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感 + 電影Defence Mechanism

上星期寫對照,忽然想起電影 Good Will Hunting 裡面一對老同學多年後互相比較,令我印象深刻的場面。我找來 DVD ,重看了全片,卻反而給另一個課題吸引著了。

SEAN: Gerry listen to me. Listen to me. Why is he hiding? Why doesn’t he trust anybody? Because the first thing that happened to him, he was abandoned by the people who were supposed to love him most.

LAMBEAU: Oh, come on, don’t give me that Freudian crap.

SEAN: Aw, now listen, Gerry. And why does he hang out with those retarded gorillas, as you call them? Because any one of them, if he asked them to, would take a fuckin’ bat to your head, okay? That’s called loyalty.

LAMBEAU: Yeah, that’s very touching.

SEAN: And who’s he handling? He pushes people away before they have a chance to leave him. It’s a defence mechanism, all right? And for twenty years he’s been alone because of that. And if you push him right now, it’s going to be the same thing all over again, and I’m not gunna let that happen to him.

當年對 defence mechanism 這一段毫不在意,不理解,也不求甚解。但十五年後的今天,經歷過親近的人自願或非自願地離開,真是完全明白了。

所感對照.六千日後

早前參加了業界舉辦的一項建築參觀活動,其中一所住宅的設計者是我當年建築系的舊同學。

那一天參觀的多所建築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他的設計了。我看到好多用心設計的細微部份,配合起窗外的港灣景色,加上一些巧妙的採風和採光裝置,實在令人欣賞。戶主一家大小也同時在場,看到他們的笑容,大概知道他們對這設計非常滿意了吧。我這位同學專注設計比較高檔的住宅,建築費大多要二三百萬澳幣以上,近年也得到一些區內的設計獎,算是在他的市場裡闖出名堂來了。

對比起自己的工作,我通常設計的東西,不是豪宅,而是密度高比較的住宅單位,每平方米建築費的預算,大概只有他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絕大部份項目也不容許我加入甚麼特別的設計,有時客戶為了省錢,一些曾經用心設計過的東西在最後會被刪除。某些發展商客戶更甚,連一些非常基本的設施也想節省,我要爭拗和警告後才能勉強保住。設計中高密度住宅其實是我當年初出來工作時的選擇,甚至是興趣所在,我寫的畢業論文其實也與此有關。但看看這位同學的設計成品,實在令我非常羨慕他選擇的這個市場,能夠有空間可以發揮。

他說他跟之前的合伙人數年前拆夥後,轉而在家工作。我知道他的妻子也是建築師,問他太太有跟他一起工作嗎?他說最初有,但第三個孩子出生後,她就再也抽不到時間工作了。他還告訴我老四會在未來幾星期出生!我連忙恭喜他,心想,一家六口的責任,大概就是他工作上每一天強勁的原動力吧!

記得1996年,我與他在同一天畢業。但近六千日後的今天,我好像在人生的各方面都墮後。從幾年前的怠倦期到後來母親逝世後的哀悼期,我在工作上都好像是在半冬眠的狀態,究竟我能夠如何重拾我工作的熱情,我仍然在渴求一個答案。

所感 + 餘音感冒聯想

本週初懶洋洋的,很想放假,原來是在「作病」!

這兩天就出現了鼻塞,喉嚨不舒服的徵狀。唉,這已經是近月來第三次不舒服了,是因為今年忘記打防疫針,還是身體變差了,或者是從紐西蘭回來後睡得不太好,抵抗力不夠呢?

每次不舒服,總是想起這首歌:湯寶如的《感冒》。當年,似乎還未流行說對人「很感冒」或「不感冒」,這個兩岸理解相反的詞語,歌曲說的是生病的那種感冒,據說當年此曲更是某種感冒藥的廣告主題曲呢。

1996年是我畢業開始工作的一年,記得當年此曲來自《收放自如》專輯,當中還有另外一首《我們的近況》,以前並不覺得特別喜歡,但最近重聽,那種很怕別人問起近況的感受,實在令我很有共鳴。

當然,我不是剛剛失戀所以怕人問起,我只是覺得自己人生的各個方面都沒有甚值得像別人報告。我最常的回應大概只是說一說最近的旅程,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所感 + 餘音半天假

Monday blues… 最好給我放半天假,不,半天不夠,最好放半個月,或者半年,甚至一年…… 好讓我想想應該如何走下去。

不過,我對工作的專注,這兩年不是一直都在放假嗎﹖


      半天假 - 自家試唱


半天假/許志安
曲/雷頌德.詞/歐志深

和我戀過的每一個她 和每一扎長滿刺的花
和每一吋戀愛的創疤 還有每次落淚像雨灑
害怕 怕又愛 愛後更害怕 最終孤單一個
為何定要花開不結果 誰人面對分開不痛楚

而每一次戀愛的痛楚 如要給我寶貴的一課
除過加過減過的結果 求到答案就是別要拖
聚過 過後散 散後再覓過 世間不只一個
抬頭面對分開不再躲 明白在世間最愛是我

聽聽呼吸聲 身心轉化 將一堆的她 放落熱茶
若是悶極了 對鏡說話 多麼的孤單 也不必怕
聽一聽心經 喝淡熱茶 閉上了眼睛 終於消化
放我半天假 若未太清醒 再放半天假

人覺差我不覺得太差 人要醒覺應要有點化
人太真看一看真太假 男女世界就像霧裡花
代價 有沒有 哪沒有代價 最多一些牽掛
流淚為了風中的碎沙 為何問我一個快樂嗎

聽聽呼吸聲 身心轉化 將一堆的她 放落熱茶
若是悶極了 對鏡說話 多麼的孤單 也不必怕
聽一聽心經 喝淡熱茶 閉上了眼睛 終於消化
放我半天假 若未太清醒 再放半天假

放我半天假 若未太清醒 再放半天假

留影Hello.Goodbye.山與海

Canon 推出無鏡相機 EOS M,日本的宣傳用了三位藝人,拍了三段不同的廣告片,但貫穿三片的卻是 Beatles 的老歌 Hello Goodbye。

新垣結衣:「岬」篇

妻夫木聰:「海」篇

木村 Kaela:「觀覽車」篇

還有一個用了頭兩個廣告剪成的混合篇

好奇怪,幾個廣告都是一個人拿著相機,不要說沒有人同行,在這些風景秀麗的地方,連一個其他途人旅客都沒有入鏡。彷彿是天大地大,只有自己般。

這幾段廣告片,令我想起今年兩度遊紐西蘭的風光,有山、有水、也乘坐過吊車和纜車,而且週圍也是人煙稀少。雖然我沒有妻夫木聰那麼瀟灑,拿的也是更為笨重的 EOS 相機,不過廣告中幾位表露出來的自由、不用掛心任何人、不用趕時間隨心拍攝的自在,實在令我好有共鳴。


版頭的六張照片中,以下兩張就是今年較早遊紐西蘭時,在上述心情下拍的:


電影Ruby Sparks — 仍未帶出合意字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Ruby Sparks (港譯 《書中字有夢女神》)的故事的設定令我想起 Stranger than Fiction,兩者都關於文學作品的作者跟主角的從屬關係。不過,前作的作家跟她筆下的人物並無瓜葛,但本片主角 Calvin 筆下的人物 Ruby 卻離奇地出現,並且變成他的同居女友。

Calvin 是未夠二十歲就一早成名的年輕作家,但早來的名利卻對他人生沒有幫助,飛來的豔福都是那些熱情讀者,根本就不是喜歡他的人。這些日子他孤身一人生活,陪伴他的只有小狗 Scottie ,而且連新小說也難產,面對這些不如意事,於是他就去心理醫生處尋求輔導。醫生著他不要以一本書為目標,先嘗試寫一頁新故事試試看。

Calvin 將他某一晚夢見的女子寫出來,誰知他對著打字機卻一發不可收拾,越寫越多,將自己最喜歡的性格和特徵寫給她,並給她起了名字:Ruby Sparks。他反覆再夢到她,而且夢境更越來越真實!直到某天一起床,Calvin 竟然發覺 Ruby 就在他家中,而且更彷彿跟他同居了好一段日子了。他嚇破了膽,以為自己精神錯亂,但竟然其他人也可以見到 Ruby ,彷彿她從自己的著作走了出來,成了個有血有肉的真人。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渴望愛情的 Calvin 再也不理此事的離奇,就跟這個夢中女神談起戀愛。他帶她去見兄嫂、母親和繼父,大家都十分喜歡 Ruby 。但由於 Calvin 沉迷愛情,沒有將故事再寫下去,於是 Ruby 就開始脫離 Calvin 最喜歡的設定,令他有點不快。偶然的嘗試令 Calvin 知道原來他在打字機上再打出些甚麼,就可以控制 Ruby 的行為、愛好和心情。誰知一試之下,總是矯枉過正,沒法寫出完全合意的字句,只有越弄越糟……

本片的導演是 Little Miss Sunshine 的夫妻檔,而男女主角 Paul Dano 和 Zoe Kazan 亦是現實中的情侶。劇本更是粉墨登場飾演 Ruby 的 Zoe Kazan 寫的。這些親密的配搭令演出非常自然甜蜜,只有 Calvin 母親和繼父的一段令我覺得有點多餘,而結局就有點太過完美。現實中怎麼可能將這麼嚴重的錯誤像粉筆字般完全抹去,就這樣從新開始呢?

畢竟,Ruby Sparks 是一個超現實的童話故事,不能以常理解釋,但作為輕鬆小品,實在值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