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的藍

harbour

我的家在雪梨海港的不遠處,雖然在家中見不到海景,但每天上班下班的車程中,總能夠在斜坡路的盡頭見到海水。

其實海水的顏色就是天空的顏色,少年時代學水彩畫,老師教我們調幾種色,從上而下到水平線將顏色混合,再用同一些顏色從下而上混,就畫出可以見得人的水天一色了。那時候,香港還常常見到蔚藍天,連帶海港也反照出一片藍,將自己的童年回憶染藍了。那些日子,是去士多辦館買汽水買孖條的年代,那個當學校的食物部一毫子用光了,就把一筒山楂餅當一毫子找給小學生的時代。八十年代後期,蔚藍的天空越來越看不見,變成一片迷迷糊糊,是污染,是霧,是煙霞,還是煙塵?藍天的消失,害得海水也染上了同一種顏色,灰灰黑黑,當然還夾雜著漂浮的膠袋垃圾,維多利亞港,變成只可遠觀,不敢近看。

離開香港十多年來,每當看見香港的明信片,總是懷疑那些藍天是假的,最初認定是藍色濾鏡的效果,近年則覺得是 photoshop 的傑作。因為,記憶中最後一次見到香港真正的蔚藍天,已經是移民之前幾年的事了。上星期在香港仔公國看見太久不見的香港藍天,教我樂上了好半天,彷彿將我帶回那一去不返的童年時代。

搬到太平洋的這一岸,藍天是 default 的顏色,海水通常藍得晶瑩,有時甚至覺得像泳池水;反而陰天密雲的日子,才是少有的。有同行的朋友養了小遊艇,見他把不斷花錢泊船、保養、維修,真的佩服他的豪氣。他大多數週末都會駕船和妻子兒女出海,先把艇駛到魚市場買食物,再到 Middle Harbour 人跡罕至的海灣停下,在藍色的天空下,享受海風和午餐,再來就是跳進清澈的藍色海水中游泳。雖然這種生活,實在很愜意,但如果要我花這樣的錢,總是覺得不捨得。

很記得有一次,就在他的船上,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學開船,我坦白地說,我雖然很享受出海,但絕對不會捨得去養一艘船。他搖了搖頭,就說:「你們華人很奇怪,總是關心賺錢,但賺到的錢卻不捨得花,尤其是在生活享受方面。設計自己的住宅時,西人客從自己的喜好出發,但華人客總是著眼值不值得,如何令物業增值。記得去年替一個華人家庭設計家居,我問他們有甚麼特別的興趣,他們竟然擺出一副「關你甚麼事」的臉孔。我在設計你未來至少十年八年的家啊,不知道你們想在甚麼空間做些甚麼,日常生活模式如何,根本很難入手,難道要像設計住宅大廈時那樣,迎合大眾就算?」

我,當時無言以對,因為他指出的實在是事實。我總是以為自己都頗西化,但原來我總是跳不出華人的思考方法,不論是工作、投資、甚至生活、消閑,凡事都要問值不值得。這究竟是華人的優點,還是缺點呢?

21 Comments Add yours

  1. pema says:

    文化不同,價值觀不同而已.

  2. misstaipo says:

    你說得對,我每天在中環,天色總是灰灰白白,甚少見到蔚藍天空,就連人的心情也沉下來,彷彿整個都市都有病。
    住在一個看到海的地方,或者看著翠綠山巒和藍色天空,便會令人心情開朗。有機會的話,很想回南丫島居住。或者,另闢一個小島居住,做土人!香港離島多的是…..

  3. Stannum says:

    Pema :是的,就是因為常常囿於是否值得這個問題上,很多時想做的東西都錯過了,想反思一下,不想給從小養成的思考方法控制自己。

  4. Stannum says:

    密斯:很有同感,十多年來每次回港都碰不上藍天。天色、空氣、生活節奏等等都令我感到不習慣了,不幾天就想回來了。

  5. 好美好美!
    久違的蔚藍!

    路人.

  6. 公園仔 says:

    棧主,你個海都藍得好surreal。

    好想去旅行!

    講開又講,今天天氣放晴,天色也算不錯了。

  7. milk says:

    照片是你拍的?能拍得這麼闊,是用廣角吧?
    嗯,在香港,就算去了一些偏僻小島的海邊,海水跟天空都不會這樣的藍。
    有所得就必然有所失吧。

  8. Stannum says:

    路人:謝謝,請多路過吧!

    公園仔:海水藍得有點過份,這是 04 年用舊 Sony 機拍的,Sony 顏色常常偏藍,也許就加深了效果。是了,你來過澳洲嗎?

    Milk :不是廣角,照片是一張我在動物園拍的照片,海水和對岸其實只是背景的一部份,動物都被我裁掉了。

  9. sidekick says:

    你個版面好闊o番~
    1024也放不下~
    不過都幾得意~ ^__^

    不過, 太闊的版面其實又不太適合閱讀似的… :p

  10. Stannum says:

    唔好意思,我用1920 ,忘記了留意是否寬過1024 ,已將圖縮小。

  11. milliebreath says:

    i miss the big blue sky…

  12. imak says:

    很想搬去雪梨住番一年半載… 如果我日日都可以見到呢個藍天碧海, 心情一定日日都好好啦! 仲可以出船tim… 幻想一下都開心!! 可以擁有自己的 cottage, 出面有個小dock, 泊著自己的小船 — 是我畢生的心願. 我覺得錢買到這種舒適享受就好值得, 當然要有這個錢才有得花啦!

  13. sputnik says:

    天氣好的時候, 香港的天空也很美啊!

    昨天我乘車回校, 巴士由彩虹到北角一段時, 大部份時間繞著維港而行. 天空美得真想用相機拍下, 可惜是沒有帶在身.

  14. orangutan says:

    黃子華說過,中國人做所有事情,都可以歸納為三個字:「搵食 o者 !」

    老一輩的要積穀防饑,年青的要出人頭地。「享受生活」這四個字,很少會出現在華人的字典裡。

  15. 公園仔 says:

    棧主,沒有去過。去年同事 A 去了 Adelaide ,我看過她的照片,好像很優閒,又陽光普照的,就想去一次。

  16. 千斤田 says:

    香港間唔中都有這樣的藍天,只是每年只有幾天.

    昨日的藍天, 在 5 Dec, 2005 山頂影的相.
    http://rossikwan.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_05.html

    另外,信報 曹仁超 在 19 May, 2006 的專欄寫出,
    “西歐人已富有咗三百年,美國人富有咗二百年;香港人才富有咗五十五年,中國人富有咗二十八年。”

    唔知關唔關大部份華人的”生活態度”事呢?

  17. xiaohua says:

    生活理念真的是见人见智。大家对值得的衡量实在有所不同。
    从生活享受的事情来看,基本还是小事,但是人生规划,就差天差地了。
    西人很多 ” 性情中人 ” ,一高兴,辞掉工作到海外,想去哪里去哪里,从不考虑将来(或者说是将来的揾食),或者放弃朝九晚五的工作,干些时有时无的散工,腾出时间关照自己的业余(已经不算业余)爱好.
    是因为 ” 西人 ” 没有 ” 饥 ” 过吧,所以从不想到要 ” 防 ” …
    华人,永远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生怕短暂的人生快乐会令自己日后生活不保,少数人,也经常是”有贼心没贼胆”,不敢做得太离谱.
    华人经常乐于讨论”理想”与”面包”的矛盾,西人嘛,从来理想就是面包.

  18. San Wen Ji says:

    藍天在香港真的是難得一見的,不過還沒有失去。那天,我看到藍天都樂上了好一陣子。還有橙色的落日餘暉。

  19. Stannum says:

    Millie: Your recent photo of WA sky is nice too!

    imak :看著晴朗的天,心情實在也輕鬆不少。希望你的心願達成啦,有這一天,最好也請我去坐坐呀!

    Sputnik + SWJ :如果真的如千斤田所說,每年只有幾個藍天,難怪我遇不到。如果連天空應有的顏色也像是奢侈品的話,實在非常不足。

    Orangutan :很認同,搵食是 top priority ,但搵夠食後,還樣樣以再搵得更多做目標,就覺得是更深層的文化問題。

    公園仔: Adelaide 雖然是省會,但比較像小城多一點,不過天氣,我覺得還是雪梨好。

    千斤田:攝影到難得一見的藍天,真是樂事。照片中的小朋友好像很乖,很可愛呢!

    Xiaohua :其實也不要以為西人就一定富裕,二十世紀歐美經過的大蕭條、戰爭和動蕩等等,其實也不比亞洲少。澳洲殖民初期,也是一窮二白,而且是流放地,罪犯從英國流放到半個地球外,比中國那些「流放邊疆」刑罰也許更苦。我覺得中國文化畢竟是實用主義佔主流,談理想已經是放在與「麵包」的對立面了,加上普遍認為玩物喪志,但這個「志」一般的理解也是功名利祿而已。

  20. 華利 says:

    記得在收音機聽過這樣一段:一個買了千多呎無敵大海景的樓的人,因為供這房子,每天要加班到夜晚。每天享受這海景最長時間的,是他的菲傭。

  21. Stannum says:

    華利:說得真好!很多在香港工作的老朋友、舊同學都是有這個問題。錢是賺到了,但,根本沒有時間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