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Cafe de Flore — 像知某段時空裡曾共你這樣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Do you believe in soulmates?

I like the concept.

There is someone, somewhere, who’s meant to be with you… forever…

Even though I am happy now, I still feel like I fucked it up somehow…

Fucked up my life, my families, I don’t think I deserve to live anymore.

If it’s soulmate, it’s not supposed to end, right? It’s not supposed to happen twice in a lifetime.

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加拿大出品的法語片,導演是曾經執導 《C.R.A.Z.Y.》 和 《Young Victoria》 的 Jean-Marc Vallee 。 比起前作,今次所探討的問題更深層次,鏡頭運用更富美感,有不少場面令我想起去年的 The Tree of Life ,但相對《生命樹》的隱晦,本片富美感的鏡頭運用更富說故事的功能。同 《C.R.A.Z.Y.》 一樣,片名一樣來自劇情中出現的歌曲,可見導演對音樂的重視。

電影由兩段看似毫不相干的故事組成,一段設於現今的加拿大滿地可,另一段則是1967年的巴黎。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前者主角 Antoine 是國際知名舞場DJ,年近四十,有錢有事業,有惹火女友 Rose 以及兩個女兒。他的人生看似富足無憂,但沒多久我們就見到他內心的掙扎,以及十來歲女兒對他的反叛。再看下去,他的前妻 Carole 出場,我們發現她是 Antoine 從少年時代已經認識,喜歡相同的音樂,有共同的興趣,在一起已經二十年,直到兩年前 Rose 出現,Antoine 不能自拔地愛上她,Carole 完全接受不到,雖然在 Antoine 面前假裝心情已經平伏,但背後卻以酒精、藥物來麻醉自己,精神狀態非常不穩。大女兒甚至發覺母親夢遊,夢見少年時代跟 Antoine 交往時欣喜若狂,發惡夢時卻大喊大叫,於是加倍責怪父親移情別戀。 Antoine 一方面跟 Rose 無法抗拒地互相吸引,但對 Carole 的內疚卻令他不懂如何是好,上面的對白就是 Antoine 見心理醫生時的自白。 Carole 一直都覺得,自己跟 Antoine 是 soulmate ,總有一天他會回來自己身邊……

第二段故事是巴黎女子 Jacqueline 誕下患有唐氏綜合症兒子 Laurent,丈夫要將兒子送走,她不肯,寧可離開丈夫獨自撫養孩子。她盡心盡力照顧兒子,深信孩子如果得到好教育,就能夠如常人一樣生活。轉眼兒子已經七歲,她拒絕特殊教育,反而送他到普通學校就讀。我們見到他學懂了不少東西,似乎證明她是成功的。沒多久,他的學校取錄了一名同齡的唐氏綜合症女學生 Vero ,兩個小朋友一見如故,不願分開。他們之間是不是我們成年人所講的愛情,我不知道,但很明顯唐氏綜合症兒童會很直接地表達他們的慾望,一見面就擁抱不放。過份保護兒子,並且有強烈佔有慾的 Jacqueline 覺得兒子被搶去,於是設法阻止兩個小孩放學後見面;同時學校亦認為他倆的行為太影響其他學生,要求他們退學。可憐 Laurent 小小年紀,就要面對分手之痛……

這種雙線發展,時、地、人卻又全不相同的形式實在很難處理,但導演在鏡頭運用,以及配樂方面都下過一番心思。例如,主題曲 Cafe de Flore 就有兩個版本:電子跳舞版本以及充滿六十年代風情的大樂隊版本,分別貫穿著兩段故事。有趣的是,作曲者 Matthew Herbert 1972 年才出生,他推出的唱片卻出現在六十年代場景的故事中。 我不知道是否 Jean-Marc 是否聽了這兩個版本,才想出這個故事呢?(根據這篇訪問,故事原來真的是由此曲引發的,不過訪問有嚴重劇透,慎入!)

我花了近兩小時猜度著兩段故事之間的關連,最後揭盅之際實在令我啊了一聲,佩服著 Jean-Marc 自編自導的功力!

本片得到加拿大奧斯卡 Genie Award 12 項提名,當中包括飾演 Laurent ,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小演員 Marin Gerrier 獲最佳男配角提名。而 Johnny Depp 嫂 Vanessa Paradis ,更憑素顏演出的 Jacqueline 角色,摘下影后,

跟前作 《C.R.A.Z.Y.》 一樣,片中的兩個世代都有不少有關天主教的情節,但 《C.R.A.Z.Y.》 的主調是「不信」,今次的表達的,更是一種與天主教截然不同的宗教世界觀。網上有些英文評論認為,本片的「謎底」看不明白,但懂得讀中文的本棧讀者,有東方文化根底,應該會一看就懂了。


以下貼出兩個主題音樂版本的 Youtube:

大樂隊版本

電子跳舞版本

藝術 + 電影The Clock — 在時計裡看破一生

Christian Marclay 的 The Clock 並不是普通電影,因為片長一共 1440 分鐘,沒錯,就是24小時!

你可能會驚呼,這麼長,怎麼看啊?其實這電影是現代藝術裝置,沒有故事,也不預計觀眾會從頭看到尾的。它的特別之處,在於它由過萬段經典電影電視片段剪輯而成。每個片斷,都有鐘面或錶面等等報時工具,顯示出二十四小時不同的時間。例如,你觀看電影時是上午十時十二分,你看到的片斷段就會顯示這一分鐘的時間。

有人質疑這不算是藝術品吧,但你想想看,要從數之不盡的電影中,找出有鐘面的片段,再集齊見到全日1440不同分鐘的分秒,實在是極其繁瑣的工序。Christian 找了六個年輕人,要他們不斷觀看影碟,然後將有鐘面或錶面的影像錄起來,排序以及將影像的內容簡單記下來,再由 Christain 選擇和剪接。有趣的是,最先完成的是下午五時的這六十分鐘,原來實在有太多電影中,出現下班的情節時,都會用鐘面或錶面來表達。最後,這電影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才告完成!

Sydney 的當代藝術館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正在放映這作品。你除了可以看到作者的耐心之外,還可以見到不同時代的明星,演出著不同時代,每一天內的每分鐘喜怒哀樂,生死分合。還有,放映地點就在 MCA 最近落成的新翼,也可以順道看看這個被戲稱為扭計骰的建築物吧。展期至六月三日,上午十時至下午五時,但如果你想欣賞其他時段的話,例如大量下班片段的五至六時,他們逢星期四晚會通宵播出。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將這電影變成一個時鐘出售,我也許會有興趣買一個。又或者賣給電視台,代替老掉牙的魚樂無窮,讓觀眾在收台以後,還可以邊看邊知道時間,不是很好嗎?

電影Another Earth – 這地球喜歡恩怨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這是一齣低成本獨立電影,沒有在澳洲上映過便直接推出影碟了。購買時以為是科幻片,但看完後,發覺其實除卻科幻外衣,這齣電影是很典型的贖罪故事。片中的拍攝手法很有格調,男女主角演出都很不錯,表達出兩個創傷過後的人,寧願選擇孤獨。劇本其實是女主角跟導演的共同創作,難怪她可以將劇中的感情位拿捏得很準確。她亦憑本片得到了兩個獨立電影展的女主角獎。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剛剛獲麻省理工取錄的女主角 Rhoda 酒後駕駛,從電台新聞聽到發現了另一個地球的消息,竟然不顧路面安全探頭出窗外找尋地球二號的蹤跡,最後撞上了對面線停在斑馬線前的房車,造成一名男子重傷昏迷,而他的妻兒更當場死亡。

鏡頭一轉,女主角四年刑滿出獄,但已經變成沉默寡言,毫無希望的人。而掛在天邊的地球二號,竟然從像行星般小變得像月球一樣大!

在事發四週年的日子,她跑到出事現場憑弔,卻見到生還的男子悲痛地來獻花,慌忙躲了起來。但自責和內疚,令她很想找到事主,向他道歉。她在網上找尋,得知原來他本來是大學音樂系教授 John,更找到他的住址,於是鼓起勇氣前往。她從屋外看到到處都是垃圾,從窗戶窺探,發覺屋內也一樣亂糟糟。顯然他跟她一樣沒有希望,正過著一種以酒精麻醉自己,頹廢的生活。她按下門鈴,但當男子來應門,站在她面前時,她卻又害怕得不敢道歉,反而胡謅說是清潔公司職員,推銷可以免費試用的家居清潔服務。

誤打誤撞之下,她每星期都來幫他打掃清潔。漸漸地,隨著房子整潔起來,John 與 Rhoda 也熟絡起來,心情也似乎好得多了。

這時候,兩個地球上的人開始互相通訊,發覺每個人都有另一個自己,生存在地球二號之上。所有人的經歷一直同步,直到兩個地球發現對方的存在時,這種同步就終止了。這個發現令女主角找回希望,她主觀地認為,在另一個地球上的自己,一定比她幸福,沒有車禍,如願入大學,過著好日子。所以,當聽到普通人可以參加比賽,獲選乘搭穿梭機到地球二號的時候,她便決意參加了,以釋囚身份寫了一篇感人文章參賽。

不料,她跟 John 竟然在某一晚突破成為情侶,發生了關係。但從 Rhoda 的不安的眼神中,我們知道她擔心自己是車禍元兇這個祕密,一定會傷害到 John 。

比賽結果宣佈,Rhoda 居然獲選,John 哀求她不要出發,怕她不能回來,令他又再一次失去心愛的人。由於她獲選惹來大堆傳媒追訪,Rhoda 知道不能再隱瞞,於是跟 John 說,如果她將自己是誰說出來後,John 依然希望她留下來的話,她就放棄不去……

結局算是半開放式,而且有點出人意料,在網上的一些電影討論區有不少人探究劇本想表達的意思。有人認為結局很悲涼,但亦有其他人憑片尾出現的人的衣著判定車禍並沒有在另一個地球上發生,我雖然不敢苟同,但亦不否認這樣的處理令本片可以多重解讀,有趣得多。

電影的科幻包裝,也惹來了不少批評。有人認為如果地球二號如片中般越來越近,小則影響潮汐,大則兩個地球可能相撞,造成預言中的世界末日,但劇本對這些卻完全沒有作出交代。至於地球二號的由來,以及為何以前從來沒有人發現過它,更是完全留白,讓觀眾自由填充。

從來都對於平行宇宙的概念很有興趣,總是在想,如果某些選擇不同了,整個人生也會改寫。但是如果一個平行宇宙就掛在天邊,你會想飛過去,看看另一個自己的人生是比現況好還是差呢?我想,如果兩地可以如片中通訊的話,大概裝個 webcam ,看一看就算了吧。如果親身飛了過去,另一個自己過的是夢寐以求的甜美生活,難道可以鵲巢鳩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