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of or Disproof

看完電影 Proof (港譯:情來.算盡愛),心裡有一個解答不到的問題:如果你愛一個人,你是否應該無條件,第一時間相信她的說話,還是要她拿出證據來說服自己?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戲中 Jake Gyllenhaal 就是因為不能夠第一時間相信一份驚世的數學理論是出自 Gwyneth Paltrow 之手,而差點斷送了這段緣份。如果將自己代入角色,我大概也不能相信理論是出自她的,剛剛喪父精神恍惚、為了照顧患病的父親 Anthony Hopkins ,學業半途而廢、手稿字跡又酷似數學家父親……一切表面證據都指向理論是她父親提出,而她因為各種打擊而出現了妄想症狀,把父親的研究當成自己的。這種情形,其實相當兩難,一方面,你希望相信你的情人,也相信她不會剽竊父親的遺稿;但看她不穩的情緒,又難以估計病魔的力量。 電影中似乎在表達:相信情人的說話才是對的。現實世界中,也有不少人要求伴侶不求證就無條件地相信自己,如果對方做不到,就懷疑對方的愛。不過,有誰可以站出來,說自己對另一半的說話句句屬實,從來沒說過謊呢?如果不能,你又憑甚麼要求對方無條件相信你?尤其,如果對方曾經被謊言深深傷害過,曾經完全相信但到最後一切都被 disproof 了…… Stannum 業餘評分:《棧棧棧棧棧棧棧。。。》(十個棧滿分)

每個人心中都有……

7/3/2006 新增:到處留言 @Whisper at the Tolo Harbour @人間 @柔光優影 @光影筆記 電影在雪梨早了幾星期上畫 ,我看了寫了香港還未上,隔了一個月,看到不少網誌的評論又忍不住加幾句,重看原文才發覺在各處的留言寫得比原文更深入,所以便將散落各處的留言合成幾段,以補原文的不足。 很沉重的電影。 看完後不太覺得電影很催淚,但沉重的感覺卻久久不散。 「斷背山」沒有刻意歌頌 Ennis 與 Jack 之間這段情,說的是兩個人在歲月悠悠中不能自拔的故事,是性格是宿命是歧視的各種力量構成這個結果,戲劇的矛盾就在這裡展開。 他們雖然每年相會,但總也沒有結果,一切也不能重來,一切都與當年不一樣了,每一次見面後都痛苦,Jack 提出拋棄一切在一起每次都被拒是苦,Ennis 因著童年陰影接受不到與 Jack 一同生活,勉強壓抑更是苦。我甚至懷疑電影有點警告意味,借命運,借他們的苦來譴責逃避責任的偷歡。 Ennis 的妻子佔戲其實不少,可以說是性格最討好,最令人同情的角色。Michelle Williams 的表現令我刮目相看,發現丈夫與Jack的曖昧後,她的不知所措,到幾年後離婚之間的幾段戲,一步一步對身邊人的不忠逐漸厭惡,死忍到受不了最後離婚,很 有層次感。而 Jack 死後,他妻子在電話中對 Ennis 的冷淡,雖然沒有明言,但令人覺得她也是知道的。 Ennis 的內斂性格,將一切都收藏在心,不願意踏出與牛仔身份不符的任何一步,那一場感恩節被妻子揭破的戲,一生艱苦維持的形象原來一早已被枕邊人識破,不知所措 到用暴力對待,戲劇性的爆炸點,精彩得很。關於為何他們不能夠獨身,也許我們不太了解西部牛仔的生活,會不會是當年牛仔都得結婚生子呢?或者他們如果一直 單身的話,一樣會惹人懷疑之類?這也許就是悲劇的所在。 斷背山得不到最佳影片,令我有點失望,不過因為沒有看過 Crash,沒有比較,也就難以評論公平與否。不過,奧斯卡結果大多是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重疊,今年不是,已經很大程度是保守勢力在背後影響了賽果。電影 是一種藝術,如果以各人心中的道德標準來衡量投票,就等於把電影當作一種說教的工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