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法式三月

今年雪梨法國電影節看了五齣電影,水準比預期佳,坦白說,已經好多年沒有試過有這麼高的平均分了。本篇介紹其中三套片。

A View of Love

中年男子,有妻有女,在岳丈的幫助下有了成功事業,突然在工作時遇上青梅竹馬的戀人,女方神神秘秘,更令他心癢難熬,終於在一次旅途中出軌。各位有看過《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朋友,大概會覺得故事似曾相識呢。當然,相似之處到此為止。

故事中回憶的背景是法國電影常見的從阿爾及利亞敗走撤退前後,而重逢後發展下去,發覺原來女的根本是冒牌貨。她只是童年時鄰居中暗戀男主角的其他女孩子,今次是受了訛騙集團的指示而來的。電影中回憶與現實交織,脈絡處理得不錯,不過訛騙的部份跟電影其他寫情的內容格格不入。那些淡黃的昔日場面帶出了男主角對故人的思念,不過原來懷念的就只剩模糊的回憶了。他雖然以為她是刻骨銘心的一生所愛,但當一個冒牌貨出現在面前,他竟然也分辨不出來。年年月月,原來真的能夠令對故人的感覺漸漸褪色。

男主角 Jean Dujardin 棟篤笑出身,演的通常都是笑片,但今次正正經經的演出原來效果都不錯。女主角 Marie-Josée Croze 曾於《潛水鐘與蝴蝶》中飾演語言治療師,今次的角色發揮空間更大,但可惜訛騙的部份寫得不太合理,連帶影響了她的演出水準,令前半部的含情脈脈的眼神等變得虛假。不過整體來說,尚算不錯。(7個棧)

The Age of Reason

Sophie Marceau 雖然已經四十五歲,但依然美麗動人。今次她演一個只顧工作的女強人,跟男朋友都是工作狂,以賺取最多的金錢為人生目標。在她四十歲生日的那一天,忽然開始收到一封又一封的信。寫信的是其實七歲的自己,然後托一位叔叔轉交。顯然她已經把這件事完全淡忘,而成長時期的家庭變故亦把她小時候的性格,以及所有夢想完全改變。

讀著一封又一封的信,童年時的她的所思所想感動著自己,令她想起久久沒聯絡的弟弟以及兒時玩伴 Philibert 。後來一封信更要她在某時某地去見 Philibert 。這個情節令我想起本片導演 Yann Samuell 的前作 Love Me If You Dare 裡面跟兒時玩伴十年不見的約定。但今次他們重逢後卻沒有如前作般立即從新愛上。今次,導演(兼編劇)的著眼點不只在於愛情,而是整個人生觀的反思。結局她辭去高職,將下半生完全改寫。看著電影,正在人生中途站的我也跟著她反思……。(8個棧)

Happy Few

情慾題材電影。故事描述網頁設計師 Vincent 幫 Rachel 工作的首飾店設計網頁,一見如故。兩位都已婚並有兒女,但不久兩對夫婦就開始了交換伴侶的安排,求取刺激。四人漸漸發覺跟對方的伴侶發生了微妙的感情,同時,本來絕對自由的性生活安排亦因為暗暗滋生的妒忌而開始有所避忌。最後隨著其中已經的十一二歲的女兒發覺了他們的關係,四人都羞愧不堪而終於結束了這個遊戲。

我們都以為法國人很開放,但原來開放到盡頭,傳統道德和妒忌的天性仍然容不下這種安排。電影裸露和性交場面很多,不同伴侶之間的床戲拍出了四人之間微妙的感情改變。這種情慾題材其實很難拿捏,導演把他們的遊戲拍得很真實,但並沒有下流骯髒的感覺。(8個棧)

所感 + 電影 + 餘音I won’t care

電影《127小時》裡面,當男主角 James Franco 的手臂在渺無人煙的地方被大石壓住,糧水將盡之際,他想起自己的父母、妹妹、和前度情人。每個跟自己親近的人都有一段不同的配樂。他半夢半醒之際彷彿見到前女友時,播出的就是一首近六十年前的老歌《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 》。

片中男主角顯然已經與她分手,而且看蛛絲馬跡,應該是男主角自我的性格,令到她最終離去。但這首歌所描述的,卻是一種義無反顧的愛情。

If the sun should tumble from the sky,
if the sea should suddenly run dry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
Let it happen I won’t care

如果你愛我,真的愛我,海枯,日墮,我都不理了。

大概,就是男主角在生死邊緣,突然發覺錯失了的愛情。如果可以重來,希望可以義無反顧地去愛她。

片中播出的是黑人 R&B 女歌手 Esther Phillips 的版本。而這首歌的原版,則是法國女歌手小雲雀 Edith Piaf 的作品。原作的歌詞更加不顧一切,因為這是 Edith 在 1949 年寫給她的情人,有婦之夫,拳擊手 Marcel Cerdan 的歌詞。

I would disavow my homeland
I would disavow my friends
If you asked me to

只要你開口,朋友、國家,我都可以背叛。

If you die and go far from me
Little matters to me if you love me
Because I will die too

如果你死去,你愛不愛我都不重要了,因為,我也會死去。

不幸,這首愛的讚歌《Hymne l’amour》,卻一語成讖。 Marcel 在這首歌首演後不足兩個月竟然就因飛機失事死亡。不久,她染上藥物和酒癮的消息就廣為人知,之後 Edith 雖然有其他戀情,甚至兩段婚姻,但普遍認為,Marcel 是她一生至愛,直至她在 1963 年,不足50歲就因肝癌逝世。

2007年 Edith Piaf 傳記電影《粉紅色的一生》中 Edith 得知 Marcel 死訊時,虛實交織的這一幕,令人印象難忘。而最後配上的就是這首《Hymne l’amour》。(Youtube 上幾個版本都不讓我 embed ,真討厭!)


這種不顧一切的愛情,於我,似乎是久違了,但其實是不是從來都不曾出現過呢?畢竟,年齡漸長,對於感情,是否應該撇開電光火石的衝動,隨俗地權衡利害,找個人就好呢?

餘音Desperado

鋼琴老師開始教我自彈自唱的 technique。第一首練習的就是 Desperado,以為只看結他 chord 彈出來而已,但其實原來都不容易啊。

不知要練習多久才敢如這位朋友般貼出來給大家看呢?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 been out ridin’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 you’re a hard one
I know that you got your reasons
These things that are pleasin’ you
Can hurt you somehow

Don’t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 boy
She’ll beat you if she’s able
You know the queen of hearts is always your best bet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Desperado, oh, you ain’t gettin’ no younger
Your pain and your hunger, they’re drivin’ you home
And freedom, oh freedom well,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Don’t your feet get cold in the winter time?
The sky won’t snow and the sun won’t shine
It’s hard to tell the night time from the day
You’re losin’ all your highs and lows
Ain’t it funny how the feeling goes away?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Come down from your fences, open the gate
It may be rainin’,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所感單車

家中有一部十多年前大學時代買的普通單車,但近年一直被我投閒置散。因為家居附近車多路窄,總是提不起勁去吸廢氣。但如果要到離家較遠的地方踏,又不容易,因為運載時要在汽車尾安上鐵架,再將單車固定在上面,每次都好像很大工程似的,所以,到各處踏單車的想法一直都沒有實現。

一月腳傷初癒,醫生建議可以恢復運動,但平時的跑步卻要等鞋墊造好才開始。於是我便到奧運公園租了單車玩玩,誰知一踏之下,從小到大跟踏單車有關的回憶和感覺都出來了。我記起學懂踏單車時那種興奮,沿著城門河邊踏邊向老友為自己的感情煩惱嘔泥,第一次到坎培拉就無拘無束地踏著車到處闖……

在奧運公園的那一天下著微雨,在一月份那些連綿不斷的酷熱日子中簡直像一眼清泉。公園內有很多不同的風景可以欣賞,有濕地、河畔、人造山、碼頭、以及各所奧運場館,都可以停下來駐足參觀。那種迎著風,看著周遭景致的感覺,實在是久違了。將單車交還的時候,我就決定買一輛摺疊式單車,下次來的時候就可以放在車尾箱帶來踏了。

上月新單車到手後,我先後去了 Sydney 週圍的多個地方踏。最先我重遊了內西區的 Sydney Olympic Park ,又到了北區的 Manly Beach ,南區的 Botany Bay National Park 和東區的 Centennial Park ,這些地方,我都留下了不短的胎痕。我還把袋裝數碼相機扣在單車上,讓它拍攝沿途風光,雖然不是甚麼無敵海景,天氣也不是藍天白雲,但配上音樂後,相信大家都可以感受到我在單車上的興奮吧!

收筆之際,忽然想起小時候學了單車的英文是 bicycle 之後,大惑不解,不明白為甚麼中文是單,因為卻是雙(bi-cycle = 雙輪車),問了好幾個大人都得不到答案。今天回看,粵語譯做單車大概就是指單人車吧?同一種東西,有人著眼在輪,有人著眼在上面的人,就得出相反的結果。是單,是雙,其實都只差一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