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還是會寂寞

偶然,隨機聽到陳綺貞的《還是會寂寞》。

想起了二千年,那一個重返校園的年頭。

想起了教我聽陳綺貞的人。

CD 傳出那特別的聲音。CD 封面那一頭爽朗的短髮。

我一直記得。

不過,路,還是要,勇敢的走下去。

即使,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甚麼。

想起了,原來那段日子,已經離今天九個寒暑。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新年才剛來到,轉眼,一季就已經完結。

時光,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溜走了。

很好聽的鋼琴版,我,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彈到這樣的水準呢?

還是會寂寞╱陳綺貞
曲╱陳綺貞.詞╱陳綺貞

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什麼
因為每分每秒都被你佔據在心中
你的一舉一動牽扯在我生活的隙縫
誰能告訴我離開你的我會有多自由

也曾想過躲進別人溫暖的懷中
可是這麼一來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斷提醒著我
離開你的我不論過多久還是會寂寞

別對我小心翼翼 別讓我看輕你
跟著我勇敢的走下去 別勸我回心轉意
這不是廉價的愛情 看著我對我說真愛我

小說慶生

記得嗎?

你把我的剃鬚膏噴在鏡子上,祝我生日快樂的那一天,根本不是我的生日。

我罵你糊塗,怎麼早了整整一個月呀?

你竟然說:台慶月嘛。

之後,你竟然每一天都噴上不同語言的生日快樂,直到我的生日那一天,卻寫了: I love you, no matter how old you are!

又有一年,你在我的農曆生日買生日蛋糕,點上比我歲數多一支的蠟燭,還影印了一頁通勝歲數表,說按中國曆法,我就是這麼多歲了。

到了公曆生日,你卻煮了壽麵,雞蛋,還給了我一個紅包。紅包裡面,不是現金,卻是我心儀已久的鏡頭提貨單。

在女兒出生的那一年,臨近生日孩子出生,你出院後,我叫你別為我的生日張羅了,因為你已經送了一份最寶貴的禮物給我。生日那天凌晨二時許,傳來女兒的哭聲,你推醒我,一定要朦朦朧朧的我去看看。一看之下,原來要換片呢。我從膠袋抽出最頂的一塊,拆開了,原來給你動了手腳,寫上 Happy Birthday 字樣,把它穿在女兒身上後,還見到你畫了蝴蝶結,真的是把女兒包成一份禮物啊!

我回到床上,知道你在裝睡,我也隨你了,只在你臉上輕輕地一吻,再在你耳邊說了一句:Thank You!

今年的生日又到了,很奇怪地,今年新曆舊曆生日重疊了。我很好奇你今年會出甚麼點子,但是還有幾天便到了,你還是靜靜地不動聲色。你今年的驚喜,會不會是用一個最傳統的方式,一次過慶祝兩種生日呢?還是,叫剛剛上學的女兒,製作一點甚麼給我呢?我一邊想,一邊已經滿足得忍不住我的笑容了。

自從認識你以來,每一年你的生日都給我不同的點子。我沒你的聰明,也沒有你的細心,每年你的生日也只會用很傳統的方法替你慶祝。但是你沒有介意,依舊每一年都給我驚喜!一板一眼的我,能夠年復一年與你一起,實在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

餘音未到傷心處

聽著這歌,以為回到了九十年代。二字頭,勇往直前的日子。

前晚看電視播出郭晉安的訪問,他說跟劉小慧分手後,連工作也提不起勁,開工得過且過。同劇的鄭則士教訓他說:「你的工作是娛樂大眾,你連自己也娛樂不了,如何做得好?你回想一下初入行的時候,是如何看待這工作的?是不是對所有都充滿好奇?是不是無論角色如何微小,都盡心盡力去演?這種心態那裡去了?」被前輩當頭棒喝後,才有了後來的努力。


未到傷心處╱劉德華
曲╱Edmond Tsang .詞╱林夕

淋場冷雨 發洩傷悲 踩傷單車 催谷志氣
但是 不敵愁眉 難服氣為你不肯心死
如何玩味 亦是過氣 原來低估愛恨交織的你
絕非酒精可忘記 莫非只可愛你

能心醉 才心碎 殘忍得 真乾脆
難得我 未允許 讓眼淚 像雨水
明知道向前衝去 陳舊情人便後退
用上念力來麻醉 愛上寂寞當創舉

誰離棄我 亦沒不可 人情世故 我看得多
為著失戀 為何又害了我

全憑愛你 叫我知機 可親可分 都不到你
玩具 寫著年期 鳴謝你令我不生不死
還能預備 剩下勇氣 和誰一起 嘆下一口的氣
如比這更累 唯有怪自己

能心醉 才心碎 殘忍得 真乾脆
難得我 未允許 讓眼淚 像雨水
明知道向前衝去 陳舊情人便後退
用上念力來麻醉 愛上寂寞當創舉

有淚未落並無壞處
至少假裝我迷信際遇
只怕我未到傷心處
有更壞情人傷得哭到漫天花雨

能心醉 才心碎 殘忍得 真乾脆
難得我 未允許 讓眼淚 像雨水
明知道向前衝去 陳舊情人便後退
用上念力來麻醉 以忍哭當創舉

能心醉 才心碎 是苦戀 的金句
難得我 未允許 讓眼淚 像雨水
明知有過才失去 期待誰來又復去
令我受罪如樂趣 以哭泣當創舉

纏綿 快慰 妒忌 苦楚
熱鬧 孤單 有過 許多
用淚當歌 原來並未試過


自家試唱:

電影讀愛—沒有講,身心怎破損

reader看完《讀愛》近月,都沒有打算寫。今早看到 Sidekick 在 Plurk 談到蘋果日報今天陳也和劉紹銘不約而同地寫了這齣戲,於是搭訕了幾句。

忽然,有位不認識的網友說男主角根本是一個賤男。

我完全想像不到有人會覺得他是賤男。百分之百不同意。

這個賤字,從何而來呢?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是因為未成年時與成熟女人發生關係賤?是雖然推敲出真相卻沒有說出來幫女主角脫罪賤?是跟妻子離婚賤?是用錄音帶朗讀名著寄給獄中的女主角賤?是女主角出獄前與她見面時冷若冰霜令她失望自殺賤?

我只覺得整個故事是一個命運的悲劇,而不能單純地歸納為這個男人賤。

未成年時與成熟女人發生關係有甚麼賤?他雖然對她有興趣,但第一次發生關係根本就是女主角引誘他的。在一段不短的時光天天幽會後,女主角突然不辭而別。這個悲劇不能單以女主角的角度看。女主角離去,對少男的傷害,實在是一生一世的。男主角跟女兒說,他很難敞開心扉對人。如果一個曾經天天幽會的愛人可以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可以再把心交給誰呢?

我覺得少男當女主角女神般崇拜,甚至對她說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The thought of leaving you kills me. 但女主角似乎一直沒有愛過他,他一再追問 Do you love me? ,卻一直得不到答案,她離開後,很難不會覺得她只當他是泄慾工具。我們作為觀眾,知道女主角因為怕升做文職被揭發是文盲就決定不辭而別,沒有一點遲疑。如果男主角知道真相,他一定更加受傷,因為她心目中,他的地位,比保衛秘密的重要性更低。男主角這麼愛她,她卻只當他是微塵。

多年之後在法庭見到她,知道她捲入戰爭罪行的審訊,從證供以及從前交往時的片斷推敲出她是文盲。他掙扎良久,最後沒有將真相公開,因為,他知道她寧願被判罪,也不願意公開自己是文盲。如果他將她最不願人知道的秘密說出,究竟是救了她,還是將她的尊嚴毀掉呢?如果公開之後她受不了而自殺,又會不會被認為是賤男?

跟妻子離婚,跟妻子有問題就是賤男嗎?電影中對他的婚姻著墨甚少,我們不知道離婚的原委,但很明顯他初戀的經驗以及女主角被判罪的陰影一直籠罩著他,直到他五十幾歲對跟他發生關係的女子,也是冷冰冰的。我忽然想起,《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裡面阿始在三十幾歲後看到少年時被他拋棄了的泉,他說她的臉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再稱為表情的東西了。很多人會小看了感情挫折對一個人的傷害,但其實,不知不覺中,重創之後,就已經不再是跟原來相同的人了。

後來,他開始朗讀名著,錄到錄音帶,寄給獄中的女主角。Sidekick 有點覺得他是為了贖罪。但是我覺得男主角明白女主角不讓人知道自己是文盲的意願,應該不會對她有歉疚。我覺得男主角錄有聲書給她,其實都是想鼓勵她,又或者重溫自己少年時的情懷。他記起她很喜歡自己朗讀的聲音,於是就去做了。而且是長年累月,經歷十多年地不斷給她錄故事。一個賤男,會做得到嗎?

他錄音帶的內容只有名著,而沒有任何感情和訊息。獄中的她為了跟他溝通,終於學懂簡單的文字,但他卻一直沒有回信。他絕對不是嫌棄她,而是,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對她。一個三四十年前深愛過的,又被她重傷過的女子,應該以甚麼樣的身份,甚麼樣的語氣去措辭呢?過了這麼多年,熱戀的感覺誠然已不存在,當她是親人嗎,他們之間又沒有親情……

我想,他最大的驚訝應該是監獄打電話給他,說她快要出獄了。她被判終身監禁,他沒有真的想過她會出來吧?從最初一口拒絕接待她,到最後鼓起勇氣去見她,為她佈置居所,中間的掙扎,會少嗎?

終於見面。很多人會看到,女主角後來的自殺,是因為見到他冷冰冰,連擁抱也不願意的態度。但是,大家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男主角,你可以怎麼樣?你會說仍對她很迷戀嗎?你會向她求婚嗎?他也是一個人,四十年前交往過,一直沒有真正碰面,終於再見時,尷尬,無言不都是人之常情嗎?當然,最後女主角自殺身亡,矛頭就指向了男主角。但是,他的傷心,又有誰關心?

不過,一個嫌棄女主角的賤男,會為她飄洋過海去完成遺願,甚至將自己一生的秘密向毫不認識的受害人坦白嗎?

所感 + 留影爸爸的相機

之前的文章談到「生了孩子,隔一下子就拍些照片留念」是很多父母的習慣。我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自我出生後,久不久就會拍照。從大家都應該拍過的嬰兒裸照,新年戴著卜帽收利是,在家中擺甫士扮唱歌,坐在沙發含著糖果偷笑,到公園跑跳攀爬……。那個年頭,攝影並不像今天般接近零成本,要拍攝坐不定的小孩子實在是很浪費菲林的舉動。謝謝爸爸,豪爽地為我留下了這麼多的童年影像。

IMG 0392IMG 0386IMG 0388

有這麼多上鏡的機會,爸爸拿著相機用鏡頭對著我的情景,當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之中。在我最初的記憶中爸爸有兩部相機,第一部是用正方形 Medium Format 菲林的 Rolleiflex 2.8,在七十年代的當年其實已經是老古董了,另外一部是後來我拿來學攝影的 Baldamatic I,各種功能中有一項我小時候覺得十分神奇的測光儀器。

不知道為甚麼,這兩部機爸爸都買了咖啡色的相機套。也許是當年流行的顏色吧?

後來十多歲自己開始攝影,爸爸把 Balda Matic I 給我用,但身處八十年代,我總是覺得咖啡色很是老套,之後買了可以在相片中印上日期的 Nikon 傻瓜機, 從此就只將那自以為「型仔」的黑色套掛在頸上,將這部 Balda Matic I 束之高閣了。

爸爸把這些舊相機都帶來了澳洲,不過,直到他去世,應該也沒有再用過。

最近買了一部 Panasonic LX-3,偶然給我看到在日本他們推出了限量版的咖啡色相機套,令我想起爸爸幫我拍照的這些往事,於是便托到日本旅行的老友幫我找、幫我買。終於,這陣子,我就像爸爸當年一般掛著咖啡色套的相機到處獵影。現在我還未有孩子給我拍,只好暫時先拍拍風景,拍拍建築物吧。不過,在這裡我告訴爸爸,我會儘快和努力,將拍攝孩子這個習慣,傳下去。


今天是爸爸離開我們整整十年的日子,特別撰寫這一篇以作紀念。

延伸閱讀:
不是父親節求索重上舊路

所感 + 餘音唱歌自療

這陣子遇到很多不愉快事件,心情實在奇差,跌到谷底的一個凌晨,三時多就再也睡不著,後來翻來覆去拖到接近六時決定起床。來到電腦前面,一個人在房間內唱了一首二十一年前的《奔向未來日子》。

用這首歌作主題曲的電影,調子灰沉。歌詞和旋律,本身亦很悲涼。原唱者,填詞人,更已經不在人世。歌曲推出的1988年,更讓我聯想起那是我第一次愛上人的年頭。一晃眼二十年有多,自己仍然對感情的事掌握得不好。本來以為,唱完這首歌,一定更加感慨,更加消沉,或者會嚎啕大哭一場。

唱完後,沒有哭,但心情,忽然就神奇地好起來了。

就像把自己近來積存的不快一下子吐了出來一般。

之前的一晚,我在 Jaiku 告訴朋友,說很想哭,但哭不出來。這些不愉快事件,沒有一件是可以單獨地令我哭出來的,但當多件這些事巧合地發生在幾星期之內,而且又牽涉到自己人生的各個方面,好像四面受敵般,實在感覺負荷不了,幾近崩潰邊緣一般。

幾位友好提議多種治療方法。

去游泳吧!其實這個方法以前嘗試過,是奏效的。不過,這陣子感冒未清,間中還咳得死去活來,加上之前一天才擦傷到要打破傷風針,絕對不敢下水。

去暴食吧!我不開心時總是沒有胃口,吃多了反而會有嘔吐感,這個方法從來我都用不著。剛剛量了體重,竟然發覺近一個月輕了3kg。跑了近一年的步,一公斤也沒有減少,反而抑鬱了一個月就有這樣的「成績」,實在始料不及。

去想想其他人的悲慘吧!也許是我想法稀奇古怪,我總是覺得不開心時去比較一些命運更悲慘的人,以求自己感覺良好一些,有點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的味道。所以一直都很少這樣做。

去看一齣悲劇或聽一首悲歌哭個痛快吧!我最後就是選了這個方法,不止要聽進去,還要唱出來。唱出來的過程,好像代替了哭,將一切不快,不忿,不安吐了出來,之後,心情就谷低反彈,回升到可以接受的水平了。

記得好多年前,同學失戀,聽說就到卡拉OK連續邊唱邊哭了兩個小時自療。當年有點不以為然,但原來真是有效的。


我的療程:

所感也,很難

學鋼琴,對於完全不懂樂器,而五線譜的讀法只有一些零碎的小學記憶的成人來說,絕對不是容易的事。

到現在學了四堂,每天也爭取時間練習練習。發覺最難的就是一心多用,一邊要讀樂譜,一邊要按照它來控制左右手去按多個不同的鍵,又要控制節奏。感覺就像是在學習使用大腦裡面從來沒有用過的部份一般。

一早的願望都是彈流行曲,所以便自己去找了一些簡單的曲子來練習。

第一首可以自己讀譜練彈,然後一氣呵成彈出來的,就是這首很簡單的 Love Me Tender。當然,這個版本的曲譜是幼稚園程度,和弦是最簡單的,而且也沒有前奏,實在讓大家見笑了;把它貼出來,放在這裡,旨在見證一下學習的進度,希望將來回看,就像生了孩子,隔一下子就拍些照片留念一樣吧。

所感 + 餘音很難

真是,很難。

學習了二十年,我,仍舊覺得很難。

是我沒有天份,還是沒有運氣呢?

今天,聽說金星在白羊座逆行。

怎麼,我同時會有逆水行舟的感覺?

所感我是藝術成就者兼忠誠型權威?

做完這個性格測驗,究竟結論是甚麼呢?

九型人格分析
第三型 成就者、事業型、成就型、實踐型

16%

第四型 藝術型、浪漫者、自我型、憑感覺者

16%

第六型 忠誠型、忠誠型、尋找安全者、謹慎型

15%

第八型 領袖型、能力型、挑戰者、保護者、權威型

13%

第一型 完美主義者、完美型、改革者、改進型、秩序大使

9%

第五型 智慧型、觀察者、思想型、理性分析者、思考型

9%

第九型 和平型、和平者、和諧型、維持和諧者

9%

第七型 快樂主義型、豐富型、活躍型、創造可能者、享樂型

6%

第二型 助人者、全愛型、助人型、成就他人者、博愛型

5%

所感二三月的二三事

三月給我的第一份禮物,竟然就是從夢中被吵醒了。

住在這間房子17年,今次才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問題。昨晚九時左右回家時,跟我們後院相連的鄰居在舉行派對,大概有十多個賓客吧?他們一直在笑在吵。

我這幾天傷風鼻塞,吃了鼻敏感藥,接近十二時去睡時,他們仍然在吵。也許因為藥力強勁,不久便入睡了,還好像睡得很昏沉的樣子。到了二時許,不知是他們更醉了,吵得更大聲還是我的藥力稍散,矇矓間不斷聽到他們「喪笑喪叫」,沒多久竟然越來越清醒,再也睡不著。我受不了,起身開門出去叫他們收聲。他們竟然還不情不願地慢慢將放在後院的桌椅拖回屋內,還有女子故意大聲地在後院打電話叫電召的士,等得他們真正沉寂,已經接近三時。半夜給吵醒,加上敏感藥作怪,一直都不能真正再入夢,不斷斷續地淺睡到天光。

今天的感覺,就像魂遊太虛一樣。

我喉嚨沙,咳嗽,鼻塞,已經好幾天了。本來預備好資料的 Podcast 也錄不到。又要脫期,待我聲音恢復會立即錄,各位聽眾請原諒。

身體不適,應該是因為這個月又忙,諸事阻滯又多,心情差,抵抗力弱所致吧?

二月份工作上跟人的合作有點不愉快,很有被利用的感覺,所以連帶也在考慮要不要改變多年以來工作上的安排和模式。可惜金融海嘯之下,市道的前景很不明朗,實在很難抉擇。

同時,竟然連一向幫忙做些義務工作的團體都竟然身處多事之秋。因為有贊助商決定今年中退出,所以團體資金緊拙,某些委員又好像各懷鬼胎,各自有 hidden agenda。對外與其他團體往年合辦的活動,其他團體竟然今年又提出各團體由今年起不能只出力,還一定要出錢,好像知道我們沒錢,故意要踢我們出局似的。上次代表團體去開這個會,回來後整天都氣得工作不了。

因為太多事煩擾在心,二月底十天都沒寫 blog ,在各 mobile blogging 的地方也潛水去了。昨天見到 Jaiku 各位友好因為沒見我出現,留言關心,心裡感到很溫暖。有時,對網上認識的朋友可以訴訴苦,反而對著身邊的朋友,因為他們當中跟這些人和事互相糾纏,總是無奈地欲言又止。

三月才剛開始,我想我還是將昨晚的事撥入二月,讓三月有個 clean start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