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 闖蕩終章

2013-02-28

Schirn Kunsthalle 藝術館搜尋了十四位藝術家晚年風格轉型的作品,舉行了一個名為 Last Works 的專題展。因為老病而令身體或心力有所局限,反而成了創作生涯晚期風格轉變的契機,令他們晚年再添一批跟前作又強烈對比的作品。

相反,同場展出八十歲小野洋子的個人展覽,從六十年代至今,她都貫徹出格前衛的路線,令人嘩然。不知是否她的晚期還未到臨,還是她將一直如此,不會轉變呢?

兩種人生,兩種不同的創作生涯,又形成了另一種對比。

法蘭克福作為歐羅之鄉,我完全沒為意這裡有水準這麼高的藝術館,若不是今天參觀法蘭克福大教堂時路經,我就難免錯過這兩個精彩的展覽了!難道,這個偶遇,又在告訴我一些甚麼?

所感 + 闖蕩路口

2013-02-27

造夢也想不到一到法蘭克福就收到一封信看得我呆了的電郵。

對於這義務工作的團體的事,我勞心勞力了好幾年,已經很倦了。既然你可以在例會中向聲大夾惡的某君處處退讓,又何必寫一封這樣的電郵,向高高興興去旅行的我淋冷水呢?是想我看後無名火起,越洋做醜人去跟某君吵嗎?如果不是,除了掃我的興之外,我根本想不到有甚麼其他作用了。

這幾年,花了那麼多時間幫團體渡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究竟我還有甚麼要撐下去的理由呢?我呆站在寒風中的十字路口,思前想後,脫下保暖手套,冒著冰冷用 iPhone 打了一封以 considering giving up 作結的電郵,打到送出時,我的手指都凍僵了。

零度低溫中站在十字路口,不就是不知何去何從的寫照嗎?

所感 + 闖蕩記憶

image

在飛行往中途站新加坡的航程中,鄰座的乘客帶著孿生的兩個三、四歲孩子,他們人手一部 iPad ,有時自己用手指畫圖畫,有時父母陪他們玩認字或其他遊戲,樂在其中,完全沒有吵鬧。

看見他們,令我想起自己腦中最久遠的記憶,就是在兩、三歲時父親到新加坡公幹,與母親和第一次乘搭飛機的我同行。途中空姐給了我一盒臘筆和畫紙,我就在那掛在前座椅背的桌面上塗起鴉來。而那次旅程的一些場景,到今天我還記得很清晰。

聽過有人說帶同三幾歲的孩子去旅行,他們長大後也不會記得,沒甚麼「用」,那們可是大錯特錯了。幸好我的父母並不是這樣想,否則,我的初始記憶就不會如此美好亮麗了。

餘音迴轉 2012—歌曲篇

我記得十多歲時,曾經為自己界定「老」的定義:有一天覺得流行曲礙耳而聽不進去時,就是「老」了。所以無論坊間對廣東歌的評價如何不堪,我都還堅持聽。

歌名Youtube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五月天冠佑/阿信阿信

別回頭就往前飛奔 請忘了我還一個人
十二月二十

謝安琪周博賢周博賢

互罵用粗口大大力出手 這班精英個個四不像
allowfullscreen>
面具

許廷鏗彭學斌許廷鏗/劉卓輝

遺憾太多卻不能倒流的鐘
大男人情歌

梁漢文林健華
小克

星也側耳在細聽 也不發問了
只有用沉默當治療
花千樹

容祖兒Mattew Tisher/Andrew Ang黃偉文

看着你共誰合又分 美事還未發生 冬天已漸近
Expresso 先生

陳柏宇張繼聰
何樹熊

歲月淘去我的心志
你回來再喚醒一次
心照不宣

許志安頡臣郭啟華

來守這秘密 我只能善變
愛沒如果

鄭欣宜陳建寧/郭偉聰謝宥慧/張美賢

愛沒重播 也無如果 只好繼續錯
長痛不如短痛

黃凱芹/周慧敏黃凱芹黃凱芹

劇情講到這一節 欲辯已忘言
氾濫

余文樂曲婉婷陳詠謙

才要不停的說服自己 我快樂
allowfullscreen>
沒有目的地愛了

楊千嬅曲婉婷
曲婉婷

只想擺脫你的影子 卻不知我已變成你的影子
拿愛情給我

周柏豪溫翰文陳詠謙

不過必需分清楚 貌似滿足過 沒有銘心過
戀無可戀

古巨基方皓玟林夕

跨出這條界線 怎去善後
碌卡

陳奕迅鄧智偉陳詠謙

嘻嘻哈哈花光信用何其愉快 位位手執一副牌
allowfullscreen>
到此為止

連詩雅周柏豪林若寧

我再沒勇氣向你講舊時 沒有勇氣相愛另一次
我和秋天有個約會

張敬軒張敬軒杜國威

每夜我憑著這一曲默許 直到星也零碎
BB88

方大同方大同方大同

最後還是要我來猜測 你的感受 是我的博鬥
倒刺

薛凱琪恭碩良林寶

誰沒試過 經過 做過 犯錯 醒覺 自我 道破 罪過 補過
告別我的戀人們

古巨基陳輝陽林夕

早已復元吧 會愛得更易嗎 留低多少個疤 才愛出一個家
寂寞星球

林峰C Y Kong林若寧

天闊地厚沒法釋放 回望 然後 還是回望 下個站到彼岸

所感 + 撒網遇上九年前的自己

cube這陣子見到左邊的年份列表有了十個數字:2004-2013 ,其實標示了自2004年2月12日開始寫 blog 到今天,已經跨過10個年頭,足足九週年了。

如果有時光機,又或者像《如願》故事中描述的水晶二十面體般,可以看到不同的時空,我很想回到九年前的今天,向跟現在一樣坐在書桌前同一位置的自己打個招呼。但接下來,我要跟他說甚麼呢?

我清楚自己的性格,絕對會捉住今天的我細問隔開我們之間這九年的經歷(Looper!),但是,我是否應該告訴他呢?想來想去,結論都是不應該說,因為如果他知道我今天的境況,大概會很「頹」吧,因為那時候為自己定下要實現的願望和目標,一項也達不到,而失去的卻似乎反而更多。不過,至少我是不是應該告訴他這些年來,某些決定是錯誤的,或者一些人一些事會徒勞無功,不要浪費時間走冤枉路,又或者要珍惜跟誰和誰和誰相處的某些時光呢?

說不說,其實在於知道以後能否對這九年作任何改變,正如三年前舊文中我寫:「最可怕的,原來是一早已經預知結果,不想接受但卻無力改變的未來。眼巴巴地看著命運降臨,實在令人心寒。」

但如果,知道這些以後能夠改變命運,甚至締造出一個平行時空,又如何呢?當年寫《如願》,其實也在告訴自己,重來一次,作了不同的選擇,也不能保證結果會比今天的自己好……

這個道理,原來2006年已經明白,但今天,為何又一再向它挑戰呢?


延伸閱讀:從前的紀念日:
半週年一週年兩週年三週年四週年五週年六週年七週年八週年


圖片來源:johannes_wl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所感懂不懂政治

誠意推薦公園仔昨晚貼出的文章《不懂政治》

這一年來的香港政治,正高速沉淪到一個從前想象不到的境地。對於一個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地方,雖然離開二十多年,我一直都仍然關心。1997 後十五年的轉變,就算已令我心目中的故鄉面目全非,但都不及這一年來從新聞和親眼所見的那樣令人心寒。這陣子,甚至有點不想聽,不想看,不想知的感覺。

不要說我悲觀,我父母就是一點都不相信那些甚麼幾十年不變的鬼承諾,才會決定飄洋過海來到澳洲,追求政治自由。當年要放棄的實在太多,父親放棄生意、母親放棄圍繞的親友、我放棄了一段感情以及讀了小半的學位,我們甚至將居住的物業在 1990 年時以超低價脫手,以求破釜沉舟不再回頭。

這些年來,這個因政治而起的決定影響了我的人生,但就算是幾年前家中長輩都不在了,連填表時 Next of Kin 都不知該填甚麼名字的苦日子,我仍寧願生活在連一個有血緣關係的人也沒有的地方,而不想活在一個正如公園仔所說,因為政治環境而令人無法安身立命的故鄉。

當然,西方政治也都黑暗,敝國本屆聯邦政府就是靠兩個因涉嫌貪污舞弊或性騷擾的議員,因為未審判而得保的兩票來維持微弱多數。這屆政府不能兌現的競選承諾,並不比香港特首少。但我能夠自處,能夠在這裡生活下去,就是因為我只需多忍耐到九月,就有權再用選票決定誰來管治。

無論你懂不懂政治,政治都無可避免地左右大家的人生。所以,其他都可以放棄,但政治權利,卻是不得不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