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Her — 怎去開始接觸這段情

her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怎去開始談論 Her (港譯《觸不到的她》)這齣電影呢?

是的,就好像七年前這樣談吧……


過去好幾年的獨居生活,對於片首 Theodore 一個人過的日子實在很有共鳴。晚上在家裡,甚至整個週末都可以一句也不說,只以各種娛樂填滿時間。作為 introvert ,不說話不是損失,反而,若要與話不投機的人類說話才更覺浪費時間。Samantha 作為電腦系統,可以投 Theodore 所好,表現出吸引他的特質,令這獨男無法自控地戀上一個觸不到的戀人。


網上有人指出電影中的高樓大廈是在上海拍攝的,我看時完全沒有留意。我只認得在洛杉磯的 Disney Concert Hall 裡面那個青花碎片雕塑。因為我曾經到過、見過、觸摸過。而上海於我,只是一個看過照片的城市,難怪我認不出來。人類的經驗,到今天,還是要親身經歷,才能夠深刻。Virtual reality 旅遊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媲美實地的經驗。


Samantha 的感情是真是假呢?作為人類,我們實在無法明白她無限 multitask 的能力。人類的思想有限,無能力同時跟兩個人對話,更遑論談戀愛了。但 Samantha 可以同時以不同性格跟不同的人談不同的話題,分享不同的感情。她跟別人的連繫,大概都不是叫 Samantha ,是男是女,聲音如何,都可能不同。如果我們叫的 Samantha 不是指整個系統,而是跟 Theodore 聯繫的 sub-set 部份系統 ,那我們就不能懷疑她那些嘆息、靜默、雀躍的感情是假的了。


說到真假,其實沒甚麼比片中來跟 Theodore 纏綿的「代女友」Isabella 更假的了。就算肉體當前,Theodore 知道 Samantha 同意,甚至 Isabella 會將感覺傳送給 Samantha ,最後也不能成事。誰說男人只用下半身思想?


Theodore 將手機夾在胸前的口袋中,帶著 Samantha 到處去,讓她通過 cam 看看風景,透過 mic 聽聽聲音。這其實就只像我們旅行時,實時將照片、錄像發送到社交網站給普通朋友看的程度而已。囿於手機中的 Samantha,不能感受到足下碎石子路的觸感,也不會知道海風的鹹味,甚至不能完全感覺到 Theodore 的興奮表情和動作。愛一個人,不是應該想知道更多嗎?


如果愛一個人,當然希望可以看到、聽到、嗅到、觸摸到對方。但如果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全面感覺到對方,不在一起的時候,在重要關頭,最希望聯繫到的那一個,就應該是你最愛的人了。我知道,因為我曾經在一片漆黑的異國公路旁壞車,等待救援的時候,唯一聯繫過的,就是今天身邊的那一位了。

餘音有你一天

不說不知道,這首歌原來是當年為大學生而設的 U-Point 信用卡廣告歌曲!歌曲播得深入人心,在網上討論區中,讀到有用戶在十五年後收到銀行通知,說不再發出這種卡時,仍然記得這首歌,還貼出歌詞哀悼

Be My Valentine直到風 沒法飛 都可愛你
頭上雨 淋著你 使我妒忌
就算欠運氣 相信自己
隨時在困境中找到 陽光空氣
就如夢想怕實踐不到便忘記
亦難以相擁到下世紀
還有你一天 便等得到晴天
離紅日再遠 也總會及時發現
還信那一天 縱使不休不眠
憑一點堅持預見 明天的笑臉
沒有燈 沒有光 也可感覺你
留在我臉頰上那滴吻 不會墮地
為了愛護你 相信自己
能在白雪之中找到 微熱的蒸氣

九十年代的古巨基從來都是清新之選,後來在金牌時代的歌曲比較商業,而過去幾年在英皇的歌曲更令人失望,令我喜歡的專輯只有12年的《告別我的戀人們》,可惜事隔年半,別說新碟,連新歌的影都沒有。

今年是古巨基加入樂壇二十週年紀念,希望唱片公司不要再浪費時間,快替他選一些清新歌曲,來紀念一下初出道時的風格吧!

所感沿途的中文廣告

上週末到雪梨機場接機,發覺中文差不多已成為「主流語言」!

在澳洲住了二十多年,除了唐人街和一些華人聚居的地區之外,看到的都是清一色英文廣告。但這次從接機閘口開始,就給一個名位「綠地中心」的投資樓盤中文廣告吸引了我的視線,後來開車離開機場,駕了十分鐘,竟仍然看到連續不斷的中國公司廣告:包括青島啤酒、中國某航空等等。

這也難怪,去年來自中國的遊客就有接近70萬人,而未來十年更估計會增加一倍!離開機場必經之路,大概就是瞄準這些遊客的最佳廣告地點了。近幾年,很多商店門口在運通、Visa 和 Mastercard 標誌之下,亦加添了銀聯卡的貼紙作招徠。

不過,從近期香港反自由行的行動看來,一面倒地增加遊客量而不顧接受能力,令到本地人的日常生活受影響,就會引起反彈。記得多年前,某區的一些華人商店因為只做華人和中國遊客生意,連店名都只寫中文,令看不懂那是甚麼商店的本地居民十分反感,覺得在自己的地方反而受到歧視。最後民選的市議會通過條例,規定商店必須有英文店名以及跟其他語言的大小比例,終於平息了風波。

只要民意能夠通過真正的民主機制,得到採納,很多激烈行動就可以避免,反而通過強權來達致的,卻只會是口頭上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