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

D1我提著剛買給兩個兒子的聖誕禮物,沿著自動電梯緩緩而下。午飯時間,百貨公司人頭湧湧,一對擁抱著的情侶旁若無人地從我身旁擠過,留下了某種香水的味道,就像同事 Sarah 用的那一種 CK One。我忽然記起自己慣用的 Dune 香水已快用完了,也該到樓下買一瓶。

「先生,Dune 這個系列已經不再出產了。不如試一下這種 Higher ,或是 Contradiction,好嗎?」說著說著,售貨員小姐不等我回答,就已經把幾種推介的產品逐一噴在紙上遞過來。

一陣混合了不同香味的空氣刺激著我的鼻孔,我邊強忍著想打噴嚏的衝動,心裡一邊想,Higher 混和 Contradiction,高度矛盾,難怪變成一陣怪味。

「Dune 真的不再生產了嗎?只是停產男用系列,還是女版都沒有了呢?我和太太都是用 Dune 的,用了很多年啦;其他的系列,有沒有男用女用互相呼應的產品呢?」

「哎呀,先生你們還真浪漫呢。不過同一種香水用得太久,都需要一些新的刺激嘛,來這邊,我介紹這種 Gio,有男女版的,還有 Eternity,也是有兩款。」說完她又伸手去找這些產品,把這些噴在印上香水名字的卡片上。

「我想,我還是改天和太太一起來選吧,謝謝你。」

D3「不如聖誕節選一種新的,給太太一個驚喜更好嘛……如果不想一次買兩瓶的話,試一試這種CK One,Unisex 的,男女合用唷,就算她不喜歡也可以自己用……」她盡最後努力游說。我突然想起 Sarah 身上的味道,有點不知所措,拋低一句不用了,就轉身離去,從前方的鏡看見她把笑容收起,同時將五六種不同的產品放回原處。

回到辦公室,我不想嗅到任何香水味,故意繞了大彎不經過 Sarah 附近才回到座位。面前的工作堆積如山,但集中不到精神去完成。記憶的放映機就像把九年前的舊事投在眼前的屏幕上,還隱隱覺得有一陣清新的 Dune 香氣襲來。

那一年我們畢業,一眾同學約定去地中海當背囊客玩一個月,本來若霏也要一起去,出發前卻接到求職取錄的通知而要退出。我們那時剛開始不久,我和她說我捨不得離開一個月,我也不去了。她勸我說:「你要去呀,我要派你去拍照片回來給我看嘛。不去畢業旅行,你會後悔的呀。而且,我日間也要開始上班了,沒有時間和你一起。在遠方如果你想著我,每天寄一張明信片給我就行啦!」

我們一行五人,在地中海沿岸玩了個多月,從意大利到西班牙,摩洛哥,埃及,土耳其,希臘,再回到意大利。三十多張明信片,都是每一晚伏在青年旅舍的床位上寫的。回程那天,在羅馬的機場才想起,除了明信片和沿途買給若霏的土產小飾物和鎖匙扣之外,還沒有買一份甚麼禮物給若霏……我離隊往免稅店逛,忽然瞥見一張 Dune 的宣傳海報,有點像我在撒哈拉寄給她的明信片,藍天白雲沙漠海洋。對了,就買這個,把沙漠的氣息帶回去給她吧。

在機場見到個多月來思念的她來接機,我忍不住立刻把香水送給她,並噴在她的頸項上,在眾人的面前,我隨著香氣的來源吻下去。我曬得黑黑的臉和手,都沾滿了我從遠方帶回來的氣息。Dune 的香味很有神秘感,從剛噴時的清新果味逐漸蛻變,很有層次的變化,也許這就是隨風改變形狀的沙丘吧。

那一年的聖誕節,若霏買了相應的男用 Dune 給我,從此,我倆的關係就與 Dune 的氣味交纏在一起。之後的一年,若霏意外懷孕,我們草草結婚,本來想和她去我看過的沙漠渡蜜月,但也因為她不便而沒有實現。孩子出生後,出門旅行都是一些短線合家歡行程。背著背囊一起去沙漠的想法,就像可望不可即的海市蜃樓一樣。

回到家,兩個孩子見我拿著兩邊聖誕禮物,都跑過來想要拆開。

「你們兩個,聖誕禮物不到二十六號不許拆,快回房做功課!霖,你不是真的讓他們拆吧,大的還要考試呢。」

「若霏,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去百貨公司看,原來 Dune 不再生產了。」

「哦,是嗎?你是不是去你辦公室對面那一家?他們的售貨員不太老實呢,上次去和兒子買上學鞋,看中了款式但他們斷了碼,就騙我說是舊款不再推出,不斷拿別的出來游說,很討厭的。你有沒有去車站對面那一家看?」

「我在辦公室上了 Dior 的官方網,男用的 Dune 真的沒有了呢。女裝版雖然還有,但不知道會不會很快停產。你用的那一瓶還剩餘多少呢?」

「噢,還有大半瓶呢。不再工作後,沒有怎麼用過了;而且小兒子有點敏感,還是不要用好。」若霏的話題又回到兒子處。

「小兒子只是對花粉敏感,又不是對香水敏感,何必這麼緊張?」若霏沒有回答,就轉身走入廚房。近年若霏不准我在家中用,我明白她緊張孩子,一直沒有異議,但我心底不科學地暗暗相信,孩子絕對不會對 Dune 的味道敏感的,畢竟他們兩個大抵都是在這種味道的氛圍下成孕。

……同一種香水用得太久,都需要一些新的刺激嘛……

售貨員的說話突然在腦中響起。新的刺激,是不是應該買一瓶CK One呢?Dune 的消失,是不是意味著我和若霏之間感情也一併消失呢?我獨個在客廳中搖著頭,想要把混亂的頭腦弄正常。

那個晚上,我一直睡不著。二時許,我起來喝杯水,剛想回房,原本睡著了的若霏竟然走了出來。

「你睡不著?」

「吵醒了你嗎?對不起!」

「這種小事,你是否對我不起,實在不要緊。我想問問你,你是不是真的還對 Dune 有感覺?近來我常常嗅到你有另一種香味。女人對這個實在是很敏感的。我反覆問了自己很多次,是不是這些日子以來,昔日的味道已隨年月飄散?也許我的心思,放得太多到兒子身上了。你一直甚麼也不說,可能我有時會疏忽了你的感受。我今天聽到你說 Dune 的事,我猜你對這仍然珍惜……。這種味道是你從遠方帶回來給我的,如果你仍留戀,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我可以說的就這麼多,你不用立刻回答我,但無論你決定如何,一定,一定不要埋在心底。很夜了,睡吧。」

我呆在當場。我有如赤裸裸地站在沙漠的中央,任憑大風把沙粒打在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份,慢慢地堆成一個人形的沙丘。我很無助。我很迷惘。從前刺激我吸引我的氣味已消散,若霏說她疏忽了,但我有沒有努力過呢?我覺得我不能就此放棄。我很懷念九年前的若霏,但我知道,那一個若霏已經不存在了。沙漠的邊緣近海的地方有時會下雨,但沙粒不足以留住水份,一場期望已久的雨下完就不留痕跡,乾透的沙地,只好等待下一場,看似一樣但不同的雨。

Eternity_1我望著窗外的雲。在漆黑無月的夜空裡,很輕很淡。我身體竟然感覺到九年前,那個陰涼的沙漠之夜,我在伏在床上些明信片給若霏時,一模一樣的寒意。當時,我一字一句都在掛念遠在天邊的若霏;今晚,若霏就在身邊,但距離卻像身處在不同的大陸上。記得後來到了埃及,有一晚睡不著,我溜出了旅舍,坐在海邊等待著紅海的日出,從漆黑一片,到魚肚白,顏色不停的變化,很刺激;但想起若霏在同一秒鐘,身處東方時區見到的同一個太陽,卻是穩定和暖的午後陽光。

我突然明白,人在不同時份,也許應該追求不同的感覺。我已經與若霏一起看過多變的沙丘和朝陽,午間時份還在追求多變,只在雷雨天才會有。也許,我應該努力,趕上若霏的時區,和她一起享受午間的太陽。

我拿起了午間售貨員小姐給我,印著 Eternity 的卡片,就像寫明信片般寫上:

若霏:我會努力。霖

我把卡片放在她床頭。心想,今天不用上班,就要與她去買對應的兩瓶 Eternity。

6 Comments Add yours

  1. 一條 says:

    人在不同時份,也許應該追求不同的感覺。

  2. 小白熊☆~ says:

    Stannum:很好看~是我看過你的作品中最好看的一篇。加上那淡淡的香味,真是……你已經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了!~~唉~(對自己的感嘆,哈~)……Thx~繼續努力la~*(o^~^x)~

  3. ar kit says:

    很感人的一篇小說…

  4. Stannum says:

    一條兄:希望你的感情煩惱隨著2005離去!祝2006事事順心!

    小白熊:謝謝你喜歡,如果電腦的Multimedia功能可以傳播香味,讀這一篇就更好咯。

    傑少:謝謝你!

  5. 如果o係就好lu^^,咁我都寫呀,寫一D關於百合花/薰衣草,唔好睇都有花香嘛。。。嘻嘻。嗯~想o下都開心,呵呵~以前金城武和陳慧琳的《薰衣草》也試過在戲院放薰衣草的香味,不過我是在家看電視播的(哈~)同事就睇過。花香~我始終鍾意鮮花的香味~XDD~
    P.S.:哈~以前也曾買過CKI,不過不是我喜歡的味道,嘻嘻~;-D

  6. Ball says:

    真很羨慕~ 兩個人肯為對方付出,是很難得的事,真的要珍惜才對… 未結婚的時候, 對愛情或拍拖的想法, 會像打工般”東家唔打打西家”或 ”你不珍惜我, 總會有人珍惜我”這樣的想法… 但其實不然, 最怕還是只得一方孤獨地付出…  就像”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的心情… 所以看到你的小說, 真的很溫心… 也添了心力, 繼續上路… 那怕只是一人付出~!!! 多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