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行李.標籤.目的地

tag

上一篇談到大掃除時,丟掉了移民時用的舊行李箱。不過,我卻將兩個自 1990 年起就扣在手柄上,跟我一起同機移民來 Sydney 的澳航目的地標籤除下,留為紀念。

這種舊式標籤,十多歲的小朋友應該沒有見過了,現在的標籤都是即印即貼不易撕破的矽膠帶。當年這種紙製的,各大航空公司的設計都不一樣,而每間公司有多少個航點,就有多少款印上機場代碼的標籤。曾幾何時,還有人有如集郵一樣收藏這些標籤,以證明自己週遊列國呢!

澳航這一款標籤是深紅色,貫徹了他們向來的商標顏色。頂部有一行小字 Qantas Form 33/9/82 ,估計代表這一款標籤是 1982 年的設計。標籤正背兩面印了黑色的 SYD (Sydney 的機場代碼)大寫字母。而每張標籤都有一個不同的六位數字,一旦行李遺失時可以用來追查。有趣的是,當年的班機編號 QF28 竟然只是地勤職員隨手寫上去,不是一眼就看得懂的。

這種舊式的標籤,靠的只是一條幼橡筋繫在行李上。一旦搬運時弄丟了,行李就有如迷路,不知要往何方了。

九十年代初期,航空業開始改用矽膠帶,check-in 時才將姓名、班機編號、目的地打印出來。而膠帶上更可印上條碼,自動化的機場只要掃描一下,就可以自動將行李運上正確的飛機。

自 2010 年開始,澳航首創推出可重複使用的智能行李標籤 Q-Tag(上圖後方的圓形標籤),自助 check-in 時電腦會將標籤確認,跟旅客的行程配對,然後就全自動付運。我這幾年用過很多次,真是非常快捷方便!不過目前只有澳航和澳洲國內線機場安裝了此系統,乘搭國內澳航班機才能用這種智能標籤,三年下來仍未見普及。最近讀到英航在試驗一種改良的智能標籤,有內置 e-ink 屏幕來顯示目的地和條碼,令到任何機場無需特別設備都可以使用,也許這種新系統能夠發展得比較快吧!


延伸閱讀:
– A Brief Elegant History of the Airline Luggage Tag

所感大掃除

本區政府每年有幾次大掃除日,2014 年的第一次竟然就訂在中國傳統歲晚大掃除的今天:農曆的年廿八!

每逢這種大掃除日,政府會來收取一些平時垃圾桶放不下的那些大件東西。家家戶戶在前一晚就會將不要的舊傢俬、壞電器、各種用品雜物等等放到屋外的路邊,今天就會有專車來搬走。

cleanup

昨天是澳洲國慶補假有空,決定清理一些家中的雜物。最後丟掉的包括:幾個二十多年前移民時用超級重的橫度行李箱、可以放 25 張 CD 的 Pioneer Jukebox PD-F25、靠背極小亦無扶手的 Ikea 辦公椅、舊電飯煲、加上好幾袋不會再用的家品和雜物。忙碌了一天,晚飯後我就將這些都放到家門前的路邊。

這樣的安排,卻吸引了一些賣舊物的人,趁今天政府收集之前摸黑來尋寶。本來橫豎是丟棄的東西,給誰拿了也不要緊,可是有些不顧公德的人卻常常將裝雜物的膠袋打開來找,一些他們看不上眼的雜物就隨手丟到地上。今早我就發覺,Samsonite 的行李箱已不見了,雜牌的就仍在;電飯煲給撿走,但 CD 機卻沒人要。而很多本來在袋中的東西更散滿一地,放在行李箱中的舊枕頭更給棄置在我車房出路的中央。我只好出去將這些攔路的東西撿回袋中,方能駕車上班!

留影Hello again, rubber duck!

duck

黃色膠鴨今年趁 Sydney Festival 又回來了,不過今次卻跟去年不一樣,落腳點選了在西區 Parramatta 兩旁是公園的河裡。相比起去年在市中心 Darling Harbour 的喧嘩,甚至香港維港邊的擁擠與瘋狂,這次牠看起來優哉游哉得多了!

也許,在經歷了在香港的泄氣、桃園的地震、基隆的爆破之後,牠需要的,是一刻的恬靜。

闖蕩回來了

hongkong14

假期回港一行,留了差不多十天。這一次的行程跟過去回港十分不同,購物的時間近乎零,也沒有安排很多跟朋友的聚舊飯局。我將行程都交由女友安排,我們參觀了很多舊建築保育的例子,例如:美荷樓、雷生春、和昌大押、灣仔藍屋、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等;亦到了鯉魚門和南丫島這些我二十多年沒有去過的地方,更看了一些藝術和攝影展覽,絕對是盡興而歸。旅途中有伴談談笑笑,當然比這幾年來那些一個人去的旅程開懷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