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並肩

handD17。

我坐下去的時候,你已經在旁邊的D18了。

你故意不望我,彷彿是不認識的陌路人一樣。

今天是你的生日,這個表演的門票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我把門票收在口袋裡,你埋頭細讀場刊。怎麼了?你不是對這個來自以色列的舞團如數家珍的嗎,還有甚麼資料要知道?

燈光漸滅。

漆黑之中,我慢慢地看清你的輪廓。

舞者出來了。音樂從遠而近,你的眼睛完全被舞台吸引,一點也沒有發覺我望著你。其實,每一次跟你來看舞,你的專注,你的入迷,才最令我著魔,台上的,如你上星期罵我時說,一點,真的,一點也不懂。

上星期三,我的手機忽然傳來久違了古巨基的「一生何求」鈴聲。是你提出分手以後的第一次。我有點害怕地接了:「喂。」

「喂,是我。」

Continue reading

電影生日快樂

happybirthday想不到,劉若英短短幾頁的短篇,可以被改編得如此豐富,如此好看,如此地觸動我。

散場。

感覺濃得好像兩三年前看 Before Sunset 時。

一時說不出來,寫不出來。

這一篇,思緒比較亂。

因為,電影中出現了太多經歷過的場面。

小南竟然變成了建築師。(大概因為胡恩威編劇吧?)
大學站趕火車。
深愛的人遠去,不敢去送機。
握著離開了的外婆的冰冷的手。
一瞬間沒有開口,就錯過了。
長距離,曖昧而若即若離的感情。
用彼此的生日日期作某些號碼。
道別的一餐飯,是火鍋。
車廂中收到一個令人傷心的電話後,不知所措地開著車繞圈子。
電郵祝過 ex 生日快樂。
為等待 ex 祝我生日快樂的電郵而不斷 check。
在卡拉OK唱過《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有這麼多重疊的經歷,我,還可以不被感動嗎?

電影Babel—說不清的併湊

Babel   Poster又看了一齣令人失望的電影。個多月前看了預告片,兩三分鐘內呈現出來的緊張、繃緊情緒,以及種族和語言引起的誤會,實在吸引非常。可惜,真正看了電影以後,只覺得故事內容和拍攝手法眼高手低,選了巴別塔這個「大」題材,但內容與題材的關聯卻細眉細眼,simplistic 得令人咋舌。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四段故事,每一段其實都簡單得可以拍成互不相干的五分鐘短片,這樣,反而也許會好看一點;但現在每個故事平均拍出近四十分鐘,故事情節的單薄就表露無遺了。

Brad Pitt 的故事,就是與妻子 Cate Blanchett 到摩洛哥旅行,希望解開二人之間喪子後的心結,但竟然遇到當地牧民小孩亂開父親剛剛買的來福槍,不幸被流彈擊中。美國以為是恐怖襲擊,派人四出拘捕牧民一家,卻讓傷者流落破舊鄉村。而他們的兩個孩子,卻因為黑工保姆沒法找到替工,逼得要把孩子帶出境,回墨西哥參加自己兒子的婚禮。回程時卻因被懷疑,硬闖關而流落沙漠。開槍事件亦引出來福槍原本的日本主人聾啞女兒的故事,她自覺被歧視,沒有人了解自己,竟然自動獻身引誘來調查的警察。

電影的名字用了聖經中上帝為免人類挑戰自己,變亂人類語言的典故,而宣傳語句又說:If You Want to be Understood. Listen.

Continue reading

播客Cosine Wave Podcast – 07年01月

Cosine Wave 07年01月 2007-01-11
21分14秒.3.64Mb.24kbps.粵語播放

      按此
或用以下 Flash Player 收聽

節目內容:

1. 戲院藍圖:女人戲與男人戲:浮花與傷城(0分00秒)
2. 歌曲:Cold as IceBase Box(7分20秒)
3. 小說獨白:茶都涼了(10分24秒)
4. 歌曲:再見紅眼睛(18分57秒) – 曲.詞:曾善暉@Senses.唱:Kit@Senses

Continue reading

電影迴轉 2006—電影篇

謝謝豆瓣,讓我可以不再單憑戲票來記憶看過甚麼電影了。以下是我去年到電影院看的電影,一共四十八部,都是非華語片,大約有三分之二是英語片,其他法語片有10部,南美電影有5部,韓語、阿拉伯語各一部。想不到一部日語電影也沒有看呢,也許是日本電影節總是在自己最忙的十二月舉辦,年年說想去看,都總因為工作而錯過了。片種方面,我一直都偏向看劇情片,動畫片和瘋狂喜劇一齣都沒有,特別注意到的是看了三部向來少看的紀錄片。

2006年最高評分的有三部,我都給了九個棧,分別是 Brokeback Mountain,The House of Sand 以及 The Prestige。至於最差的就是全長三小時,看不明白的 Regular Lovers,以兩個棧的大比數拋離對手。

Continue reading

藝術關於雪梨節的二三事

一年一度的 Sydney Festival 又開鑼了。要注意,與香港的類似項目「香港藝術節」不同,雪梨節並無強調藝術,雖有音樂舞蹈歌劇等 High Art 節目,但亦有不少老幼咸宜、或適合普羅大眾的表演。

今年我看的首個節目是 La Clique ,是來自英國的雜技團。他們在雪梨海德公園(Hyde Park)搭起一個來自比利時,超過80年歷史的傳統雜技團帳篷。座位只有數百,但這種表演者與觀眾的近距離接觸卻是大帳篷或大表演場地欠缺的。他們表演的是比較傳統的魔術和雜技動作,但卻加入了頗性感的元素,原來買票有18歲的限制,真的是因為表演當中有女魔術師全裸的。雖然看的空中飛人、吞劍、呼啦圈等等都不是前所未見的雜技動作,但也許因為是小場地,看得特別開心,一眾同看的朋友都盡興而返。

Continue reading

餘音迴轉 2006—歌曲篇

今次的有獎遊戲已於昨晚截止,得獎者是第一位參加,答中11首的kaze,我會以電郵聯絡,安排寄送獎品。

今年我選最喜歡的二十首歌好像比去年難猜,不少參加者都說只懂幾首,因為當中有不少不是大熱歌曲,而是專輯裡比較不受注目的tracks,如果各位不是擁有全碟所有曲目,只憑聽電台或看電視或到卡拉OK聽歌,可能根本沒聽過,沒有留意過。答案如下:(Kaze 答中的歌曲附有*號)

Continue reading

電影一個契機.一個假期

holiday除夕夜晚完成了《素描》的連載,給了它一個大團圓結局。Sidekick 留言說:如果,真可為自己的愛情安排情節,那該多好。至少,起碼,有一個「可愛」的情人出現,然後有「劇情」。

是的,我寫了給康子信一個團圓的機會。有時,人生裡只需要一個契機,就可以改寫以後的路。記得我在去過的一個婚宴裡,新郎告訴大家,在2000年1月1日,他心血來潮到 Bondi 海灘逛,竟然就給他遇到新娘了。我認識新郎,完全想像不到他會在沙灘上認識女生,但,千禧的第一天,那一秒,就給他遇上了。

記得好多年前的一個元旦,在香港去了影藝看《悲情城市》,1990 就真的變成一個很難過的年頭。忽然,我想起這以後每年我去看的第一齣戲,彷彿都在預言了新一年的遭遇。

1998年,我看的第一齣戲是《Titanic 鐵達尼號》,那一年,一段感情就擱淺了。1999年的第一齣戲是《You’ve Got Mail 網上情緣》,2000年是在 Open Air Cinema 看重映的《Life is Beautiful 一個快樂的傳說》,那兩年都過得挺不錯。2002年1月,去了看《Vanilla Sky》,那一年就真的像香港中文譯名《魂離情外天》。近幾年的首齣電影分別是 2004《Love Actually 真的戀愛了》,2005《Closer 誘心人》,2006《Joyeux Noel 聖誕快樂》。《Love Actually》是群戲,當中角色有喜亦有悲;《Closer》名不符實,各人的感情似近還遠;《Joyeux Noel》名字叫做快樂,但裡面描寫的感情卻著實悲涼。這幾個年份,每一個都混合了開心與不開心的元素……

Continue reading

小說給我一張成績表

新的一年開始,是時候對去年的所作所為作點回顧。回溯最初開設「餘弦棧」的原始目的,就是開闢一個讓我可以再寫些小故事的園地。近三年來,寫了不少故事,也收到了很多網友的評語。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大家最喜歡讀去年哪一篇故事,這與我自己最喜歡的,又有沒有出入呢?希望有看過我的短篇的朋友,都來投個票,如果你不是每篇都讀,就請投一篇印象最深的吧!

2006年你最喜愛的「餘弦棧」小說是:




  • 觀看投票結果
Loading ... Loading ...

如果各位想重溫這些篇章才作出選擇,以下就是各篇的連結:


笑.忘.書甚麼都不是的一個凌晨如願錯搭茶都涼了心跳回憶Medium Rare
你的守護星遺失在布拉格素描大笨鐘的陰影前關於傻的幾個片段平安夜的點唱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