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弦棧十五歲

今天是餘弦棧開 blog 十五週年的日子,如果開 blog 的第一天我生了一個孩子,他今日已經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了。 這個 blog ,已經陪伴了我走過我人生中接近三分一的時光,亦記錄了我人生中不少重要時刻的所思所想。去年今天我寫到:有時會想,要繼續自己想做的東西,是不是真的沒有時間,還是自己的時間安排不夠好呢?在不久將來,女兒出生後,又會不會更難安排呢?也許,到明年十五週年的大日子,大概會看得出端倪了。 端倪就是:真的更難安排。 其實今天亦是我學琴十週年的日子。自從女兒出生以來,我已經沒有再學了。上月老師來電郵問我想不想今年再開始上堂,我看著自己的時間表,以及考慮到練琴需要的時間,只好硬下心婉拒了。 這陣子跟太太討論教兒子閱讀,今天剛巧讀到一篇《如何培養愛閱讀的小孩?》,當中談到: 家長的身教閱讀:想想看,如果小孩從來沒有看過父母閱讀的樣子,要怎麼「叫」小孩閱讀?小孩很容易把成人作為模仿對象,特別是父母親。人們常說:「孩子就像是自己的鏡子」,父母的一舉一動,孩子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一點一滴地學起來。 我和太太這幾年差不多完全放棄了自己的興趣,在家的時候,不是做家務就是陪伴孩子。有時我們會覺得兒子不斷要求我們陪伴,看見我練琴他就也要彈,看書要我們陪讀、連玩玩具都要我們陪玩。讀過上文後我忽然想,會不會是我們太過在意親子時間,將我們所有的閒遐時間給了孩子,每天都是待他們睡覺才會去上網、寫 blog、閱讀、練琴、執相。孩子從來都沒有見過我們有自己的興趣,可以靜靜地自娛而不需他人陪伴!沒有這種模範,會不會就是他不懂得獨處自娛的原因呢? 比餘弦棧早兩星期慶祝十五週年的網絡暴民,blog 主 Jacky 亦是一子一女之父,難得的是他仍然可以一如既往,一年閱讀幾十本書,甚至每本都寫閱讀報告,實在令人敬佩! 我自己其實亦記得小時候父親閒遐會靜靜地練毛筆字,母親會做些刺繡、聽聽戲曲,外婆會織織毛衣。我從來都很清楚他們的興趣何在。但若果我問兒子,知不知道父母的興趣是甚麼,大概他不會答得出來,也許從來他見到父母的生活,只是一個完全向他們傾斜了的版本。 哈哈,扯得這麼遠,不過,這不就是寫這 blog 的初心:將自己當時的所思所想記錄下來嗎? 圖片來源:Duncan C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延伸閱讀:從前的紀念日: 半週年.一週年.兩週年.三週年.四週年.五週年.六週年.七週年.八週年.九週年.十週年.十一週年(從缺).十二週年.十三週年.十四週年

唔該跟跟單,等咗好耐啦

六年多前,我寫了一篇《一個這樣的古巨基,唔該》,說到我當時第一次在 iTunes 買的粵語專輯《告別我的戀人們》。沒想到這些年來古巨基一直沒有推出粵語新歌專輯,只推出兩張國語專輯,一些粵語單曲,以及在 2017 年推出過翻唱張國榮舊歌的致敬專輯。終於,近月他終於推出了新CD,收錄了幾首過去兩年推出的單曲,以及剛出爐的《亂世情侶》和《香港勁揪》。等了這麼久,竟然只得一張 EP?也許是要趕及在四月演唱會前推歌吧?新 EP 名為 Victoria One,不知道是否會有 Victoria Two, Three or Four 呢? 以香港舊稱 Victoria 為名,五首歌詞都出自林夕手筆,每一首都滲入濃濃的香港故事。《初心》已是一年多前的作品,這個詞語常與社會運動連在一起,鼓勵參與者毋忘初心;鬍鬚曾參選特首時,亦用過這個詞語來形容自己。林夕的政治立場大家都知道,但娛樂圈今天的實況卻不能容納太政治化的歌詞,所以只好化作萬能 Key ,萬能得連保險公司也可以用作宣傳歌曲。林夕在談誰的初心,誰年紀少,誰狂想多,誰受罪,就讓大家猜度就好了。 《子華說》歌詞集合了黃子華多年來深得港人共鳴的棟篤笑金句,反映了香港市民的苦笑和自嘲。 《太空艙》借科幻片 feel 的編曲,以太空船的微小空間來比喻香港的蝸居。這兩句真是神來之筆:迷我這好地方淚也不能放,修煉到自閉式開放。沒有一個「你」來迷,所以只是「迷我」,小得連淚也沒有地方流,或者說,流了也沒有人在意,所以只能修煉到自閉式開放。自閉式開放,是不是指在劏房中打機,進入虛擬的遼闊宇宙中呢? 《亂世情侶》描寫現今香港情侶的壓力,來自工作、金錢、居住環境。在繁華都市的表面下,對於這些透不過氣,看不清未來的人,感覺就像是生於亂世。 《香港勁揪》字面上是鼓勵港人努力的一首歌,但一想到這四個字是對香港足球隊的打氣橫額,就會想起球迷們在球場內的激情…… 五首歌,實在唔夠喉,再加單啦,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