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感兩周一聚:生命中的巧合

coke認識朋友 L 的過程很奇怪,那一天是大學一年級的註冊日,學校的安排頗為混亂,註冊,選課,繳費,拿學生證等等手續都分佈在校園的不同角落。一眾新生就在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跑來跑去,一次又一次地排隊,到下午接近三時,忙了半天終於把最後一項手續辦妥了。走出某座大樓,迎面是 Sydney 二月底酷熱的氣溫,忽然記起先前在某處看到了汽水機,正當想轉身回去買一罐可樂來消暑時,迎面穿著卡通人物 T 恤的 L 一開口就問我,知不知道甚麼地方有汽水機?

炎炎夏日,想買汽水解渴沒有甚麼奇怪,但沒想到的是他一眼看出我從香港來,問也沒問就跟我說粵語。於是我們就一起買了可樂,再傾談起來,原來他也是主修建築。我見他也拿著那一張建築系派發的文具清單,於是便問他應該到甚麼地方買這些專業用品。他已經來這裡留學近兩年,對這裡比較熟悉,便說不如立即一起去買。有了這一次的碰面,到真正開學時就成為 120 位建築新生中我唯一認識的人了。

其實好奇怪,我跟他的性格很不同,如果不是在同學中最先認識了他,未必會跟他成為好朋友,尤其是那一年來自香港的新生真不少。我跟他大學五年裡面差不多所有 group work 都一起做,畢業以後第一份工作也是因為他曾經在那裡實習而介紹的。那個年頭香港好景,畢業後跟 L 共事只有短短半年,他便決定回香港了,而我就在該公司工作了好幾年。雖然十多年來,我的工作安排也變過好多次,但所有工作上的夥伴都是源自那第一份工作。

我想,如果那一天沒有碰見他,又或者是我沒有瞥見過汽水機,回答不到他的問題,因為事情的發生一環扣一環,很大可能我就不會坐在今天這個辦公室,在午飯時間打這一篇文章了。


昨天才說過近來沒有想出甚麼題材好寫,今天就給我見到「兩周一聚」這個好題目,也算是另一種的巧合吧!

圖片來源:Happy Via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所感 + 撒網小結

IMG_0683這半年過得不太愉快,幾個月來,牢騷已經寫過不少,實在不宜再喋喋不休了。

長期讀者可能會注意到貼一幅 Youtube 再說幾句的 “hea” 文章越來越多,而 podcast 這半年也只做了兩集。對於這個經營五年的網誌,說實在的,我是有點意興闌珊的感覺。

認識久的網友,這一兩年都轉到 microblog 落戶,Twitter / Jaiku / Plurk ,我跟他們這些即時的討論,差不多完全代替了從前網誌上的留言功能。沒有了他們來留言,新留言數字大幅下降。連帶自己回 blog 看有沒有新留言的次數也少了。

心情欠佳,除了間中寫一點甚麼發泄一下之外,對週圍環境的觀察也不太敏銳,根本沒有閒心去發掘一些甚麼來寫。有時開了頭,寫了一兩段,興頭失去了就沒有完成。這個當然是一個惡性循環,文章沒有甚麼看頭,更吸引不了新讀者留言。回應少,寫東西的動力也就跟隨縮小。

其實,在生活和工作上也有著類似的惡性循環。雖然知道這樣不行,但身處其中,要跳出來改變自己,又談何容易?

2009 下半年,在盤算將網誌裝裝修,轉轉型,希望有點新感覺。

餘音You Are Not Alone

You Are Not Alone

Another day has gone
I’m still all alone
How could this be
You’re not here with me
You never said goodbye
Someone tell me why
Did you have to go
And leave my world so cold

Everyday I sit and ask myself
How did love slip away
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
That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you’re far away
I am here to stay

But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we’re far apart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
But you are not alone

‘Lone, ‘lone
Why, ‘lone

Just the other night
I thought I heard you cry
Asking me to come
And hold you in my arms
I can hear your prayers
Your burdens I will bear
But first I need your hand
Then forever can begin

Everyday I sit and ask myself
How did love slip away
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
That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you’re far away
I am here to stay

For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we’re far apart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
For you are not alone

Whisper three words and I’ll come runnin’
And girl you know that I’ll be there
I’ll be there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you’re far away
I am here to stay
For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we’re far apart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

For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you’re far away
I am here to stay

For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we’re far apart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

For you are not alone..


MJ 的最後一首 Billboard 冠軍歌。

細味歌詞,好感觸。

那些不知底蘊就說三道四的不知名閒人,會不會為失去一個談論對象而感到失落?

小說定格

aqualuce那一次你問我,拍了這些照片,五年、十年後拿出來看,會不會記得這一刻的心情?

我把正片菲林卷到下一格。把貼著觀景器的眼睛移開,用雙眼凝望你三秒,然後合起了眼,模仿著機械人的聲音說:您的影像已經輸入。心情分析進行中。心情分析完畢。資料儲存。資料備份…

你的嘴角從微笑變成嘻嘻地笑,我雖然來不及再把眼睛瞄準觀景器,但那種知道鏡頭對著自己,而忍著不張口大笑的表情,總算給我急忙按下快門,沒有對焦就記錄到菲林上了。

那一刻,我們就在沖繩著名的婚禮小教堂 Aqualuce Chapel 前面。

當日,我們只是路過,不是嘉賓,更不是新人。

我們回到租來的汽車,拐彎離去的時候,我瞥見你回望著教堂依依不捨的眼神,方才明白你在那一刻究竟在想甚麼。

我的心有點虛,完全不覺得自己準備好面對這個議題。我假裝沒有看見你的眼神,假裝沒有聯想到你心裡的憧憬。

我故意甩甩頭,在初秋回那霸的公路上打開了車窗,讓海風把這些自以為來得太突然的煩惱吹走。

這些年後的今天,在一片漆黑中用幻燈機重看著你在艷陽下半模糊的影像,突然記起你問的那一個問題,原來,對話都一字一句都貯存下來,心情的記憶也一點一滴沒有遺失。可是,當年的我卻選擇了逃避,沒有真正的去回應你心中的遠景。如果定格的那一剎,你面對的是今天的我,大概會拖著你的手進去教堂問資料了吧?

所感10年1覺

這陣子整理了電腦上的數碼照片,我把從 1998 年起,用 Floppy Mavica 拍的所有數碼照片都按年份,按日期排得整整齊齊,截至今天,一共 23732 張。

過程之中,當然不免看到這些舊日影像。

曾經,拍到水上閃閃生輝的玻璃藝術品。

曾經,去參觀奧運場館。

曾經,看過火炬的傳遞。

曾經,在砵蘭街拍攝當年的彩色光管招牌。

曾經,駕了幾個小時車就為了去看一座建築物。

曾經,在農展會拍攝吃奶的小豬時被取笑在自拍。

曾經,在墨爾本當時的最高點居高臨下。

曾經,在盛夏的南天寺捕捉含苞的蓮花。

曾經,站著看人工湖上的一對天鵝。

曾經,傻傻地等待不願開屏的孔雀。

曾經,在迴轉木馬上拍。

後來,也曾經,在前面說過的某些地方重遊再拍攝景物了。

就這樣。

電影亞洲光影

IMG_3666電影節於我,越來越變得像每年一度的祭典。

上個月沒留意映期縮短了,就照慣例買了套票,弄得某一天甚至要連跑四場,實在有點吃不消。這幾年,每一年都說明年不看這麼多了,最後還是不由自主地去買套票。

今年看了不少亞洲片。

韓片看了兩齣,都反映了社會問題。Breathless 以一個暴力份子的經歷,來探討家庭暴力對下一代的影響,他跟一個中學女生交朋友,又一起帶外甥去玩,跟他追債時的暴力儼然是兩個不同的人。Treeless Mountain 則以兩小女孩被單身母親交托在姑母處的生活為主線,道出貧民家庭在貌似繁華社會中的難處。破碎家庭加上貧窮,在高速發展的社會中依然無可避免的存在著,不斷地製造著悲劇。比起包著糖衣,人工化俊男美女的韓劇,更淒,但並不更美。

中國片看了兩齣,賈樟柯的短片《河上的愛情》和長片《二十四城記》。我對前者有點失望,覺得二十分鐘的時間太少,要訴說四個三十來歲舊同學的今昔,有點水過鴨背,不夠感染力。不過,蘇州的風貌不像平時看慣,以吸引遊客為目標的加工影像,反而比較真實可喜。後者以行將拆卸的前軍事航天工廠成發集團的員工為主要「採訪對象」,混合了實況和演員扮演工廠員工來自白,很有真實感。明明在你面前的是陳沖,但她演一個千帆過盡的前廠花,一句她長得像當年陳沖成名作《小花》就令觀眾放下了她是陳沖的預設。呂麗萍演從東北遷到四川的女工,她訴說她在途中跟兒子失散的傷痛令我熱淚盈眶,尤其是對比起剛剛看完韓片 Treeless Mountain 裡面的狠心母親……。對比起前作《三峽好人》和《無用》,今次的技巧成熟了許多,而故事之間環環緊扣,從最老的工人,說到二十來歲的工人下一代,吸引人追看,不再出現《無用》後半那種勉強填塞為長片的鬆散。

昨日連看了描寫藏傳佛教的 Unmistaken Child 和來自越南的 The Moon at the Bottom of the Well。前者是紀錄片,記述了袞卻格西活佛在 2001 年圓寂後,他的首徒 Tenzin Zopa 尋找轉世靈童的艱苦過程。而後者以中學校長的妻子為主角,她因為自己不育,為了替獨生子丈夫傳宗接代,就安排了鄉下女子為妾生子。但他們知道,共黨控制的學校不能容許校長有這種封建迷信思想和通姦行為,所以一直秘密行事。不料後來東窗事發,女主角就提出假離婚,讓丈夫和妾侍結婚以保職位。但最後竟然弄假成真,自己變成多出來的一個。在孤獨之下,她竟然從一個知識份子變成了迷信的半瘋癲婦人。過份迷信的傳統可以壓迫人,但政府鐵腕地要更改傳統和控制人們的生活,似乎只會製造悲劇。兩齣戲相連地放映,令人不由自主地以這個故事來對比五十年來藏人的處境。

電影節還有兩天,看完,再談其他的吧!

留影Vivid Sydney!

vividsyd1vividsyd2

vividsyd3vividsyd4

這陣子雪梨好美,Vivid Sydney 是一個集音樂,光影色彩概念而成的藝術節。最令人目不暇給的就是每晚雪梨歌劇院都會穿上新裝,白色的帆染成了斑斕而神秘的色彩。從氣象局的小山丘拾級而下,在沿著海港岸邊的展覽路線,我看到一連串由多位藝術家以光影創作出來的裝置,有閃亮的綠色膠樽,有投影在雪梨大橋下的澳洲地圖圖案,有掛在窄巷的大人頭,有彩虹七色的牆……

這些光與影配合的創作,每晚都吸引了不少攝影發燒友來拍攝,當然,我也冒著寒風拍了不少照片,不過,在 Flickr 上對比起其他高手的作品,發覺對於夜攝,自己還有很多很多要學習,所以,還是不要獻醜,改為貼出 Christopher Chan 上載到 Flickr ,真正有水準的作品吧!(可以按圖放大)

這陣子雪梨電影節也在進行中,有幾晚在 Opera Quays Dendy 看完電影後,步出歌劇院前的海濱,看著海水反射出閃閃的燈光和歌劇院的色彩,實在令人覺得,能夠活在這個城市,實在是一種福氣。

展期還有幾天,到6月14日止,如果你在雪梨,就不要錯過啦!

餘音未平復的心

真的,每次想起,仍然未平復。留意 Music Video 裡面插入的畫面。

未平復的心/王靖雯.黃貫中
曲/李健達.詞/陳少琪

城內似暫停 當初的指證 人們像再度平靜
流淚與熱誠 高呼跟響應 遺忘後似漸平靜
但昨日的記憶沖不去 沒有在暴雨中粉碎
暗湧光陰裡 我理想不破碎 理智絕未沉睡
暗湧光陰裡 我也不想向後退 那熾熱汗和淚
永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如舊暢聚
暗湧光陰裡 縱有風霜冷對 我縱是極疲累
暗湧光陰裡 縱有險阻要面對 我縱是在流淚
也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埋下畏懼
全沒有淡忘 當天的境況 仍然在暗地回望
全沒有淡忘 不管多悽創 仍能渡過萬重浪
在昨日呼喊聲多悲壯 沒有在暴雨中安葬
暗湧光陰裡 我理想不破碎 理智絕未沉睡
暗湧光陰裡 我也不想向後退 那熾熱汗和淚
永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如舊暢聚
暗湧光陰裡 縱有風霜冷對 我縱是極疲累
暗湧光陰裡 縱有險阻要面對 我縱是在流淚
也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埋下畏懼
暗湧光陰裡 縱有風霜冷對 我縱是極疲累
暗湧光陰裡 縱有險阻要面對 我縱是在流淚
也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埋下畏懼 不再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