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肩

handD17。

我坐下去的時候,你已經在旁邊的D18了。

你故意不望我,彷彿是不認識的陌路人一樣。

今天是你的生日,這個表演的門票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我把門票收在口袋裡,你埋頭細讀場刊。怎麼了?你不是對這個來自以色列的舞團如數家珍的嗎,還有甚麼資料要知道?

燈光漸滅。

漆黑之中,我慢慢地看清你的輪廓。

舞者出來了。音樂從遠而近,你的眼睛完全被舞台吸引,一點也沒有發覺我望著你。其實,每一次跟你來看舞,你的專注,你的入迷,才最令我著魔,台上的,如你上星期罵我時說,一點,真的,一點也不懂。

上星期三,我的手機忽然傳來久違了古巨基的「一生何求」鈴聲。是你提出分手以後的第一次。我有點害怕地接了:「喂。」

「喂,是我。」

「……你……你最近好嗎?」

你沒答,卻說:「你收到了以色列舞團的門票了嗎?我付錢,兩張票你都讓給我吧?」

「當然不。要麼就一起看,我打算去的。」

「你這麼想去看嗎?你對舞一點也不懂,每一次都是勉強陪我去的,不是嗎?去年看 Sydney Dance Company ,你都打瞌睡了。」

「你不知道如何困難才買到你生日這最後一場,當作給你的生日禮物。我無論如何也會去的。」我表面上故意為難,但其實,是很想乘機跟你慶祝生日。

「就是了,如果不是你說要送給我,叫我不要訂票,我怎麼會買不到票?」

「送給你就是要跟你一起看,怎能讓給你跟別人去看?」我一想到你一定是要跟那向來對你虎視眈眈的 Kelvin 去看,我更加不願意讓出門票。

「你……」你一時語塞。

「如果你要和 Kelvin 看,叫他自己買。我自己一定會去。」

「若果我們另外買到,我又怎會打來求你這種人?」你們?真的是要跟 Kelvin 看!

「我是那一種人了?」

「甚麼人?不就是一腳踏兩船的討厭鬼!」

「我和 Sharon 都只是一起看電影而已。你想,我會為她這麼辛苦去排隊買這些甚麼舞團的門票麼?」

「我怎麼知道你買了多少甚麼給她?你每星期都跟她看電影,一直都瞞著我。」

「我甚麼時候瞞過你了,不是跟你說和同事去看嗎?這些瘋狂搞笑電影你總是嫌無聊。」

「我以為你和一群同事去看,若不是 Ruby 說見到你們,我也不知道原來是一個跟女同事的約會!」

「這個長舌婦……」

「別罵別人了,我不想再跟你糾纏。你既然說票是送給我的,就把我的一張寄給我吧。」就狠狠地掛了線。

台上的舞蹈依然充滿勁力,但我依然一點也不明白,我想像不到為甚麼你可以單憑抽象的動作就看出情感、情緒、甚至故事。

好不容易等到中場休息,我正要開口說話,你竟然突然站起,寧願經過更多的人,也不願意向我這邊走。我尾隨你走出大堂,竟然看到 Kelvin 混入了場館之內,你走上前和他說些甚麼。我想起曾經陪你和他、Ruby 與及其他朋友一起看舞。中場時你們就是如此熱烈地討論,我一點都插不了口,十分沒趣。也許,Kelvin 才是應當陪你看舞的伴。也許,我和你,不是註定的一對。

我遠遠看著你對著他興奮地笑。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件迷你蛋糕,又點了一根蠟燭,看樣子是在跟你慶祝生日。你看來十分高興,和剛才在座位是的冷漠彷彿是兩個極端。

我步上去,在你合上雙眼許願的同時。對你說了一句 happy birthday ,又從口袋中拿出我 D17 的門票,交到 Kelvin 手中,轉身步出場館。我不知是想像還是真實,彷彿聽到你在我的背後說了句 thank you 。我想像著你與他並肩而坐的樣子,於我,竟然像是一種解脫。

我走在夜還未深的街道上,身旁並肩的人比比皆是,他們當中究竟有多少是志趣相投的?我不知道。我信步經過了一間電影院,我停下來,看著上映的片目。我決定了,一個人,不用與誰並肩,也可以把這齣 Night at the Museum 看得比看舞時開心。

15 Comments Add yours

  1. 天琴座α says:

    又是 happy birthday ? 這一次可能是男主角最後一次跟女主角說生日快樂了吧?

  2. xiaohua says:

    唉,如果情已逝,志趣相不相投大概都沒什麼所謂了吧。

  3. Stannum says:

    天琴座 α :逃不過各位的眼睛,這是看完生日快樂寫的。不過,這最後一次,很有放下,解脫的味道呢。

    Xiaohua :志趣相投與愛,如何相互影響,保持到平衡點,關係方能長久吧。

  4. axkit says:

    stannum, 早陣子在阿浩的 blog 中有一篇小說也寫到一對合不來的情侶的故事.. 結局卻是相反的呢..!

  5. Julie says:

    等了好久也没有看到《生日快乐》很是着急呢,好想看看古天乐扮的建筑师是何样。
    你的小说完全可以拍成电影,卖座率肯定很高

  6. Stannum says:

    傑少:你不說我也沒發覺沒有訂閱阿浩新 blog 的 RSS !相反的結局,也許是未走到分手的一步吧?

    Julie :中國內地沒有公映嗎?還是只在某些城市上映?我寫的拍成電影?其實我在寫一個有關這個的故事呢!

  7. Julie says:

    北京应该有公映,在电视里看过宣传,呵呵我的生活已经脱离城市的环境了,看来只有过春节回家的时候找个电影院了。

  8. Julie says:

    突然想起一部电影很想告诉你,两年前的韩国电影《记忆的橡皮擦》(不知道你看过没有),里面的男主角也是一个建筑师,并且历经磨难。虽然讲的是当时很流行的 “ 韩式爱情 ” 女主角得了绝症)但这部电影确实有很多看点,让当时还在上学的我狠狠的哭了一场。当然像那么完美的建筑师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出现。

  9. ming says:

    感慨。
    我一直都在認爲兩個人不需要志趣相投,但沒有什麽人認同。

    大概就是不愛了,就什麽都不是了。

  10. Stannum says:

    Julie :建築師也是人,沒可能完美嘛。記憶的橡皮擦我沒有看過,有機會找來看吧。

    Ming :我想,志趣相投不是必要條件,但如果能夠相投,也就更好咯。不愛的,就算志趣如何相投,也只可以是好朋友。

  11. 收買佬 says:

    晨早就應該斬倉放手啦, 唔識退的只會被人話阻住地球轉. 🙂

  12. Stannum says:

    收收:如果人人都識咁理性斬倉,就無故仔好寫咯。老實,剛剛分手既舊情人要你請佢同新男友睇 show ,你做唔做得到先?

  13. 收買佬 says:

    大佬Stan: 講明斬倉, 就唔好回頭望啦. 要做有風度有型士,
    咪請人去睇loh; 要做普通朋友, 咪問佢地要番錢loh; 要做
    小氣鬼, 咪丟晒兩張飛loh. 但係要夾硬出現做不受歡迎的
    第三者, 咪盞無癮! 🙂

    收收覺得呢個世界, 千萬不要put 自己去一個老尷的position. 好樣衰0架. 🙂

  14. Stannum says:

    哈哈,但係好多人唔識斬倉,仲要補倉,最後咪仲蝕得多咯。愛情既野,好多人好盲目既嘛。

  15. 收買佬 says:

    大佬STAN, 你說的完全正確, 感情事好多時都係盲目的.
    真要是人人皆理智的話, 餘弦盞都怕無故好講了. 這絕非
    世界之福.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