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網

為甚麼我每一次做這些小測驗或占卜,結果出來都覺得很準確?是不是我性格不夠鮮明,容易代入這些模模糊糊的性格分析呢?今次這個結果很經典,每一句都充滿矛盾和兩極化,浪漫兼抽離,理想主義兼實際,任何人將自己定在兩端間的任何一點,都會覺得準。 Continue reading

所感 + 電視從一段情節想起

電視情節:一對夫妻大吵之後,丈夫為了哄回妻子,買了兩張戲票去看重映,戲碼就是他倆第一次約會看的片子。

一段普通不過的情節,一點也不該令人感動,尤其是最後他倆戲也沒看就再次大吵,更是大煞風景。但,竟然我會看得鼻酸。 Continue reading

電影無國界歐洲

在Podcast中簡略地談過《俄羅斯娃娃》Russian Dolls 及其上集《七國公寓》The Spanish Apartment,本來不想重複再寫了,但看了2006年看的首齣電影《聖誕快樂》Joyeux Noel,突然覺得,這幾套看似完全不相干的電影,如果採用501提出的「諸神法」,原來是可以放在一起談的。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七國公寓》寫多個來自歐洲各國的大學生合伙住進一個公寓單位,他們的愛與情慾,交織著彼此之間的文化差異。《俄羅斯娃娃》寫這些年輕人五年之後的境況,把他們拉在一起的,竟然是英國女學生弟弟 William 的婚禮。這個弟弟在《七國公寓》是丑角人物,他對歐洲大陸的認識充滿偏見,對各國同屋的認知只是大英島民對歐陸鄰居的一知半解,第一次到西班牙卻不斷大談西班牙人如何如何,令一眾混雜各國人種的同屋大為反感。在《俄羅斯娃娃》中他卻無以名狀地戀上言語不通的俄國芭蕾舞團團員,她回國後,William 竟然暗中學了一年俄文,再飛到俄國用俄文向她示愛。 Continue reading

電影不出所料

The Movie Of Your Life Is A Cult Classic

Quirky, offbeat, and even a little campy – your life appeals to a select few.
But if someone’s obsessed with you, look out! Your fans are downright freaky.

Your best movie matches: Office Space, Showgirls, The Big Lebowski

我是一齣 Cult Classic,有點另類,有點怪怪的,而且吸引到有點可怕的 Obsession……

呵呵,原來公園仔Manfred,和我臭味相投。

所感慢活假期

Slow回來了,過了一個悠閑假期,連續放了三星期的大假,把2005年整年的假期都一次過放了。休息了十多天後,外遊了一星期,應該是時候回到工作崗位了。
這個假期很舒服,很寫意,完全不像回港那種假期那樣匆忙,沒有甚麼目的,沒有甚麼非到不可的景點,只是每天隨心地出去,不強迫自己要看最新的建築和地標,卻去了很多從前沒有去過的遊客景點,拍拍照,吃吃東西,又過了一天。相比起每次回香港,一定要見想見的人,一定要吃想吃的菜,一定要購想購的物,午晚飯都有約,甚至約到早餐……比平日更忙碌,實在說不上是假期。也許,這就是我移民之後不太熱衷回港的原因。

見到華利談《慢活》,記起曾經在書店見過此書。當時不太明白書名的意思,所以沒有買來看。看了他的介紹,有時間也許該看看這本書。

在爭分奪秒的香港人心目中,也許,平日我在澳洲的生活就已經算是慢活了。

在墨爾本一星期,發覺到那裡的生活比雪梨的步調更慢、更優悠自在。乘搭渡輪在Yarra河上欣賞兩岸風光,一個工作天的黃昏時份,可以在沿岸不斷見到草坪上野餐、看書的人,甚至有對老夫婦將桌椅搬到小小的公眾碼頭野餐。河的兩旁大都是民居,但見夕陽西下,光線漸暗,千百戶的燈火亮起,不知怎地,竟然想起了《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Yarra 河當然沒有歌妓,我乘的船也只有引擎聲沒有槳聲。 如果你是香港人,對此篇80年代中學會考範文有印象的話,大概也年過三十了。

從來也沒有住過沿河而建的城市,我想,一個城市有一條平靜的河,會不會比沿海或港邊的城市更悠閑呢?大海與海港,總是繁忙無比;墨爾本的Yarra河卻是風平浪靜的,幾小時的遊河,船完全沒有顛簸,根本不覺得是在交通工具之上。兩岸的風光都完完全全地倒影在河面,一點漣漪的紛擾也沒有,景物的美麗程度都加倍了。這樣的美景,帶一本好書,坐在草坪上,慢慢看,慢慢欣賞溜過的船……

簡簡單單,就是好生活。

留影Melblog 005

Gold1Gold2

去了Ballarat,超過十年沒有到過淘金主題公園 Sovereign Hill 了,有關十九世紀華工的展品仍在,他們當年稱這裡為新金山,與美國的舊金山三藩市對稱。百多年前,華工的苦況和所受的歧視,並沒有在展覽中展示出來,有種遮遮掩掩的尷尬感。尤其是近年澳洲主攻中國遊客,在黃金博物館裡還裝上寫著「新金山」的指示牌,也許他們實在不願提起那段徵人頭稅,限制華工和奉行「白澳政策」,令澳洲蒙羞的那些日子。

留影Melblog 004

Fire1 Fire2

墨爾本Yarra河的南岸沿岸建了藝術中心,商場,酒店,賭場等等,以河畔大道貫穿連接。每晚九時,還有河畔高柱上的噴火表演,我邊看邊心想,是不是代表了輸錢的朋友心中的怒火?


連續兩晚都造了奇怪的夢,第一晚夢見自己得了兒童繪畫比賽的季軍,名字還登在報紙上,這把年紀還有資格參加嗎?昨晚就更加奇怪,夢見幫手籌備某歌星的演唱會,歌星演唱時卻有警察來把他拘捕,突然被迫上台替代歌星演唱……出到台前卻發覺原來是自己中學的母校禮堂。中學時代,除了全班合唱之外,完全沒有試過在母校禮堂台上演唱……

所感Melblog 003

看了Kubrick的展覽,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他的完成作品,而是他沒有完成的《拿破崙》。展覽中展出了非常多的資料搜集,一箱箱的卡片,填滿了拿破崙生平的歷史和點滴,還有劇本和服裝草圖。最後大電影公司都退出不肯投資,Kubrick的失望實在可想而知。70年代初,他提出此片以全實景和燭光拍攝,但當年的攝影器材和技術尚未能夠拍攝出他想要的效果,就算你是大師級,比別人領先一點,路總是不容易行的。


墨爾本報紙 The Age 今天訪問了澳洲男星 Heath Ledger,他在墨爾本為新片《斷背山》宣傳,訪問中提到小說的原作者說Heath在電影中的表現極佳,甚至把她寫的時候心目中的角色形象刪除掉了。嘩,這麼誇張?原著小說的角色都給擦掉……究竟是褒是貶?雖然對李安導演的片都算有信心,但此片未上映就受各方吹捧,最怕就是吹的過份,雷聲大雨點小,看後令人失望。


以前幾次來墨爾本都錯過了 Philip Island Penguin Parade 這景點,原來上千的小企鵝可以如此接近自己,就在身旁的圍欄半米外走過。也許他們已經是全不怕人了。這段時間初生小企鵝每晚都需要父母帶食物來餵哺,上岸回巢時身形肥大,因為肚子還裝滿子女的食物,一拐一拐的,可愛得很。這些小企鵝,成熟的都只有30公分高,比起電影《小企鵝大長征》那些,Philip Island 的才是名符其實的小企鵝。

留影Melblog 002

Fedsq1Fedsq2

聯邦廣場是墨爾本的文化中心。幾年前來旅遊時差幾個月才開幕,只能遠觀。窗的設計是非常複雜的不規則三角形,很重的解構主義感覺;不過在市中心逛逛,忽然給我看見編織如天網般的電車電線,圖案如出一轍,意念非常可能是由此而來。有時,看看日常慣見的一事一物,很可能就是創作靈感的來源。

臨走才發覺裡面的 Australian Centre for the Moving Picture 有由德國遠道而來的 Kubrick 展覽,展出《2001太空漫遊》、《發條橙》和《閃靈》道具和佈景。今天時間已晚,回雪梨前一定要回聯邦廣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