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

Highway_1公路是筆直的,遠遠西面的地平線上仿彿有一部甚麼樣的機器,不斷的紡出新的公路,令我們就算不停高速馳行,也仍未看到目的地。外面的天空一片藍,一點雲也沒有,好好地配合著兩旁乾燥的樹木。

我聽著音響播出幾年前的舊歌,有點納悶,伸手按了停止。車廂突然完全寂靜,只剩下冷氣的呼呼聲。我聽著這單調的聲音,有點自得其樂,覺得它與窗外不斷後退但沒有變化的風景不謀而合。我突然會懷疑,風景會不會是走馬燈,只是一幅在玻璃窗外不斷滾筒式重播又重播的虛擬影像。我突然哼了一聲,嘲笑自己思想的荒謬。

「笑甚麼呢?」身旁一直沉默的你問我。

「噢,沒什麼,沒什麼。」

「你,真的甚麼也不明白呀。」

「不明白甚麼?」

「我們之間的問題呀,你以為再次重踏我們第一次一起旅行的路,就可以把象徵變成事實,讓我們重整關係嗎?」

「你認為不行嗎?」我很驚訝,我以為你也想拯救我們的感情;如果你認為不行,那為甚麼你會同意一起出門?

「兩年了,你真的一點也不明白我。問題出在:你不明白我,又不讓我明白你。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就像一個硬殼果,我只看到外殼,裡面是甚麼,我搞不清楚。」

「我就是我,甚麼外面裡面的,你見到的我,就是真的我嘛,會是假的嗎?我從來沒有對你裝過甚麼假。」

「不是說你裝假,而是你一直也沒有讓我進入你的思想。你外面有個完全不同的樣子,我知道的你就只有這麼多。剛剛這段路程,你想著甚麼,哼的一聲是為了甚麼。我已經開口問了,你還不讓我知道。」

「我只是在胡思亂想一些無聊荒謬的想法而已。你根本不需要知道。」

「為甚麼我不需要知道?你完全是在想當然。若果你不需要知道我,我不需要知道你,那我們在一起幹甚麼?」

我不曉得怎樣回答,唯有沉默不語。我們一直也是這樣,第一次兩人一起去旅行,我也是這樣自己胡思亂想。你一路上也沒有說話,臉上只帶著笑意。我當時很興奮,覺得你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因為你與很多其他女性不同,能夠容許我有自己的空間。想不到,今天在同一個車廂中,我們之間的沉默使空氣像在膠著。我伸手開了音響,試圖引入音符,填補我們之間的空間。

「其實,有沒有我同行,你的路程也是一樣。你根本不需要甚麼人來陪你。你自顧自思想,自顧自看風景,自顧自把音樂開始和停止。你在你的孤獨世界,不願出來,也不讓我進去。你甚至不懂問一問我剛才那一首歌,我還要不要繼續聽下去,就把它停止了!你大概不記得了,這張CD是我們第一次駕車旅行時播的。」

「從你認識我開始,我都是自顧自思想,自顧自看風景的。那時候你不覺得不妥,為甚麼今天就成了大問題呢?」

「那時候,我只覺得你的思想很神秘,有種不可思議的吸引力。我以為和你在一起後,可以一點一滴地發現裡面的你。想不到這麼久,你仍然不願意我進入你的空間。」

我又再陷入沉默。原來,我們的關係是一場誤會。我以為你能夠容許我有自己的空間,但原來你卻一直想進入那裡;而你卻以為隨著關係日久,我會改變。地平線上,公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迴旋處,打破了一路上一成不變的公路風景。

「不如,在迴旋處回程吧!」你竟然說出了我心底的話。

我在偌大的迴旋處,繞了一個大圈,回頭向東行。不知怎地,車廂中的空氣卻變輕鬆了。

16 Comments Add yours

  1. manics says:

    每個人心入面都總會有條界線,外人無從進入窺探箇中隱秘。偏偏好多人唔明呢點,想完全佔據對方每一寸思想。到最後咪又係不歡而散。

    呢pair人會點呢? open ending定係待續呀?

  2. Elaine says:

    我想,這故事是沒有可能再繼續的了。同一個原因走在一起,也是同一個原因離開,很有同感。

    進入別人的世界,是否一種自私的行為呢?為何我們硬要別人告知我們他們的一舉一動呢?真的有那需要嗎?知道得太多,卻是一種負累,很重很重的。

    走在一起比較容易,要分離,我們就好像等待別人開口似的。無論如何,總要一個人先開口。這個先開口的,也給人一種“壞人”的感覺。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就愛等,等另外的一個先開口。

  3. Stannum says:

    Manics + Elaine:

    原本目的是拯救感情的長途旅行,中途折返。

    這故事不能再續了,其實二人在分手邊緣,只是差在開口,決定了回程,不再「拯救」,反而就輕鬆了。

    我覺得,內心世界能夠與伴侶分享幾多,是要互相遷就,取得平衡的。若果一段關係最後遷就不成,就難以繼續了。男主角的保留給自己的空間,似乎比普通人大;當初女主角被這種神秘感吸引,但後來又忍受不了,這應該就是這段感情最大的問題。

  4. Elaine says:

    看似一个错误的开始,所以现在故事完结了,却没有一种遗憾。女孩子可要当心了,在没有开始了解对方的时候就开始爱,那是危险的。绝对不可以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你们想要改变的事实。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总是那个人自己。

  5. Stannum says:

    Elaine:為甚麼說「女孩子可要當心」呢?你認為只有女孩子才會受傷害嗎?而且,愛也是非理性的成份居多,如果要如你說要等了解清楚才開始愛,機遇可能已過,決定權不一定在你手了。

  6. Elaine says:

    明白。我可不是那一類要等到清楚才開始的人,不開始又怎能了解呢?愛過就是好,怎能去想那麼多。我喜歡愛人和被愛的感覺。

  7. 思存 says:

    其實, 有沒有可能, 談一場戀愛而自己可以毫無改變呢?…

    又, 女主角當初愛上的, 可以說只是幻像吧? 最後, 剩下兩個孤獨的人。一種是不能了解對方的孤獨, 一種是不被對方了解的孤獨。

  8. 萱言 says:

    我跟Elaine應該看過情路上某些相同的風景。本不想多言了,看到這二句:
    1,女孩子可要當心了,在沒有開始瞭解對方的時候就開始愛,那是危險的。]
    2,為甚麼說「女孩子可要當心」呢?你認為只有女孩子才會受傷害嗎?…如果要如他說的你說要等瞭解清楚才開始愛…

    忍不住又竄出來——
    因為Stannum的才華,Elaine妳竟放棄女生的堅持。不行,不能縱容他!(嘻嘻)
    妳說[女孩子可要當心了]是針對文中男女間的誤解而言,提醒女人要有所瞭解才開始愛,跟他[只有女孩子才會受傷害嗎?]沒關系;妳說[沒有開始瞭解]不等於他所說[瞭解清楚(才開始愛)]。
    我支持妳的原本意見,是他在[無理取鬧]嘛。
    但,妳為何如此輕易退陣?妳說:[明白]?!哎呀,妳…(我明白了。)

    有意無意將[女人]置於劣勢,又想男人平等視之,是女人思想的漏洞。漏洞往往起因于感情,留了一個位置給人,然後,位置變成… …
    我還是乖乖去寫文,不要生事!(邊走邊自言自語)

  9. Stannum says:

    萱言:

    看文筆,上則應該是你留的。為甚麼要說我「無理取鬧」呢?

    我問第一個問題的原因是覺得,男女都應該注意避免一廂情願地想把對方改變,而不單是「女孩子」的問題。

    同意你說「不要沒有開始瞭解就去愛」不等於「瞭解清楚才開始愛」。我犯了邏輯錯誤。我的原意是希望讀者不要誤以為應該等到瞭解清楚才開始愛,錯過機會呀。我想Elaine認為明白的,就是這個。

  10. Stannum says:

    思存:

    談一場戀愛,無論結果怎樣,雙方都會有點改變的,不過卻不一定按照對方的願望而變。

    最後剩下兩個孤獨的人?似乎在一起的時候,兩個都一樣孤獨。這就是這段錯誤的關係悲哀的地方。

  11. 萱言 says:

    抱歉忘記留名了。
    說你的「無理取鬧」=無理由不去爭取熱鬧,嘻嘻。
    其實無它,停下來不寫文,心中那只頑皮的布偶貓,就無理取鬧,四處煽風點火。(在討論區己將黑雪跟小芙菲,扯到[巫山]去了。)
    題外話,有人跟我談及澳洲潛水,[魚不當人是人],…正。突發奇想,年假去臺灣旅遊太冷耶,去澳洲可能更合適喔。
    網友們,如有興趣,相約一起去澳州玩,好嗎?
    機緣巧合的話,或可跟你一席坐談。才子+風景,一定不虛此行。(這句,最有宣傳功效。)

  12. Stannum says:

    「無理取鬧」等於「無理由不去爭取熱鬧」???!!!還是首回聞……

    年假時來澳洲玩?今年可能會很熱呢,今天只是暮春時節,已經37度了!真要命!不過如果來潛水,就不怕熱。至於甚麼「最有宣傳功效」的一句,我才不會中計,爭著承認、否認或默認呢。

  13. Elaine says:

    萱言, I join you 🙂

  14. 萱言 says:

    Stannum ,你犯邏輯之錯,我犯語無倫次之失,二個人犯錯才夠精彩嘛。
    =>“已經37度了!真要命!”
    37度?你講你體溫嗎?娘子軍殺到來,真要命!嚇出冷汗?嘻嘻。
    臺灣冷,澳洲熱,怎麼辦?初秋應該不錯?(哎呀,忘了自己下水可能會尖叫…)
    看來你己摸到了我這頭小白羊的羊角,大耍太極化解。
    好了嘛,我不瞎掰了。

    Elaine,^0^ ^0^。

  15. Stannum says:

    昨日雪梨的氣溫升至38度,真的熱得要命,比我的體溫還熱,何來冷汗?我並沒有把周遭的事件胡亂創作,只是如實報導,詳情見此新聞網站

  16. 萱言 says:

    嗯,[熱浪逼人創…最熱紀錄],也是此地寫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