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素描(三)

Highway送了筱桐回去,自己一個人回到酒店,第一時間就開始收拾行李。明天與筱桐到 Ronchamp ,一來一回,都已是傍晚時分要到機場,應該來不及再回酒店了。還是今天晚上把行李全收拾好,明天大清早就結賬,行李都放到車子裡,送筱桐回酒店後就直接駕車到機場。也許,中間還可以偷半個小時和她吃個晚飯……

第二天早上七時五十二分。我到達筱桐住的酒店,她已經在大堂等我了。她今天穿了件粉綠色的薄夾克,裡面一件純白長袖T恤配襯深藍牛仔褲。她把頭髮都紮起到後面,看起來更像我記憶中少女時代的她了。

「我們真有學校秋季旅行的感覺呢,哈哈!」她帶著甜甜的笑,明顯地非常興奮。究竟,她是因為見到我而心情愉快,還是因為快將看到她心儀的建築物而雀躍呢?我試圖騙自己,答案是前者,但卻連自己都不敢、不能相信。

「是呀,這幾天乾爽涼快的天氣,很有香港秋天的味道呢!記得以前秋季旅行,有幾年曾經與同級其他班一起去的,不知道有沒有和你們A班一起去過甚麼地方呢?」

「中二,我們兩班一起去大尾篤的呀!」

「你竟然記得?」我有點詫異。

「……我記得……有甚麼奇怪?小時候,旅行總是令人興奮的大事嘛。就像今天一樣,終於可以一睹 Ronchamp 教堂的風采了!」 Continue reading

撒網對策

兩星期前寫了一篇《可奈何?奈若何!》,當時的感覺是無計可施,但讀過多位網友的對策後,逐步為餘弦棧加強保護,終於將網站流量回復至 Spammer 大舉侵襲之前的水平了。

從一年前離開 Typepad 自己建站後,一直都用 Akismet ,後來有段時間也啟動過 Anti-Spam Image ,但因為有些網友覺得麻煩,便不再使用了,但Spam 數目一直都仍維持在低水平,算控制得很好了。十二月八日開始 Spam 大舉入侵,流量一下子升高一倍,最初的反應是從新啟動 Anti-Spam Image ,但結果是被 Akismet 截到的 Spam 大幅度減少,但流量卻依然居高不下,更惹來伺服器供應商限制流量。

經 Sidekick 報導後,天佑電郵給我,介紹我試用 Bad Behavior 。安裝之後,流量有所減少,但依然沒有回落至正常水平。最後在 Hong Kong Bloggers Group 讀到 Clement in a Nutshell 的 Clement 提供了一個方法:修改 htaccss 禁止不經網站而直接存取 wp-comments-post.php 的留言,終於使網站流量回復正常啦!幸好,我在「斷纜」之前已見到流量回復正常,否則也不知道是斷纜的關係還是修改 htaccss 的成果呢!如果各位的網誌依然被 Spam 襲擊,可以試試這個方法,希望 Spam bots 不要這麼快破解這個就好了。

最後在此謝謝幾位幫忙解決問題的網友,因為早前工作上要趕聖誕 deadline ,收到幾位的意見也因為未試驗而久久未回覆,真不好意思!

小說平安夜的點唱節目

我們都喝了酒,有點酥軟地躺在沙發上,她倒在我的身旁,壓著我的右手,我的左手搭在她的腰間,我們都靜止不動,在聽對方的呼吸聲。

這是我們第一年一起過的平安夜。

我睡房內忘記了關掉的收音機傳來喧鬧的電台節目,主持哇喇哇喇地宣讀著傳真或郵寄過去的點唱紙,畢竟,那是尚未有短訊點唱的年代。「Nancy 點俾兩個女,兩歲嘅翠兒同四歲半嘅蔚兒聽;阿魚呢就點俾女朋友阿雲聽;達明點俾今晚喺佢屋企開大食會嘅所有老死聽,尤其是啱啱回流返香港嘅瑪莉、偉業、永達、大傑、秀麗同埋樂敏聽;而阿雪呢就想點俾最最最愛嘅老公 Stanley 聽,仲畫咗十幾個心添,佢想聽張學友嘅新歌『Merry Christmas I Love You』,就播俾你地聽啦,阿老公,收到啲心未?各位仲想點唱,就快啲打嚟 1831994 『平安夜想點就點』啦,仲有兩個鐘頭節目……」。

「整個晚上都在點唱,究竟有沒有別的節目呢?」她懶懶的,帶點不滿地說。

「點唱也不錯嘛,甜蜜溫馨,大家都開心嘛。」

Continue reading

播客迴轉2006有獎遊戲

12月29日新增:由於海底電纜中斷引致網絡故障,遊戲截止日期延長一週,至香港時間 2007年1月8日0時(以網主收到電郵時間為準)


去年年底 Podcast 第一集搞了一個有獎估歌遊戲,這幾個月事忙 Podcast 暫停,但遊戲就捲土重來啦!

玩法和去年一樣,我在以下的聲音檔案唱出幾句我今年最喜歡的中文歌,一共有二十首。各位請憑我十分隨意而不專業的清唱,猜出這二十首歌的歌名和歌手名。如果歌曲有多個版本,則必須說出有該段歌詞的版本才算答中。

      按此
或用以下 Flash Player 收聽

有獎遊戲參加辦法:

請先在本文留言報名,同時把二十首歌的歌名和歌手名字寄往 contest [at] cosine-inn.com ,請勿把答案張貼在留言內。最先報名及將正確答案寄達者為優勝者,如沒有聽眾全中,則以答中最多者為優勝者。先後次序以網主收到電郵時間先後為準。網主Stannum保留決定優勝者最後權利。

截止日期:香港時間 2007年1月1日0時(以網主收到電郵時間為準)
獎品:二十首歌的CD任選一張

建築一切從天星說起.之二

本來預計「之二」會寫寫澳洲關於保存古蹟,而又做到可以興建新建築物,新舊融和的實例;誰知因為近月公私兩忙,竟然隔了數月,天星鐘樓都拆了,文章仍未完成。這次天星鐘樓清拆,引起了比較激烈的反對行動,有關方面竟然在午夜時分動手,赫然有點東德在一晚之間興建柏林圍牆的感覺。有網友痛心疾首,認為抗議行動應該支持,甚至覺得應該抗爭到底;亦有其他網友對此不表贊同,覺得過激,甚或認為是傳媒炒作,或同意政府已作咨詢的解釋。

我原先沒有預計到香港會為一座建築物而出現這種抗爭,今次的狀況實在有點出乎意料。我想趁機寫寫澳洲一段關於保護古蹟的歷史。

七十年代,澳洲與香港現在一樣,對自然環境和古蹟的保護都不甚重視。不少破壞環境和拆毀古蹟的工程都獲政府批准,激起了附近居民的反感,建築工人工會有感居民的聲音不被政府重視,就發起了 Green Ban ,發動工會會員杯葛此等工程,使得工程停滯,迫使發展商和政府屈服。Green Ban 多年來保護了整個今天的旅遊景點岩石區 The Rocks ,手指碼頭 Wooloomooloo Finger Wharf ,也阻止了將部份皇家植物公園變成雪梨歌劇院的停車場。

有說這項行動喚醒了雪梨人對古蹟和具幾年價值建築的保護,幾年之間,在雪梨市內被阻止的工程總值竟達三十億澳元(約等於今天一百八十億澳元,或港元一千零八十億)。行動之後,澳洲各地區政府紛紛設立受保護古蹟列表,不准拆卸或胡亂改建,甚至連古蹟相連的地段,發展時都須提交報告,說明對古蹟沒有不良影響。這對澳洲各個時期的建築物,實在起到了很強的保護作用。但幾十年後的今天,這些政策變得太過嚴苛,連一些不是有甚麼特色的建築,甚至一整個區域都被列入表中,令設計人如我工作上不勝其煩,這,卻是後話了。

先貼兩個連結,讓大家看看原來的英文資料。未來幾天會儘量翻譯加入本文。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een_ban
http://www.cfmeu-construction-nsw.com.au/pdf/GreenBansApril2005.pdf

撒網可奈何?奈若何﹗

近一星期本站突然被大量垃圾留言攻擊。同一時間,存放於同一網站寄存公司 icdsoft 的友站香港仔公國及聞見思錄都同時受襲,其中以聞見思錄所受的攻擊最烈,網站寄存公司甚至要特別將它的留言功能關閉。

我的對策是重新啟動關閉了好幾個月 Anti-Spam Image 。過去幾個月為免留言的朋友打密碼麻煩,單單用 Akismet 本來一直都應付得不錯,誰知突然垃圾留言成千上萬地入侵,實在惱人。啟動 Anti-Spam Image 之後,沒有再接到新的 Spam ,滿以為問題已經解決了,但竟然接到 Icdsoft 的電郵,謂:

We need to inform you that we had to impose some additional limits on the system resources usage for your account. These measures have been taken in order to cease a very high load on the server hosting cosine-inn.com. To be more specific, we have limited:

– the number of processes your site can run at a time to 4

Please note that this limitation is in place only for your blog.cosine-inn.com subdomain. Your site is up and operational. The limitation barriers can be reached in cases of high load. We have to ensure that any such high loads would not affect the proper operation of our server. For your information any high server load could affect the performance of all the other web sites hosted on the same machine.

我本來以為,Spammers 留不到言,就不會令伺服器負荷過重。但想深一層,他們就算留不到言,也一樣會點擊留言按鈕。雖然留言不在網誌系統中顯示出來,但對伺服器的流量卻依然是重擔。不過根據 網站統計,點擊數字這一兩天來有所減少,希望是 Spammer 系統見這裡留不到言,自動放過小棧,讓系統可以恢復正常吧!

似乎,存放於 BSP 的網誌始終有大公司保護,問題並不會發展到如自架網誌令網主這般招架不住。一年前因為不喜歡 Typepad 繁複的留言程序而決定離開,改用 WordPress 自架網誌時也曾考慮過這個問題,後來見其他網友用 Akismet 的保護插件就已經十分有效,便決定搬站。如果要搬站的考慮發生在今天,也許就會得出一個截然不同的答案了。

這一兩天看到一些關閉留言的言論,我實在不以為然。我覺得留言帶來的互動對這個網誌非常重要,就像客人對客棧一般。關閉留言,就仿似因為怕有流氓搗亂,客棧關閉大門,連真正顧客都謝絕一樣。老實說,如果沒有網友跟我互動,很可能一早已經放棄了寫東西啦。

面對這些大舉入侵,我此等 small potato 用家實在只能被動應付,完全「奈佢唔何」。

電影電影隨寫

今年是我第一年利用豆瓣記錄我到電影院看的電影,到今天距離年底還有三星期,現在是46齣,最後結算應該會有50齣呢。當中大概三分之一是雪梨電影節和幾個外語電影節看的作品,而自己在網誌中寫過的,原來只有五分之一。也許沒有寫的原因,是這些電影看完之後,覺得有點水過鴨背吧。

science of sleep其實今年算是近年看電影看得最多的一年,差不多平均每星期都看。自從寫 blog 之後,越來越發覺到除了少數接近同步上映的大片之外,電影在澳洲上映的時間,總是有點時差。尤其是近來的歐洲片,在澳洲上映的速度越來越遲。有好些電影想看已久,都是我喜歡的導演的新作:Almodóvar 的 Volver 《浮花》,Tom Tyker 的Perfume 《香水》,多人合拍的 Paris, Je t’aime 《巴黎我愛你》,Woody Allen 的 Scoop 《遇上塔羅牌殺手》,以至超期待 Michel Gondry 的 The Science of Sleep 《戀愛夢遊中》都尚未上映,香港或台灣的朋友早已經看了,寫了,我未看過很難跟各位交流,只能不爽地望文輕嘆,嘀咕澳洲的發行慢幾拍。看看IMDB的資料,《浮花》要月底才上映, 《香水》一月, 《遇上塔羅牌殺手》和《巴黎我愛你》二月情人節檔期才上,而最最想看的《戀愛夢遊中》甚至連澳洲上映日期的資料都未有。

最近看過的電影,卻有兩齣是香港未上畫的,就讓我寫寫,向各位「以牙還牙」吧!

Continue reading

撒網Gen-X Bloggers

Green Rabbit 處留言時,提到了久久沒有聽過的 Generation XX世代) 字眼。之後再回想,原來自己常看,訂閱和交流的 blog 中,大部份的 blog 主都是屬於這個世代的。

X世代的定義,至今還沒有公認的結論,不過普遍都用作形容六十年代後半至七十年代前半出生的人,有說 1965-76 ,亦有說1963-78 的,甚至是 1960-80 的。有比較籠統的說法,大約就是八十年代的少年人,九十年代的青年人吧。

既然本站被定性為「香港背景的 blog」,我就只談談香港的 X世代 Bloggers 吧。Blog 在香港興起,都只是近兩三年的事,而這個年齡組別的 bloggers ,開始寫 blog 時,都已經投身社會,而不是有大量課餘空閑時間的學生,大部份 X世代 Bloggers 都不是將寫 blog 當作趕潮流的玩意或消磨時間的消遣, 而是真的因為喜歡寫而寫。而這,亦是這一群 bloggers 平均來說比較言之有物,而不是無無聊聊地寫流水帳的原因。

這群人在少年時代經歷了香港前途問題、六四、移民潮,自身或身邊朋友都會有在外地居住的經驗;而九十年代投身社會後,或有幸經歷了短暫的經濟泡沫,但九七金融風暴以降,工作上的艱難,卻都是逃不掉的。三字頭或接近三字頭的我們,開始懷八十年代的舊,因為我們的回憶裡,有共同的歌,共同的電影,共同的書本……

例如公園仔有時會寫當年在加拿大留學的事,Alex 有嫁到歐洲的老友,而大雄更不斷在報導美國東岸的見聞等等。工作上的麻煩,更是常見的話題,我們會讀到星屑醫生去年自立門戶前受到的不公平對待;讀到 Sputnik 工作不順時的有感而發。至於懷舊,最近影藝關門,看到多篇談及藝術電影如狗臉的歲月,星光伴我心,布拉格之戀等等的文章,早前甚至看到思存刊出四張兩生花的戲票;Sidekick 間中會懷懷舊,記得她談到從不知陽光檸檬茶廣告,我都留言談個痛快……

也許,同一世代的人,總是有互相引起共鳴的話題吧?

P.S. 其實不太清楚上述各位的真實年齡,如果說老了或說年輕了誰,請指正吧!

藝術軟硬之間

華利談到西九的博物館小組提出M+的概念時,認為與其提供新的硬件(興建新博物館建築物),不如改好軟件(改革現有博物館的運作模式)。

我雖然不迷信 architectural determinism (建築環境決定論),但有些大改革和改變,卻是要有新的硬件才能催生的。現存的博物館和表演場地有傳統的運作模式,有固有的藏品,有已成形的建築環境,若沒有新硬件,要改變制度,實在阻力重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