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憤怒化成力量

上星期我在手機觀看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新聞,當中傳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歌聲,在不遠處玩耍的兒子聽到了,就走過來說這是一首 angry song。我不覺得三歲多的他會明白歌詞,但原來單憑歌聲,他也已經聽得出歌者的憤怒! 於是我將 iPhone 遞給他看,又將歌詞簡單地解釋給他聽,說這是 the song of angry men! 「點解佢地咁 angry?」 「因為好多香港人唔中意政府 change the rules ,上個禮拜出來遊行,但之後D Police 打人,好多人見到之後都覺得好 angry ,所以就出來遊行。」 「Oh the police are the bad guys!」 原來這真是三歲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作為成年人,我真的很佩服這一次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人統籌下,可以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自行分工,各自努力。 這星期來有人繼續包圍,有人示威,有人做 fact check 擊退假新聞和煽動世代仇恨的短片,有人做「長輩圖」來讓長輩讀到他們的理念,甚至有人眾籌到超過五百萬來刊登G20各國報章的全版廣告來引起世人關注。吸取了2014年長期單一形式抗爭沒有成果的教訓,這一次他們展現出來的靈活、包容和彈性,匯聚起來實在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近幾年我一直都香港的前景非常悲觀,但這些年輕人的能力,又令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有了希望! 受回流香港的朋友所托,要買今早刊有 Freedom HKG 廣告的 The Australian 報紙給他們留念。因為近年紙媒的發行量越來越少,報紙店每種報紙都不會有很多存貨。為免朋友失望,我決定一早六點鐘報紙店開門時就出去買。 誰知女兒五時半就醒來,不願再睡,甚至吵醒了兒子!我心想,與其被他們纏著不能出去,不如就帶他們一起去買吧!畢竟,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我買實體報紙,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出去買報紙」這種事情定將會成為歷史,讓他們體驗一下也是一件好事! 於是,我幫他們穿了寒衣,在十度的寒冬氣溫下摸黑出去。冬至後不久,Sydney 六時多天邊才剛剛魚肚白。近十分鐘的腳程,遇見的人只有兩個,聽見的只有 Kookabarra(笑翠鳥)的聲音。到達報紙店時,他們才剛剛開門。The Australian…

搬遷斷捨離

還有幾星期工作地方就要搬遷了。近來開始清理積存了多年的東西,我丟掉了沒有用過多年的 A2 噴墨打印機和後備墨盒,又整理了沒有拿出來參考多年,一共有二十多個文件夾的建築材料冊子和單張。 記得大學第一年,講師就要我們開始收集各種建築材料的資料。那是還未有互聯網,沒有網頁網站,電郵還未流行的時代。當年在市中心 Elizabeth Street 有一間 Sydney Building Information Centre,有各種材料的資料供人索取。中心樓高八層,每層有不同材料展出。除了建築專業人士會去參觀,找資料之外,亦有不少市民為了家居裝修而到訪。我們幾個同學去到,除了拿走不少單張之外,更填了表格要材料供應商把更多目錄和冊子寄給我們。這就是這二十多個文件夾的開端。五年的課程裡面,每做一個設計,我們都要找材料的資料和樣本。到我畢業時,已經積存了十個文件夾。我當年將材料分門別類,好像圖書館圖書那樣按種類編碼,同一種材料再按公司名稱字母排列整齊。 後來我開始接項目自己做,這十多個資料夾就從家中搬到上班地點。不過這時候,各大建築材料供應商都開始有自己的網頁,建築材料的資料都可以從網上下載。最初幾年,我還有將下載的材料打印出來,再按種類放在文件夾內。但之後,我發覺拿出這些文件夾的次數越來越少,要找甚麼都直接問 Google,畢竟藏在文件夾的資料會過時,官方網頁的才是最新資料。到近十年,這二十多個文件夾已經淪為書架上的背景,都不再用了。不過,用 Google 的壞處就是通常都只打入自己常用和熟悉的牌子,沒那麼知名的牌子都排得很後,甚至從不出現。 近來知道要搬遷,我開始把二十多年來積存而不再用的資料處理掉,但我卻花了一些時間,在丟棄資料之前,每種我認為可能用得著的材料都在網上找一下,如果這產品仍然有網頁的話,我會把它 bookmark 下來,讓我記得這些久違了的牌子。當然,不少這些公司早已倒閉,又或者退出澳洲市場,甚至有時 Google 公司名會出現官司訴訟文件,甚至清盤令。雖然澳洲號稱二十多年不曾經濟衰退,但生意都不是容易做的! 建築材料的文件夾已經丟棄大半,下一個目標,就是多年來訂閱的雜誌。現實的想法是,如果網上有 pdf 版的雜誌就立即下載,而把紙本丟棄,如果沒有的話,也許會在搬遷以後慢慢把舊雜誌 scan 起來,騰出空間,讓自己可以有新發展!

親子露營初體驗

近來的一個週末,我們一家四口參加了由百週年紀念公園舉辦的 Camping 101 活動,第一次去了露營。 我和太太雖然各自都曾經試過露營,但都是跟隨大隊出發,隨團有朋友熟悉紮營技巧,露營用品又由他們提供,所以我們的實際經驗接近是零。幸好這個活動名為 101 ,專為新手而設,所以公園內有人提供紮營指導,而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亦由園方供應,省卻了我們煮食的工作。而且這個活動亦包括了園內野生動物導賞,飯後的營火會,甚至第二天清晨的瑜伽班等等。 為了這個節目,我和太太預先諮詢了一些曾經帶著孩子露營的朋友,亦跟隨其中一位的經驗買了一個家庭營,又買了一些如兒童睡袋、露營燈等的必需品,終於興致勃勃地出發了! 我們三時多到達公園,花了一小時紮營後,兒童集體活動就開始了,五時半後工作人員就帶大家到園內各處觀察蝙蝠、蜘蛛等等,節目頗為豐富。同團不少孩子們都十分興奮,甚至見到樹上的蟬蛻都大叫一番。 節目結束後,天色已經全黑,不過由於地處市區,光害都頗為嚴重,以前到野外露營那種漫天星星的景象並沒有出現。我們回到營內休息,兒子很快就睡著了,不過女兒似乎不太喜歡我們買給她的輕便摺疊網床,吵了很久才睡著,而半夜亦醒了幾次。也許是這床太輕,而床墊又太薄,睡得不舒服。下次,也許都給她買一個哥哥用的那種睡袋吧! 第二天六時我們就起床,吃過早餐就已經七時半了。因為園方規定九時前要離場,我們沒有參加瑜伽班就自己開始拆營了。由於是第一次,拆營的速度比較慢,而且收納入袋的過程亦有點不容易,加上嬰幼兒用品甚多,影響進度。最後,更要工作人員留下來等了我們好一會才能完成收拾。這項活動其實很不錯,不過如果可以讓大家待到中午,可以有多一點悠閒時間感受一下自己的營幕就好了! 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我想我們對於帶著兩個孩子去露營都頗有信心,除了要給女兒買一個睡袋外,就是要多留一兩晚,盡情感受戶外的環境!不過,原來對於兒子,這一次已經是很深刻的記憶了,最近老師問他假期做了甚麼,他第一句就說去了露營。聽見他這樣說,要花再多的心思去為孩子安排活動,也是值得的!

逼遷

剛剛收到通知,說工作地點的業主要收回物業大裝修,我們要於六月底前搬走。 我想起上次被逼遷,是 2009 年底的事了。那一次是前業主破了產,物業被他的債主接管,最後拖拉了八個月,最終在 2010 年七月底,我母親逝世的同一天,由同事和合作的伙伴幫我搬遷。 這一間辦公室,這張書桌,這個停車場,原來已經陪伴了我接近九年。正如前年這一篇寫到:這些日子當中,我從孤身一人,到拍拖,結婚,有兒有女,轉變都不可謂不大。我想起這些年我把車泊在地庫,從起初一個人去看電影,到跟太太兩個人去唱K,到推著嬰兒車去市區。一步一步走來,這十年,我所得到的,絕對比 00 年代超出甚多。 也許是最近接連有些事情不順利,加上總是覺得為了照顧兩個孩子,被逼放棄了不少個人嗜好,情緒有點低落。早幾天跟太太談起,她說覺得我常會因為一些多年習慣而自我設限,例如以前習慣了早上做 45 分鐘運動,現在早上要送兒子上學,不能按照舊習慣做,我就乾脆不做了。我想想看,原來練琴如是,拍照如是,甚至寫 blog 亦如是。我不能再抽出一小時練琴、花半個週末拍風景、或者寫千字長文,就寧願差不多將這些嗜好放棄,卻完全沒有考慮過將它們化整為零,分成我能夠抽出的小片時間:例如練十分鐘琴、午飯時間出去拍拍城市風貌、寫二百字短文等等。一點一滴地重拾興趣,不是比光是埋怨沒有時間好得多嗎? 我好像突然茅塞頓開,近月來一直壓著自己,覺得埋沒了自己興趣的感覺完全一掃而空。我慶幸有太太的近距離觀察,才能指出這個問題的根源。也許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全改變,但已經給了我一個可以努力改善心情的方向! 記得當年,我也經歷過一段歷時兩三年的情緒低潮,正如 《十年.前.後》中提及上次被逼遷時,心情之壞,實在無法輕易用文字形容。今年這些所謂不順,其實是小巫見大巫,而且,身旁有人生伴侶的提點和支持,我相信,很快我就能夠從不快中走出來。

餘弦棧十五歲

今天是餘弦棧開 blog 十五週年的日子,如果開 blog 的第一天我生了一個孩子,他今日已經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了。 這個 blog ,已經陪伴了我走過我人生中接近三分一的時光,亦記錄了我人生中不少重要時刻的所思所想。去年今天我寫到:有時會想,要繼續自己想做的東西,是不是真的沒有時間,還是自己的時間安排不夠好呢?在不久將來,女兒出生後,又會不會更難安排呢?也許,到明年十五週年的大日子,大概會看得出端倪了。 端倪就是:真的更難安排。 其實今天亦是我學琴十週年的日子。自從女兒出生以來,我已經沒有再學了。上月老師來電郵問我想不想今年再開始上堂,我看著自己的時間表,以及考慮到練琴需要的時間,只好硬下心婉拒了。 這陣子跟太太討論教兒子閱讀,今天剛巧讀到一篇《如何培養愛閱讀的小孩?》,當中談到: 家長的身教閱讀:想想看,如果小孩從來沒有看過父母閱讀的樣子,要怎麼「叫」小孩閱讀?小孩很容易把成人作為模仿對象,特別是父母親。人們常說:「孩子就像是自己的鏡子」,父母的一舉一動,孩子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一點一滴地學起來。 我和太太這幾年差不多完全放棄了自己的興趣,在家的時候,不是做家務就是陪伴孩子。有時我們會覺得兒子不斷要求我們陪伴,看見我練琴他就也要彈,看書要我們陪讀、連玩玩具都要我們陪玩。讀過上文後我忽然想,會不會是我們太過在意親子時間,將我們所有的閒遐時間給了孩子,每天都是待他們睡覺才會去上網、寫 blog、閱讀、練琴、執相。孩子從來都沒有見過我們有自己的興趣,可以靜靜地自娛而不需他人陪伴!沒有這種模範,會不會就是他不懂得獨處自娛的原因呢? 比餘弦棧早兩星期慶祝十五週年的網絡暴民,blog 主 Jacky 亦是一子一女之父,難得的是他仍然可以一如既往,一年閱讀幾十本書,甚至每本都寫閱讀報告,實在令人敬佩! 我自己其實亦記得小時候父親閒遐會靜靜地練毛筆字,母親會做些刺繡、聽聽戲曲,外婆會織織毛衣。我從來都很清楚他們的興趣何在。但若果我問兒子,知不知道父母的興趣是甚麼,大概他不會答得出來,也許從來他見到父母的生活,只是一個完全向他們傾斜了的版本。 哈哈,扯得這麼遠,不過,這不就是寫這 blog 的初心:將自己當時的所思所想記錄下來嗎? 圖片來源:Duncan C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延伸閱讀:從前的紀念日: 半週年.一週年.兩週年.三週年.四週年.五週年.六週年.七週年.八週年.九週年.十週年.十一週年(從缺).十二週年.十三週年.十四週年

唔該跟跟單,等咗好耐啦

六年多前,我寫了一篇《一個這樣的古巨基,唔該》,說到我當時第一次在 iTunes 買的粵語專輯《告別我的戀人們》。沒想到這些年來古巨基一直沒有推出粵語新歌專輯,只推出兩張國語專輯,一些粵語單曲,以及在 2017 年推出過翻唱張國榮舊歌的致敬專輯。終於,近月他終於推出了新CD,收錄了幾首過去兩年推出的單曲,以及剛出爐的《亂世情侶》和《香港勁揪》。等了這麼久,竟然只得一張 EP?也許是要趕及在四月演唱會前推歌吧?新 EP 名為 Victoria One,不知道是否會有 Victoria Two, Three or Four 呢? 以香港舊稱 Victoria 為名,五首歌詞都出自林夕手筆,每一首都滲入濃濃的香港故事。《初心》已是一年多前的作品,這個詞語常與社會運動連在一起,鼓勵參與者毋忘初心;鬍鬚曾參選特首時,亦用過這個詞語來形容自己。林夕的政治立場大家都知道,但娛樂圈今天的實況卻不能容納太政治化的歌詞,所以只好化作萬能 Key ,萬能得連保險公司也可以用作宣傳歌曲。林夕在談誰的初心,誰年紀少,誰狂想多,誰受罪,就讓大家猜度就好了。 《子華說》歌詞集合了黃子華多年來深得港人共鳴的棟篤笑金句,反映了香港市民的苦笑和自嘲。 《太空艙》借科幻片 feel 的編曲,以太空船的微小空間來比喻香港的蝸居。這兩句真是神來之筆:迷我這好地方淚也不能放,修煉到自閉式開放。沒有一個「你」來迷,所以只是「迷我」,小得連淚也沒有地方流,或者說,流了也沒有人在意,所以只能修煉到自閉式開放。自閉式開放,是不是指在劏房中打機,進入虛擬的遼闊宇宙中呢? 《亂世情侶》描寫現今香港情侶的壓力,來自工作、金錢、居住環境。在繁華都市的表面下,對於這些透不過氣,看不清未來的人,感覺就像是生於亂世。 《香港勁揪》字面上是鼓勵港人努力的一首歌,但一想到這四個字是對香港足球隊的打氣橫額,就會想起球迷們在球場內的激情…… 五首歌,實在唔夠喉,再加單啦,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