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感晨曦中起飛

1237759500清晨七時,賴在床上的我接連聽見兩架飛機飛過,似乎風向將今天的航道轉到我家上空,來把我吵醒。或許晨曦中出發的旅客特別雀躍,以致噪音也特別響亮吧!

大學時代的功課曾設計過一個小型機場,從“旅途”的意象出發,想到“人生軌跡”,再想到太陽系內的彗星。偶然在一本關於彗星的天文書看到屈原【九歌】中的【少司命】的英譯本,驚訝於當中意象與現代飛行的契合……

‧‧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
‧‧ 綠葉兮素枝,芳菲菲兮襲予;
‧‧ 夫人兮自有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
‧‧ 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 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雲旗;
‧‧ 悲莫愁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 荷衣兮蕙帶,儵而來兮忽而逝;
‧‧ 夕宿兮帝郊,君誰須兮雲之際;
‧‧ 與女沐兮咸池,晞女發兮陽之阿;
‧‧ 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怳兮好歌;
‧‧ 孔蓋兮翠旌,登九天兮撫慧星;
‧‧ 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為民正。

“乘回風”“別離”“忽而逝”“雲之際”“登九天”完全是機場及空中飛行的意念,我想也不想就拿了【少司命】作為設計的主題,甚至找了一份行書寫的【少司命】作為設計圖的背景。事隔九年,或許是人生的軌跡航行至此,飛機的噪音竟然勾起了我一直以來對飛行及旅行的嚮往。

午飯時間心血來潮至書店閒逛,竟然給我買到兩本有關旅行的新書:陳世良的【上了建築旅行的癮】及褚士瑩的【元氣地球人】……在火車上匆匆看了數章,越看越想放低一切,拿出塵封已久的行李箱,隨心地飛往世界某個角落……我想起Bilbao的Guggenheim Museum,京都的神廟,New Caledonia的Noumea Tjibaou Cultural Centre……噢!我似乎在做著今晨被吵醒而未竟的夢呢!

舊作就此一生

1237413963《舊作‧1987.07.24 刊於星島日報星橋版》


香港早期油畫展。

我和阿華走進展覽會場,咦,低層會場竟給圍版團團圍住?原來畫展在高層。阿華走得很快,一下子便在梯頂。我卻只走了一半,總想從白白的圍板上的隙縫窺探些甚麼,但裏面儘只是黑壓壓。

我也爬上了高層,一幅幅油畫掛在眼前。阿華看畫的速度竟和他快跑手的稱號有點不符,像在細意品嘗。畫上的每根旗杆,每段樑柱都一一細看。有時發現了瑕疵,總愛高聲指出這個不台比例,那個又表情牽強。說得管理員瞪著眼看我們,我面紅耳赤,他卻歡笑依然。阿華笑時沒有甚麼,不笑時面孔有點怕人,不好惹的,尤其當他泯著嘴,側著臉時,倔強得教你退避三舍。鼻樑上架著副平凡得不可再平凡的近視鏡,有些異樣,令人覺得那眼鏡並不屬於他的。

「你看,這種風格我最討厭了,黑沉沉的,沒一絲兒朝氣……」阿華拉了我過去,指著一幅油畫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