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回憶

crackers「爹哋,我要吃蝦片。」右手拖著的小女兒扭著要買,我側頭望了望她,說:「要把正餐吃完才可以吃呀。」我向快餐檔的小姐,多買了一客蝦片。我著大女兒拖著妹妹,自己就捧著幾個人份的晚餐,一起去找座位。我們在 Food Court 靠窗處坐下,我剛剛放低了食物,再把身上的背包卸下,便立刻聽見了吃蝦片的聲音。

「喂喂喂,你們兩個不是應承我說要吃完正餐才吃的嗎?」小女兒舌頭一伸,向我扮了個鬼臉,向大女兒打個眼色,兩姐妹嘻嘻的笑了出來。人家都說小女兒的動靜特別像我,我記得小時候自己也是這樣扮鬼臉的。不過,由於我沒有兄弟姐妹來一起笑,對於她們姐妹倆的溝通方式,我是不太明白的。我看著她們,每人輪流拿一片來吃,就像在玩一個有規則的遊戲般,誰也不敢犯規。

我突然記起一些久遠的回憶,在漆黑的戲院裡,我拿著一大包蝦片,和你,一人一片地輪流吃。我們還訂下規條,誰拿到最後一片就算贏,輸了的要付下一次的戲票錢。我很喜歡看你勝出時的笑容,所以很多時故意把最後一片拗成兩半讓你勝出。不過,沒多久就給你發覺了。那一次,我把最後一片分成兩半,把蝦片遞給你,等著看你勝利的笑容。但你拿了蝦片後,卻把包裝袋回給我。我伸手進去,竟然還有一小片。我突然發覺到,原來你把那一半再分成兩半,你那雙帶捉狹神情的眼睛看見我驚訝的表情,竟然嘻嘻地笑了出來。前面的女子回過頭來給你一個討厭的眼神,你便伸手按著自己的嘴。在銀幕反照的光影裡,我竟然不能把目光從你處移走,你那個傻傻的,不好意思的表情同樣教我發了傻,連銀幕上的大特寫鏡頭是我喜歡的楊采妮,也沒有吸引我向前望。

我還記得那一齣戲是「梁祝」,當年你喜歡吳奇隆,我喜歡楊采妮,大伙兒還說此片只能是我們二人看,其他人不便同行云云。他們這樣說,大抵是你常常在卡拉OK點吳奇隆的歌要我唱。我音準唱不好,你不嫌我,卻常常說我把粵語唱得太標準了,弄得大家起鬨,要我加入口音來唱。我模仿歪音的「一天一天等下去」笑得大家人仰馬翻,連聲叫好,我也承勢點了「不會哭於你面前」,要你模仿楊采妮的腔口。大家都說,幸好他倆合唱的歌曲沒有大熱得製成卡拉OK,否則我們就肉麻地死唱不放了。

他們兩個的歌,其實我和你常常聽。我們把CD轉到卡式帶,一面是楊采妮,一面是吳奇隆。這片120分鐘卡式帶,在校園的圖書館裡伴我們渡過了多少個空堂時間。記得圖書館五樓的「拍拖自閉位」嗎?看書,看資料的同時,用我的Walkman,一人一邊耳筒循環不斷聽。那種分享共同興趣的甜蜜,這麼多年之後,一想起仍然令我心跳。除了在圖書館,這片盒帶也常駐在建築系 Studio 的音響之中,尤其是學期終提交設計方案之前,總是要忙多個通宵。我和你 Studio 中被編排的位置並不相近,但你常常把模型拿到我這邊建,同時談談笑,解解悶。有一次,在提交之前一晚,我伏在桌面小睡,你竟然在我的透視圖上畫上兩個很像我們的行人,在我設計的旅客中心前拖手經過。我醒來發覺,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因為,限期已到,要擦掉你加的筆觸已經來不及了,只好硬著頭皮提交。我站在圖紙前,向教授、講師、其他同學解說自己的設計之後,和我們很熟的 Professor Kent 竟然指著圖中這兩個行人說:「I don’t think you drew this pair, the style is obviously different from the other people you drew… and they look exactly like you and her!」說完更向轉過頭著你瞄了一眼,立刻惹來哄堂大笑,我只感到血液向臉上湧,胡亂答了一些連自己也不知在說甚麼的句子……

「爹哋,爹哋,你的耳朵全紅了呀!」大女兒打破了我的胡思亂想。

「冬天的黃昏就會呀,你妹妹也常常這樣,不是嗎?」

「不過今天不太冷,我的耳朵沒有紅呀!」小女兒說得我答不上,只好扯開話題:「你們只顧吃蝦片,正餐還沒有碰,快點吃!」我感覺這灼熱的耳朵,忽然想起我和你第一次到雪山滑雪,我的耳朵遇到冷空氣,就紅得像火般熾熱。你總愛在背後用你冰冷的手按著我的雙耳,說你可以取暖,我可以降溫。我突然感到雙耳一陣冰涼,是想像?是現實?我定過神來,把這一雙手捉緊,拉到前面輕輕親著……

兩個女兒看得出奇,大女兒驚訝地說:「爹哋媽咪好肉麻呀!」

「你們認識我倆太遲了,更肉麻的也有。」我笑了笑,剛下班的你和兩個女兒竟然不約而同地嘻嘻笑了出來,又立刻伸手按著自己的嘴,就像當年在戲院裡令我發傻的神情一樣。真的,完全一樣。


圖片來源:Shrimp Chips / Prawn Crackers by daxiang stef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10 Comments Add yours

  1. 公園仔 says:

    好溫馨的故事。

    棧主,真的有 240 的卡式帶嗎?記憶中我買過 90 或 120 的。真的記不起了。

  2. Stannum says:

    公園仔:才剛剛配上圖片公開 publish ,你這麼快就看了?哎呀,打錯了,應該是 120 分鐘的。心想寫 120 ,卻打了 240 ,錄影帶才有 240 嘛。已經更改,謝謝指正!

  3. 金婆婆 says:

    好sweet好sweet呀!
    讀閣下文章多月第一次留言!

  4. Sheta says:

    真的很美。
    多謝你。

  5. Stannum says:

    金婆婆、 Sheta :歡迎你們,這一篇有點奇怪,吸引了你們兩位未留過言的開口。也許這一篇是我小說中少有的,內容完全沒有遺憾的大團圓故事。

  6. xiaohua says:

    可能是以前看小說慣性使然,倒數第二段以前我一直以為是回憶 / 感傷類型,看到結尾還是有一點意外的,不知道之前媽咪在哪里。

  7. orangutan says:

    真係好sweet!

    梁祝/不會哭於你面前/一天一天等下去...,讀棧主的短篇,感覺很nostalgic唔經唔覺,都十幾年o囉.

  8. Stannum says:

    xiaohua :我實在是有點故弄玄虛的,一直不讓「媽咪」出場,令人以為主角在懷念某位舊情人,嘻嘻。文中我竟然忘了提及「媽咪」在末段才到達……實在是敗筆,剛剛在末段加上「剛下班的」來形容她,這樣會較為清楚一點吧?

    orangutan :是的, 93-94 年的事了。描寫懷舊的細節是希望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朋友有共鳴。其實我還想寫懷八十年代舊的故事呀,黑膠碟、窄腳褲、 Matchy 、愛情陷阱……

  9. xiaohua says:

    可能看的時候先入為主,現在再看覺得很自然了,只是結了婚有了小孩後的男性真的還會這樣回憶自己的妻子嗎?不管怎樣,挺令人感動的。
    最近懷舊氣氛很濃,看到星醫生那邊的檸檬茶廣告,過去的記憶象潮水般湧現,YOUTUBE真的很好用, 什麼都找得到。幾時來個80年代大重播?

  10. Stannum says:

    Xiaohua: 你認為成了丈夫和父親的男人不會如此想嗎?和你聊了一段日子,也不知你是男是女呢?我覺得是會的,男人其實很記得這些事的,只是不常說出來而已。而且,男人也會記得與其他情人的甜蜜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