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感這陣子

十月初放假外遊,回來以後一直忙著清理積壓著的工作。這星期開始家中又開始裝修,除了將雜物收拾進紙盒,方便油漆之外,亦忙著四出為家居的裝置設備格價。一點都沒有可以停下來寫東西的閒心,再下來連房間中的電腦都要包裝起,就只能在日間工作的空隙寫了。未來幾星期,因為實在無暇兼顧,棧中應該會比較淡靜,請各位在等我連載的朋友原諒啦。至於 Cosine Wave Podcast ,很有可能這兩個月都要脫期了,因為桌上的電腦收起後,錄音的軟硬件都不能用了。就讓我躲懶一下,或者將月初錄的兩個兩分鐘 Podcast 當作是這兩個月的 Cosine Wave 吧!

撒網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有記者將你用筆名寫在網誌上你與家人之間的秘密當作趣聞報導,同時從你的陳年網上相簿中找到你的照片,將雙眼隱去就登在報章雜誌上。所有親戚朋友看到,都認得出是你,你會如何處理?

如果有一天,有記者從你網誌上的蛛絲馬跡,推敲出你工作的是甚麼公司,而你又曾將公司不公平的制度和上司的為人罵個體無完膚。某日早上,報紙標題說:「XX秘書數臭波士.白痴制度刻薄員工」刊出了你的模糊照,再刊登你的網址,網址上又有你的電郵,電郵又是你的姓和名字的簡寫。你怕不怕被解僱?以後,又有誰願意僱用你?

如果有一天,你與知名人士發生戀情,記者就從你的網誌找到你與所有舊情人的照片,再連到你某位舊愛的網址,找到不歡而散後她對你的批評,再製造出一篇「XXX搭上一腳踏三船賤男」。週圍的所有人,包括公司客戶、上司下屬、姨媽姑爹,都知道了你就是三船賤男,你如何自處?

如果有一天,記者以為你放在網上的有關邪教和集體自殺的荒誕小說是一個呼籲,廣泛報導後,警方找上門,以為你是邪教教主,你可以怎麼辦?

如果有一天,你寫在網上狠批某食肆的食物水準和服務態度的文章被傳媒刊登,然後該食肆告傳媒誹謗,你又被捲入法律訴訟之中,你如何是好?

如果有一天,你工作上的對頭人,或感情上恨你的人,在網上以你的身份寫網誌,用誇張的手法,圖文並茂地寫上述這些題材,以求傳媒注意和報導來陷害你,你又可以怎樣解釋?

如果有一天,以上這些類似事件不斷地大規模發生,也許,就是為抒發個人所感而寫的公開網誌滅亡之日了。這幾天刊登的「殺父宣言」新聞,讓我驚覺到,如果任由傳媒將網誌上的東西如此報導,這一天,其實離我們不遠了。


延伸閱讀:
Sidekick: 請傳媒保護blogger!
Sidekick: SideCast 061025: 女孩的故事
Florence: 別寄望傳媒保護 blogger

電影如何能離開失樂園:The Departed

s1789769一直都嘗試抱著看一齣與《無間道》不同電影的心態去看《The Departed》,很明顯 Scorsese 將自己的風格和手法匯入了這個故事,將電影帶往另一個方向。

比起港版,故事的改動不算多,除了結局不同之外,最惹人談論的莫過於將鄭秀文與陳慧琳兩位天后的角色二合一了。有位一起去看的朋友對此嗤之以鼻,但我卻覺得這是個十分不錯的改動,這段兩位男角互不知悉的三角戀,將二人的宿命感更添一層,同時亦減輕了港版兩位天后的花瓶感覺。不過可惜的是,他們選了一位樣貌稱不上吸引,而且與兩位男角都沒有火花的女角 Vera Farmiga 演出,令人很難相信 Matt Damon 會在電梯中就對她一見鐘情,火速同居,我其實覺得如果刪了這一段,像港版般只模糊交代他們已經同居,反而更好;至於 DiCaprio 與她從醫生病人的關係搭上,就比較容易接受。

除了這個安排之外,兩位男角中,Matt Damon 的表現,從頭到尾都比 DiCaprio 弱得多。其實從他出道,一直都對他的演技很有保留,演了這麼多齣戲,這一齣甚至有港版可以參考,依然掌握不到這個角色的掙扎,實在令人失望。前段已經給粗口橫飛的 Mark Wahlberg 搶了不少鏡頭;而他與 Jack Nicholson 的對手戲,他就只像一個木頭人在讀對白而已,令到他最後的突然背叛殺死 Jack Nicholson 變成了沒有鋪排的突變;後來 DiCaprio 現身警署,他為求自保刪除對方的臥底身份檔案一段,他一點都交不出戲,與 DiCaprio 建立不到張力。相反 DiCaprio 似乎因為與 Scorsese 合作慣了,演出相對比較精彩,亦有可能是因為陳永仁這個角色在設計上已經比較搶鏡吧?這,不知會不會也是 Brad Pitt 作為監製,也不願意親自演出劉建明一角的原因呢?

電影裡面最討厭的部份,是那華人黑幫的蹩腳粵語。美國這麼多華裔,難道真的找不到一個可以講純正粵語或普通話的演員嗎?(就該段對白的內容來說,角色說普通話的可能性更大!)西片對演員的口音向來看重,但這個角色有一大堆粵語對白,但卻沒有字幕。西人觀眾看得一頭霧水,只聽到一串聽不懂的聲音,彷彿這種聲音毫不重要;華人觀眾看得失笑,但笑之餘卻感到這是對華人的輕蔑,甚至是對故事原產地的某種侮辱。

原版裡的佛教內容、片名及與「無間地獄」有關的主題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不期望他們了解佛理,但無間地獄的意念,其實與西方基督教義裡的地獄相去不遠,而拿地獄的名稱作無盡痛苦的比喻,其他西片電影也曾出現,就如早前上映的 Kieslowski 編劇遺作 《L’Enfer》(Hell/情獄) ,就是明顯的例子。我有點不明白,為甚麼會將片名改為 《The Departed》呢?無間地獄是差不多永不超生的,原片名強調的是離不開,擺不脫,三年又三年的苦痛;反而改編後的電影名字,卻將離開變成是主題。這種主題的轉移,或許是因為 Scorsese 不甘於原封不動地改編,而要將這個故事 depart from the original ,變成一齣充滿個人風格的電影,才能配合自己的身份地位吧?

Stannum 業餘評分:《。。。》(十個棧滿分)

小說大笨鐘的陰影前

BigBen「你站在這裡背光哦。」我說。

「方先生,我們出來旅行,不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呀。這只是到此一遊的照片而已,我只要我的樣子跟大笨鐘在同一張照片中出現,就夠了。OK?」

我不太願意地按下快門。照相機背面映出照片。「真的不行呀,很差,不如過幾個小時,等太陽移到那一邊再拍一次吧?或者到另外一邊面拍過來吧?」

「不拍了。」Bernice 一秒都沒有給我,讓我可以拿出鏡頭蓋保護我手中賴以維生的傢伙,就轉身往地鐵站的方向大步走。我低頭把鏡頭蓋好,再把照相機放進背囊裡。我身後這種背囊已經是最方便的,從後面將它轉到前面,一拉便可以將相機放進去。不過,我還是得用了好幾秒才能把它放好。當我將背囊轉回後面,再次抬頭,已經看不見她的身影了。

我嘆了一口氣,也不是這次旅程中第一次因為類似的事而拗氣了。我們交往差不多半年,本來以為一起出遊是為一起生活做個預習,但到了旅程的最後一天,一起生活這個想法,反而離開我們更遠,甚至,我會懷疑大家是否適合對方。Bernice 是潮流生活雜誌的編輯,認識她是因為出版社找我為他們的本地旅遊特輯拍攝相片。我最欣賞她的,從一開始就是她工作是的幹勁和完美主義。第一次和她見面,就是她將我拍的一輯相片批評得體無完膚,氣得我找上她的辦公室和她理論。但不知道是因為我對她第一次見面已經有感覺,還是她的說服技巧真的如此高超,我罕有地認輸了,竟然答應全部重拍。First date 也是用一個為第一輯照片水準欠佳而道歉的藉口約她出來。

Continue reading

新聞為公圍攻

隔了個多星期沒有寫東西,竟然就有點生硬了,有些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

從傳媒看到「天下圍攻」,看到群眾的激情,也看到了一片火紅的力量,看到他們為著公義上街,實在令人鼓舞。不過,這樣的情景卻讓我想到這首歌:

歷史的傷口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
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十七年前唱給對岸聽的歌曲,今天用來號召群眾,竟然差不多每一句都合用。

不得不懷疑是否民族受了甚麼詛咒,無論是不是被選出來的政治人物都可以如此無恥地貪污瀆職,無恥地戀棧權位。記得當年馬可斯慌忙出逃,八九年的東歐各國變天嗎?群眾力量一爆發,別國的政客,不是下台就是逃跑了。但我們的那些在位者,可以置民眾力量於不顧,依然可以「屹立不倒」,依然可以抱緊權力不放。真的不禁要問一句:為甚麼?


延伸閱讀:
冬之谷— 自由的聲音
聞見思錄—是日金句兩則

留影Travelog 004

moon

二月望日—徐凝
長短一年相似夜,中秋未必勝中春。
不寒不暖看明月,況是從來少睡人。

既然給冬冬猜中了,就貼一幅 Auckland 中秋的月亮吧。不過,身處南半球,八月十五其實是「中春」。我總覺得無論是甚麼季節,在地球上,我們看到的都是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白,一樣的圓,一樣的亮。

有時會想,如果我們住在火星,只得兩個爛石頭般的 moons,真是很沒趣呢。

留影Travelog 003

dish

酬韋韶州見寄—杜甫
養拙江湖外,朝廷記憶疏。深慚長者轍,重得故人書。
白髮絲難埋,新詩錦不如。雖無南去雁,看取北來魚。

留影Travelog 001

moontower

水調歌頭—蘇軾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唯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 低綺戶 照無眠 不應有恨 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祝各位中秋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