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第二百七十七天

image

距離預產期只有三天,太太今天仍然駕車外出,晚上還去參加孕婦體操班。到我們十一時許就寢時,太太告訴我老師把她的照片登上網,讚揚她懷孕 39 週半仍然堅持上課。當時我還笑問她下星期還去不去,誰知關了燈不一會,她突然跑到洗手間,還大叫了一聲。

憑著近來備產班學到的知識,我有預感等了大半年的大日子終於要來了。我問太太甚麼事,她説應該是穿了羊水。因為距離預產期已經這麼近,我們都有了心理準備,加上要帶到醫院生產的行李也一早收拾好了,我們都不太緊張。有生產經驗的朋友告訴過太太,穿羊水以後還有不少時間才生産,淋個浴收拾妥當再到醫院也未遲。

太太淋浴期間,我按照醫院指示,先打電話向他們說明情況。我以為醫院會叫我們立即出發,但原來只是著太太臥床休息,一小時後再向醫院報告進展。我們床上一早已舖好一張給小孩用的尿床墊,以防羊水弄濕床褥。臥床不久,羊水卻又止住了。聽朋友及長輩的經驗説,她們穿羊水囊都是卜一聲穿破之後,羊水就停不了不斷流出。於是我們有點懷疑,究竟是不是真的穿了羊水?一小時過去,醫院聽了太太的情況,又叫我們多觀察一小時,到了凌晨一點,太太仍然未有陣痛跡像,醫院就指示我們好好休息,明早七時再打給他們。

這一晚,就在興奮與懷疑的交替中,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