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 餘音If you rescue me… after hours

scienceofsleep

心血來潮拿出 DVD 重看上映時十分喜歡的 The Science of Sleep《戀愛夢遊中》。

主角 Stephane 他在父親死後一個人在墨西哥無親無故,與父親離異已久,長居法國的母親勸服他到法國,並替他找了工作。但刻版的工作與他原先預期的相去甚遠,於是他就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天馬行空。這時,他遇上鄰居 Stephanie,原來她也愛幻想,也是唯一一個相信他那些奇怪發明的人。有人覺得本片沒有結局,不算完整,但我覺得應該要當這電影是一個寓言,不需要深究情節的起承轉合,看到結局就會滿意得多。

正如很多自己喜歡的電影一樣,每一次重看都會發現一些之前從來沒有留意的細節。今次,我就特別留意到裡面插曲 If You Rescue Me :

If you rescue me, I’ll be your friend forever,
Let me in your bed, I’ll keep you warm in winter,
All the kitties are playing and they’re having such fun,
I wish it could happen to me,
But if you rescue me, I’ll never have to be alone again.

Oh the cars drive so fast and the people are mean,
and sometimes it’s hard to find food,
let me into your room, I’ll keep you warm and amused,
all the things we can do in the rain.

If you rescue me, I’ll be your friend forever,
Let me in your bed, I’ll keep you warm in winter,
Oh someday I know, someone will look into my eyes and say,
“Hello, you’re my very special kitten,”
So if you rescue me, I’ll never have to be alone again.

當年沒有特別留意,但細心聽著歌詞,才發覺是關於一隻貓希望有主人收留牠的心聲。難怪演員們都穿上貓服登場演唱。

不過,這首歌的旋律很熟悉,應該是一首老歌填上新詞。找了一會,知道原曲是 Velvet Underground 的 After Hours:

可能因為這是人的故事,歌詞寫得更「到」。

If you close the door, the night could last forever
Leave the sunshine out, and say hello to never
All the people are dancing and they’re having such fun,
I wish it could happen to me

But if you close the door, I’d never have to see the day again

If you close the door, the night could last forever
Leave the wine-glass out, and drink a toast to never
Oh, someday I know someone will look into my eyes and say,
“Hello you’re my very special one”

But if you close the door, I’d never have to see the day again

Dark party bars, shiny Cadillac cars
and the people on subways and trains
Looking gray in the rain, as they stand disarrayed
oh, but people look well in the dark

And if you close the door, the night could last forever
Leave the sunshine out, and say hello to never
All the people are dancing, and they’re having such fun,
I wish it could happen to me,
Cause if you close the door, I’d never have to see the day again
I’d never have to see the day again, once more
I’d never have to see the day again

所感落差

fish

中學時代一位摯友看了我貼上網的行山、旅遊、飲食和潛水照片後,說覺得我的生活很好,還認為我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模式。其他朋友如是說,我不會覺得奇怪,但當年一同談理想談人生的好朋友,會單憑照片就認為我對現時的生活十分滿意,就實在令我意想不到。

當然,那些年在校園談天的日子已經四分一世紀了,但對上一次的長對話,只不過是三年前我母親逝世後不久,當時我說母親走後,在這一片澳洲大地,我已經完全沒有家人了。過千個日子以來,這個情況仍然沒有改變,難道他會以為,青山綠水、旅遊美食能夠代替家人的噓寒問暖嗎?

照片中那些頻繁的活動,大都是因為週末不想一個人在家而安排的節目。近幾年,比較親近的朋友就算不是結婚生子,也都一雙一對了。從前大伙兒唱K、看電影、出外拍風景的聚會大幅減少,有時就算約好出來晚飯,也可能因為小孩子不舒服等原因臨時取消。就算飯局開得成,帶著孩子的朋友一佔多數,話題就盡是我一句也搭不上的「湊仔經」。

有時,我整個週末也可以不用開口說話。幸好有社交網站,可以讓我貼貼行蹤和照片,讓朋友 like 一下和搭訕幾句,提醒我跟大家還有關連。

如果這些照片,讓誰覺得我生活愜意,那就是我誤導大家了,對不起。


業界有時會舉辦一些參觀團,到一些建築師自己的家居參觀,記得多年前一篇《甜美生活》寫過一次,我今年也參觀過類似的家居。

這次其他參觀者中有一對都是建築師的夫婦,帶著一個三四歲的兒子。他們忙著跟屋主談設計,小孩子走到前院,問在魚池旁拍照的我看不看到金魚,我看了一會,給我在浮萍下面看到一條,我指給他看,他開心得拍手大叫,然後他問我,為甚麼魚池兩旁的邊會高過前方?我對他說因為要使水流向前面,然後循環過濾,讓金魚生活得健康開心一點。

他點點頭,好像明白了一樣。他真是我見過的小孩當中,對建築最敏感的一個啊!

我想起小時候,我也是這樣常常向爸爸問這樣問那樣。有時爸爸也答不上,就教我翻查家中的書本,甚至帶我到到公共圖書館找答案。我想這個小孩子的爸爸大概也有這一種求索精神,遺傳到兒子的身上。

我看著循環流動的池水,心想,也許有一個這樣的家庭,住在自己設計的房子,養大一個如此聰明的孩子,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模式吧?


不過,我萍水相逢地看到這個家庭,可能就像我的老朋友看我的照片一樣,對他們的生活是否真的快樂,都只是想當然而已。維繫一段婚姻、照顧一個小孩的各項難處和壓力,大概不是我這個局外人可以明瞭。也許,如果給這位爸爸看到我拍攝極光的照片,說不定會反而羨慕我的自由自在……

畢竟,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寫於母親逝世三週年這一天的清晨。)

電影Before Midnight — 通宵找誰接下去?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morelink' in /home/cosineinn/www/blog/wp-content/plugins/hide-this-part/hide-this-part.php on line 36

before_midnight_1Stannum 業餘評分:10個棧


九年之後,我們再遇老朋友 Jesse 和 Celine 。

當年 Before Sunset 的開放式結局,令我們不能肯定 Jesse 是否會不顧一切留下。作為 Before Sunrise 的觀眾,當然希望他們在戲劇性重逢後,能夠再續前緣。但這兩個人的幸福,卻是 Jesse 太太的不幸。觀眾都是自私的,旁支人物的幸與不幸,大家總是不屑一顧。

記得當年我說 Before Sunrise 8分,Before Sunset 9分。當我知道 Before Midnight 拍攝完成之後,我有點擔心這一集會有如很多續集電影一樣,不如前作。Before Sunrise 的重點是一對來自不同地域的年輕人,如何在各自不同目的地的旅途中一見如故,在一天之內相遇相知,但最後都要分開,只能許下一個半年後見的承諾。Before Sunset 描寫 Jesse 將二人的一夕情緣寫成小說,大受歡迎,Celine 讀後出席了他在巴黎書店搞的新書宣傳活動,二人再次打開說不完的話匣子,Jesse 將要起行到機場的時間一再延遲,坐在 Celine 家中的沙發上,聽著她為他寫的一首歌,一曲既罷,電影就驟然結束。

第一集的偶遇,到第二集的重逢都是甜蜜而帶點童話色彩,但這一集,卻像大家身邊見到的伴侶般,有甜蜜有爭吵,十分寫實。

顯示情節描寫段落 »
故事設定是 Jesse 當年留低在巴黎,九年以來都跟 Celine 在一起,並育有一對孿生女兒。他與在美國前妻的離婚搞得很不愉快,亦失去了兒子的撫養權,只能每年夏天跟兒子渡暑假。今年他們一家來到希臘南部,得到當地知名作家的款待,但兒子要回去開學了,Jesse 萬般不捨,也只能送他到機場話別。跟主角差不多年紀的我,看到他有一個十多歲的兒子,感覺有點奇怪,也許是身邊朋友的下一代都比較年幼,令我覺得這一幕距離很遙遠吧。不過話說回來,去年我已經看過中學同學在 Facebook 替中學畢業的兒子找暑期工……

我們認識的 Jesse 很多言,總是滔滔不絕的,但面對兒子,卻有種要搜索枯腸找話題的感覺。我們看出,他對兒子心存歉疚。但如果大家記得 18 年前在 Before Sunrise 裡面,他說他的父母為了要給他一個完整家庭,勉強維繫著一段不愉快的婚姻。他其實寧願父母早點離婚。很多時我們都用自己的想當然來評論別人,但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卻又會當局者迷,有了平時月旦別人不該如此的想法、猶豫和決定。

而兒子對他,亦不太熱情。後來我們知道他兒子反而跟 Celine 無所不談,就明白他根本沒有怨恨父親,只是 Jesse 困在自己的內疚中,沒辦法走出來。

before-midnight-3

接著,我們見到兩位主角跟從前一樣有著說不完的話題,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他們認識十八年、在一起九年,但依然能夠維繫著新鮮的話題,實在令人稱羨!一生中,遇到一位這樣的人相伴,真是天大的幸運。不過,我們很快就發現他們之間有一個難以解決的敏感話題:Celine 在志願團體工作不甚愉快,有舊同事邀請她加入政府辦事,她正在猶豫不決,但 Jesse 卻希望他們一家人回美國定居,讓他可以跟兒子親近一點,但 Celine 的工作性質卻不可能在美國發展。這一晚作家朋友替他們照顧女兒,讓他們可以過一個浪漫的晚上,但 Jesse 兒子在倫敦轉機前打來的一通報平安電話,卻再挑起二人的爭拗。我們第一次見到他倆互數對方的不是,大吵一場,Celine 氣沖沖走到海邊獨坐。

Jesse 出去找她,再度使出當年初相識那種扮鬼扮馬的技倆,說自己是幾十年坐時光機回來的特使,終於逗得她發笑,一起回去酒店房間。

有人說電影中段,他們欣賞夕陽那一幕 Still there, still there, still there… gone! 預示了因為二人之間的問題解決不到,這一晚之後他們不會長久。現時的場景就只是夕陽消失前的幾秒鐘,餘暉猶在,但總會完全西下。不過,我卻覺得這個想法太過悲觀,Jesse 希望親近兒子的問題長久存在,經過了九年,我們見到的這一幕不可能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大爆發。一如從前,他們吵過之後,又像磁鐵般不可抗拒地走回一起。如果他們真的在盤算分手,這一天的下午怎麼可能還在計算要到何年才能夠如祖父母那樣共渡五六十年。不用說他們還有兩個女兒牽絆,只要想想,若果他們分開,以後要到何處找另一個人,才能如此合拍地將故事說下去?

電影我看了兩次,覺得它突破了之前兩部片,在呼應前作的人物性格和故事之餘,又呈現了兩性關係之間的真實感。

給它一個我平時不會用的:10個棧。

闖蕩給善長的明信片

在網上旅遊節目《ITA 遊記》聽到一個訪問,嘉賓 Franky 談到喜歡旅遊的他常常在旅途中將明信片寄給自己,回家後打開信箱,見到滿載著旅途的回憶,感覺很奇妙。

我聽著他說,心想原來有人也如我一樣,會在旅途中給自己寄明信片。從三年前開始,每次出門旅行,每一天都會寄一張明信片給自己。早前的歐洲之旅,就一共寫了35張明信片回來。

2013-07-24 06.23.33

不過我的行程長度,跟 Franky 預計的行程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原來他跟太太 Polly 辭去工作,二人一同背著背包出門,用一年多時間,環繞地球走一圈(詳情見他們的 blog 《背包誌》Facebook 專頁)。

同時,他更將寫明信片的習慣,化成善舉,幫助無國界醫生。他們開展了一個「一紙牽」的籌款行動,如果捐出300港元,他們就會在旅途中將一張明信片寄給捐款人;而捐款3000港元的善長,更會隔一兩個月收到他們的明信片。他們的目標善款是八萬港元,捐款網頁開始至今,已經籌得近三萬元了!

能夠在享受自己的旅程之餘,又幫助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實在很有意義!

電視不似預期

就算我如何念舊,如何緬懷八十年代,我也接受不了林子祥唱的《衝上雲霄2》主題曲。

昨晚看完劇集首播,更覺得這首歌曲風之老式,歌詞之說教,跟航空業的故事實在南轅北轍,完全配合不到。

記得小時候,七八十年代時,阿Lam代表的,是走在時代前列的新式人物。就算到了九十年代,他主唱中國風的《男兒當自強》《願世間有青天》,也將一些西式唱法帶進了古裝劇的主題曲中。

但這一次,尤其是對於喜歡《歲月如歌》的觀眾,真是完全不似預期。歌曲一面世,就惹來多重惡搞,包括:

將歌曲配上 1942 諾曼第戰役影片

將片頭配上《男兒當自強》歌曲,諷刺新歌比用小調歌曲更差

將歌曲配上民初劇《奸人堅》片頭

以上的都是搞笑版,但以下這一個,才是原本大家預期的:

fly1

留影冬日.藍天.海岸線

新相機到手,當然要出動獵影,剛剛過去的週末天色放晴,最適合拍風景。於是我就帶同 GF6 到了 Sydney 東區 Woollahra 和 Waverley 的 Coastal Walk 看看海岸線的風光。

每年的 Sculpture by the Sea 我都會在 Bondi 海灘以南,滿佈雕塑的一段 Coastal Walk 來回參觀,但這個知名海灘以北的一段,我卻從來不曾踏足過。

P1000419

這一天我從 Vaucluse 的 Macquarie Lighthouse 出發,白色的燈塔映襯著冬日的藍天,特別耀眼。這座燈塔建於 1883 年,但沿用的卻是自 1818 年起就屹立於同一地點的設計。它是澳洲第一所燈塔,亦是至今進入雪梨港最重要的指引。 可惜它只每兩個月對外開放一天,並要預先購票,能否碰上好天氣拍到好照片就真是要靠運氣了。

coastal1

燈塔外不遠處就是懸崖,離開水平面高達80米,如果跌下去,肯定會粉身碎骨了,所以一路沿岸都有圍欄,防止意外發生。

coastal5

向南行了一段路,就到達 Diamond Bay 公園。雖然這裡以海灣命名,但離開懸崖下的海水卻仍有幾十米高。我沿著以木搭建的樓梯時上時下繼續前進,終於在過了海灣之後,拍到了海濤拍岸的照片。

coastal2

沒多久海邊就成了私家地方,遊客要轉進住宅區的道路繼續南行,但千萬不要錯過走上十多級樓梯到 Dudley Page Reserve 遠眺市區美景。這裡是拍攝雪梨日落的勝地,夕陽就在市區的高樓大廈之間降下去!不過說來慚愧,在這個城市住了超過二十年,竟然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只可惜這一天有點煙霞,拍不到十分清晰的照片。

coastal4

再走下去,從 Dudley Page Reserve 一直到 Bondi 海灘,只有一段有海邊風光,大約三分二卻是沿著普通街道走的路線,但這些都是價值數百萬以上的海邊豪宅,設計有特色的也有不少。當然,到了 Bondi 海灘,又是攝影的好地方。這天有隆冬時節難得的和暖太陽,不少雪梨人已經出動來享受日光浴。如果單看照片,大家不會猜到這是冬天拍攝的吧!

coastal3

我邊拍邊行,從起點到達 Bondi 海灘一共走了六公里,用了大約兩個半小時。星期天的 Bondi 有露天市集,亦有眾多店鋪和食肆可以流連,如果對海岸線還意猶未盡,可以繼續南行。不過,我就選擇了停下來,吃個午餐,順便用 GF6 將我拍的照片上載給朋友看。

Bondi 的交通很方便,午後我乘搭班次頗為頻密的 380 巴士,十多分鐘就回到我泊車的起點:燈塔對面。如果你是遊客,不駕車的話,也可以乘 380 巴士從市中心來到這個行程的起點與終點。

電影 + 餘音You’re the Best I Never Had

reeves-elise在家看了電影 10 Years,內容是一眾舊同學回鄉參加中學畢業十週年聚餐。十年過去,大家各有發展,當中有些已婚攜眷出席,有些事業成功,有些單身赴會……

電影水準普通,人物枝葉太多,拍得散亂,但當中有一節卻實在感人。

同學中 Reeves 成了創作歌手,憑一首 Never Had 大受歡迎,近年不斷在美國各地巡迴演唱,連一個固定的家都沒有。他的出現令很多同學都十分興奮,爭相找他合照,但他的焦點卻只落在當年暗戀,但她卻有男友的 Elise 身上。Elise 從來都是獨行俠,來到聚會也只是靜靜獨自坐著,跟其他吱吱喳喳的女同學格格不入。Reeves 上前攀談,得知她當了地產經紀。對白之中,我們留意到 Reeves 當年對她觀察入微,例如當 Elise 在同學貼出來的眾多舊照片中找來找去也找不到自己時,Reeves 憑她一雙鮮黃色高跟鞋就找出了她。他問她有沒有聽過他的歌,當她說自己很少聽歌後,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失望。

聚餐完結,一些比較熟的舊同學到附近的酒吧繼續敘舊,Reeves 叫 Elise 也一起去。Reeves 來到,眾人在卡拉OK機中找到他的首本名曲 Never Had,要他出來演唱。Elise 附和說如果他唱也許她會記得在收音機聽過。他有點猶豫,說不習慣唱自己歌曲的K,擾攘了一會,酒吧找到結他讓他自彈自唱,最後 Reeves 終於開腔。

原來歌詞在形容 “The Best I Never Had” 的 “You” 時,提到 “And you come drifting in through the half light,in your funny yellow shoes”,還說 “And I hope this song I’m singing someday finds you”。聽到這裡,Elise 怎能不感動?

建築精細版 Lego 歌劇院

去年買了 Lego Architecture 系列出品的 歌劇院模型,還放在我的桌面,想不到他們會在年半之內推出一個精細版。今年是歌劇院開幕四十週年紀念,不知道他們是否在因此而推出這個模型呢?

這個精細版,屬於 Creator Expert 系列(同系列還有一樣十分精細的倫敦塔橋),是舊版的四倍大,高達 28 厘米,連燈柱、樓梯等細部都展現出來,實在令人驚喜。

lego10234

這麼吸引,到九月份推出時,看來我又要進貢金錢和時間了。全套澳洲建議零售價 399 元,零件一共接近三千塊,我猜大約要預留兩三天才能完成。好像上週末那樣的暴雨天,就是砌建這個模型的最佳時機了!

留影墨爾本微電影

看到這段旅行社在墨爾本取景的微電影廣告,發覺天氣好時的墨爾本實在很美。

這段片有一個頗為突兀的錯處*,就是幾個角色都自稱懂得片中出現的古董雙反相機的操作,但快門一響,呈現的卻是四比三的影像。這些相機通常用的是 Medium Format 120 菲林,片的初段也有相機和菲林的大特寫,而此機用120菲林拍出來的照片,其實應該是正方形的!製作團隊這麼多人,難道真的沒有一個人懂得?而當中親手碰過這道具、親眼看過觀景器呈現的正方形影像的人之中,竟然又沒有一個細心留意到。

出了這個錯處,影響到我覺得這段片很假,再也投入不到這個故事了。勞師動眾到外地拍攝,又找來古董相機和菲林,但為甚麼製作不能認真一點,好讓我可以相信參加旅行團都可以這麼自在到處獵影,導遊又會如此幫忙……

*7月3日按:留言裡 Chris 提起 Bronica 645 ,令我忽然想起從前有印象聽過有些雙反機除了可以用 120 菲林拍攝 6 x 6cm 底片外,亦可選擇拍攝 6 x 4.5cm 底片,以增加每筒菲林的拍攝數量。

好奇心起一查,發覺原來大陸的海鷗牌 4B 和 4C 都有此功能,但微電影中用的卻不像這兩個型號,卻近似是只能拍攝出 6 x 6cm 底片的 4 型,不過影片所見的相機商標,並不是常見的海鷗牌用的中文或英文字體,這有可能是旅行社為免宣傳其他品牌而作了改動,又或者是某段時期他們用了別的商標設計,甚至相機本身是其他牌子。我求證不到,只好暫時存疑**,不知各位有沒有資料呢?

如果片中的相機真的能夠拍攝 6 x 4.5cm 底片的話,那就是我作出了錯誤指摘,要向製作人說聲對不起了。

shanghai-tlr**7月4日再按:終於給我解開商標的謎團,找到相機的型號了,原來片中的相機是海鷗牌4型的前身,用的品牌是廠名:上海,後來產品要出口,才採用海鷗的商標。看到這個網站的照片,比對之下可以頗為肯定片中的相機就是海鷗4型,原裝設計拍攝出來的一定是正方形相片。

不過重看這部微電影,中間有一段女主角在想像中把古董相機打碎的片段(4分45秒),但爆開之後,剎那間曝光的竟然是一卷135 菲林!難道相機經過改裝?

我於是搜尋改裝的可能性,找到了這一頁,知道改裝是可以的,但拍出來的底片卻是長條形的,兼且會出現菲林上下兩排小孔,絕對不是片中出現的四比三影像。

我回到影片,發覺我剛好定格在相機碎裂的一瞬間,我隱約看到與之前相機不同的「海鷗」中文商標,難道著地的另外一部相機?我回轉翻看,看到女主角舉起要擲出的相機有肩帶,但著地的那一部卻沒有,這項道具上的粗疏,亦間接證明了它跟女主角一直手持裝作拍攝的不是同一部。根據過去兩天看過的資料,壯烈犧牲的大概是可以用135菲林的海鷗 4C。

結論是:女主角一直假裝在使用的,是一部難以拍出四比三影像的相機。


同場加映,1998年鄭伊健在墨爾本拍的音樂短片《初夏之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