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迷失東京

1236638986終於看了【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

電影是跟一些西人朋友去看,奇怪的是他們對於電影中營造的「文化震蕩」的感覺比我深刻得多。或許我們懂得漢字,或許我們是唱卡拉OK長大,也看過日式白痴電視節目,招牌及地圖我們也略懂幾分,所以影像和場景於我們其實是一個不太陌生的亞洲城市。由於這些都是導演賴以構成電影意念的主要成份,所以對於牽動我的能力就削弱了不少。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我覺得兩位主角之中,以男主角的性格比較完整,將一個正在走下坡的中年過氣明星在陌生的都市中的不安及無助發揮得淋漓盡致。好幾個片段令我印象深刻:太太郵寄而來的包裹跌出了大量差不多相同的顏色樣板給他選擇。他煩厭的樣子,不就像大選的時候,幾個候選政客都不值一投的氣餒感覺嗎?

女主角的完整性就有所不及了,尤其是在丈夫離去公幹前後差距很大。丈夫在身邊的時候,每天等著丈夫回來的孤獨生活突然消失。東京的朋友就像從天而降,而且這些朋友的「性格」跟「級數」和她丈夫的女星朋友其實也差別不大。她似乎對丈夫的工作漠不關心,對丈夫的朋友甚至有點看扁及歧視。她對丈夫究竟有沒有愛似乎很曖昧,希望丈夫不要離去時的眼神也只是想有個伴而已。如果夫妻感情已經這樣淡如水,令人不禁懷疑她為甚麼要跟丈夫出國公幹,自尋煩惱、自尋寂寞呢?

我覺得女主角有點underact了,表達不出她自己迷惘的根源。不過,女主角在京都的部份非常精彩,蜻蜓點水般到古都一行,畫面非常優美,充滿了自然與古意,與東京市內的雜亂及酒店內刻意人工化的order對比得很有張力。

電影中所表達的感情,每一段都是有缺陷的。男主角的夫妻感情已蒸發得無影無踪,剩下的只有依賴及責任;女主角的夫妻感情卻像個錯配,在陌生的環境中兩人之間的問題被無限放大;男主角與女歌手的一夜情只是一場鬧劇,男女主角之間卻似一對親密的父親與女兒……一切都是淡淡的苦味,有點綠茶的感覺。還有就是配樂,實在叫人驚喜,與影像極之配合!

電影看完之後,找過雪梨超過十間唱片舖也找不到原聲大碟,真氣人!

小說夢中見

1236290287昨夜,夢見你回來了這個城市。

你穿著的是從前常穿的紫藍色裙子,我們坐在從前常常光顧的餐廳的「卡位」,不知怎地我竟然和你並排而坐。當我努力地理解這個氛圍,忽而瞥見對面坐著兩個陌生人。

你緩緩地發出聲音,久違地鼓動我的耳膜,說:「這是我的表弟,而這是我的……朋友T。」似乎「朋友」之前還有一個你不願明言的形容詞。

我試著理解你在說甚麼,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思緒渾成一片,良久才明白你的含意。我強擠出笑容,希望能接受你與這個T是一起回來這城市同遊的一對,但心中卻不斷泛出酸酸的醋味。

夢中時空流轉,到了吃甜品的時候。T淡淡的說他很飽,吃不下了。我和你卻熱切地看著餐牌,笑著點選各式甜品,彷彿回到了從前……

突然你收起了笑容,表情變得像T一樣,說:「都是不吃了!」到了這個地步,發覺原來我寧願你沒有給我夢見,我掙扎著,希望從夢中醒來。但夢中的時空卻突然凝結,膠著我的掙扎。只是光越來越暗,聲音越來越弱,墮進了另一個漆黑的夢境。

舊作重上舊路

1235845922《舊作‧1987.12.21 刊於星島日報星橋版》


年前一個夏天的黃昏,與父親路過舊居。我因為兩歲多時便搬走了,舊居對於我只是個模糊難辨的印象。我依稀記得像蜂巢般六角形的窗花,以及窄長的平台上一棵樹蔭蓋到路中央的玉蘭樹,好似是父親親手種的。舊居的對面,是所雜貨店。我和父親走近,臉蛋兒略胖的店主迎了出來。「嗨,為甚麼這麼久也不來?你們搬走也有七、八年了,只來過兩、三次!這是小宇啊?這麼大了?他自己來我也不認得他呢!」店主熱情的拿出了兩盒菊花茶,我向他討了飲管,便自顧自的啜了幾口,聽他們說著舊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