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如願

Dodecahedron獨自一人在空蕩蕩的家,阿圖吃過了杯麵,隨手將筷子插進杯中放在一旁,便躺在床上邊喝啤酒,邊看電視。他從免費台選到收費台,一個能令他繼續看下去的頻道都沒有;看見愛情片,他就妒忌主角們的甜蜜;見到處境劇一家人圍著吃飯,他就感懷自己的寂寞;歌星唱歌,又想起從前與女友合唱的情景;風光記錄片,播去過的地方會睹物思人,未去過的令他想親身去,但同時又想起身邊沒有伴……

Nina 搬走之後,阿圖晚上下班後就這樣過日子,彷彿又回到每次與女友分手後的模樣。從中學時代的 Irene,到移民後唸大學時的 Jessica 和 Karen,第一份工作時遇到的 Laura,回流之後的阿May,和她們剛剛分手時都消沉得很,但在三數個月後就總給他遇到了下一位,把他從寂寞的深淵中拉了出來。但這一次竟然已經悶了整整一年。阿圖心想,甚麼時候才給他遇到新女友?最近越來越發覺很懷念以前的女友們,常常沉迷地想,如果一直與當中的誰沒有分手還在一起的話,會有甚麼後果。朋友們見他意志消沉,紛紛勸他要放開一點,跟大夥兒出去玩,認識多些人……但他總是提不起興趣,記憶中每一次都不用這樣的,分手不久,下一位就像冥冥中安排了般自動出現。阿圖不知甚麼時候已經開始留意到,女友的名字一直都是一個個順著英文字母排的,以前總是向旁人炫耀一番,說這些女友都是上天給他的安排;今天晚上突然想到,N 之後的是O啊,也許要遇到一個名字O字頭的女孩子不容易,難怪要待那麼久;不過,O可以與零混用,難道這是一個啟示,說再沒有了,再也不會遇到誰了?會不會在提示他應該回去找以前的某一個?

阿圖越想心裡越發毛,只好狠狠把啤酒喝光,擁著那張雙人冷氣被,想蒙頭大睡。掛鐘的的答答地數著每一秒,他翻來覆去也睡不著。他一腿把被踢開,甩甩重重的頭,心想,不如到街上蕩蕩吧。

初夏的夜晚還有點涼意,尤其是不知何故今晚街上比平時靜得多。他踏下石階,迎面只有幾個半醉的老外嘻哈笑著,路旁蹲著的中年漢,朝著牆邊嘔吐。這些人都悉心打扮來這個地方,希望碰碰運氣,看看能否找到一夜或一生的對象。不過,到這個時間還沒有著落的,恐怕也得獨個歸家了。阿圖就住在附近,但他對這些遊戲全無興趣。雖然他與旁邊的人都帶點醉意,但他一身背心、短褲、拖鞋,一眼就看出他只是半夜下來買宵夜的街坊,連在街上招徠、派傳單的通常都對他視而不見。

阿圖拐過了彎,不想嗅到酸臭的嘔吐物。進入小路後,在路旁在派傳單的女子竟然把他叫停:「先生?」

最初他以為是啤酒女郎在派優惠券,隨手接過傳單便繼續走。但突然意識到啤酒女郎的打扮通常都比眼前的女子性感得多,便回頭望了一下,她竟然不施脂粉,還穿著黑色連身桾,與初夏的夜晚有點格格不入。阿圖拿起傳單想看,女子同時就將上面的標題說了出來:「你想改變命運嗎?」

阿圖很驚愕,她恰恰說出了他的心底話,他把頭微微一側,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不要當我們是一般的占卜星相,我們不預測未來,只為人改寫過去。」

「改寫過去?」阿圖瞪著眼看著眼前的女子,心裡很奇怪,一個這麼清秀的女孩,怎麼會願意做這些騙人的勾當?

「Zeffiya 師傅剛剛來到這城市,她在世界各地已經幫助了很多人。我們是 Dodecahedron 學派,利用 Dodecahedron 的神秘力量改寫過去的事情,讓人們可以有一個美好人生。」

「甚麼『撞』哪?我看你們是招搖撞騙的多。你一個女孩子,何必幹這些事情?」

「學派的神秘力量是不容易為別人明白的,進來與師傅談談吧。我是 Zeffiya 師傅的弟子:洋子,從日本追隨師傅來的。」

阿圖正在懷疑她為甚麼會懂得流利粵語,洋子就像看穿了他一樣解答了:「我是日中混血兒,媽媽在家中跟我們說廣東話,就會了。你其實很想改變現狀吧?你不用害怕, Dodecahedron 很神奇的,改寫之前還可以預覽結果,選到喜歡的結果才決定。」

洋子看著阿圖,知道他心動了,便領他掀起布幕進入室內。裡面的光線昏暗,桌上放著一個有十多面的水晶體。底下有點藍光透出來,但折射之後卻變成冷冷的白色光,從下照著一個小個子老婦的臉。從容貌看,任誰都知道她很老,但細看她的皺紋,卻比誰都幼細,彷彿她的皮膚就是從一條條比髮絲更幼的皺紋編織成一樣。她向阿圖點點頭,說了寫甚麼。她發出的聲音很微細,雖然是一種不知名的語言,但每一個發音都很打動人。阿圖從先前的抗拒,變得有點興趣,心想,問問價錢,如果負擔得來,姑且一試吧:「那麼你們的收費是……」

「我們的收費是三千元,包括五次的預覽和正式改寫舊事一次。不過,因為師傅每次施法做預覽都十分傷神,她不介意預覽後從五個中選一個來改寫,但如果預覽五次後,反而不願意改寫歷史,就表示這人不知足,浪費了師傅的法力,這樣,每個預覽要收三千元,一共一萬五千元。」

阿圖心想,現況這麼壞,改成怎樣也比現在好。他咬咬唇,向洋子說:「好吧,甚麼時候可開始?」

「現在就可以了,你心裡最想改變的是甚麼呢?」

「這些年來,其實最記掛的是 Irene,當年移民時真的把她傷透了。初戀總是難忘嘛。奇怪的是回來這麼多年了,一直也沒碰見她,所有舊同學都與她失去聯絡,就像蒸發掉了一樣。常常想,如果當年不隨父母移民,留下和她一起,你說多好……」

「好吧,就請師傅給你第一個預覽。」洋子在師傅耳邊說了一堆甚麼,只見師傅定了眼睛看著面前的水晶體。她專注的眼神,彷彿將阿圖更改了的人生注入水晶體一樣。沒多久,水晶體中央好似投出了一些影像。阿圖將頭貼近細看,他見到一個胖了二三十磅的自己,正在駕駛……那個鏡頭拉遠了一點,阿圖發覺後座有位乘客,再看清楚,原來那是一部的士,背景還好像是和現在一樣的深夜。影像中人的雙眼就像血一般紅……

「我竟然……為甚麼我會變成的士司機?」阿圖自覺雖然不是甚麼成功人士,但總算有份專業……原來,與 Irene 在一起的代價竟然是變成了一個熬夜的夜更的士司機。

「人生中發生的事是一環扣一環的,你不能夠只改變一件事而要其他的事不變。當年不肯隨父母移民,和父母鬧翻了,十七歲就沒有繼續讀書,做過多種行業,的士司機算是近年最穩定的了。」

「那,Irene 呢?」

「你二十歲便和 Irene 結了婚,生了幾個孩子,最大的已經十二歲,她一直在家帶孩子。」

阿圖問:「那麼,生活愉快麼?」

「這我不能答你,愉快與否是相對的,但你可以看另一個場景……」影像變成了一家五口在公屋單位中,默默無言地吃飯。阿圖靠近細看,女兒的樣子就像當年的 Irene,但 Irene 卻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胖主婦模樣。阿圖心想,大概是因為環境不好,大家都不快樂,很疏離很冷漠吧。看看這個版本的自己,比現在看起來更寂寞,同時更要為生活擔憂。

「那麼未來會不會好起來呢?」

「我們只能修改過去,看看修改後到今天的結果,但不能預測未來。如果你不想要這個結果,可以另外預覽一個。」

「好好好,不要這個……如果我和現實一樣,移了民,到外國讀大學,認識了 Jessica ,最後如果沒有和她分手,又如何?」

「那你要說出分手的原因才能夠施法。」

「我……唉,說便說吧,反正也是陳年舊事。當年先和聰明好動的 Jessica 交往,後來又認識了小鳥依人的 Karen。我算是一腳踏兩船吧,畢業那年 Jessica 和 Karen 都知道了對方的存在,竟然不約而同和我分手。」

「那你想修改成怎樣呢?」

「和 Jessica 一起吧,那時和 Jessica 一起在暑假四處流浪,去玩攀石、笨豬跳,真夠刺激。」

施法之後,水晶體中顯出阿圖和 Jessica 一起的半身影像。阿圖再細看,竟然發覺 Jessica 坐在輪椅上。「怎麼會這樣?是不是與我跟她在一起有關?」

洋子問過師傅,緩緩地答:「是的,一次攀山,因為你體能不夠,卡在中途不上不下,她為了救你自己卻傷了脊骨,行動不便。你一直照顧著她,看,你們都在笑啊。」雖然從他們臉上的笑容來看,他們相處似乎很融洽,但因為阿圖知道分手後 Jessica 工作順利,事業起飛,覺得不應該把她的命運改寫。阿圖大聲說:「我怎麼能夠這般自私,要將她的命運更改成這樣,將好動的她困在輪椅上,來換取自己改變命運呢?我不能要這個。」

洋子搖搖頭,說:「那麼改成你沒有遇上 Jessica ,而只與 Karen 一起,如何?」阿圖點點頭,師傅又再度施法。

阿圖這次看見滿臉鬚跟的自己,在外國的公園裡呆坐。很驚訝地說:「不是變了流浪漢吧?」

洋子再次翻譯師傅的說話:「也不至於這麼差,外國有失業金嘛。你記得當年你的英文程度那麼爛, Jessica 替你修改過多少篇功課和論文嗎?沒有了她,你根本就不能畢業。這對你的打擊極大,你變得自暴自棄,小鳥依人的 Karen 發覺依不下去,也離你而去了。這些年,你就流落異地像一堆爛泥了。」

「這個也不行,還是返回原狀,讓她們都揭穿我離我而去吧!和她們分手後,認識了 Laura,她是我在外地第一份工的老闆,經營的店規模不錯。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不算長,老實說,了解都不算深。如果當年我沒有從外地回來,也許會留在那裡跟 Laura 結婚。如果如此,應該不會變成一堆爛泥吧?當年分手的原因嘛,是因為她比我年長近十年,父母都大表反對;但她卻很想快點結婚生孩子……」

洋子對師傅說了幾句,只見她又再施法。阿圖再集中精神看著水晶體,希望看到好好活著的自己,誰知,影像又帶來失望。他見到自己垂頭喪氣的樣子,彷彿是被妻子壓得透不過氣般。他正在替七、八歲的兒子提著書包送他上學,添了不少白髮的 Laura 從後趕上,喋喋不休地說寫甚麼。阿圖一臉厭惡,連望也不想望妻子一眼。「唉,關係這麼差,又叫我如何接受呢?」

「是的,你們匆匆成婚,性格根本不合,而且年齡差距出現的問題又越來越明顯。還是為了兒子,你們才沒有離婚。她只讓你在公司幹些可有可無的工作,叫你抽時間帶孩子。你很不滿,但因為沒其他工作經驗,出外另找工作也不容易,就過著得過且過的日子。」洋子又把師傅的說話說給阿圖聽。

「為甚麼這些命運都比現在的更差?真是荒謬!當我沒有和 Laura 結婚好了,回來這裡認識了阿 May。她是和我交往最久,了解最深的女友。我們拍了近五年拖,其中三年都同居了,要不是她受不了我不斷逼婚,應該不會分手的。要是改成她願意和我結婚,那不是很好嗎?」

洋子點點頭,說:「就試試看吧。」影像出現了,阿圖竟然看到早前自己一個人獨自在家吃麵看電視的情形。他覺得沒有可能,就質問洋子:「法術失靈了嗎?我說要與阿 May 結婚,怎麼結果會和現在一樣?」

「有時就算改寫了歷史,結果仍會一樣的。你留意一下床頭,不是有一張孩子照片嗎?這就是你和阿 May 的兒子。你和阿 May 結婚不久, 就和你本身一樣遇到 Nina,雖然你已婚,但依然一樣瘋狂的愛上她,放棄了阿May和孩子,離婚了。但去年你與 Nina 的激情過去,她受不了你的佔有慾而離開,情形就和你本身經歷的一樣。」

「如果結果一樣,改來做甚麼?同時還傷了阿May,更把孩子帶來世上,帶給他一個破碎家庭?不行不行!我要再改一遍,讓我不與Nina相遇吧!」阿圖大聲說。

「對不起,你的五個限額已滿,而且,性格是改不了的。就算沒有遇上Nina,你一樣會遇到Nadia、Nancy或Natasha……與阿May也不能長久。你現在只能在給你看過的五個改動中選一個。」

「不要,不要,我不改了。你們給我看這種結果,有頭腦的都不會要啊。」

「那,韓進圖先生,謝謝你一萬五千元。」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你們根本沒替我作甚麼改動,我是不會付款的。」阿圖飛奔出去,一直往前走,臨走還隱約聽到洋子說甚麼一定會找到自己。他邊跑邊回望,確定沒有人追來後,才敢回家。他衝進臥室,馬上把被蓋過了頭,企圖保護自己的身份經歷,以免被人無端修改掉,他不斷發抖,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才沉沉睡去。

睡到了日上三竿,阿圖才給門外的雜聲吵醒。他坐了起來,拍了拍沉重的頭,同時回想一下究竟昨晚的經歷是一個夢,還是真實。他的手往身上的褲袋找,掏出了一張傳單,上面寫的不是那甚麼鬼學派,而是一種叫Yoko的新啤酒……Yoko,不就是洋子嗎?Yoko 有兩個O字,她會不會是O小姐呢?大概不會吧!他分不清甚麼是真,甚麼是夢,只希望不要有誰上門討那萬多元的債就是了。咦,門外的雜聲仍未停,他從防盜眼看出去,原來是對面有新住客搬來了。阿圖心想,也許該打個招呼,便開門出去。對面的門開著,一位女子正背對著門看著搬運工人把傢私放好。

阿圖走上去自我介紹說:「我是對面A座的,我姓韓,大家都叫我阿圖。」女子驀地回頭。看見她的臉,阿圖嚇得驚叫了出來:「洋子!怎麼……你會來這裡?」

「甚麼洋子?」

阿圖定眼看著她,樣貌聲線差不多百分百一樣,衣著竟然與洋子的裙子也驚人地相似,只是黑色變成了白。但神態卻沒有洋子的那種神秘感。「啊,對不起,你長得很像一位我見過的中日混血兒,一晃眼以為你是她而已。」

「叫我 Olivia 吧!」

阿圖心中叫好,是O小姐啊!他驚覺到原來昨晚的經歷很可能是一個寓言,不禁笑了笑,露出熱心的樣子,說:「大家是鄰居了,有甚麼事可以互相幫忙,我的手機號碼是……」

19 thoughts on “如願

  1. 這一篇從三月初開始寫,斷斷續續寫了近兩個月。很多次想連載發表。但自己連載的記錄甚差,一放低了就很難再續,造成了以前不少爛尾的故事,所以,今次堅持完成後才「出街」,希望大家不會嫌太長吧。

  2. 看完,我有點不寒而憟。

    是否給了一萬五千元,就不會遇上 Olivia ,命運就不會延繼?不會在 Z 之後就孤獨一人?

    這是個恐怖故事吧?

  3. Sidekick :你是不喜歡阿圖遇到 O 小姐,還是不喜歡他猴擒的態度呢?

    公園仔:謝謝你,很高興你喜歡!這一篇,覺不覺得男性會有大一點的共鳴?

    泥:故事其實可以有兩個解讀,一是昨夜只是一場有寓意的夢,阿圖開始與Olivia發展;二是昨夜是真的,洋子化身Olivia來討債……後者較像恐怖故事。至於Z,不是已經遇到了嗎?我傾向理解為前者,而夢的啟示是阿圖的人生中,O小姐是長久的,因為從O至Y(Yoko)都給同一張臉孔佔據了,而Z(Zeffiya)代表了年老死亡。

  4. 我們總覺得自己在愛情路上交不上好運,遇不到理想的對象,其實人生是互動的,最好的結果可能不在於選擇,而是靠雙方如何活出來吧。

    這個其實男女合用,不過女性可能總是想著如意郎君這回事,共鳴較少吧。

  5. 唔鍾意前面件事只係南柯一夢 ~
    又覺得後面 o 既遇見好古怪 . ( 冇理會有冇人猴擒 )
    即係唔鍾意個故事後來咁樣 twist, 覺得唔夠正!

    唔… 到而家先諗起, 睇過類似o既故事, 不過呢個可算是”女性版”:
    my funny valentine 2005
    陳生寫的, 好看!

  6. 公園仔:好同意,結果是靠雙方活出來。這一篇其實主題是知足,算盡了其他可能性,原來現在的生活已經是最好的。當然,讀者的體會會各有不同,也不是作者可以控制的了。

    Sidekick :我都無話一定係夢wor!結局係想俾阿圖一個希望咯。多謝你推介文章,陳生的一篇其實不像故事,反而像對廣大無著落人士(尤其女士)的勸世文。

  7. 我是路過的,多謝你的故事。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因為它包含了很深的因果道理。我希望文中的阿圖最後能夠明瞭,他的人生不能隨意改寫的原因。不是因為現在的結局已經是最好的,而是如果他沒有從過去的事情中學習的話,分手的事情還會一再發生,只不過以不同的物件而已。而他也很難避免孤獨的命運,這與結婚或是換女友無關(改寫的結局已經說明)。付錢與否倒不是主要,所以我不會以為這是恐怖故事。
    不過以我的理解,阿圖只是理解前事之事不可追,似乎未能真正領悟故事的寓意,即使洋子一再提示。所以碰到O小姐,也許最後還是分手,又或者是O小姐以人間事而非夢境讓阿圖領悟,所以她和洋子所起的作用應該一樣,如果真要為這個解釋加上注解,那就讓阿圖花同樣的錢在她身上來明白這個道理吧,討債可以有很多方式的。

  8. 陳生的一篇其實不像故事,反而像對廣大無著落人士(尤其女士)的勸世文。
    <-你說中了!

  9. 故事很有趣呢~
    雖然結尾阿圖變得很喉擒, 不過再相照他以往的經歷和行為(找一夜情), 也很相符啊!

  10. 多謝你的故事!非常好看!

    我傾向相信洋子是來討債的,是以看後有點不寒而慄。

  11. Xiaohua :不要只是路過,要回來看啊。同意阿圖未能真正了解這個奇遇。

    Sputnik :寫了幾十個故事,這個男主角也許是最不討好的了。

    Kat :很高興你喜歡這故事,一直喜歡看多重解讀的故事,這次也是試試寫。

  12. 看到 O -> Y 同 Z 的解讀~ 真拜服 stannum 兄的心思…

  13. 傑少:其實有點後悔,還未有讀者指出就自己寫了出來;不知道如果我不作「導讀」,會不會有人看得出。如果沒有,功力就實在有待改進。

  14. 哪你自已喜歡這個故事嗎?初看會有點偏見 ~ 因較喜愛像《雪落無聲》 ( 希望我沒記錯 ~ 好像是我看這個 blog 的第一個故事 ) 那較唯美的類型 (~ 個人偏見 ) 。細心看看,頗有劇場版的感覺,特別在中後段的佈局變化。。。第一感覺便想起一齣九十年代末期在藝術中心公演的舞台劇,男主角是梁榮忠 ( 也希望我沒記錯!!! ) ,故事是講述一個事業愛情皆行倒運的男生,卻在這個低點遇上她,好像又是鄰居左右的橋段。。。表面上很普通,但在那時口碑不錯,因那時九七過後,各方面的變化,令人存在點點希望 ( 雖然沒有人能保證兌現 ~ 哈 ~ ) 。。。

  15. 小白熊:如果不喜歡,就不會發表出來了。其實常常想寫一些不同的題材,又故意用有點不同的筆法。這裡的小說欄,就像自己的九宮格簿搬,讓自己練習練習。畢竟自己不是出版著作的作家,不用像他們那般需要顧及出版社和消費者對風格、筆法、內容的期許;而且,老實說,我還未摸得出自己最喜歡寫甚麼呢。

    你提及梁榮忠,我差一點笑得噴茶,因為,如果本篇改編成戲劇,由他來演阿圖,可真是上選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