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第二百七十九天

hands

過了半夜,太太的陣痛繼續,但似乎進展並非很快。陪產員大概是看到這樣的情況,於是著我坐在一旁小睡一會養神,因為真正生產的時候會更加需要我的支持。我大概淺睡了半小時,朦朧間知道太太回到床上躺著,也問助產士C拿了暖毛毯。

到了三時許,太太告訴我,她需要打無痛分娩針。我們立即把助產士C叫來,她檢查之下,發覺原來已經開了七度!太太原來全憑自己的意志,連笑氣也沒有用,就征服了超過三分之二的陣痛過程,實在令我非常佩服!

醫院的設備和配套都十分齊備,二十分鐘後麻醉師就來到了。他將無痛分娩的劑藥,打進太太脊骨內,把下半身的痛感麻醉掉。之前的產前講座說到,無痛分娩最重要的,就是拿捏麻醉藥的份量,最完美的效果就是在感受到宮縮來臨的同時,又不感覺到痛,但到生產時卻能夠用得到力。我們的麻醉師似乎就做到了!不久無痛分娩針開始見效,太太終於能夠在多小時陣痛之後喘息一下,補充一下睡眠。

早上六時許,醫院人員派發早餐時我們便醒來。這時助產士C再來檢查,說已經開到八度半。她向我們的產科醫生報告,醫生說要繼續觀察進展,如果九時還未開至十度,就要考慮緊急剖腹生產了,因為羊水穿破已遠超過二十四小時,再等下去會增加孩子的感染風險。我和太太面面相覷,覺得既然已經捱過七度陣痛、又打過脊骨針,到這個時候還要捱一刀,實在有點不甘心。不過,為了孩子的健康著想,也不能太過堅持,我們只好默默許願,希望九時再檢查時,會有好消息。

助產士C進來告訴我們,她要下班了。我們迎來第四更的助產士D,無論接下來如何生產,她都會是見證孩子出生的助產士了。

好不容易等到九時,助產士D開始和太太檢查,她說只差一點點就達十度。她知道我們很希望能夠繼續嘗試自然分娩,於是特別將太太良好的血壓和孩子強力的心跳數據向醫生強調。醫生看過數據,建議多等一小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助產士D十時前再來檢查,終於告訴我們,孩子已經準備好出生了!

助產士D將床好像變形金剛般變身,再加上可以將腿托起,方便用力的支架。她教太太每一次感受到子宮收縮,就用力把孩子推出來。陪產員與我一人站在太太一邊,看著儀器的數字,每一次收縮來臨,就讓太太的手借力陪她用力推。跟平時電影裡面看到的很不同,原來每一次用力都只能推出一點點。努力了半小時,助產士D叫我過去看,指著說已經看見孩子的頭髮了!

我其實只看到大約1cm平方的頭顱,但已經教我非常激動,並向太太高叫說看到孩子的頭啦!

這時候產科醫生來到,吩咐太太繼續用力,但生產過程仍然很慢很慢。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看見孩子大半個頭頂。醫生知道太太已用了力一小時,認為需要用真空吸盤幫孩子一把。他拿出醫院一早已備用的吸盤,用流暢的手法把它蓋在孩子的頭上,抽真空後用力把孩子拉出。經過了好幾次宮縮,終於把三公斤重的小男孩拉了出來!

生產之前的這二十多小時,就像一段慢鏡影片;之後的一連串事情,從聽見孩子的第一聲哭叫、剪臍帶、磅重、為哺乳作準備的肌膚接觸等等,卻又像快鏡般忙亂。


孩子出生兩個多月,這段日子以來的生活,就像這種快鏡的延續。在太太的悉心餵哺下,他的體重已經超過五公斤,初生號碼衣服、以至紙尿片,都已經不合用了。在我把細節淡忘之前,將孩子的出生過程記下來,如果將來這個ABC能夠讀懂中文,就讓他自己來讀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