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聯署嗎?

如果有人在街上要求你聯署,要政府立例管制甚或完全禁止使用 Dihydrogen Monoxide 這種化合物,因為它:

  • 是酸雨的主要成份
  • 能夠溶解與之接觸的大部份物質
  • 意外吸入肺部時能夠致命
  • 當其在氣態時能灼傷人體
  • 存在於末期腫瘤之中

你會願意簽名嗎?

如果你簽了名的話,你就在支持管制我們的生命之源——水 H2O。

在一本普及科學書 Origins: Forteen Billion Years of Cosmic Evolution 中看到這個故事:1997年,一名十四歲的美國學生 Nathan Zohner 嘗試要求50人聯署,結果四十三人簽了名,六個不肯定,只有一人表示他是這種物質的強烈支持者,拒絕聯署。關於 Dihydrogen Monoxide 的 「害處」,可看此「玩野」網站

從這個小故事看出了:

  • 很多參與各種聯署、意見調查的人,對事物的真相根本不了解。
  • 原來要誤導人,真的很容易。
  • 隨便加入幾個嚇唬人,或令人反感的字眼,就能引人簽署。

同時,我又想到,我們每天看媒體的報導,但究竟對酸雨、溫室氣體排放、孔雀石綠這些熱門負面名詞,知道幾多?明白幾多?會不會傳媒拋出這些詞語,隨便說說就能令你寢食難安?常常看到的聯署要求、官方或民間或傳媒進行的民意調查,甚至全民公決,都很容易被「有心人」用文字技巧或其他簡單的方法操控。

說個澳洲舊事,1999年澳洲進行全民公決,決定是否要廢除以英女王為元首的君主立憲,建立共和。但有心人總理  John Howard  卻不在公決中對這原則性問題要一個簡單的  Yes or No 答案,而是拋出一個明知很多人都反感的「虛位總統制」(另選一個沒有實權的總統代替女王來當元首,其餘總理以降職位和制度都不變),在公決中只詢問是否贊成將政制改成這樣,其他諸如美式總統制等等的制度,都沒有得選擇。最後共和運動以約10%之差失敗,如總理所願,政制原地踏步至今。

啊,是否天下的「政治家」,都一樣?

11 Comments Add yours

  1. To be honest, information on almost everything are accessible over the internet or in the library, and if you care to filter out some of the utter fake stuff it really isn’t hard to gain the information you need, but no one cares to find them, that is the beauty of things on this lovely planet.

    In a society where almost everyone is so gullible, who actually took the trouble to look at the chemical properties of Malachite green (孔雀石綠), geophysical researches on global warming and acid rain? Over-reliance on mainstream media is quite dangerous, but what I fear most are people’s inability and/or unwillingness to find out information and filter it for themselves, because they’re stupid or otherwise…

    So, Australia is still in the commonwealth then? I heard many times that the country is trying to break away…

  2. 公園仔 says:

    棧主,你說的正是常常我所感到的情況。

    你這篇,令我想起周兄的那篇

  3. ape4 says:

    果然,可怕的不僅是用誤導的手段來操控大眾,而是我們不求甚解地去全部接受。

  4. 思存 says:

    上至政客, 下至廣告商, 都使著這一招… 各種廋身產品/美容護膚品/奶粉, 不也是拋幾個很勁的術語, 找個穿白袍/著西裝的專家來唬人

    故事的另一個教訓是:以科學面貌出現的, 不一定就是客觀真實. “專家”本身也處身利益與權力當中。然而, 把檢證的責任放在每一個普羅大眾身上, 又未免苛刻一點… 資訊多如牛毛, 沒有專業知識的大眾可以相信誰 (最後還不是依賴”權威”)…

  5. Stannum says:

    太多偽科學產品和服務,例如甚麼遠紅外線枕頭、納米手絹、通淋巴,聽過有人甚至以為「納米」(nanometre) 是有如糯米、薏米般可以食的。

    如果有心求證,很多資料網絡上都能找到。但也夾雜很多錯的資料,例如如果你要找 Dihydrogen Monoxide,就會找到 http://www.dhmo.org/facts.html,看下去甚至越來越信以為真。

    但不少這類東西,一般人難以親身驗證,無計可施之下,唯有相信權威。

  6. andrew says:

    聽說美國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把一些常用,但應該沒有害的工業原料禁了,並獲得很多賠償.

    人听了這些東西有害,就會覺得自己真是有點不舒服...心理作用啊

  7. 星屑醫生 says:

    你的post 很有趣呢. 我立刻看了整個DHMO 的網頁, 真是瞠目結舌. 回應你兩點:

    1. 科學確是很吊詭的. 特別是醫學, 因為一般不可以做人體實驗, 所以做Research 的其中一個重要方法是從已有數據中(例如病例記錄)進行比較. 其中一個最得認受的方式是隨機選取2組事物, 比較一下其中的共通點和某個現象的關係. 舉簡單例子來說明一下, 真實情況當然更加複雜:

    先假設: 吸煙增加肺癌機會.

    找來兩組各方條件都是可比較的人, 好像身高, 體重, 年齡等.
    再統計一下, 就會發現吸煙組患肺癌的比率高於非吸煙組的人.
    就可假定吸煙增加肺癌機會了.

    又或是把患肺癌者分成吸煙者和非吸煙者. 再統計一下, 會發現吸煙者比不吸煙者為多. 也可因此假定吸煙增加肺癌機會了.

    說H2O 會在癌細胞裡發現, 就會讓人覺得好像H2O 與癌症有關.

    我記得有一個故事:
    紐約有個人長年不停”的”手指, 就是用姆指和中指磨刷發出”的打”聲.
    有人不勝其煩, 就問他, “你為何”的”過不停?”
    他說: “是為了不讓獅子靠近紐約.”
    “但是紐約從來沒有獅子的啊!”
    那人答: “這不就是我不停”的” 手指的結果嗎?”

    2. 我越來越覺得在尋求事物真實性的這個問題, 有多時最後會很莊周, 很matrix. 我們是肉身, 認識的世界是身體感官組織與大腦相互的活動結果, 更很大程度取決於當中的神經物質化學作用. 我們界定某些人思覺失調, 會說是因為某部份腦組織underdeveloped, 或是神經物質水平不足. 想像如果全世界的人的腦組織都是如此developed, 神經物質水平都是普遍只得那麼多, 人類對世界的認識就會很不同, 世界的真實就會很不同了.

    也可倒過來說, 如果出現一些superdeveloped 的人, 他們很可能覺得現在全人類其實都是思覺失調的, 根本這世界不是這樣.

    簡單來說: 在乎主觀的心, 不在客觀的事.

  8. Stannum:
    剛upload了一個Blog~這是新開的。之前提過的那個還未公開,有待整理。。。歡迎光臨指教指教☆~

    P.S.:也歡迎其他網友光臨指教指教☆~
    ~~~謝謝☆~~~

  9. ~謝謝*(=*~*=)~

  10. Stannum says:

    Andrew:歡迎你,有空多來看看!是的,心理作用很奏效的,幾個月前看電影 The Island,那一班複製人就被洗腦說外面的世界全被污染而不敢逃亡。

    星屑醫生:醫生你的討論,實在更有趣。獅子與「的」手指的小故事,那兩件完全是不相干的事,但問題在於難以反證,除非強迫他停止之後仍然沒有獅子,才能推翻這個假定。類似的還有日蝕的故事,從前以為日蝕的天狗食日,大家要打鑼打鼓才能把天狗嚇走,我們才能重得光明。人們每次打鑼打鼓後,真的重光了。日子久了,每一次打鑼都有效,便沒有人敢不打,甚至沒有人會質疑了。

    小白熊:不用謝,努力寫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