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菜

Chaocai見到小東談他懷念的潮州甜品,真的很有共鳴。身處外地,要吃到地道的,有風味的家鄉食品實在不容易呀。

雪梨的華人人口雖多,但似乎潮州人的比例不算太大,有的也多是祖籍潮州的越南華僑,他們的口味又有點不同。曾經在唐人街開設的潮州酒樓,「潮州城」、「潮港城」都以失敗告終。

後來它們的廚師去了別的菜館,如Chatswood的「聚龍樓」和市中心的「海皇宮」,但已經不敢再以潮菜作招徠,只是在粵式餐牌裡兼做一些菜式。很可惜,這一兩年它們都相繼停業。幾位潮菜廚師也不知去向。

突然,與家鄉食品的聯繫好像無端中斷了。

這陣子聽說在Thornleigh有一家「翠園」有做潮菜,雖然離家要近一小時車程,但也心癢癢地去了試試。菜式雖然還算齊備,但水準卻不算高,僅僅及格而已。但是,在全市其他菜館都找不到蝦棗、蠔烙、乾燒伊麵和金瓜芋泥的時候,那裡有做這些菜式已經是萬幸了,不然,就要回到香港才能吃到啦。

因為雪梨的粵菜的水準都算不錯,加上海鮮價廉物美,平時常常都可以吃到很好的廣東菜式。反而在這裡餓久了,每次回香港,都會瘋狂吃潮菜。先是會請舅母去買從前「潮州巷仔」的豬頭粽和各種粿類:飯粿,菜頭粿,芋粿,韭菜粿,水晶飽等等煎來吃。而到了潮州酒樓,也會豪一下來個潮州翅,加上指定動作蝦棗、蠔烙、豆醬雞、檸檬鴨湯(這個連在香港也難找了)、金瓜芋泥、綠豆爽、清心丸等等。真是想起也食指大動……

記得小時候,常常往銅鑼灣的「暹羅燕窩」和「百樂」,後來有了集團式經營的「潮江春」和「潮港城」,之後在銅鑼灣廣場開的「金島」也很好吃……去年回港,發覺以前去過的店子,很多都捱不過沙士一劫。有朋友說,某處有一間新張不久的,叫「潮樓」,誰知到了門口,看見貼上「新派潮菜」四個字,就立即掉頭走了;這麼遠回來,當然要吃正宗的,新派的?我不如吃西餐!

熱烈推介:「潮汕美食網」——我這裡吃不到,看看也好……

16 Comments Add yours

  1. 我不是潮州人,但發現不少美女都是潮州人(密斯大埔當然美但不是潮州人),我自己卻不知何解很喜歡吃潮州菜,最愛豬肚湯,我生日也要求同事用潮州菜來跟我慶祝。其實現在也常常去百樂和潮江春。想起又想食:P

  2. sidekick says:

    我都係”潮人”~ 你下次返港, 我o地可以一齊去食最潮o既菜~ ^o^

  3. Stannum says:

    公爵兄:哈哈,一提起美女就要向密斯大埔解畫?我通常舊曆生日就會和家人吃潮菜,新曆就吃西餐……

    小踢:好哇!有無邊間值得推介?

  4. 一條 says:

    哈, 我都好鍾意食潮州菜, 雖然我唔係潮州人.

    無幾耐之前都去過紅磡”漁人碼頭”(絕對無漁人亦唔係碼頭o既商場!!!)o既潮州公館食飯, 蝦蟹棗, 髮菜卷, 豆腐卷, 凍蟹, 鵝片墨魚, 綠豆爽……以上咁多樣都好食.

    九龍城麥當勞轉彎有一間舖仔叫”南記”, 果度o既胡椒豬肚湯, 水瓜胳, 蠔仔粥, 椒鹽九肚魚都好好味o架!

  5. sidekick says:

    我少出街食飯, 唔知邊度有好o野食~
    (我寫o左成年blog, 冇任何一篇文講食肆, 幾勁? 試過一次講halloween 去o左深井食飯, 係咁多)

    btw, 胡椒豬肚湯, 鍾意! 細個怕辣, 而家唔怕~ 🙂

  6. says:

    其實我也喜歡這些家鄉小菜。特別喜歡蘇杭北京的菜。(不過朋友們似乎都不太喜歡中菜的樣子。)

  7. 貓茶啡 says:

    可能天生有個「我的中國胃」,所以中國菜永遠是我心中最好味的食物,到外地旅行公幹也定會到中國餐館吃飯。
    我印像最深的一次在外地吃中國菜是多年前,我出差到康城,吃了幾晚應酬的法國餐,晚晚三小時,晚晚想用牙簽去撐著眼皮來捱每一頓飯,簡直是人生最慘情之事。
    最初我以為是應酬飯才會花這麼多時間,後來有一晚我和一位同事走進一間法國餐廳,心想快快吃完回去睡覺,怎知原來吃一頓法國晚餐的時間,經已被鐵定成三小時,經果我們又是在迷迷糊糊中吃完那頓法國便餐。
    有一日下午,我獨自到外邊吃飯,走進一間中國餐館,吃了一個菜、一碗白飯。
    經果不用十分鐘,飯菜都到齊,不用二十分鐘,我就吃完一餐美味又省時的午餐,還有時間可以在康城逛逛商店才回去工作。
    我也吃過味美的法國餐,結論是,吃法國餐要有時間和心情,否則三小時一頓飯……

  8. Stannum says:

    一條兄:你說的菜式都令我食指大動,可惜這裡要吃不容易!

    Sidekick:係wor,你真係好少講食!咁你識唔識煮潮菜?

    嘉:你的朋友都不喜歡中菜?那你們吃甚麼菜多呢?

    貓茶啡:法國菜是要慢慢享受的呀,不過如你說,真的要時間和心情。

  9. 公園仔 says:

    棧主,解畫時需要的。久未貼文的密斯大概看你寫家鄉菜寫得過癮,她也寫了些客家菜。

    說起法國菜,得老闆說她試過在巴黎吃過一餐,由旁晚六時吃到十二時。

  10. Stannum says:

    公園仔:第一次咁叫你,又真係親切好多!一次到巴黎,只逗留幾天,試吃了一次法國菜,花了好幾小時,將之後預定行程完全打亂了。其實沒有時間和閑心,等到心急如焚,食極未完,連味道如何都無心品嘗,我們都話早知吃麥當勞好過……

  11. 貓茶啡 says:

    雖然吃法國菜是很花時間,但遇上好餐廳、好朋友,這些時間是值得花的。在巴黎第五區的Les Noces de Jeannette,就人一間經濟實惠,食品、環境和待應服務都一流的餐廳。

    到外地總是很抗拒M記,因為它基本是全球一體化的,但卻又先後破戒三次,因為:
    1.曼谷的魚柳飽是兩塊魚柳的,所用的魚肉比香港的好味。
    2.London有美味的齋漢堡飽。
    3.法國香榭麗舍大道上的M記,實在忍不住要在這裡坐上一會去To see and to be seen。

  12. 收買佬 says:

    南記係正, 但我最愛樂口福. ~~

  13. Stannum says:

    收收:樂口福位於邊一區呀?

  14. zueei says:

    估不到這兒也有些潮州人!
    在澳洲真得好難吃到好的潮菜,數年前也去過Thornleigh的翠園,覺得還不錯,但當然不及少時爸爸帶我們去九龍城那兒吃的正宗:)
    幸好..爸爸的做的胡椒豬肚湯、蠔餅,芋泥及媽媽做的清心丸..一直也伴著我。

    除了識吃潮州菜,還有多少人可以說潮州話呢?
    以前在香港同亞嫲一起住,還可操得一口半淡的潮州話,但來了澳洲巳十多年沒有好用過了!

  15. Stannum says:

    Zueei:想不到你也是潮州人呢!你在雪梨有沒有吃過其他館子有潮菜呢?我和家中長輩都是說潮州話的。

  16. zueei says:

    一直都以為潮菜就應該好似九龍城那兒的打冷菜館,所以在澳洲應很難找到吧!有的話請告之. 真有些懷念在家說潮州話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