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考琴記

playingpiano上星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考琴,距離決定應考已經三個多月。

我考的是 AMEB Piano for Leisure Grade 5 ,樂曲難度和評分水平跟平常的五級鋼琴考試是一樣的,只是應考的曲目和 Scales 數目減半,目的是讓練習時間不夠的成年人也可以應考。

三首應試樂曲已經練習了數百次,不過考試當天還是十分緊張,而且彈 Scale 和視奏一向是我的弱項,我甚至有種「打定輸數」的感覺。到了試場,我發現其他人參加考試的,都是中小學生,由家長陪同而來。等了好一陣子,終於輪到我了。出來叫我名字的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男考官,回想起來,這可是我第一次讓年紀比我小的人考核呢!

在三角鋼琴前坐下來,考試正式開始。Scale 老實說是考得比想象中好一點,不過也難免出錯。跟著就是彈奏樂曲,頭兩首的表現還可以,不料第三首竟然在一節從來都沒有出錯過的地方錯了音,然後要花了好一會(彈奏時,半秒差池已經是好一會了!)才能繼續下去,不過之後我的腳已經開始發抖,腳踏也放得不夠,令到音色有點混濁,而後來的視奏也彈得十分不濟,幸好最後的音樂常識總算答得不錯……

第二天回到網上查看,雖然分數不太高,但總算是合格了!老實說,這次預備考試迫我要努力練習,令自己彈琴的水準有進步,而且也真的證明了自己真的能夠彈奏五級水平的樂曲,並有證書為證!


這是其中一首應考樂曲的練習錄音,彈奏時有點沙石,請勿見笑!
      The Summer Knows

闖蕩Canowindra 沒升空的熱氣球

balloons

早前的長週末旅程,本來最主要的節目是去看熱氣球節,我們一行六人,早在二月已經購買了這個項目的門票和預訂了在附近 Cowra 的酒店。原先的安排是星期六一早去看日出時氣球升空,下午四時開始有嘉年華會式的節目,有熟食攤檔、舞蹈和日落之後的熱氣球亮燈表演。

我們當天早上四時就出發,沿著漆黑一片的鄉郊公路駛了半個小時,到達場地時卻發覺那裡空無一人,甚麼氣球也看不到。我們用手機上網,瀏覽官方網站都見不到有宣佈任何更改,彷徨了好一會,終於見到有另一輛汽車也似乎撲了個空。我下車問一下,他們告訴我剛剛見到主辦單位在幾小時前在 Facebook 說早上的節目取消!大家有點掃興,嘀咕為何官方網站沒有消息,不過,就算他們有在那裡發佈,我們因為從沒想過會這樣取消,未必會在出發前去查看啦。

回旅館吃過早餐,休息一下後,就到了 Cowra 的日本公園,拍攝了那裡的紅葉秋色。下午我們又駕車回到早上撲了空的場地,這次就見到已經擠滿人群,大家入場以後,都拿出了腳架、長短鏡頭等準備攝影。我們因為要佔得前排的好位置,一直都輪流守候,好不容易得到日落,看過其他節目後,十多個氣球開始亮起,並隨著音樂閃動。我們一直等到氣球在夜空中上昇,誰知歌曲一首播完又一首,氣球還是在地面。忽然一陣高潮迭起的音樂之後,大會竟然宣佈表演圓滿結束,群眾亦立刻收拾一切準備離開!我們面面相覷,原來大家一直以來一聽到是熱氣球,就預設了一定會升空,我們再找出官方網站的圖片和文字,才發覺主辦單位完全沒有提過這晚這些熱氣球會升空,而圖片就真的有如上圖我們見到的一模一樣!

哈哈,我們只好一邊笑自己的粗心大意,一邊收起預備拍攝滿天如孔明燈般彩色熱氣球的廣角鏡,回去休息了。

所感 + 留影Young 的櫻桃與排華

young

早前趁長週末的假期到了 Sydney 以西三、四小時車程的幾個鄉郊市鎮一遊,包括前年到過寫過的 Cowra ,以及本文的主角:Young (楊格市)。

一直以來對此處的認知都僅限於這裡盛產櫻桃,每年十二月收成時都會舉辦櫻桃節,而不少來澳洲 Working Holiday 的背囊客都會趁機來這裡打工。有些農場甚至會找人在網上貼出中文招聘廣告,歡迎華人來打工。

不過,如果將時間回撥一百五十年,當年的華工就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了。當時稱為 Lambing Flat 的 Young 附近發現了金礦,吸引了很多華人來掘金。白人淘金者多數各自為政,華工則一大群人聯合工作,所以就能夠將大片土地的金很快淘走,引起白人不滿,所以不久就發生了排華暴動。1861年六月,三千名白人打起 Roll Up! No Chinese 的旗幟,大鑼大鼓驅逐華工,大肆侮辱他們,將千多名華工趕到二十公里外的牧羊場。後來政府插手,派遣近三百名官兵來平亂,劃出白人與華人各自的淘金區,這一帶才恢復平靜。不過這騷亂卻引起了社會上種族歧視排華情緒,導致了實施到 1970 年代的白澳政策。

當時那一幅旗幟,今天就藏在 Young 的 Lambing Flat 博物館裡面。我站在那寫上 No Chinese 的旗幟旁拍照,實在慶幸我不是生於那個年代。

今時今日,Young 政府在當年叫 Chinaman’s Dam 的堤壩旁建立了一個富有中國風味的公園 Chinese Tribute Garden(華敬花園),以紀念當年華工的事跡。我們用 GPS 找尋此處,卻誤闖進花園毗鄰的牧場,我們向牧場主問路,他二話不說,就開車引領我們駛過牧場,還特地打開後門的鎖讓我們通過,到達公園。

我在澳洲生活了二十多年,也許一直都盡力入鄉隨俗,不做一些令本地人側目的事情,所以被白人歧視的遭遇少之又少。遊客,甚至新移民要令自己受歡迎,絕對要知所進退,不要以為帶錢來消費或是來投資就自高自大,趾高氣揚,要別人包容。要知道別人的尊重不是必然,而是要自己努力贏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