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Sidetracks — 最後一次心動

Wish You Were Here常常想介紹一些比較冷辟,但自己卻十分喜歡的歌曲。

黃凱芹是自己中學時代常常聽的歌手,他出道以來在香港推出的唱片都全有購買。後來卡拉OK興起,因為音域近似,更常常點他的歌來唱。1996年以後他退隱離開香港,至2002年再簽約環球唱片,開始再次活躍。他 2003 推出的《Wish You Were Here》其實是他 1994 年在飛圖推出《Lyrics》以後唯一全新歌的大碟,因為復出之作《Long Time No See》是新曲加精選,後來的《Evergreen》則大部份是翻唱其他歌手的歌曲。近幾年推出的有舞台劇歌曲集和在加拿大義賣的CD,都不是真正的個人專輯。

《Wish You Were Here》銷量應該不算好,近十年回歸樂壇的資深歌手最初可能很有新鮮感,但真正再推出唱片的銷售成績卻令人失望。尤其是這些經歷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香港唱片業黃金時代的歌手,當年動輒六位數字,幾白金銷量,當然對今天卻只賣幾千的數字不滿。

這張專輯的派台歌是K得很的《易愛難收》,黃凱芹自己也在電台節目說那是全碟最難聽的歌曲。雖然不致難聽,但對於期待黃凱芹式歌曲的聽眾就難免有點失望。當年聽完全碟,我覺得最適合他風格的就是這一首《最後一次心動》。好喜歡歌詞裡面想起某個夏天的感覺,以盛夏比喻逝去的年輕時代,今天回頭發覺,再要動情,已經越來越難。絕對配合他久別回來成熟男人的形像。從最初的一段鋼琴伴奏,到後來加入其他樂器,配樂都突出了沉厚的歌聲。至於 Chorus 最激昂的一句「倩歌唱了太多」,儼然有點夫子自道的感覺,聽著,也想起了陳百強《盼望的緣份》那一句「自己孤單還要天天唱著情歌」。

找歌詞時,連到一篇馬來西亞報章對這專輯的樂評,形容這首歌時說:「另一首像電影般美麗的《最後一次心動》,裡頭有陰鬱雨天、有夏蟬鳴動、還有許多令人期待的邂逅;安兒仿佛看到了張艾嘉導演的《心動》畫面重現。」想想,又真是好像這電影裡面的場景,又或者每一個年輕過的人心裡面那個忘不了的夏天。

如果你沒有聽過這首歌的話,就在此試聽一下吧:

剛剛也在 Youtube 找到一個 live 版本,大概是沒有推出DVD,2004年舉行的夢幻傾情演唱會吧。


最後一次心動╱黃凱芹
曲╱褚鎮東.詞╱李俊一

突然懷念黑膠的唱片
突然期望歲月被迴轉
轉到剛剛成年 聽到好歌時常欲哭 心碎大半天
突然懷念初暑的氣溫
夏蟬鳴動紀念別人初吻
炎夏過了 時代轉了 誰與你相親

從前你我用情很深傷害更深
年齡增長 人的心還有幾真
回頭你我 動情很少 甜苦試過太多
忘掉最後曾為那個人心動過

突然懷念陰鬱的雨天
突然期望邂逅又重演
那次天陰有雨 替你撐起雨傘 讓身濕透大半邊
突然懷念初暑的氣溫
夏蟬鳴動紀念別人初吻
炎夏過了 時代轉了 誰與你相親

從前你我用情很深 傷害更深
年齡增長 人的心還有幾真
回頭你我 動情很少 甜苦試過太多
忘掉最後曾為那個人心動過

從前聽過諾言很多 失望更多
成年方知 能相依沒有幾個
回頭你我 動情很少 倩歌唱了太多
忘掉最後曾為那個人心動過

忘掉最後曾為那個人心動過

所感 + 電影仿如隔世的天空

每次新 Windows 推出,我總是想起 1995 年 Windows 95 面世前,我早就直接向 Microsoft 預訂了升級版,那一天一清早,竟然八時許就有速遞員將那印上藍天白雲的軟件送到我手上。不過,如此期待地升級,原來就只有這一次了,十多年來經歷了 Windows 98、Me、2000、xp、Vista,我再也沒有一推出就升級,反而將每一次的視窗升級跟新電腦捆綁一起。

上星期 Windows 7 公開發售的那天晚上,偶然拿出了久違了的 DVD 《緣份的天空》重看,劇情當然十分記得,但越看卻越覺得雖然電影上映的 1993 年距今只有 16 年,但在日常用的 IT 東西就好像仿如隔世了。自己的電腦三年一代,手機每部則大約用兩年。16 年來,我換了5部電腦,7部手機。中間日常生活用的東西一點一滴地在改變,但是多次的小變累積下來,不經不覺之間,生活上的小節就變得完全不同了。

電話

Seattle01aSeattle05bSeattle01b

《緣份的天空》以 Tom Hanks 角色的兒子打電話到電台為喪偶的爸爸找對象開始,當然電話出現的鏡頭就少不了。他們家的電話就是第一代按鈕電話,最傳統的形狀,但撥號盤卻變成了按鈕。其實我懷疑今天十多歲的少年,會不會不明白如何「撥」電話,又或者根本不知道 dailing 的 dail 的原始意義是一個可以攪動的轉盤呢?

劇情說到父子二人分別拿起一個在廚房,一個在客廳的固定分機同時在電台說話。想想如果故事發生在今天,他們拿的大概不會是固定的電話分機,而是拿著室內無線電話在屋內走來走去吧?

後來兒子不喜歡爸爸約會的女子,於是在他們出外晚飯時打電話到餐廳騷擾他們。那時候手機還未通行,他打的當然是餐廳的固網電話。櫃面的侍應接到電話後,就到 Tom Hanks 坐的桌子引領他到櫃面接聽。你有多久沒有在外出用膳時見過這樣的場面呢?那時候,很多餐廳還設有投幣公眾電話供客人使用。當年如果要做比較大型餐廳的室內設計時,這都是要預留的地方。今天?人手一電話的年代,當然不用啦!

電腦

Seattle02aSeattle02bSeattle02c

PC 陣營中,1993 年應該是 486 的年代。電影裡面,主機是甚麼型號大家見不到,幾個出現了電腦的鏡頭,一個是 green monitor,一個是 amber monitor,還有是 white monitor,總之,都不是彩色的。記得我購買帶來澳洲的電腦時,還四處問人甚麼顏色的 monitor 對眼睛好呢!當年顯示屏都是好似舊式電視般的 CRT ,是整副電腦最大,最重的組成部份,差不多佔據了我整個桌面的深度。

電影裡面 Meg Ryan 任職出版社,她用公司連上的付費資料庫,查找 Tom Hanks 的名字。那個年頭,當然只有出版社這類大型機構,才有辦法如此窺探別人的資料。今天,上網 Google 一下名字,人人都可以辦得到了。而她在以公事為名找私家偵探查 Tom Hanks 的底細時,她的電腦畫面就出現了 Fax Interface 的字眼。這大概是 fax modem 經電話線直接輸出,對方就會收到傳真。最初 dial up fax modem 出現的時候,真是覺得很神奇。不過,在 fax 都越來越被電郵取代的年代,你還有沒有留意你今天用的電腦是否有 fax modem 的功能呢?

文儀用品

Seattle03aSeattle03bSeattle03c

1993 年,雖然電腦、文字處理軟件和打印機已經頗為普及,但很明顯,好多人還在用打字機。Meg Ryan 找開診所的哥哥傾訴感情煩惱,背景出現的就是一部電動打字機。而後來她打示愛信給 Tom Hanks 的時候,用的就是手動打字機。她思緒紊亂,打錯了一句,就發狂地將打字紙揉成一團扔掉。記得用打字機時如果打錯了,除了重新打一次之外,還用別的方法。其一就是用另外一頭是掃的沙膠擦去錯處;或者用白色的打字改錯紙放在錯處上,打出白色來遮蓋,然後將正確的字母再打上去。不過,改錯的痕跡很明顯,如果打的是情信,當然不能給收信者知道打錯的是甚麼,就只有從頭再打一途了。中學時代學打字,用的就是爸爸從公司帶來的手動打字機,每一個字母都要用平均力度。自從改用電腦以後,都不曾要特別控制手指的力度,直到今天學鋼琴,才發覺當年打字的練習都還有用呢。

中段 Tom Hanks 終於決定開始約會,他從旋轉型的卡片座,找出公事上認識的女子的卡片。如果故事發生在今天,看到的場面可能像電視劇 product placement 的畫面般,大特寫某牌子的手機,從 A scroll 到要找的人名處停下,賣足五秒廣告了。16 年來,我們從實物電話簿或旋轉卡片座,到電子手帳,再變成 Smart Phone,我們的社交或公務,已經全面地付托在手機上了。

影音娛樂

Seattle04aSeattle04bSeattle04c

Tom Hanks 的兒子跟小女友在房間中聽音樂,用的竟然是手提黑膠唱機。1993 時,CD 已經面世十年有多,原來在美國普羅家庭還是見不到CD機。而在 Meg Ryan 家中,用的卻是卡式收音錄音機。記得 1992 年中,香港的唱片公司不再推出黑膠唱片,但因為澳洲的香港 CD 好貴,在 1993 年時我那時還在CD和卡式帶的夾縫中,要到1994年才不再購買較便宜的卡式帶。當然,手提的聽音樂器材,從卡式帶 Walkman ,CD Walkman , MD Walkman 到 MP3 機,多代的變化,最終,還是歸到人人都有的手機之中。

戲中提及了多次五十年代電影 An Affairs to Remember 《金玉盟》,Meg Ryan 在家中觀看時,用的是 VHS 錄影帶和平面方角電視機。當年LD已經面世,但在美國卻只是發燒友的玩意,大眾仍然在租 VHS 看電影。我 1994 年第一次看《緣份的天空》就是租帶欣賞的。當然,之後短命的 VCD 到流行10年的 DVD 再到 Blu-ray 或電腦下載的年代,看電影的習慣,除了從租賃到購買收藏,都還改變不大。不過,屏幕大小,卻趨向兩極化,一是五六十吋接近戲院感受的 LCD / Plasma 大電視,一是隨身攜帶的影像播放,隨時隨地觀看。《緣份的天空》裡面那種20寸左右的舊式電視,在美國已經全面轉用數碼廣播的時代,如果沒有加上 digital tuner ,就連接收免費台都做不到了。

繪圖器材及其他

Seattle01cSeattle05bSeattle05c

電影中的 Tom Hanks 是建築師,我們見到電影初段他在芝加哥的大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的空間,以及後來搬到西雅圖的 home office ,都以繪圖版,T 尺角尺,drafting machine 為主。十多年後的今天,我身處的辦公室,卻以大屏幕電腦為主,大家都全改用 CAD ,而當年的必需品繪圖筆,揮發阿摩尼亞毒氣的印圖機,drafting machine 都已經全部走進歷史了。

Tom Hanks 兒子有一幕拿著一部可能是 Game Boy 的遊戲機在玩。可能是拿著的是小男孩的手,似乎比例上比我印象中的 Game Boy 大部不少,如果各位認得這部機,就告訴我這一部在 PSP / NDs / Ipod Touch 之前的 gadget,究竟是甚麼吧!

電影Moon — 月球上的人

moon-posterMoon 是hardcore 科幻片,我跟朋友打趣說,要說服女生一起看 Moon ,同一個女生要說服男生去看 New Moon (Twlight 2) 一樣難。

看完電影,才知道導演 Duncan Jones 是 David Bowie 的兒子。其實,有一個出名的父親,想要在同一領域得到人認同,反而是加倍困難的。Duncun 特意學拍電影,又不用 Zowie Bowie 這個一眼便被認出的乳名,好明顯想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不想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

Duncan 1971 年出生,孩提時代正值登陸月球後的太空熱潮,當然也看過那時候正宗的科幻片。Moon 的月球畫面,太空基地的佈景等等,都充滿了七十年代科幻片的感覺。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太空人 Sam 一個人在月球背向地球的一面,幫 Lunar 公司從事開採氦氣工作,陪伴他的只有機械人 GERTY (Kevin Spacey 聲演)。三年合約,還有兩星期就要滿了,他十分期待可以回家。由於衛星故障,幾年來他跟地球上的妻子和女兒的通訊不能即時對答,只能靠影片來回傳送,總是像隔了一層一般。尤其是他離開地球時,女兒還未出生,他根本從來未真正見過她。

也許是寂寞,也許是宇宙射線的影響,Sam 竟然出現了幻覺,幾次看見一位少女在他眼前出現,更引致他在基地外駕車失事受傷。

之後我們看到 Sam 完好無缺地躺在基地中,GERTY 告訴他它從失事地點將他救回來。但轉過頭,還未能下床的他卻聽見 GERTY 跟地球直接通訊的聲音。Sam 開始懷疑 Lunar 公司跟 GERTY 之間有瞞著他的秘密和陰謀。他精神恢復一點,就違背命令獨自駕車到之前的失事地方,打開撞毀的月球車,竟然見到裡面有一個受傷的自己。

兩個,原來都是複製人。

劇情就說到這裡吧。

看畢此片,這陣子總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見到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我會有甚麼反應呢?如果自己是原版,對方是複製出來的,究竟會不會看輕對方?原版究竟有沒有控制翻版的權力?而二人之間,有沒有心靈感應?甚至,能夠分得出誰是原版,誰是翻版嗎?

自問自己向來有點冷冰冰,在混熟之前並不容易相處。如果見到一個複製的自己,會相處得來麼?性格和嗜好完全一樣,會不會成為知己好友呢?


Stannum 業餘評分:8個棧

餘音Don’t Write Me Off

這幾天重看了 Music and Lyrics,事隔近三年,再一次聽這首歌,感覺卻好像濃了很多。

Perhaps because I’ve also blown some chances…

也許,有一天,我會好像以下這些朋友般學會自彈自唱這首歌。


自家試唱

Don’t Write Me Off

It’s never been easy for me
To find words that go along with a melody
But this time there’s actually something on my mind
So please forgive these few brief awkward lines

Since I met you my whole life has changed
It’s not just my furniture you’ve re-arranged
I was living in the past but somehow you’ve brought me back
And I haven’t felt like this since before Frankie said relax

And now I know based on my track record
I might not seem like the safest bet
All I’m asking you is
don’t write me off, just yet

For years I’ve been telling myself the same old story
That I’m happy to live off my so-called former glories
But you’ve given me a reason to take another chance
Now I need you despite the fact that you’ve killed all my plants

And now I know that i’ve already blown more chances
then anyone should ever get
All I’m asking you is
don’t write me off, just yet

Don’t write me off, just yet

所感Fade out…

前一陣子的高低起伏,終於歸於平靜。

就像音樂 fade out,終於,耳膜再也受不到空氣的任何鼓動了。

這幾天在問自己,究竟喜歡平靜,還是喜歡起伏?思前想後,我還是回答不到。不過,最近發生的這一些,顯然讓我知道,原來自己還是能夠感應到這些久違了的情緒。但是,究竟發生這些事情,對自己的未來有甚麼意義呢?就在思潮起伏的八月份,我彷彿看到好多啟示,但是,當回歸平靜之後,這些符號又似乎毫無意義了。

迷惘是一定的,2009 年來到尾聲,千禧的第一個年代還有七十多天就告終結。時光的虛度,我,還有本錢可以再逃避嗎?

Fin de Cicle (世紀末)這個詞語,曾經是如何入時,但上個世紀終結之後,就再也聽不到誰提起,而且忽然之間,就已經十年了。

我對八十年代有一個清晰的記憶,知道自己做了甚麼,完成了甚麼,九十年代亦如是,但至於○○年代 …… 回想起來,會不會是我一生中,令自己覺得汗顏,甚至不堪回首的十年呢。

每一天,我們都在建構著未來的回憶。希望在下一個十年完結的時候,我不會搖頭嘆息吧。

餘音我的星期天

早前鋼琴老師舉行茶會,出席的學生全部要練習好一些學到的樂章在大家面前彈奏,我選了的就是這首 Never on Sunday。原來在觀眾面前彈琴,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越害怕出錯,手指就越不聽話,錯漏百出,真是佩服那些小小年紀就能夠上大台表演的小孩子呢!

其實,別說面前有觀眾,就算只是側面有個鏡頭,也令我有點緊張,每一次彈都有一兩個錯處,這段影片是錄了很多次之後才過關的。

Continue reading

電影(500) Days of Summer — 並沒法使我的心這樣跳

500DoA如果今天才寫我的十五齣,500 Days of Summer 應該會包括在內。

因為,這齣電影全方位地擊中我,亦因此,好難寫。

情形,一如 04 年的《Before Sunset》和 07 年的《生日快樂》。

寫了好幾篇旁敲側擊的文章,談代言人、談建築、談歌曲,卻一直未能夠真正地寫片中最主要的內容——愛情。

如果你認定是「對」的那一位,卻對你自己並沒有「對」的感覺,你應該如何是好?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Continue reading

餘音秋冷了月光

中秋晚會,古巨基跟寧靜出場合唱。

音樂一響,竟然是偏偏喜歡你……

方文山將原版的傷感歌詞變成溫馨窩心的鄉土戀情。

也許是原版太過耳熟能詳,總是覺得溫馨歌詞.一.切.都.不.對。


自家試唱:偏偏喜歡你

所感你是否同樣身處月色之中?

祝各位中秋節快樂。

本來想過彈一首《撈月亮的人》送給大家,但找來琴譜才發覺原來是 B 調,超過七成黑鍵,我這個鋼琴初哥實在 handle 不到。只好退而貼別人的表演吧。

雪梨今天密雲有雨,今晚大概不會見到月光了,身處其他地方的朋友們,希望你們能夠欣賞到美麗的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