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作】 孤單競賽

1235561987《舊作‧1989.08.20 刊於星島日報星橋版》


單調的電話鈴使我抓起了話筒,是你?「收到了中大的信?」你問。

「收到了。」我答。

「取錄了吧?」你再問。

「是。」我說。

你徐徐的嘆了口氣,彷彿怕我不能領會你的困惱。其實我會不知道嗎?

「連你也走了,明年在這裡唸中七的人越來越少了。出國的出國,入中大的入中大,偏偏又全部都是知己良朋。明年的校園生活真不知如何度過?回到學校又有誰談得來?上課下課,冷冷的面孔配上熟悉的校園,更要強迫自己去苦讀一頁頁的白紙黑字,下遺忘已算萬幸,還妄想融會貫通?哼,理想。若下是為了這兩個字,現在可能已上了岸,九月就要和你趕火車入中大上堂了。」

我記得就在上一個夏天,同一話筒傳來你開朗的說話。我拿看填好的中大報名表問你報甚麼系。

「我想我不會報了,我覺得我不是一個隨便拿個學位便心滿意足的人。既然中大沒有我喜歡唸的科目,它自然不適合我。就此放棄理想,不是很可惜嗎?」

「不過就此放棄機會,不是更可惜嗎?」

「破釜沉舟嘛,至少可以迫自己努力一點,不會因“蜜月年”而荒廢學業。你看那些師兄,一朝成為暫取生,全部都有恃無恐,全心全意投入課外活動,年終看看自己的成績,要放棄暫取生的資格也不敢了。」

不過沒有多久卻得知你當上了某會的會長,你說只負責一個學會不會太吃力。可惜言猶在耳,這個會被迫大展拳腳的消息又不逕而走。你忙得團團轉,別人以為你意氣風發,你卻苦笑說得到「事業」,賠了學業。破了釜、沉了舟,卻被敵軍包圍,糧盡無退路,要突圍又談何容易?

火車司機單調的吐出了「大學」的聲音,到站了?

我步出車站,四周三五成群的新生們嘻哈走著。我沉默地站著等校車,註冊也得獨個來,同系的沒有一個熟稔,不同系的又不同註冊時間。我坐上校車,呆呆地看著後退的林蔭,想起那一趟三個人闖入中大的校園,在獅子亭中拍過照後便一股勁兒往上跑,誓要到達至高點。往昔壯志哪兒去了?現在竟然因為怕苦,連目標也不要了,在山腰就心安理得地停步。

三個人之中,他已出國兩年,我成了準大學生,你卻仍須努力。原來各散東西的感覺是這樣的,大家孤單地在不同的地方爭長短,無奈地開始漫長的競賽。

5 thoughts on “孤單競賽

  1. 看到關於中學的文章,忽然腦裡閃了下段數週前的對話。與一位在紐約相識的朋友閒談中講及貴中學,不其然發現這位朋友與台長年齡差不多,又出自同一中學,又是從香港移民澳洲!可能,你們會是認識的!

    世界真細小小小!!!!

    (已把貴台地址寄給這位朋友了)

  2. 剛剛買了「廣東聽寫王」,嘗試著用廣東話把要寫的東西對著電腦的咪高峰輸入。雖然仍然錯漏百出,但說明書說越用得多正確率就越高,似乎用了一晚,已經逐步有所改善。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用自己說話的速度輸入中文,就好了!

    科技也真發展得很快!

  3. “孤單競賽”裏面,你提到的“暫取生”,究竟是什麼呢?

  4. 下星期六返澳門兩個星期,係時候買 「廣東聽寫王」,打九方把到我頭痛!

    Question: 「廣東聽寫王」貴唔貴架?

  5. To: Cloud

    暫取生制度是香港中文大學於八十年代中期推出的收生制度。由於當時香港學制分為兩種,英文中學七年加大學三年,中文中學六年加大學四年。英文中學的學生如果中五會考成績不錯,就可向中文大學申請,完成中學第六年後,考一個中文大學的評核試,就可以免除中七以及高級程度會考的壓力,直接入讀大學。當時有人批評,中文大學此舉旨在吸納成績最好的一群學生,直接影響了香港大學新生的水準。

    To UP212
    廣東聽寫王,定價六百多元,在香港買大約五百塊錢罷。還有一種較便宜的叫做小聽寫,兩三百塊就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