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載過誰

終於決定和用了十年的車子分手。

自從零四年不小心把你駛進地上的小洞以後,你就不再溫柔了。花了不少錢修理你的避震系統,但總是不能將你回復到從前的樣子。忍受每天在路上的震動,三年了,在你的十歲生日過了不久,終於忍受不了,決定要另結新歡。

其實由自己六七歲起,家中已經使用你的品牌。九六年開始工作後,決定買車,完全沒有考慮過其他的,只試了一款車,就把你買下。這些年,載過已經走了的父親,不會再見的女朋友,失去聯絡的同事同學,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人越大,越發覺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總是來去不定,有段時間可能與誰十分投緣,對方的一句說話,都能牽動你的思想;一旦緣盡了,就可能永遠不會再相見,感覺也就淡得虛無。有說「百世修來同船渡」,如果這是對的話,有幸與誰並肩同坐在車子的前座,已經是很深刻的緣份了。

記得最初學車,是十八歲後不久的事。當時家中準備移民,就快速地到駕駛學院學來傍身。記得考到執照以後,在香港自己開始駕車時,總是想像自己在金黃色的傍晚在兩旁都是郊野的公路上飛馳。那時候常聽林憶蓮的《黃昏》,歌詞描寫的美麗風景和甜蜜心情,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車程。當然,現實和夢想的距離總是很遠。現在上下班的路兩邊根本沒有甚麼景致,擠塞的路程一點也不好受,都總是想快點到達而已,除了偶然聽到一首喜歡的歌之外,完全沒有令人享受的部份。與夢想最接近的,也許就是大學時代的路程了,校園附近是面積很大的 Centennial Park ,我總是故意行經公園外圍的路,如果是黃昏時分,夕陽就會將金黃色的光線映照人工湖上。這條路上,下班時候總是停有一輛賣花的客貨車,豎起黑板,用粉筆寫著 Fresh Flowers,不分寒暑地為駕車人士的另一半製造驚喜。當年是學生身份,雖然偶有光顧來逗人歡喜,但總也不能破費得太密吧?畢業後,轉換過的工作地點,回家的路都一律是市區大路,根本沒有見到這種浪漫的小販;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個隆冬的黃昏,我下車光顧,不用三十秒,已經冷得恨不得馬上上車了,我問小販,這麼冷,還來擺賣?他笑了一笑,說,收到花,不就會有很多人覺得溫暖嗎?我很驚訝他會這樣答,我原以為他會答,為生活呀、這麼冷如果花賣不出去凍壞了就血本無歸了之類……我真的低估了他的敬業精神。

最近偶然經過當年的路,卻再也見不到這個小販了。我寧願我沒有再經過那裡,寧願不知道他已經消失了,寧願繼續以為他會永遠停留在那裡,甚麼時候如果我要去光顧,就能夠買到他的花。也許,我已經將他與我的年輕歲月連在一起了,不見了他,就彷彿是我的年輕歲月缺失了一個證據。

其實,這幾天駕著你時,也是一樣的感覺,跟你說再見以後,就好像是要跟過去的這個十年說再見一樣。三千多個日子以來遇到的人和事,終究就只能是回憶的一部份,與其一定要守著你這個證據,忍受著路途上的顛簸,不如痛快地和你道別。畢竟,駕駛時,總不成老是看著倒後鏡,看前面的路,才能感受新的風光。

7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黃昏╱林憶蓮
    曲╱倫永亮.詞╱潘偉源

    是那樹梢擦過的風
    把輕輕節奏在心裡盡情送
    沿路每個臉亦甜甜露笑容
    似將心窺懂

    是這順心快意交通 
    長路變了近 令我頓感輕鬆 
    街燈也許感動 急於吐光織個夢 
    斜陽尚帶微暖 仍在依依吻著風

    像幻又像夢 音符悠揚朦朧
    心底播送 暢快撲向那夏季
    夏季自然清風
    路上盡幻象 車程如能延長
    編織更美好夢 
    但每念重逢 情便向你飛縱
    (人在愛戀路中)

  2. elvin says:

    心同感受……

  3. Green Rabbit says:

    感謝昨天,抓緊今天,寄語明天。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一位長輩教過的話,很喜歡。

    棧主,祝你早日修成正果:)

  4. Stannum says:

    elvin: 歡迎你留言,你有同感的是那一些感覺呢?

    Green Rabbit: 謝謝!

  5. 星屑醫生 says:

    有無聊事想聯絡你, 有興趣請覆我, singsit01@yahoo.com.hk

  6. shine says:

    只是很想告诉你,那个小贩我不久前还看到过,就着下班昏黄的路灯在那里。

  7. Stannum says:

    Shine :原來他還在呀?那真好呢!謝謝你告訴我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