是香港好景的時代。如果我畢業遲一年,香港陷入金融風暴,樓價狂跌,大家會不會都留低工作?我的人生會不會都改寫?


情來自有方蘇永康╱情來自有方╱曲╱李偲菘╱詞╱周禮茂
情緣誰人也稀罕 無論有過萬次的失望 仍遙望 帆搖盪 縱是千千的過 自有張 來日靠心上

其實是怎麼熬過那一段日子的呢?也許就是靠一些安慰自己的歌曲吧?歌詞聽一次可能水過鴨背,但聽一百次後,總是入了腦,裡面似是而非的意思也許就被當真理了。連「過盡千帆皆不是」的意象都可以扭成正面,還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呢?


不應該發生馬浚偉╱不應該發生╱曲╱Alex San╱詞╱李敏
從不應糊塗的 但怎控制自我 而早應決意的 又兜轉想太多

遇到了,卻遲疑不決。今天回望,也許甚至有點自虐心態,覺得自己悼念舊情的日子未夠長,不應該開展另一段感情。我以為所有都任憑自己控制,也許到我想通,已經不容我選擇了。我慶幸我的猶豫,不致令我錯過了一段緣。


紀念日Dry╱紀念日╱曲╱雷頌德╱詞╱黃偉文
邂逅 在漫天煙花那天 約會 在杜鵑初開那天 而每幕 仍再腦海迴旋 像昨天影的照片

紀念日。我自己的。在一個地庫停車場,就像頓悟似的忽然想通了,就在等候電梯的當下,我決定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我掏出還是簇新的 Startac 手機來打,接收卻連一格也沒有。我還記得電梯載我回地面之前那一兩分鐘,那種忐忑,實在一生也忘不了。縱然,我們真正開始不在這一天,我卻總是將它當作紀念日。


約定王菲╱約定╱曲╱陳小霞╱詞╱林夕
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 還留住笑著離開的神態 當天整個城市 那樣輕快 沿路一起走半哩長街

Manly 的秋日,你跟我說在讀我借給你的《我愛廚房》,你說王菲這首新歌的內容,一定是來自這本小說的。就在黃昏的時份,我們在海灘旁一起走。我沒有跟你說,當時我們的輕快,也許就是來自這首歌的。自此以後,這本小說,這首歌,這些回憶片段,就交纏在一起了,永久地。


為何帶他走劉德華╱為何帶他走╱曲╱雷有輝╱詞╱劉德華
這以往怎麼發生 我卻不曉得底蘊 承托不起 再傷太深

大學時期,我們的課程總是忙忙忙,放學後總是忙做功課,繪圖、砌模型等等。96年開始工作以後,夜晚有多一點的時間,竟然就迷上了看 X-Files 。這首歌編曲很有 X-Files 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這是一齣電影的主題曲,內容也是圍繞神秘事件的。


愛加深黎明╱愛加深╱曲╱雷頌德╱詞╱林夕
記憶一秒秒換季 一段段搖曳 你的聲線浸沒我 這肉體 記憶一寸寸避世 一滴滴連繫 一點點脫軌 觸摸到你的 方位

就像《戀愛夢遊中》的 Stephane 一樣,我從小就幻想自己主理一間電視台,滿腦子都是節目名稱、形式等等,閒時甚至設計台徽、節目表等等。迷上 X-Files 後,也為自己的台構思了一個在澳洲紅土沙漠附近拍攝的劇集,叫做《非常軌》,而這首歌,就被選為主題曲。背景是沒有被沙漠化消滅的樓蘭城,而主角當然就是我自己啦。我將這些無聊想法告訴你,你沒有覺得我傻,卻興致勃勃地問我,那你是甚麼角色呢?(有看《古玉》連載的朋友,我在這個集體創作的小說,加了不少當年我腦海中,《非常軌》的成份)


明知故犯許美靜╱明知故犯╱曲╱陳佳明╱詞╱林夕
為何要落淚 落淚仍要一個面對 無謂的負累 怎麼不忍失去 其實我不怪誰 在你掌心裡 偏偏我要孤單寄居

六月三十日。收看電視直播,見到香港的天空下著滂沱大雨。當然,當時我們不知道香港會陷入這麼多年的困苦之中,不然,就會知道,在你掌心裡,為何要落淚了。

小說古玉(十八)

來自大雄網站的小說接龍


周作瑜沉默了好一會,心想帶她一起上路,實在很不放心,因為多留一個人在身邊,就多一個變數。不過,阿希說的也不無道理,尤其是他對如何打開寶藏之謎根本全無頭緒。他粗暴地找了繩子,把阿希的手捆綁起,才對方定一說:「我們可以一起走,但你得應承我,你一定要牢牢的看緊她,不能夠鬆開繩子,讓她破壞我們的行程。」

方定一覺得周作瑜實在過份,但既然自己跟他的手上各有兩塊寶玉,不跟他合作根本沒有可能開啟密室,為了全城樓蘭人的安全,只好見一步行一步吧。他把阿希綁著的手拉起,示意一起走,卻弄痛了她手臂上的傷口。他見她的傷口還流著血,便往自己身上找,可惜根本沒有可以包紮傷口的東西。他問阿希:「我們還得爬圍牆出去,你行嗎?」

「應該可以的……」阿希幽幽地往著方定一,用柔弱的語氣說:「可是,你得幫我才行啊。」

方定一望著阿希,她跟自己一樣,有著西域人獨有,帶點寶藍色的眼睛。他柔聲地說:「這,當然。」

周作瑜很快便已跑到公園的圍牆旁邊,爬出了外面。方定一用手托著阿希,希望將她舉過圍牆,讓外面的周作瑜接,但稍稍不著力,阿希跌了下來,剛剛讓他抱住,她手臂傷口的血就濺到方定一的身上。

方定一突然血脈沸騰。

他望著阿希,懷疑自己是否愛上她了。他不由自主地看著她的眼睛,彷彿被無盡的藍色吸引進去一樣。他覺得自己就像浮沉在無邊無際的時間巨河一樣,腦海中閃過了很多古代的場面,耳邊更響起了熱鬧的鼓樂聲。一對新人正在結婚,他用神一望,他們的臉竟然是自己和阿希。他甚至還依稀聽見「公主,駙馬交拜……」的說話。

「快一點吧!」牆外的周作瑜不見他們爬出來,十分不耐煩地大聲說。這聲音把方定一從時間的洪流中扯了出來,他忽然驚覺到這可能是阿希控制別人思想的能力,就試圖擺脫這外來的控制,但他越嘗試,身邊卻好像有強大的能力將他吸回交錯的時空之中。他忽然跌進鬧新房的畫面,他見到新房的門被紅繡帶綁著,身邊分不清是誰的聲音叫他:「快把它解開吧,快把它解開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方定一彷彿像夢遊般,開始解開阿希手上的繩子。

剛剛把阿希的手解開,牆外就傳來啪的一聲。周作瑜似乎被甚麼人擊倒了。

控制方定一的力量突然消失,他突然回復了自主,隨即就聽見一把蒼老的女聲說:「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你沒有事吧?」

他覺得這把聲音似曾相識,那……不就是把寶玉交給自己那位老婆婆的聲音嗎?


上一節
下一節

播客Cosine Wave Podcast – 07年06月

IMG 4231節目內容:

1. 靚聲 Stereo 版 Cosine Wave 隆重登場(0分00秒)
2. 藝術地圖—Play!—電玩與交響樂團的 Cross Over(1分12秒)
3. 藝術地圖—雪梨歌劇院擴建East Darling Harbour 規劃比賽(4分23秒)
4. 歌曲:Losing Faith (Goodbye)Joe Colledge (10分09秒)
5. 小說獨白:解咒—謝天下@黑暗舞台 (15分47秒)
6. 歌曲:冬至 – 曲.編:Davy@Solution ╱ 詞.唱:Mex@Solution (19分53秒)

Cosine Wave 07年06月 2007-06-22
24分39秒.22.5Mb.128kbps.粵語播放

      按此
或用以下 Flash Player 收聽

RSS Feedhttp://feeds.feedburner.com/cosine_wave

按此看今集談及各處衛星位置圖 (Google Map)

Continue reading

電影The Home Song Stories —忘不了你的錯

沒想到這齣澳洲電影一開始,就是一首老歌「忘不了」。

我們見到,香港的夜總會歌星陳沖身旁有著如車輪轉的男人。然後她就帶著她的兩個孩子上了一艘到澳洲的船,來到澳洲跟一個喜歡她的西人結婚。鏡頭一轉,她又帶著孩子出走,投靠一個又一個男人。終於到了七年之後,兩姐弟已經十來歲了。當母親的她似乎已有點老,再也不容易找到可以投靠的其他男人,就回去找她的丈夫。沒想到他竟然願意再次收留她們三人,不過丈夫被派往海外多月,同住的母親又與陳沖關係甚差,她又不甘寂寞了,竟然走到唐人餐館搭上年輕廚師,更接他到家中住。後來東窗事發,被婆婆趕了出去,之後與廚師和女兒經過多番衝突,終於自殺身亡。

Continue reading

所感不是父親節

root五師兄的父親節 Tag 。其實我相信,身為澳洲人的五師兄應該知道,在這一片土壤,今天根本不是父親節。

澳洲把父親節定在每年的九月第一個星期日,與很多國家以六月第三個星期日為父親節不同。記得小時候在香港,聽過這樣的一個說法:因為父親的愛就像陽光一樣溫暖,所以將父親節定在每年日光最長的一天—6月21日夏至之前。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話,怪不得澳洲不以這一天為父親節了,因為南半球氣候相反,現在正是日光最短的隆冬時節。

1991年,我第一個在澳洲的六月。因為不知道澳洲的父親節日子不同,我跑到了很多地方想買一張父親節卡都找不到。結果,到了市中心最大型的文具店才找到一些從美國入口的父親節卡。到了正日,也依循在香港的慣例,用他給我的零用錢請他吃晚飯。這樣的安排實行了好幾年,到了我們入籍後,我跟爸爸說,我們是澳洲人了,不如今年改為慶祝澳洲的父親節吧。爸爸沒有異議,此後,六月的第三個星期日,就只是普通的日子了。

到爸爸離世後的第一個六月,我突然想到,我為甚麼這麼傻,為甚麼不每年為他慶祝兩個父親節?如果不是曾經生活在不同國家,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但是,錯過了,就是永遠地錯過了。這些年,連一個父親節,也沒有機會再替爸爸慶祝過了。

還是,想跟大家說一句,每個人跟爸爸慶祝父親節的次數,都是有限的,請珍惜。


延伸閱讀:
重上舊路
求索

小說

我望向窗外的雨,忽然有個微妙的疑問。你,此時此刻,是不是也在城市的另一端,望著相同的雨呢?還是,只有我這裡下雨,但你卻享受著冬日暖暖的陽光呢?

記得你跟我說過,太平洋邊的那些住宅區,下的雨總是比你住的內陸區多。我說,雨雲不是從外省飄來,令沿途各地都有雨水的嗎?你搖搖頭,說,中學的地理老師教過,雨的形成有好多種……我只顧望著你的臉,對你說的,卻只唯唯諾諾地點頭。

淅瀝的雨聲,一直延續著。

想你的思緒,也一直延續著。

我們之間,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情感?。也許,赤裸裸地說,就是我對你是愛情,你對我的,不是。

你一口就拒絕我了。

Continue reading

電影青樓紅杏40年—始終有沒有改變?

8032700996583You may choose to revisit the original; you may prefer to let the film play its games with your memory; or you may simply enjoy this wonderful film on its own terms.

這是雪梨電影節訂票冊子的建議。我最後還是選擇了不先看《青樓紅杏》,讓自己一張白紙般去看續集《青樓紅杏四十年》。前作拍於 1967 年,原導演 Luis Bunuel 早已仙遊,續集由已經九十歲的大師級導演 Manoel de Oliveira 操刀。

影片以一場音樂會開始,七老八十的 Henri 在觀眾席發現了 Severine ,便開始了佔據了片長三分二的跟蹤過程,中間亦穿插了他到酒吧跟酒保「吹水」的情節,藉機向未看過原作的觀眾交待了前塵往事。不過,這只是 Henri 經過加鹽加醋的版本,而沒看原作的觀眾如我,亦只好照單全收了。話說四十年前的 Severine 是醫生太太,Henri 知道她日間跑去當妓女的事,要告訴她丈夫。續集裡面後來 Severine 應承與 Henri 見面,也是為了知道他當年有沒有向她丈夫告密。

其實購票的原因,不是因為大師、也不是因為青樓紅杏的字眼,而是因為早前讀到公園仔的一篇《與電影大師捉迷藏》,以及 Makuranososhi 的《玩樂與迷失》。兩篇的意見似乎相左,但多讀幾遍就知道, Makuranososhi 全篇都只談原作,她也沒有表達過究竟有沒有看過續集。而公園仔是站在續集的角度寫,後半篇公園仔談到原作,卻很明顯是受了續集的影響,而對原作的人物產生了預設的見解。

Makurinososhi 跟公園仔斟酌 Severine 是否因為迷失而去接客,亦不同意其他如空洞、胡塗和不光彩這些形容詞。我還未看原作,對四十年前她的心態只能從兩位的文章中猜度,空洞、糊塗、不光彩我看不到,但我想我十分肯定,四十年後的她是迷失的。她一再提醒 Henri ,今天的她不是當年的她,而她不斷追問當年 Henri 究竟有沒有向丈夫告密,因為當年她看到 Henri 跟丈夫耳語後他的眼淚。她想知道丈夫這滴淚,是否因為知道她當娼的事而落。我覺得就算當年她接客純粹是為了享樂,為了滿足自己的被虐性需要;但丈夫的淚光卻教她反思了,她一再表明她深愛丈夫,到頭來卻因為自己要享受而傷害到他。尤其是事隔四十年,對性的渴求不再,丈夫究竟是不是受到自己的傷害,反而成為一個解不開的結。

續集導演用了原來的演員 Michel Piccoli 演 Henri ,演 Severine 的卻不是 Catherine Deneuve 。我懷疑這會不會是想告訴觀眾,Severine 相對於從前,已經改變成另一個人;但 Henri 卻絲毫不變,一字記之曰「賤」呢?

我想我會補看原作,看完後也許會再有另一番體會。再寫吧。

電影黑眼圈—好想擁抱一個人,誰都好不要緊?

sleep《黑眼圈》播放時,有人中途離場,大概是嫌電影太靜、太悶吧?

我看電影尤其喜歡看故事,看情節。如果故事比較弱,我會看風景、看攝影、思索惹人思考的意像、或者感受打動人心的感情。

蔡明亮的電影主要都是一些生活片段的 montage ,故事性比較弱。個人覺得《黑眼圈》是蔡明亮比較容易懂的作品。《黑眼圈》裡面用的大部份意像都很明顯,沒有其他蔡明亮前作那樣,一定要觀眾猜謎語。不過,也許是太明顯了,直接得不用猜測,就像故事裡的性交場面一樣,立即就來;沒有那追逐猜測後得到的過程,興奮程度就弱了。我一直帶著這種感覺看到片末,最後的一幕,卻打破了連續了個多小時,不太正面的評價。這最後一幕,竟然帶出了超乎想像那麼多的疑問,我以為先前看懂的,卻又似乎不對了。步出影院後,竟然帶動了一系列對人生中所追求的東西的思考。影片帶來的餘韻,是我完全意想不到的。

《黑眼圈》雖無對白,但肢體動作已經把人物的所思所想清楚表露。片中大部份角色的性格、思想、行為都只有一個層次,從頭到尾都無甚麼大變化。李康生的角色小康(會動的那個,不是植物人的那個)是唯一有經歷的角色,被毆受傷,到被南亞外勞 Rawang 收留照顧,到搭上琪和她的老闆娘,但他除了逗琪時出現了異於平日的感情之外,對周遭的冷漠始終如一。Rawang、琪、餐廳老闆娘都視小康為性對象;相反,李康生分飾的植物人卻被嫌棄,雖然肉體一模一樣,也同樣不會說話,但受到的對待卻有雲泥之別。

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 ,英文片名延伸出:如果怕寂寞,就找一個甚麼人來擁抱入眠吧。但,事實上,是否只要有一具軀體來擁抱,就能夠安然進入夢鄉,不用再有黑眼圈呢?片末超現實的一幕,我們見到二男一女躺在浮床上舒適地同眠。安靜的配樂,寧蘊的環境,似乎在說,這就是 Rawang 與琪所追求的烏托邦。但因為有植物人作對比,我不禁要問,他們是否只要一個可以一起睡的軀體?二人又是否可以共同分享這個軀體呢?如果琪要的,就只是一個可以同眠的身體,她為甚麼不要植物人呢?分別,會不會就是性能力?小康可以忍受極度污染的空氣,也要卸下口罩與她接吻性交。但,對於 Rawang 呢?他在性方面,分明不會得到小康,對他的付出也完全得不到回報,但依然留住他,希望他能夠睡他身旁。是單純肉體的吸引力嗎?如果是,他是不是只要植物人就好了?

想到這裡,我忽然想到,影片刻意把感情跳拍掉,不讓我們看到。是不是要觀眾自己反思,找出 what is missing ,得出這樣的結論:就算有一個肉體來擁抱,就算 no longer sleep alone,如果沒有互動,沒有相愛,黑眼圈,還會在。

(通篇都是個人體會,未必與導演原意雷同)

電影三峽好人—努力興建.盡情破壞.彼此也在捱

s1804897昨天在雪梨電影節看了賈樟柯的《三峽好人》,網上長長短短的影評多的是,談高清攝影、談半紀錄片的形式、談反映實況已經讀得太多。

身處異地寫電影,因為上映時間先後有別,常常跟大伙兒脫節,很多時總是不知寫甚麼好,澳洲先上映的,大家都不知道我在談甚麼,我又怕寫得太多內容令各位有機會看時興味索然;澳洲後上映的,寫甚麼都好像拾人牙慧。我想,還是一些因為個人經歷而感受到的體會,比較好寫。

關於建設與破壞

因為在建築界工作的關係,這個議題我日常談得太多。當然,如果全世界都不建設,我可要吃西北風了,但因著發展、建設而將舊的拆毀,又是否有照顧到受影響居民的生計、回憶、感情呢?

作為中國內地出品的電影,大概不會明目張膽地對三峽工程抱批判的態度,但電影中卻不斷藉情節,旁敲側擊地帶出問題。問題本身,與要用如此的手法來帶出問題,同樣令人感到無奈。主角韓三明拿著十六年前的舊地址要找妻女,原來街道都已淹沒在江底;旅館老闆的營生物業被當局噴上「拆」字,能夠說的,竟然就只是一句:「怎麼不先打聲招呼?」他搬走以後就只能擁著舊招牌懷緬;至於那些到甚麼辦公室吵鬧的民眾,談來談去都只是賠償多少,壓根兒沒有誰想過,決定建設這項工程時,是考慮過甚麼因素呢?對這項影響千萬個人生的大工程,大家眼裡只能有的,難道只是無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