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火鍋蒸氣偷望你

steamboat窗外下的其實是雪,只是無奈地給城市的熱量液化,無法再凝成引人遐想的雪花。

你和K一起來到,微微向我這方一笑,一邊將脖子的銀白圍巾卸下,又一邊輕輕把沾在皮衣上的微雨點拍走。K給你拉開椅子,在這八人桌子,你剛好坐在我的正對面。今天是L的生日,是自從你給我寫電郵之後第一次見到你。你完全沒有異樣,好似從來沒有把我的情感揭發。

我拉著身旁的L,刻意地向著他說工作瑣事。一碟碟的血肉端上來了。我想起茹毛飲血的久遠時代,沒有倫理,一眾都靠武力爭奪所需,充飢如是,交配如是。大家伸出筷子,把血肉放進沸騰的湯,畢竟,我們已經離那種時代很遠,很遠。

一陣陣蒸氣從鍋中向上湧,我望著你,你的臉時而清楚,時而朦朧。我記得在網誌上偷偷地形容過出現在我夢中的那個你,也是如此。肉片的血紅素被湯的煎熬破壞,變成棕色。

「塊肉熟到爛啦,做乜呆晒?」K指著我笑問。我感激你沒有向K道破你揭發的秘密,K還把我當成多年的好兄弟。我強擠出傻笑,把熟透的肉片放進口裡。完全沒有味道。是肉的味道已經消失,還是我的感覺消失?我偷偷勺了一口湯,想測試我的味覺是否仍在,卻燙得要把舌頭伸出,公諸於世。寫那些文字的時候,沒想過你會看到,你會明白。我以為,化了名字,朦朧了場景,就算一篇篇公諸於世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已是我唯一可以抒發的出口了。

……突然看到你的文章,相識多年,從來沒想過你的文筆那麼深情……
……K還一直以為你只懂數字,不懂文字……
……雖然沒有註明,我會把你寫的當成小說……你們口中的K嫂 雪

腦中浮起了你的電郵……沒想過……一直以為……當成……,你的文筆比我的更隱晦,但署名的方式就是最了當的拒絕。我往窗外望,雨停了,不能再給我當成融化的雪花。我把桌上的雞蛋打破,隔去蛋黃放進湯中,蛋白給熱量凝固成雪花般的白色,卻不像雪。

6 Comments Add yours

  1. 萱言 says:

    [蛋白給熱量凝固成雪花般的白色,卻不像雪。]因為雪只成就于冷。
    也許正因為小說中K嫂的冷靜,[我]的心中才落過一場如雪的雨。
    你在行文中將[我]對[你]的認知還原為[女人]。[女人]水做,水的三態在此悉數裸露:(應是雪的)雨、(火禍的)蒸氣、(那女子叫)雪。
    最後,[我]將代表可孵化新生命的雞蛋打破,只吃不像雪的蛋白…這就是生活。
    萱言

  2. Stannum says:

    萱言︰你分析得很「到」。看到最後一句,「這就是生活」,還以為是自己在說話。本來這故事長篇一點,還有下文,但寫到「卻不像雪」便覺得這就是終結,再也寫不下去了。

  3. Kajie says:

    棧主,
    這個故事…他╱她的心都太沉重了。心就像那鍋內沸騰的湯,激動得不可抑止。

  4. Stannum says:

    Kajie :是的,這一篇很苦。在想,鍋裡面的湯,就算如何美味,於他,也是苦的。

  5. Kajie says:

    棧主,

    其實 ” 得 ” 不到才會感到 ” 苦 “, 曾 ” 得 ” 到的可能已是 ” 苦中作樂 “.

    在煙霧裡的,永遠美不勝收。

    小女子造次了,見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