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No — 不因權共勢低首

NO-poster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智利電影 NO (港譯《向政府說不》)描寫該國 1988 年,獨裁者皮諾切特宣佈舉行全國公投,決定是否讓他連任多八年。因為他任內經濟起飛,所以他以為勝券在握,決定容許正反雙方在投票前一個月每晚在國營電視上都有十五分鐘的宣傳時間,以向國際社會宣示選舉是公正的。

反對派 “NO” 陣營中充滿著各式人物,從天主教民主派到共產黨都有。他們在皮諾切特統治下受盡壓迫,不少人都曾遭迫害,宣傳片的初稿就接連控訴皮諾切特的暴政。幸而他們的統籌找了一位廣告創作人提供意見。男主角 Gael Garcia Bernal 就是飾演這一位創作人。他對這些黨派大老說:如果強調悲情和暴政,只會令想投 NO 的國民更加不敢說實話,甚至不出來投票,我方便會落敗。最後他說服眾人,由他操刀拍片,以輕鬆的手法和美好未來的願景來鼓勵國民投票,最後得到勝利,皮諾切特無奈交出政權,於 1989 年選舉新國會和新總統。

本片是今年奧斯卡外語片五強,導演是曾經拍攝 2011 年我評分最低的沉悶電影 Post Mortem 的 Pablo Larrain 。跟前作顯著不同,這個故事本身已經引人入勝,導演更利用了粗糙的畫面,加上類紀錄片的剪接手法,加添八十年代的真實感。一些旁支人物,例如男主角的家人和老闆,戲份都恰到好處,剛好能夠表達出他們的性格和跟主角的關係,但又不致於令劇情散亂。

電影令人感慨的有兩點:第一、同是八十年代末期,為甚麼別的地方不能做到和平地推翻獨裁政權;第二、其他獨裁政吸取了「教訓」,一聽見公投二字,就視若洪水猛獸,要將它消弭於萌芽狀態,以免權勢不保。

電影Rust and Bone — 抱我人潮中暢泳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poster_large_1301Stannum 業餘評分:9個棧


Rust and Bone (港譯《銹與骨》)以一對極端的例子去探討一段發生在兩個有缺陷的人之間的感情,是我在八年以後,第一次再看 The Beat My Heart Skipped 導演 Jacques Audiard 的新作。

潦倒的 Ali 帶著七、八歲的兒子 Sam 去投靠住在南法的姐姐,一路上只靠檢拾火車上乘客吃剩的東西充飢,旅費看來更是要將打劫得來的電器典當才籌到。幸好到達後姐姐和姐夫待他們不錯,而 Ali 亦順利找到一份夜店保安員的工作。接下來我們看到 Ali 雖然身形健碩,但思想卻毫不成熟,做事只憑剎那衝動,完全沒有考慮後果。他照顧兒子得過且過,又隨便搭上不同的女人發洩性慾,更從事安裝偷窺鏡頭的非法工作。某一晚他工作的夜店發生打鬥,他送被殃及受傷的女子 Stephanie 返家,遇上對她不好的男友對她吵吵鬧鬧,於是留下聯絡電話給她緊急時用。Stephanie 是主題公園的殺人鯨訓練員,不久一次意外,她的膝頭以下給鯨魚噬去。她萬念俱灰,自殺不遂後過著一些了無希望的日子。

某一天她突然一念,打了一通電話給 Ali 。他來探望她,卻不像其他「成熟」朋友般陪她哀悼雙腿。他二話不說打開窗簾引入陽光,推她到外面走,甚至帶她到海灘,抱她到金光閃閃的海中游泳。Stephanie 藉著水的浮力感受到久違了的自由自在,她的心情,終於脫離谷底。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Ali 的同事知道他曾經習拳,介紹他打黑市拳,Stephanie 最初有點擔心,要他帶她到現場觀看。一看之下,連她也對這暴力世界入迷,不斷到場支持他。

於是,這兩個人,一個身體殘障,一個心理成長滯後,卻能夠在偶然之下互相扶持。但是做朋友容易,要進一步就難。二人的性關係從一句戲言開始,從來不懂愛,只懂野獸般發洩性慾的 Ali 一直都當是盡力慰藉她,但 Stephanie 卻開始妒忌他跟別的女子一起。往下的劇情如何,就不便再透露了。

電影帶出一個令人深思的主題:到底是甚麼,才會令人接受到身體有缺陷的人做伴侶?是愛嗎?是互相補足?還是互有缺陷呢?

電影Celeste & Jesse Forever — 如無力挽回要懂得放手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celeste-and-jesse-poster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Celeste & Jesse Forever (港譯《分手再愛你》)描寫一對青梅竹馬夫妻「分居」後的故事。電影一開始就是他們甜蜜日子的剪影,然後我們見到他倆同赴飯局,他們的朋友忍不住點出了他們已經分開半年卻仍然出雙入對的荒謬。

原來他們的問題出在,Jesse 結婚多年後卻從來都沒有長大,一事無成;相反 Celeste 卻成為宣傳顧問公司的合伙人。Celeste 思前想後,覺得自己已經差不多是生孩子的年紀,但卻不想孩子有個沒出息的爸爸,於是向 Jesse 提出離婚。

可是,由於 Jesse 沒有甚麼收入,只好仍然住在 Celeste 家後院的獨立工作室中。於是,多年來習慣了有對方作伴的兩個人就開始了藕斷絲連的日子。雖然是 Celeste 提出分開,但半年下來卻沒有結識別人。而 Jesse 亦總是覺得 Celeste 終有一天會回心轉意。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直到一次他們醉後再次發生關係,酒醒後 Celeste 大表後悔,Jesse 終於明白過去真的已成過去了。可是故事峰迴路轉,不久 Jesse 告訴 Celeste 他的新女友意外懷孕,快要當爸爸。

Celeste 口裡雖然若無其事,但心裡卻大受打擊。尤其是她嘗試約會卻不斷碰上奇形怪狀的男人後,看見 Jesse 為新女友作出不少正面改變,不禁醋意大發。最後更向 Jesse 大肆數落,卻換來自己更加受傷。

演 Celeste 的 Rashida Jones 自編自演,表現出色。她的角色感情變化起落甚大,但她的演出十分自然,完全沒有突兀的感覺。中段大受打擊卻又強裝鎮定的情節,她那幾秒錯愕到不知所措的表情十分精彩。相反演 Jesse 的 Andy Samberg 卻有點被比下去,不過他一向是搞笑演員,演一個正劇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大突破了。

本片雖然貌似愛情喜劇,但卻有一個不尋常的設定,而笑中更滲出濃濃的苦澀味。結局那一個婚宴中 Celeste 的獨白讓我們知道她終於了解他們之間不能 forever,錯誤在那裡。

早陣子我在一個婚宴中,聽到另一位朋友離異的消息。令人慨歎,離婚的一對,也曾在眾人面前許一個下一生一世,到頭來卻遵守不了的承諾;更令人懷疑,愛,究竟是否有限期?甚至,是否存在?


延伸觀看:片頭的歌曲和甜蜜片段:

闖蕩 + 餘音別話

今晚便要再跟歐洲話別,這個五星期悠長假期終於要結束。從法蘭克福開始,南下到巴塞隆拿,北上到北極圈內的 Inari ,走了一圈再回到起點站。這次行程,我看到了歐洲的多個民族面貌,不同的特色建築、各異的名人生平、古今的藝術作品、以至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極光,都給我很大的震撼。

這次旅途中寫的東西,比較直接地面對自己的弱點。我慶幸有這一片園地,可以將旅途中的瞬間領悟記錄下來,讓這些片刻思想不被遺忘,甚至有機會得到實踐。

回家後再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