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海底

2012-12-30

終於順利完成課程,考試及格拿到潛水員 (Open Water Diver) 證書。下水前的步驟已經做熟變得簡單,而海水浮力較佳,我們幸運遇到風平浪靜,在海中做動作反而比泳池容易。

兩天在大堡礁,一共下了六次水,頭四次是練習加考試,最後兩次則是以正式潛水員的身份下水,更可以拿著自己的相機在水中拍攝!我們在珊瑚之間穿插,見到各種大小魚類,包括小丑魚 Nemo 、鯊魚、海參等等,拍了不少照片和 video。上圖就是我用自己的防水相機拍的。

是甚麼驅使我參加這個課程呢?雖然這好像是近來某個下午突然的一念,但其實回想起來,自從十多年前我在大堡礁南端浮潛過之後,應該就已經有這個念頭。

這些年來,這渴望其實反映在我在這裡寫過的故事之中,兩個連載故事:《一幀風景》《沾濕了的信》中都有潛水的情節,剛剛重讀了有關的段落,發覺我當時憑空想象寫出來的情景,跟這兩天親身的體驗原來十分接近,很有趣。

所感 + 闖蕩學潛

2012-12-28

今次來 Cairns ,報了名參加了一個為期四天的潛水班。剛剛完成了首兩天的理論、泳池實習和筆試。之後兩天便出發到大堡礁,在海中訓練。

課程比想像中難,導師教得好快,要記得的資料、程序亦非常多。而在泳池中要浮起做的動作時,平衡又好像不容易掌握。

也許年紀真的不小了,學習東西的速度好像有點退化,印證了當初報名時,覺得如果現在四十來歲這年紀不試,將來大概會更難。

在網上把這個想法告訴同年出生的小學同學,誰知他回我一句 Oh no, when did you turn 40?

當然他在說笑,但實情是,口裡可以不承認,但自己會知道,體力和學習能力下降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記得上一次到大堡礁是我 25 歲的時候,如果當年我報名參加,應該會比較容易,畢竟,那是大家公認的 prime year!

闖蕩雨林

2012-12-26

今年旅途中乘坐過幾次吊車,包括在紐西蘭 Rotorua 的 Skyline 和香港昂坪 360 ,但感覺最特別的,就是今天在 Cairns 的 Skyrail,雖然論高度它不夠 Rotorua ,論長度又不及昂坪,不過它在熱帶雨林茂盛的林冠上經過,有某幾段更接近得好像要碰到樹頂似的。在一片綠色中間有可以見到地面的隙縫,看見地下的泥土跟河流,這才令人感受到原來離地幾十米!

中途停站,有職員帶一眾遊客穿過一段短短的雨林,見到很多特別的植物。因為樹木濃密,地面的光線只有樹頂的 2% ,植物要求生便出盡法寶,我們看到藤類植物如何勾住巨木攀附而上,吸取陽光,而一些 strangler fig 更會最終纏死附生的樹木!而林中更有之前以為只有紐西蘭獨有,樹齡以世紀為單位的 Kauri 樹。

吊車的終站,有以有遊客為對象的市集和食肆,更有蝴蝶館、雀鳥館和樹熊袋鼠館。對於來自澳洲國內的我,蝴蝶館比較吸引。館內彩蝶紛飛,孵育室中更展出了從卵到毛蟲到蛻變的實物。我更恰好碰上職員將剛剛破繭的蝴蝶放出展館,不少蝴蝶更急不及待交配,實在大開眼界。

闖蕩水溫

2012-12-25.jpg

Cairns 位於熱帶,南半球夏天的十二月更是熱得交關。今天沿著海傍大道步行得汗流浹背,見到 Cairns Lagoon 泳客不少,於是決定湊熱鬧跳進水中暢泳。

咦?為甚麼我一點都不覺得涼快呢?水溫好像比 Sydney 的海灘暖得多呢!由於解暑功能不足,我游了半小時左右就上岸了。相比起近幾個週末我在 Sydney 不同海灘暢泳時的涼快舒適感覺,完全是兩回事!

我拿出手機上網查找,原來 Sydney 夏季的水溫是 20 度左右,而 Cairns 卻是在 28、29 度之間!相差這麼遠,難怪很不習慣!

忽然我記起當年移民時,因為我只游過香港夏天較暖的海水,第一次在 Sydney 下水時那種寒冰徹骨的感覺,實在印象難忘!但在 Sydney 住下來,經過多年鍛煉,對於這裡的水溫已經完全習慣,現在反而嫌棄熱帶的海水不夠涼快了!

習慣形成後,要再適應新的改變,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所感 + 留影Merry Christmas!

xmas2012s

臨近聖誕,雪梨的聖瑪利天主教總堂每晚都舉行一個充滿聖誕氣氛的投影 show ,今年的內容從充滿宗教意味的耶穌誕生畫像,到人人受落的聖誕樹,甚至將整座教堂正面幻化成一份聖誕禮物!看看以下的短片吧!

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所感 + 餘音直到消失天與地

昨日貼了《明日世界終結時》應「節」,網友 Peter 說實在太九十年代了。陳電鋸又提議用另一首九十年代歌曲《直至消失天與地》也可,哈,今天就趁末日預言還未破滅前,來回味一下吧!

當年電視劇的片段,跟我一樣是二字頭的鄭伊健和陳松伶,那真是令人懷念的歲月呀。

搜尋片段時,得知陳松伶最近翻唱了此曲。在某網站找到「試聽」版,知道原來她在一所教堂內與管弦樂手現場錄音。教堂內帶暖意的迴音和細緻的樂器演奏很不錯,不過唱腔卻嫌有點不自然,令人失望。不然,我大概會將翻唱版本配上上面的影像,變成兩段對應的 MV 會很有趣!

所感 + 餘音明日世界終結時

既然我國總理宣佈了明天是世界末日,就讓我貼上二十年前的舊歌《明日世界終結時》應應「節」吧!

當年最搶耳的一句,是「在明日世界終結時候,都不悔今生,曾經跟你走」,但原來現在卻有些單身人士「不想孤獨死,極速配對過末日」。老實說,如果明天是末日,今天配來一個陌生人,what’s the point?

所感 + 餘音半份開心

spiral

有一句歌詞說:誰明我一位都有半份開心?

讀深霧的《一人遊:輕裝上路》,他說「不少人覺得一個人旅行很悶,很奇怪,甚至很危險」,但他卻完全沒有那種「若有個遊伴的話多好」的想法。

他說的其實我深有同感,近幾年我也有不少一個人出遊的經驗,也愛上了這種自由自在的旅行方法。完全不用思考旅伴的口味,不用拍找錯地方會有誰板著臉孔,不必掛心別人的體力,更不用為了遷就而錯過自己渴望遊覽的地方。

作為獨自成長的小孩,小時候下午做完功課就只有自己玩。如此地長大的我,一個人是常態,有人陪伴反而是例外。這,也許就是我能夠體會獨處樂趣的原因吧。

不過,既然一位有「半份開心」,兩位不就是會有全份開心了嗎?但可惜人與人的相處不是算式,加了人,你可能得到全份開心,但遇上不對的人卻可能連僅有的半份開心都失去。就算此刻相處得開心,又會害怕一天會因為生離或死別而整份失去……

我這樣想,是太悲觀了嗎?


      自愛 - 自家試唱

電視一個信字

承接上篇,我仍然意猶未盡,想談談 FlashForward 裡面一條佔戲不多的副線。相比起劇集裡的其他情節,這個故事牽涉三個角色,可以用一個「信」字來總結。

Bryce (Happy Endings 的 Zachary Knighton 飾) 是醫院裡的實習醫生,但卻不幸患上末期癌症。他瞞著同事接受化療,但卻沒有甚麼效用,萬念俱灰之下走到洛杉磯的 Venice 海灘準備自殺。就在把槍口對準喉嚨的一剎,FlashForward 就發生了。他見到半年後的自己在一間壽司店裡等,忽然一個日裔女子來到,他用日語跟她交談,然後執起她的手,看到手腕上的「信」字紋身,然後就感覺到強烈的愛意。那兩分十七秒之後,他醒來,忽然他不再想了結生命,那夢一般的女子給了他一個生存下去的希望,也讓他知道六個月後自己仍然生存。他憑記憶把這個女子的樣貌繪畫下來,偶然的機會下他知道醫院的義工 Nicole 懂得日文,於是便給她看他畫出來的紋身字樣,Nicole 告訴他這個字是 believe 的意思。Bryce 開始學日文,在醫院上見到日裔病人就把畫像拿給他們看,最後得知她身上穿的T恤是東京某餐廳的標誌,大概是員工穿的制服。Bryce 聽後二話不說,連治療的預約也不顧就飛到東京。他拿著畫像到餐廳打聽,發覺她真的曾在那裡兼職當侍應,名字叫做 Keiko 。餐廳老闆把 Keiko 的地址給了他,但應門的女子卻說沒有這個人。Bryce 只好失望地回美國。

Keiko (藉著雨點說愛你 的 竹內結子 飾) 大學的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得到大公司的取錄,成為全部門唯一的女性。可惜,上班以後卻被投閒置散,唯一的工作竟然是要她在會議上奉茶!她一直以來的理想是參與機械人研發,但工作的現實卻令她很灰心。直到 FlashForward 發生,影像中她在美國洛衫磯的街道上輕快的走,到達了一所日本餐廳,見到一位白人男子,他翻開她的手,見到一個「信」字紋身。她內心的不滿不斷堆積,於是就到紋身店把 FlashForward 見到的式樣依樣葫蘆,最後更毅然辭職。她母親對她的舉動很反對,而得知她在 FlashForward 見到與白人男子交往更是反感,因此再 Bryce 找上門來時便說謊打發他走。Keiko 決飛到美國,希望令預知的未來發生。在洛衫磯她找到了預見到的壽司店,常常在那裡等希望碰上 Bryce。她帶來的積蓄漸漸用盡,幸好偶然在老爺車展遇上車房老闆,於是在以機械工程師的知識,在他那裡當黑工修車。但沒多久,移民局來調查,把她拘捕,以待遣返日本。

Nicole 中學畢業後幫人看小孩,沒甚麼人生目標,混噩度日。她在 FlashForward 時見到自己被人強行溺斃,同時卻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內疚感,認為自己罪有應得!她醒來後十分迷惘,到教堂慚悔又不知道自己在後悔甚麼。神父提議她別胡思亂想,不如去當義工幫助別人吧。她因為學過日文而與 Bryce 開始熟絡,尤其在他從日本回來,治療癌症期間更開始萌生愛意。Bryce 的病終於受控,康復了的他決定不再理會 FlashForward 的映像,跟眼前人 Nicole 交往。可是不久,Nicole 在醫院見到拘留所送來黑工的身體檢查資料,上面竟然有 Keiko 的名字!她為了保護這段新戀情,一直瞞著 Bryce,直到 FlashForward 中見到未來的那一天,她終於受不了良心的責備,向 Bryce 和盤托出。Bryce 用了一整天,終於找到了 FlashForward 中見到的壽司店。

這一天,Keiko 的母親飛到美國,為她辦理遣返回國手續,但到了機場她忽然挑起事端,叫 Keiko 趁機逃走,去找那預見的人。終於,Bryce 和 Keiko 就有如預見的場面般終於在壽司店遇上!

至於 Nicole ,她向 Bryce 坦白之後,駕著車漫無目的闖,最後發生意外墮入湖中。原來預見的內疚是來自對 Bryce 自私的隱瞞,而以為是想淹死自己的人卻是將自己救起的英雄。

預知到未來某天會發生美好的事,於是憑一個信字,不計語言和地域的隔閡,傾盡全力去造就它發生。Bryce 和 Keiko 的世界很單純,但看一眼就愛上的戀情,是否就可以長久呢?我嘗試從大結局尾段再一次 FlashForward 到未來的影像去考究,但卻不得要領。情節這樣地完結,很明顯是鋪排第二季的故事,可惜電視台因為收視下降,決定不再開拍,這些人如何走下去,就只能永遠是一個謎了。

電視FlashForward — 如可預知到未來

FlashForward 是我近幾年印象最深的電視劇,故事描述2009年10月6日,全世界所有人突然失去知覺,為時兩分多鐘,造成各種意外。在這百多秒裡,眾人親歷了半年後2010年4月29日的未來片段。

自從年初購買了DVD以來,已經從頭到尾看過兩三次了。喜歡這套劇集,除了自己向來喜歡有關時空轉換的題材,也因為當中探討了當人人預知到未來某天的片段之後,對劇中主角們心理的影響。

有人戒酒多年,卻見到自己喝得醉醺醺。

有已婚女人看到自己跟一個仍未認識的男人半裸在一起。

有末期癌症病人看見自己仍然活著,甚至有段甜蜜的異國戀情。

有人見到自己到了阿富汗,發現兩年前戰死當地的女兒仍然尚在人間。

有女同性戀者發現自己正在接受超聲波檢查腹中胎兒。

有人見到自己遇溺不斷掙扎。

有人發覺自己將會活在駕車撞死人的後悔中。

但最最可怕的,莫過於當人人都看到未來,而自己的兩分多鐘卻一片漆黑。不久,當這些人跟家人的未來片段對照後,才知道如果沒有見到未來,就等於到時已經不在人世了。當中有萬念俱灰,放縱度日的,有自我了斷的,也有不願受命運擺佈而努力生存下去的。

而上述致命車禍的司機,為了避免預計的悲劇發生,竟然選擇跳樓自殺身亡。而因為他本來有看到未來的片段,他的死就證明了預視的未來並非不能改變的。

當然,亦有大部份人見到的未來,根本就同平常日子沒有分別,這應該是喜是悲,就因人而異了。

本劇由小說改編,本來人物場景在瑞士,以科學家為主,若要化成影像略為沉悶。電視劇經過大幅改動,以 FBI 和醫院兩條線為主,有動作又有推理,追看性甚高!可惜,大概是題材過份沉重,收視率不及預期,電視台決定不開拍弟二季,導致安插在第一季的不少伏線都無機會播放了,實在遺憾。

這次重看,我忽然想起我當時過著的日子,猜想如果這 flashforward 的事件真的發生了,我大概會看到09年10月健康的母親,會在10年4月變成不良於行要坐輪椅。如果給我早半年知道母親的身體會出問題,會不會令走過的路有甚麼不同呢?

自由意志與命中註定之間的互動和角力,就是此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