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守護星遺失在布拉格

zodiac你電郵我,說:他們竟然將我的守護星,冥王星從行星名單中剔除,實在太可惡了!

我見你在線,便按了 Chat 跟你聊天。

我:哈哈,那你怎麼辦?
你:你幸災樂禍!
我:你想我怎樣,為你的不幸遭遇痛哭嗎?
你:去死吧!
我:哎,又不是我決定剔除,你去布拉格找那些科學家晦氣吧!
你:我就算現在出發,由香港去到,會議都完了,要找誰?
我:讓我找找……唔,他們原來在我們去年那次住的酒店對面的會議中心開會呀。你現在去,你那些仇人也許還住在那酒店裡呢!
你:你總算還是朋友,肯幫我找資料、出點子。
我:我甚麼時候曾經不幫你了?
你:你還說?就在布拉格呀!明明穎兒已經和你說我會一起去,你竟然只訂了一間 twin bed 房!我差點要露宿街頭啦。
我:我只預計到倫敦參加妹妹的畢業禮後和她到東歐玩,當然只訂了我和穎兒的住宿呀。她只說要有同學要一起來,可沒說要我代訂房間呀!
你:哼,好在酒店有房間,不然,我和穎兒兩個女孩同房,你就去露宿街頭好了。
我:房間是我訂的,竟然要我露宿街頭?你真的很天蠍……已經這麼歹毒了,何需甚麼守護星?
你:你這個白羊惡少,只想著自己盲幹,有人說同來,訂房時不會為人考慮一下,問一句要不要代訂嗎?穎兒都說是你不對,她在家嗎?叫她來評評理呀!
我:哎,她跟男友拍拖拍得天昏地暗,怎會這麼早回家?都是我們這些沒有著落的,才會在這個時間上網聊天啦
你:你就沒有著落……
我:你有很多著落嗎?那,你還不出去找你的著落?幹嗎跟遠在澳洲的我東拉西扯?
你:是你開 chat 找我的呀,我見你寂寞男人一個,這麼可憐才陪你聊呀。
我:喂喂喂,是你電郵我在先的!
你:我見守護星的事是你告訴我的,才電郵你呀。
我:記得我告訴你守護星的時候,是在布拉格查理斯橋上見到我的守護星—火星;你那一顆嘛,我可從來沒有見過……
你:真的不公平呀,你就常常見到你的守護星,我的那顆已經相隔這麼遠,從來都沒有見過,現在還給人除名。冥王星連行星都當不成了,怎麼守護我?
我:你記不記得後來去布拉格的太空館,導遊說十六世紀時,布拉格是歐洲的科學藝術中心,市內很多建築物與當時的占星術、煉金術有關。
你:那個導遊的口音濃重,他說了一大堆,我只聽懂三分一,後來都沒有留心聽了……你竟然記得他說甚麼?
我:我還以為你信星座,會聽得懂。他還說了很多,連大會堂天文星座鐘的典故都說了。
你:後來我們去看那個鐘時,你都沒有講過。
我:我以為你在太空館時已經聽過呀!
你:你就是這樣子,以為以為,樣樣都是你以為。
我:你不告訴我,我當然信我自己的想法呀。
你:那時我剛剛認識你,難道樣樣要告訴你嗎?
我:我就素仰大名已久啦。穎兒留學幾年,寄相片給我,差不多每一張都有你呀。
你:是啊,我們是倫大雙妹嘜嘛。
我:這個我知,東歐的照片都是你們兩個呀。
你:是你自己死拿著相機不放而已。我後來在布達佩斯也有幾次拍你和穎兒呀!
我:但東歐十多天,好像完全沒有和你單獨合照過;在布拉格,我連鏡都沒上,同事看了照片,還問我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去!說起來,布拉格之行只有兩天,也真太匆匆了。
你:我也覺得太短了,下次應該停留一兩星期。
我:你想再去嗎?我也想再去一次,看看甚麼時候,連同穎兒一起再去吧!這次,一定要上鏡!
你:你買部相機給我,我就專責拍你啦。
我:嘩,貪心的天蠍!
你:唉,連守護星都沒有了,貪得出甚麼樣子?
我:你真的這麼上心嗎?不過是一個科學界定而已,說不定占星家會給你另外一粒守護星啦。
你:最好,如果問布拉格那些吉卜賽相士,他們知不知道呢?
我:喂,如果真的想去,你去申請假期呀,看看我和穎兒能否拿到相同的日子。
你:好,明天上班去問問。唔,明早要開會,要睡了。
我:那再談吧。有假期消息告訴我。

我望向窗外。天邊,我的守護星是那樣明亮,我是否能再次和你在布拉格的橋上看到它呢?我沒有告訴你的是,布拉格太空館的導遊說,在冥王星被發現之前,幾千年來,其實火星一直都兼守護著天蠍座


註:末段由網友 Xiaohua 改寫。他留言批評我寫得太白,我自己重讀也覺得很同意他的意見,便改用了他的版本。以下紀錄我寫的原版,以作比較:

我關掉 Chat,一年來,和你 Chat 了百多次。我們之間的地域隔閡,就像我們向來的守護星,火星和冥王星一樣遙遠。就因為這樣,我雖然感覺到大家之間的火花,但似乎我和你都不敢踏前一步。再一次布拉格之行,很可能只得我和你,因為這陣子穎兒愛得難捨難分,有假期都會跟男友二人世界出遊吧。我望到窗外,找到了我的守護星,向著它許願,希望這一次旅行能夠將我和你連在一起。我 沒有告訴你,布拉格太空館的導遊說,未發現冥王星之前,幾千年來,其實火星一直都兼守護著天蠍座。


圖片來源:Astronomical Clock by simpologist @ Flickr (Licenced by Creative Commons)

16 Comments Add yours

  1. Kajie says:

    棧主,

    這種”對話”的小說方式挺有趣,節奏明快,更佩服你的時事觸覺:)

  2. 思存 says:

    可惜我不懂星座, 否則一定讀得更有興味…

  3. jaffe says:

    我喜歡那個鐘
    是在雪梨拍的? WHERE?

  4. Stannum says:

    Kajie :自己喜歡天文,近來都有留意行星重新定義的消息,不過昨日的結果令我驚訝,行星數目不增反減,想不到連冥王星要除名,便聯想起這個故事了。

    思存:其實不太懂更好,如果太熟星座,可能會來駁故。因為天蠍座的守護星,有人認為是火星,有人認為是冥王,也有人認為兩者同是,是有爭議性的,不像故事裡說得這樣 clear cut 。文章增加了一些補充資料的連結,有興趣可瀏覽。

    Jaffe :鐘,就是布拉格的星座鐘啊。文章增加了連結,可連去參考。

  5. xiaohua says:

    不錯,對話寫得簡潔流暢,能交代故事又合理自然。
    個人意見,最後一段比較直白,講得太多,點得太明就失去味道了,不如只交代火星兼守護天蠍就好了。

  6. Stannum says:

    Xiaohua :謝謝你的意見,重看一遍,發覺真的比較畫出腸了。如果改成下段這樣,你覺得如何?

    我關掉 Chat,向天際的火星許了個願。我故意沒有告訴你,布拉格太空館的導遊說,未發現冥王星之前,幾千年來,其實火星一直都兼守護著天蠍座。

  7. Kajie says:

    btw, 這個鐘真的很漂亮 !good choice ah!

    p.s 我剛寫了一篇小說,有空請看看吧,多多指教呢。

  8. Sena says:

    終於看到節奏明快的小說了,這篇小說顯然比你上篇更吸引人,大多數人都喜歡Comedy,這好像是不變的定律。
    我也明白寫小說的人都想嘗試寫不同風格的小說,其實我很少寫短篇小說,大部份都是中長篇,所以通常會將兩篇不同風格的小說一起或寫混合型的小說。
    不知是否巧合,在現實生活中,我發覺一向高傲的天蠍座通常都和白羊座的人互相吸引,哈!

  9. xiaohua says:

    我的理解,這篇小說的兩個人,無話不談,卻又若即若離,彼此都在猜測對方的心意,話中總有有意無意的試探,也許這就是成年人的患得患失,想要得到(愛情),卻又害怕失去(友情),所以“你”會說“以為以為,樣樣都是你以為”而“我”,也隱瞞了導遊關鍵的話,這些,其實是有意無意的,所以去掉“故意”可能好些。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未到吧!

    我喜歡這樣的寫法:

    我望向窗外,天邊,我的守護星是那樣明亮,我是否能再次和你在布拉格的橋上看到它呢?我沒有告訴你的是,布拉格的太空導遊說,在冥王星被發現之前,幾千年來,其實火星一直都兼守護著天蠍座。

    我改得不好,別介意啊。

  10. Stannum says:

    Kajie :謝謝,這個鐘是座落在一座 700 年歷史的建築物上,是布拉格的著名景點。你一寫就看了,剛剛也留了言啦。

    Sena :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我想我這裡,始終是自己練習寫作的園地吧。對掌握不好的題材手法,也許要多寫才能進步,如果將來還寫有如上一篇的故事,也還希望大家包涵,多加批評。

    Xiaohua :你這樣寫真的好得多了。已經加在原文,亦註明由你改寫了。

  11. Kajie says:

    haha …我也回覆了你有關故事中的轉捩點 🙂

  12. xiaohua says:

    嘻嘻,感覺象投稿被登出來一樣,多謝啦!

  13. stackey says:

    形式上令我諗起海明威既短篇, 亦是幾乎全是對白, 重點之一是控制節奏, 例如: 間中做d側面描寫, 但係 .. 全是對白的話在這點上比較難掌握

  14. Stannum says:

    Kajie :看了回覆,知道原委,故事圓滿得多。

    Xiaohua :是我謝謝你才對呀!

    Stackey :謝謝你的意見!關於節奏,這種長度的極短篇實在很難掌握,很難做到有徐有疾,篇幅不夠建立起節奏上的對比。

  15. 霜降 says:

    喜歡這個故事創作,接近日常生活對答,容易令人投入!
    而我從來弄不清楚自己的星座,日期剛好於交接日,應該集雙星座的優點吧,哈哈。

  16. Stannum says:

    其實星座之說,都是茶餘飯後談談就算了,我也不是很相信的。這一篇的緣起在於當時讀到冥王星被降級的新聞,再看看維基百科,知道它守護天蠍座,就構思了這個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