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艷芳—處境都變情懷未變

最近電影《梅艷芳》的導演版在 Disney+ 播出,花了好幾天,看完了這個五集的加長版。 其實,早在去年十一月底,《梅艷芳》在 Sydney 公映,我已經和太太一起去看了。但看完以後,總的來說就是覺得時間太短,節奏太快,很多內容都要靠回憶補回。如果不是經歷過那個年代的香港人,不少內容都會看得一頭霧水。例如,梅艷芳與張國榮的友情著墨太少,到後來他們病重時,不想對方知道擔心那種儼如親人的心思就不夠順理成章了。又如,她多年間提攜後輩的事跡,只有口述,呈現的只有徒弟們在她寂寞時到她家玩樂相伴,以及末段草蜢替她監製 1:99 演唱會的對白,只見到後輩陪她幫她,完全感受不到她如何照顧後輩。至於感情生活,她跟林國斌的亡命天涯,感情如何開始,又為何結束都令人看得莫名其妙。 這陣子知道有加長版,心裡十分期待,除了希望增加的場面能夠令以上的故事更完整之外,更想看到的是多些重現八十年代香港的鏡頭。電影中那些重現的彌敦道、利舞台、尖東海旁都令我看得很興奮。 坊間不少評論都集中批評電影遺漏了誰,美化了誰,刪減了某些事,但其實我更希望看到的,卻是能夠更立體地呈現已經選出來的幾段故事,我已經很滿意了。可惜,看畢五集,除了張國榮的戲份稍有增加之外,其他我希望看到的都沒有出現。 電視版出現更多描寫 2003 年沙士疫後,梅艷芳振臂一呼舉辦演唱會為香港人做事。但如今,香港的處境變了,這一次經歷了死亡人數幾十倍的疫情,又有誰有這樣的情懷站出來呢?

再見 Foxtel

去年十月,在 Sydney 第二次封城的尾聲,家中的 Foxtel 有線電視的接收器突然壞了。距離 2005 年 10 月安裝,足足用了 16 年! 它多年來提供的娛樂,幫助我渡過了很多不容易過的時光。一直以來按月交費的我,本能地立即致電 Foxtel 叫他們來更換新機。誰知服務員告訴我他們的 Cable 網絡已經賣給國家寬頻公司,不再提供有線裝置,舊客戶舊機壞掉,就要轉用衛星接收器,要我在屋頂裝一個碟型天線。我想起 Foxtel 近年推出了經網絡傳送的 Foxtel Now 服務,於是問她可不可以轉用 Foxtel Now ,竟然又得到一個完全沒想到的答案︰Foxtel Now 是由獨立的部門提供,建議我先取消戶口和中止有線服務,然後再自行上網登記和開新戶口。之前總是聽說香港的 cable 服務好難 cut ,反而澳洲的卻好像在鼓勵舊客戶 cut cable! 於是,我就上網登記和開通新戶口,他們向新客戶提供一個月免費服務,立即就可以在手機、平板和電腦。不過,要在電視機看就要這幾年推出內置 Android TV 的新電視,或是購買幾十元的 Foxtel Now 機頂盒。既然我沒有這麼新的電視機,Foxtel Now 又不支援 Apple TV,那就去購買這個封城之前在很多電器店都見過有售的機頂盒吧!問了幾間實體店,又找了好些網店,竟然都說已經售完,官網又語焉不詳,於是我致電 Foxtel Now 的服務熱線,接電話的那個人,無論我問何處有售,何時會有新貨,以至這個產品是否不再推出,全部都沒有確切答案!真是浪費時間! 至此,我也沒有理由繼續做 Foxtel 客戶了吧! 其實近年因為 Netflix 興起,加上 Disney 和 Paramount …

某種過期朋友

元宵節剛過,就來了一首不得了的歌曲。林家謙的《某種老朋友》,這陣子不斷狂播,完全是百聽不厭。 不過,甚麼樣的人會是過期朋友呢? 這幾年來,朋友的過期率可以說是大增。大家的社交媒體內,無論是因政見不同或是疫情等敏感話題而 unfriend 或至少降級變 acquaintances 的都比比皆是。 身處洪流中,更是各撐一葉舟,朋友緣盡,就是如此老死不相往來吧。 林夕的詞,不斷重複念念《一葉舟》,他的過期朋友是誰,也就明顯不過了。 《某種老朋友》 曲:澤日生 詞:林夕 編:林家謙 監:澤日生 / 林家謙 突然地疑惑龐大陰影活像鯨魚 只有等你要呼吸了才重遇 肯與不再肯也未出於自願 胡言後聽你亂語 為何只懂得看書 為何不邂逅奇遇 突然又容納殘舊陰影暫住 尋常像天要下雨 想與不要想不牽涉贏與輸 我是我間中跟你一些記憶共處 也不再忌諱同住 如皮膚即使碰瘀 從無發現亦痊癒 能暫時懷念某種老朋友 不過未能共享一葉舟 彼此都處身洪流 如何掙扎沉浮 連回想起當初手牽手也顫抖 就弄明白眼前這對不是該雙手 如輪迴臉龐留在當下也逐漸消瘦 如葉有枯榮輪流 命像悼念長壽 誰又能迴避某種過期朋友 一片葉無奈剛飄落背後 世上沒人能阻擋細水愛長流 若回憶偶爾活現就前來挑逗 在復原後走得很遠為何要回頭忍受 但可否當做剩餘無害有情的咀咒 沒有影響此際笑一笑天涼就過秋 就原諒回味從淚水中滴漏 其實沒需要自救 刻意擺脫什麼非永恆這對手 我在著衫聽到你囉嗦再嘲弄我 看衣領漸染黃後 為何不清洗熨斗 為何潔具亦殘舊 能暫時懷念某種老朋友 不過未能共享一葉舟 彼此都處身洪流…

醒晨遊戲

近來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床頭的手機來玩 Wordle。這個遊戲面世四個月,玩家從去年十一月初的九十人變成數以千萬計,更引來紐約時報以七位數字美元向原創者收購。 我從一月底開始玩,幸好每一天都能夠在六次機會內猜中。因為這個遊戲的答案沒有提示,每天開始猜都是要靠運氣,前天元宵節就是我最幸運的一天,第一猜就中了四個字母,其中兩個更連位置也正確,於是第二猜就猜中答案了! 這一種,其實就是我最喜歡的遊戲,可以說是 Mastermind 與 Scrabble 的混合體!它速戰速決,不用花大量時間玩,當中又要考考腦筋和英文,尤其適合晨早讓腦袋熱熱身,去應付每天「叫醒兒女上學大行動」的各種挑戰!月初某個週末,兒子早起走到我們睡房,見到我在玩 Wordle ,便要我教他玩。兒子有點像我,很喜歡玩 boardgame ,但以他小一的英語程度,要自己猜並不容易。希望假以時日他懂得更多英文字,可以跟他天天比賽,就好了。

十八.再出發

不經不覺,開始寫 blog 竟然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這兩年來生活確是給疫情弄得混亂不堪,就算長期因為封城困在家中,也提不起勁去寫文章。 去年 Sydney 爆發 Delta 疫情之後,就沒有再發表文章了。好多次起了題目,寫了幾行字,就沒有力量再寫下去。於是,由十七週年到十八週年,我只寫了四篇。 眼見很多當年一起寫 blog 的朋友,他們的地盤都早已消失得無影無縱,餘下仍然訂閱,常有更新的幾個 blog,都是很輕鬆地記錄日常生活,不用花太多心思經營的。 在去年封城期間的心情低點,我也有想過把這裏也關掉,或是將它變成 private。 不過,我終究還是捨不得,於是,我想不如效法上述 blog,重新出發,簡單輕鬆地將日常事,所見所感記下來就好了。 延伸閱讀:從前的紀念日: 半週年.一週年.兩週年.三週年.四週年.五週年.六週年.七週年.八週年.九週年.十週年.十一週年(從缺).十二週年.十三週年.十四週年.十五週年.十六週年.十七週年 圖片來源:Gareth Simpson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