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鳥巢‧2008

nest雅典奧運會終於閉幕,奧運旗幟亦交給下屆主辦城市:北京。上星期談過雅典奧運主會場,也許該談談北京的設計了。近月來,關於在去年底動工的「北京國家體育場」(大家都叫它「鳥巢」)的謠言滿天飛,一時說結構設計不安全,一時說造價太高,又有說奧運之後會改建成「飯店」,近期更說已經停工。

八月初,終於證實場館已經停工,以待修改設計。主要的改動是把原有的可開啟屋頂刪除,並把中央的開口擴大,以減少鋼鐵的用量,務求符合近來提出的「勤儉辦奧運」政策。真的很貴嗎?最初舉辦設計比賽時,官方提出的預算是四十億元,獲勝的設計的造價接近三十九億,並無超出預算。現在為了配合新政策,希望把造價控制在二十三億元以下。

場館的設計是由北京市規劃委員會主辦的國際性設計比賽產生,最初公開由世界各地設計單位報名,在審核履歷資格後,邀請了十四個設計單位參加。在各方案中,評審委員會選出三個「優秀方案」,而其中這個「鳥巢」方案更被「重點推薦」。這些設計於去年三月底在北京公開展出,並由參觀的民眾投票,最後亦由這個「鳥巢」方案獲票最多,而順利被正式採用。

「鳥巢」是由瑞士建築師Herzog & de Meuron與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合作設計。設計理念主要是用鋼鐵結構以不規則方式「編織」成鳥巢形,而鋼架空隙則拉上半透明的充氣薄膜,可防水又可讓陽光可以滲進。中央的可開啟屋頂是比賽大會的要求,要令場館能夠在北京各種天氣下使用。從地面看,在鋼架背後是進入場館後的迴廊,迴廊的另一面牆特意地設計成紅色,與鋼架的白色成為對比,有人認為有種從中國傳統窗花和紙窗透出室內的光的感覺。

Herzog & de Meuron是2001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當年這個被稱為建築界諾貝爾獎的獎項,成立二十多年來打破成規,首次同時頒給兩人。Jacques Herzog 和 Pierre de Meuron 是在50年代小時候相識,一同上小學,中學,大學,畢業後於1978年一同成立了事務所至今,半世紀的兄弟班令他們無法接受其中一人獲獎。

他們設計最大的特色是用不尋常的方法來使用物料,令建築物充滿戲劇性。例如在美國加州的Dominus Winery,就使用了本是河邊擋土牆材料的gabions(用鐵絲網包著石頭成為立方塊,疊在一起用作擋土)作為外牆,而其隔熱的特性可使酒窖內不用空調就能保持恆溫。而位於法國巴黎 Rue des Suisse 的住宅大廈就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木百葉簾覆蓋外牆,以對應繁盛街道和後院兩種不同的環境,差不多全密的折疊式木簾讓住客可以控制街上的繁囂,而捲簾則可以遮擋來自後院的陽光和週圍大廈的目光。而落成近兩年,英國倫敦的 Laban Dance Centre 就採用了半透明玻璃作外牆,而走廊內牆則設計成不同顏色,無論日與夜,建築物的外觀都反映了繽紛的顏色,配合著觀眾的興奮心情。這作品並獲得去年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獎。這種用內外兩牆來表現顏色的設計,也見於後來「鳥巢」的方案。至於「鳥巢」顯露的鋼架,則明顯與日本東京的Prada店的菱形像蜂巢般的窗框一脈相承;不過「鳥巢」卻有著不多見於他們其他作品的曲線設計。

參考書目:
Herzog & de Meuron (El Croquis 109/110)

Herzog & de Meuron其他作品:
普立茲克建築獎網頁

所感另類獎牌榜

奧運開幕以來,一直都有留意獎牌榜的走勢。早前,澳洲在獎牌榜上被日本擠出三甲時,曾聽本地電台酸溜溜的提出一個另類獎牌榜,說世界各國人口懸殊,獎牌總數累積並不如實反映實力,應以獎牌數目除以人口,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澳洲的實力比中美等大國更強。

本來以為這只是「名嘴」的怪論,但原來是根據澳洲官方的統計局發佈的資料而說的,而且還附有解說:「… the traditional measure of medals as a ‘raw score’ did not take into account the population of the competing country, a possible factor in the ability of nations to field medal winning athletes…」又似乎言之有理。不過,這樣一排,傳統獎牌榜(http://www.athens2004.com/en/OlympicMedals/medals)互爭榜首的的中美兩國,就大幅滑落至42位和29位。而且中國更跌至有金牌各國中的榜末第三位。

澳洲在這個另類榜中一直排第一,直到昨日才給人口三十一萬的巴哈馬過了頭。而紐西蘭則排第三。忽然一念,不如下次另組中國澳門隊,又讓數個有金牌希望的選手移居澳門,或者可以在這個榜登上榜首呢!

(上面說的位置是寫文時的排位,最新位置請看兩個榜的連結。)

小說日出之前

beforedawn這段日子睡得不熟,清晨時分不明所以地醒來。外面天尚未亮,是將亮未亮的藍。這種藍,我曾與你一起看過。

在那些趕功課的日子,通宵達旦在所難免。那個晚上,我,你,他在他的家為我們設計的模型努力。我突然發現他伏在模型的底板上入睡,除非把他弄醒,模型是不能繼續的。你搖搖頭,示意不要吵醒他。其實,大家已經通宵兩天,實在不忍叫醒他。我走出露台,一彎月在東邊的天空孤獨地反射著日光,預告著太陽的來臨。我隔著玻璃門,指指了自己,指指了你,又指指了我的身後。你微微一笑,點了頭。我和你往大門走,靜靜地關了大門,便到了清晨五時無人的街道。

我們並肩走著,沒有談目的地,只是有點默契地向前走。天空原本的深藍逐漸退色,一種無法躲避的藍光染盡了我們眼前的一切,房屋、道路、樹木、燈柱和你的白襯衣都成為深淺不同的藍色,這種藍無處不在地籠罩著我們,將我們連在一起。路逐漸變得有點斜,拐過幾個彎,在週圍的住宅中間出現了一個小公園。踏進靜悄悄的公園,我們突然發現站在長椅上可以看見東面太平洋的水平線。

「我還沒有欣賞過海中日出啊!」我們差不多同時興奮地道。我向你一望,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你的眼睛,週圍是一片無盡的藍,連這種冷也無法減慢我砰砰的心跳。我覺得你也在等待,我就站在長椅上吻了下去。就像我的心情,火熱的顏色漸漸出現在天邊的天際。陽光出現了,你看著日出,我望著你的襯衣由藍變成黃,再變成白。我無法抑制興奮,因為我和他都對你有好感,但在三人的微妙互動中,兩個都裹足不前。絕對想不到,他的一眠會造就了你我在一片藍中的開始。從那一天之後,每次我見到天空這種顏色,就會記起你我的感情。

我不想起床,呆望窗外的一片藍色。我再也睡不著,或許黎明已經漸近,再十分鐘就天亮了。但,我又想到了你,你身處的城市,這一秒鐘,離日出比我還遠。

餘音八月熱播

bird新歌︰【眼紅館】【吻別的位置】【大雄】【好好戀愛】【小城大事】
舊歌︰【破曉】【天氣的錯】【想哭】【再見二丁目】【飛】


【眼紅館】Boyz
又是概念大碟,這次由Boyz以年輕人聚集地點為歌名。【眼紅館】以舊愛不再與自己一起看演唱會為題,配上很多演唱會的小道具和場景,如螢光棒,獻花,安歌,拍掌等等,曲詞俱佳。雖然唱功稚嫩,不過竟與詞中小男孩的身份出奇地配合。

曲:林健華 詞:周耀輝

愛過的 來合唱 與萬人拍掌 光捧正閃亮 回憶卻更明亮
想到那一夜 場內兩個 鬥過安哥再響
有過的 成絕唱 我仍然妄想 呼喊夠響亮 或者再到台上
不信這一段 難道變了 全無安哥的個唱

*ho…he…ho 哪位當晚吻我說場地冷
ho…he…ho 哪位當晚與我去送玫瑰花
發覺我正紅著眼 舊座位沒有她
就像盛事未到一次壓軸 就著了燈
我信你也紅著眼 寂寞便在紅館中一起呼喊
就算再多的嘈雜 我失戀會喊
(我信你也紅著眼 寂寞便在紅館中一起搜索
就趁這分鐘夠黑 我想起會喊 )

喊過的 來合唱 會治療創傷 光捧變虛弱 隨即撇棄途上
戀愛也一樣 還未見過 全年演出的個唱(*)


【吻別的位置】李克勤
這首歌李克勤放輕了他典型的腔口,用了很多假音演繹,對比起一直少有變化的歌路已算是新鮮了。曖昧的感情以不知道吻別該吻何處來表達,很有新意。場景只表明是車廂,我想大概是火車吧,巴士的士上怎樣斟酌吻別的位置呢?

曲:梁詠琪 詞:黃偉文

這幾個月 天天見面 彷彿共你 碰上幾年
車廂裡面 終於獨處 無奈將要到終點
下了車 下半生未必可遇見 護送歸家 溫馨場面
眉目就像 接近傳電 但擦肩

*誰不想 繼續片刻的暖昧 但還是 必須告辭
其實我 也想知 這禁戀可有開始
臨走我 若然是 吻你一次 吻在唇上 我會否很造次
情願你 提示我知 吻別的位置

下半生 就算再次街中遇見 沒有今晚 這種條件
矇矓慾望 乍滅還現 未看穿 (*)

唇邊輕吻是友好的表示 額頭上 不只友誼
還是吻 你的手 情願拘緊似君子
如今世 沒緣份 再吻一次 趁著離別 你會否都願意
瞞著我們另一半 有心事 還讓愛情定格於 吻別的位置


【大雄】古巨基
甜蜜的主打歌,實在想不到除了古巨基之外,還有誰能唱這首歌。大雄其實是所有被人欺負過的小男孩的願望投射,你難道不想有隨意門和背書麵包?不過,百寶袋的主人,我只要叮噹,不要甚麼多啦A夢。

曲 : 側田 詞 : 林夕

自問是未滿分 自問是沒信心 實在是未夠本事
我卻要發威一次 太抱歉你未同意
我要這世界知 我對你有幾痴 一想起都覺自私
宣佈吧我愛你 可笑是你剛剛至知

*我要與你遊盡可愛的天下 奉送你叮噹的一堆笑話
你想過容納我 但有點怕 是嗎 認喇
頭上就綁著竹蜻蜓飛過塵世吧
為你獻花 愛嗎 愛啦 日後發奮的我
難令你會有富貴榮華 難令我變了絕代情人你受嗎

自問是大懶豬 自問是未夠班 但自願被你欺負
世界對我太可惡 我愛你卻極頑固
我也有我法寶 我永遠對你好 可不可演你丈夫
不怕令你厭惡 不會令你一刻吃苦(*)


【好好戀愛】 方力申
又是方力申和鄧麗欣的合唱歌,上次【好心好報】的女聲好勉強,今次感覺好一點。而獨唱版的詞是試圖說服自己放棄苦苦的暗戀,但是一串串的「…了吧?」「假如」「應該」令人覺得他連自己也說服不了。如果暗戀能夠理性自我結束,就好了。

曲:Horan Chan 詞:方杰

共你相識三千天 我沒名沒姓 慶幸也與你逛過 那一段旅程
曾是日夜期待你 施捨一點同情 這算是固執 做夢或太熱情?
在世上 沒有多少東西會盡如人意 多數像諷刺
逐年成長 必經苦戀故事 我愛你 你扮作不知

完了吧 如無意外 重今開始該好好戀愛
放下從前一段感情 才能追求將來 你就似沒存在
完了吧 仍能撐起來 前進便讓自尊心放開
告別從前總是不易 然而假如只得我在
這不是場定成敗的比賽(也不願盲目留在這愛海)

舊訊息應該刪走 再沒留憑證 我共你去到最遠 也只是友情
如現實是場玩笑 一早清楚內情 過去是勇敢 或是未肯適應?
我與你 就算始終不能相愛 這一種情份 可一也都可再
我用心戀愛 下段道路定更精彩

完了吧 如無意外 曾失戀的都必須戀愛
放下從前一段感情 才能追求將來 你就似沒存在
完了吧 仍能撐起來 前進便讓自尊心放開
告別從前總是不易 然而怎能只得我在
愛不是場定成敗的比賽


【小城大事】楊千嬅
作曲好,編曲好,唱也算好。「吻下來,豁出去」六個字很精彩,可惜無以為繼。歌名與歌詞無關。失憶意象虎頭蛇尾。「狐狸精」和「娛樂行」兩個詞更不知所謂。唯有嘗試聽時將詞的沙石濾去,關掉大腦的理解中樞。

曲:雷頌德 詞:林夕

青春彷彿因我愛你開始 但卻令我看破愛這個字
自你患上失憶 便是我扭轉命數的事
只因當失憶症發作加深 沒記住我但卻另有更新蜜運
像狐狸精般 並未允許我步近

無回憶的餘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卻又記住移情別愛的命運
無回憶的男人 就當偷厄與瞞騙 抱抱我不過份

*吻下來 豁出去 這吻別似覆水 再來也許要天上團聚
再回頭 你不許 如曾經不登對 你何以雙眼好像流淚

彼此追憶不怕愛要終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過太多壞事
能從頭開始 跪在教堂說願意

娛樂行的人影 還在繼續繁榮 我在算著甜言蜜語的壽命
人造的蠢衛星 沒探測出我們已 已再見不再認(* )

我下來 你出去 講再會也心虛 我還記得到天上團聚
吻下來 豁出去 從前多麼登對 何以雙眼好像流淚
每年這天記得再流淚


【破曉】林憶蓮
這首歌推出時我剛隨家人移民到雪梨,也在大學轉了理想中的課程。文化衝擊加上陌生環境,又不知自己轉系是對是錯,心裡不很踏實。某天踏進唐人街的唱片店便聽到這首歌。細味了詞中的意義,心情竟也輕鬆起來,堅強地去面對前面的不可知……

曲:Dick Lee 詞:周禮茂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遺棄的感覺偏剩下多少
不聽不觸摸不痛楚 懶看懶記憶懶問我
今天得到的叫什麼 管不了

*天 亦天天的了 地 天天的了 心也未能料
我已再不渺小 讓昨天一朝了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我倦了

人有幾多天拾起改變 人有幾多次堅定地向著前
一天清一天風雨飄 似了似了不了地了
他朝得到的縱是小 不緊要(*)

心 亦天天的了 夢 天天的了 雖也未能料
但是我的決心 沒有點滴動搖 或者某月某日某宵


【天氣的錯】鄭伊健
不要逼我,貼著耳朵,聽你心裡,有著我麼?感情逝去了,怎樣迫問亦難以分辨對與錯。千錯萬錯,最兩面討好就是推說是天氣的錯。

曲:陳光榮 詞:林夕

不要逼我 貼著耳朵 聽你心裡 有著我麼
走了火再 入魔 你想 我想 甚麼
當你跟我 也像最初 一切經過 有重要麼
只要知道 如果

*來年若有朝地搖天崩 你也會放下誰再撲向我
若是像這麼一對是錯 懷念錯期待錯旁白說錯
只想知道當你尚存一息 你也會耗盡元氣去吻我
若是共你今天美麗錯 時候錯場地錯
也許天氣 體溫 也猜度錯

天氣的錯 錯在你麼 乾燥的吻 太易撲火
只要知道 如果(*)


【想哭】郭富城
想哭的回憶:孤獨地走在達令港給微雨弄濕的紅磚路上,走得很辛苦,渾身濕透也沒有人在乎。真的很想哭,但卻哭不出來,哽咽在喉嚨更是痛,更是苦。

曲:殷文琦 詞:劉虞瑞

微微亮著的街燈 在雨中顯得更淒冷
早已濕透的眼神 默默望著路過的人
遠遠傳來的歌聲 是否也曾揹著傷痕
為什麼聽來如此地認真

給了你我的一生 我始終無悔無恨
但你竟然不心疼 拋棄過去所有緣份
而我淋濕了一身 卻等不到一點溫存
只留下一個受傷的靈魂

我好想哭 因為這段路走得太辛苦
我好想哭 反正也沒人在乎
就讓大雨陪著我在心裡痛快地哭
把傷口再一次看得清清楚楚
就讓大雨陪著我在今夜痛快地哭
再去面對明天的孤獨


【再見二丁目】楊千嬅
原來我非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反話又再反話,藉旅遊麻醉自己戀愛的傷痛,看盡美景,若心中的人不在身旁一同經歷,也是枉然。這種感覺,七年後【自由行】再次套用,新鮮不再,變得陳套。

曲:于逸堯 詞:林夕

滿街腳步 突然靜了 滿天柏樹 突然沒有動搖
這一剎 我只需要 一罐熱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麼 都不緊要

唱片店內 傳來異國民謠 那種快樂 突然被我需要
不親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奧妙
情和調 隨著懷緬 變得蕭條

*原來過得很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原來我非不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如能忘掉渴望 歲月長 衣裳薄
無論於什麼角落 不假設你或會在旁
我也可暢遊異國 放心吃喝
(我也可暢遊異國 再找記托)

轉街過巷 就如滑過浪潮 聽天說地 仍然剩我心跳
關於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
情和慾 留待下個化身燃燒(*)


【飛】孫耀威
每次聽【飛】,我都想起星期天的下午,Manly的咖啡座,我的伯爵茶,你的凍咖啡,身邊嘻笑的滑浪人,海風,和,在沙灘上將要起飛的鳥。

曲:陳光榮 詞:劉卓輝

昨日依稀 還未捨得你 今天的我 仍讓你歡喜
竟發現 共你分開時期 而你仍會吶喊為我衷心打氣
多麼多麼想著你 多麼感謝你
讓我闖一闖 無後顧地

獨自遠飛 天涯或遠地 透過這清風擁著你
獨自遠飛 怎能沒顧忌 原來從離別想著你

建築雅典奧運體育館

athens上星期雅典奧運會順利開幕,令很多一直擔心奧運工程進度的人鬆一口氣。在開幕禮中,煙花沿著兩彎巨形拱樑繞著場館發放,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今屆奧運主場館由已有二十年歷史的舊場館加建而成。由於奧運會在酷熱的盛夏舉行,為了使大部份觀眾能舒適地欣賞比賽,把有蓋座位儘量增加成為改建的主要目標。這項目由著名西班牙建築師 Santiago Calatrava 設計,主要是在原場館上加上兩條長304公尺,高80公尺的大型拱樑,再用鋼纜拉起總面積超過一萬平方公尺,總重量一萬六千噸的纖維版屋頂。這能容納超過七萬人的場館改建之後,有蓋座位由35%增加至95%。和上屆悉尼奧運當時全新興建以空間構架(Space Frame)為主結構的場館比較,雅典場館雖然座位較少,但這拱樑和屋頂結構的形態,卻顯然有著歐洲式的優雅。

Santiago Calatrava 於1951年出生在西班牙。他於出生地 Valencia 修讀藝術和建築學,畢業後於歐洲數個城市再修讀城市規劃和土木工程。他沒有同時選修多於一個科目,而實行一科接著一科修讀的原因是,據他自己的說法是他無法一心二用。1981年,他於瑞士蘇黎世開設了他的事務所,除了實在的項目外,他還不斷參加建築設計比賽。不久,他就贏得了幾個比賽的冠軍,包括:瑞士蘇黎世的Stadelhofen 火車站和西班牙巴塞隆拿的 Bach de Roda 橋。後者是由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籌委會舉辦的比賽,亦奠定了他在國際上的聲譽和知名度。

由於 Calatrava 擁有建築師和工程師的雙重身份,他對結構和建築美學之間的互動有著準繩的掌握。他認為美態能夠由力學的工程設計表達出來,而大自然之中,林木蟲鳥的形態美觀,同時亦有著驚人的力學效率。所以,他常常以大自然作為他設計時啟發靈感的泉源。

位於加拿大多倫多的 BCE Place 是一段通往 Heritage Square 的路。Calatrava 為這段路設計了林木分枝般的柱式,利用密集的構架支撐著玻璃屋頂。柱的分佈和高度使人想起中世紀的歌德式教堂,而透過樹木般的結構滲下來的陽光又令人覺得身處冬日的落葉樹林。Calatrava 的另一得意之作為法國里昂 Satolas 機場的高速火車站,中部屋頂結構仿如一隻鳥欲振翅高飛,預告了旅客的航空旅程。


本文部份內容譯自下列網站:
Santiago Calatrava Website (Official)
Santiago Calatrava Unofficial Website
Archpedia
Stadia.gr

以及下列參考書:
El Croquis 38+57 Santiago Calatrava
Santiago Calatrava – Dennis Sharp

書棧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Save一九九三年的寒假,我看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主角阿始的兩個女人,妻子「有紀子」是國境以南——一個雖神秘但實在的地方;情人「島本」是太陽之西——一個在物理上邏輯上都無法存在的地方。阿始與島本童年的交集,開始於他們兩個都是獨生子女,「她在自己的週圍築起來的防禦壁壘比我的高得多、堅固得多。但是那壁壘裡面所有的東西,則相似得令人吃驚。」

這一段勾起了之前有人對我說的話:「你知道,你們獨自成長的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圍起來誰都不能進去,連偷窺一下都不可以。」「有這圍牆存在嗎?我不覺得啊!」「你不覺得就不存在了嗎?你說實話,你會讓人知道你的所有秘密嗎?」「……」「不會吧?」「任何人都有秘密呀!」「就是了,其他人至少會掩飾秘密的存在,你就不會。」「不掩飾不是更好嗎?」「絕對不是,你考慮問題時只會由自己的感受出發,他人的感受只是次要的,如果有甚麼重要性的話。」對話說得很赤裸,就像剝開自己給人分析。

那一晚,我第一次自覺到這從小已有的圍牆的存在。

小說透過火鍋蒸氣偷望你

steamboat窗外下的其實是雪,只是無奈地給城市的熱量液化,無法再凝成引人遐想的雪花。

你和K一起來到,微微向我這方一笑,一邊將脖子的銀白圍巾卸下,又一邊輕輕把沾在皮衣上的微雨點拍走。K給你拉開椅子,在這八人桌子,你剛好坐在我的正對面。今天是L的生日,是自從你給我寫電郵之後第一次見到你。你完全沒有異樣,好似從來沒有把我的情感揭發。

我拉著身旁的L,刻意地向著他說工作瑣事。一碟碟的血肉端上來了。我想起茹毛飲血的久遠時代,沒有倫理,一眾都靠武力爭奪所需,充飢如是,交配如是。大家伸出筷子,把血肉放進沸騰的湯,畢竟,我們已經離那種時代很遠,很遠。

一陣陣蒸氣從鍋中向上湧,我望著你,你的臉時而清楚,時而朦朧。我記得在網誌上偷偷地形容過出現在我夢中的那個你,也是如此。肉片的血紅素被湯的煎熬破壞,變成棕色。

「塊肉熟到爛啦,做乜呆晒?」K指著我笑問。我感激你沒有向K道破你揭發的秘密,K還把我當成多年的好兄弟。我強擠出傻笑,把熟透的肉片放進口裡。完全沒有味道。是肉的味道已經消失,還是我的感覺消失?我偷偷勺了一口湯,想測試我的味覺是否仍在,卻燙得要把舌頭伸出,公諸於世。寫那些文字的時候,沒想過你會看到,你會明白。我以為,化了名字,朦朧了場景,就算一篇篇公諸於世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已是我唯一可以抒發的出口了。

……突然看到你的文章,相識多年,從來沒想過你的文筆那麼深情……
……K還一直以為你只懂數字,不懂文字……
……雖然沒有註明,我會把你寫的當成小說……你們口中的K嫂 雪

腦中浮起了你的電郵……沒想過……一直以為……當成……,你的文筆比我的更隱晦,但署名的方式就是最了當的拒絕。我往窗外望,雨停了,不能再給我當成融化的雪花。我把桌上的雞蛋打破,隔去蛋黃放進湯中,蛋白給熱量凝固成雪花般的白色,卻不像雪。

小說非走不可(三)緣份的天空

fox‧‧在這方車廂裏微風中
‧‧是我失落嘗冰凍‧‧
‧‧是這悲哀聽眾內心‧‧
‧‧祈望偶遇海角中‧‧
‧‧承受你的淚和夢‧‧
(緣份的天空—湯寶如)

隨 著情人節越來越近,眼前鋪天蓋地的禮品推介令沒有情人在身邊的更感孤獨。那個星期你一直在大連,十四日星期六才經北京返香港。十三日晚我們在電話 談到十一點多,你問我明天有甚麼節目,我說我還沒甚麼打算。你默然,好像是為了不能在情人節和我一起渡過而內疚。我說雖然朋友們都成雙成對,我可以自己去 看場電影或是甚麼表演之類呀。我叮囑你早點睡覺,因為你明天一早要開會,然後直奔機場上機。你說好呀,明日傍晚到香港打電話給我再談吧!我帶著笑放低話筒 ,幻想著你明天回到家時收到我暗中速遞給你的禮物及花時的驚喜。

第二天中午,我翻出剛收到的報紙,試圖找一齣沒看過的電影。這些孤獨日子 以來,想看的電影都已看過了,剩低的都是無聊爛片。唉,為了充塞時間,狂笑 一番也無所謂吧。我把汽車駛往霍士影城的停車場,雖然曾和你同遊的主題公園已經倒閉,但戲院和食店仍健在。無聊爛片的觀眾大多是少年情侶,坐在我前面的一 對根本無心看戲,只是一直把頭交纏在一起,遮擋我的視線。不過,也不要緊,電影我是無心看,唯有是當哄堂大笑時陪笑一番吧。

戲看完了,我 從背囊掏出手機。是你一個多小時前傳來的短訊。你說班機因風雪延誤,困在北京機場等待。我連忙打電話給你,但卻已轉到留言信箱了。我再 打往航空公司問,一番轉折之後,他們告訴我其他乘客還在等待,而你卻轉乘其他航班離開了。我追問是甚麼航班,卻沒有人能告訴我。我站在戲院大堂乾著急,不 知你到那裡去了,也不知你到甚麼時候才能回到香港。

因為不知你甚麼時候會打來,我打消了看另一齣電影的念頭,漫無目的地在影城的商店閑蕩 了好久。我心裡很納悶,在影城看著周遭的一雙一對,覺得更不舒 服,或許駕著車兜風會好一些吧?我匆匆的吃過了晚飯,便開著車在市郊繞圈子。十一時多了,為甚麼你還沒有來電呢?我把車子停在馬路旁,聽著「在這方車廂裏 微風中,是我失落嘗冰凍。」這幾句歌,勾起了孤獨的感覺,我感觸得咬著嘴唇,竟然在這個夏夜有種冰凍的感覺。突然,電話響了,我瞄了瞄車上的鐘。十二時七 分。

「回到家啦,多謝你的手鍊和花啊,沒有想到飛來飛去,還能在情人節當天收到禮物呢……」

「可惜我這邊,情人節已經結束了……」


非走不可……不可不信緣……緣份的天空


撒網開站半年誌慶

cosine-inn半年前的今天,我多得舊同學UP212的介紹,在PC Home「個人新聞台」開闢了第一個「餘弦棧」網站。在外國生活了十多年,一直都沒有以中文寫作。在互聯網流行之前,我還有定期用中文與香港的舊朋友通信;後來大家都轉用電郵,就隨大隊打英文,也用英文建立了自己的個人網站。有幾年真的完全沒有寫過中文,把自己中學時代,在原稿紙上爬格子投稿到報章的日子塵封起來。

在「餘弦棧」開站之初,其實只想把以前刊在報紙的文章上載,再寫一些隨筆之類。後來卻越寫越雜,小說、歌影書評等等,寫出癮來,每天都往新聞台看看其他人的文章,也結識了一些互有留言的網友。

不過由於「個人新聞台」是台灣網站,用戶多數是台灣的朋友,寫一些有關香港的東西始終不太引起讀者的興趣。一直都嘗試尋找一些香港人的新聞台,但是始終數量不多。到近來才偶而發現另一片新的天空:blog!雖然blog和新聞台差不多,都是可供寫作和貼圖片的地方;但因為blog是開放式的,可以更彈性地控制版面,不受太多限制,加上香港人似乎多得很,好像很容易找到有共鳴的話題,所以沒有考慮太久就開了blog版分店。

這個月以來,找到了二十多個好有趣的網站,有寫時事政治的,有放攝影作品的,有寫讀書報告的,又有寫日記舊事的,文章照片都很吸引,網主們都很友善,你一句我一句的留言,真的好像老朋友一樣。花了一段時間,現在開始摸熟了blog的程式編碼,下一步可能就是把多一點設計元素加入版面……不過還是慢慢來吧!

所感遙遠的會考回憶

DSC00296今天香港中學會考放榜,一年一度地勾起自己對於這個公開考試的回憶。其實,十多年以後,這張成績單對於我已經沒有甚麼太大的意義了。例如化學當年拿了B,但要是你現在問我任何化學式,大概我一條也寫不出來。

近年唯一一次提起會考成績的是去年的一次校友聚會,某位師弟竟然記得我的成績。我當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當年同班同學有九優也有八優,自己的成績和他們差了一截,竟然連一個當年不太熟的師弟也記得。我問他是甚麼給他這麼深的印象,他說當年沒有太多人考十科,所以特別記得。我說我第十科是不用讀的美術科呀,兩張卷只是每張去畫三小時,一張寫生,一張海報,靠的只是小時候繪畫班的「老本」,好「抵」考。不過,又怎會想到,現時和工作最有關係的就正是這一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