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So Close

CD0814讀到星屑醫生寫孫耀威,忍不住要搭訕寫寫。

自己在中大讀了一年就移民澳洲了,九三年回港一行時,回了中大找舊同學聚舊。有同屬逸夫書院的舊同學八卦說,宿舍裡有師弟要出唱片了。我說,有甚麼出奇,中學時已經有大我三屆的師兄出唱片,大我一屆的中學師兄也剛剛出了唱片嘛。他說,這不一樣的,中學是中學,大學是大學,而且,聽聞他是暫取生,會考好多個A呢!言下之意大概是他有這麼多個A,應該當專業人士,何必發明星夢呢?

我想,也許他真的很喜歡唱歌,而明星夢,也不是人人發得起的吧?

回來以後,某一天在唐人街藝風看見《我知道你在等我》唱片,記起舊同學口中的師弟,名字好像就是他了,連忙買了下來。回家一聽,不得了,歌詞將自己離開香港時放低的一些感情跟回憶一下子牽扯出來。同時,令我驚訝的是,他的國語真不錯呀,會不會是跟我一樣,有在中大修讀字正腔圓北京老師教的國語科呢?後來見到一些檔案,更發覺原來他是潮州同鄉呢。

之後幾年,《愛的故事上、下集》、《不必為我留下》等等幾張唱片陪伴我渡過了不知多少個趕功課的夜晚,當年的CD機只能放一張CD,製作建築模型時滿手膠水,根本不能換碟,通常就是一張唱片重復地播,聽到滾瓜爛熟。這些歌曲,當年去唱K時,完全都不用看歌詞,就可以唱了。

到自己畢業出來工作,沒多久他就推出了一張新曲加精選碟 Hit Sixteen ,裡面的一首《飛》,也成為我當時最喜歡的歌曲之一。但,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他推出新唱片了,孫耀威這個名字,彷彿就成為自己在建築系後幾年的代言人。

過去十年,也有從報章雜誌中零星地讀到他的消息,知道他到過大陸拍了很多很多電視劇,但畢竟,這些我都不會看到。一直到去年才聽見他部署再戰香港樂壇,實在佩服他的勇氣,今天的唱片業,跟他全盛時期比,根本不是那回事;數年前陳慧嫻不就是因為覺得唱片銷數跟以前差一大截而黯然退出嗎?

上月終於買到他的新唱片了,戴著耳筒聽聽,雖然他的聲音滄桑了一些,但歌曲風格竟然就跟十多年前一模一樣,這類情歌,畢竟是我們年輕時談情說愛的寫照。令我活多了十多年後,依舊可以挺著還未算老得太多的外貌,重拾起當年的情懷。 So Far, So Close…


P.S. 這張唱片的名字,又令我想起關麗珊《燃燒在冰冷都市中的愛》裡面的酒吧 So Shine So Blues… 一樣都是指向 94,95年的回憶。

6 Comments Add yours

  1. 當它是集體回憶多過是一張新專輯來聽,舊歌依然是當中的亮點,《思前戀後》在《愛的故事上集》面前仿佛變得軟弱無力。

  2. Stannum says:

    田中小百合:送的那隻舊歌 CD 因為全部歌都有,完全未拿過出來。新歌之中,我十分喜歡《自愛》,我覺得水準好好呀。

  3. etranger says:

    他是在校巴上碰過的師兄
    原來你也是師兄

  4. Stannum says:

    etranger 師妹:是呀,不過,沒有畢業,校友會都唔收我啦。

  5. etranger says:

    我都冇入校友會
    一日為師兄……..
    一世都係師兄

    師妹最鐘意認親認戚

  6. Stannum says:

    etranger :哈哈,其實也好,親切一點嘛。這樣相認起來,其實很多網友都是校友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