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王子(一)

jade我從轉角處的大門步進酒吧,見到子彥癱軟地坐在店子暗角處。他呆呆地望著他面前喝光了的啤酒杯,沒有留意到我。

「子彥。」

「你來了?」

「別喝這麼多了,喝醉了又要勞煩 Helen 照顧你。」

「我現在誰也不怕了!誰也管不了我!」

「你究竟怎麼啦?喝到醉醺醺留言給我。我本來要去託兒所接兒子回家,也要臨時叫 Sandy 下班後特意駕車出來市中心接走他。」

「怎麼你的老婆這麼聽你的話?」

「聽我的話?聽話從來不是我的擇偶條件……」

子彥根本沒將我的話聽進耳裡,繼續以含糊的聲音說:「她走了。她要跟我離婚了。她不願意跟我一起捱日子。她要……」

「如果她不願意跟你捱日子,一早已經走了。你這次又做了甚麼?又再拳頭相向?」我怒目而視,瞪眼看著眼前的子彥。

「我…我……我…不想的。」說著,竟然抱頭痛哭起來。

我心裡泛起了極大的厭惡感。我看著面前這個男人,很難想像這就是中學時代我們同學間最崇拜的「王子」。這樣的情景,我實在看不下去。我默默地轉了身,走出了酒吧。也許,我以為,一步步地遠離這個陌生的子彥,就能夠在別處碰到我最好的朋友,從前的「王子」。我耳邊忽然響起很多很多年前, Helen 的歌聲:「踏著腳在懷念,昨天的你……」。她,會不會記得,竟然就是這首歌,將她帶到今天的境況?

那是八十年代,大家都聽著《無心睡眠》的那一個暑假。我在一所圖書館裡面當暑期工。因為我在學校的圖書館當過管理員,學過杜威分類法,所以便被派往將新書分類。我很高興,因為我不用如石像般那樣坐在櫃檯,又可以整天都掛著 Walkman 來聽歌。常常坐在櫃檯的,是一個也是來當暑期工的女孩子,小小的個子,笑起來有點像電台那個叫 Vivian 的新DJ,只是,動態更比 Vivian 更活潑一些。她有時會從櫃檯進來,找一些有人預留借閱的新書。我終於知道她叫 Helen ,在某一天,亦終於鼓起勇氣約她吃飯。 我們到了大家樂,各自買了午餐後,她便問我,我整天在聽 Walkman ,究竟聽甚麼歌。我把耳筒遞給她,她聽了一段,大概是她很喜歡 Leslie 吧,竟然興奮得開始手舞足蹈起來,還開始哼著:「踏著腳在懷念,昨天的你……」

「這首歌還未推出,你怎麼會有的呢?」

「是同學家中有錄音機,他在電台播的時候錄的啊。」

「那,為甚麼前奏沒有那些多餘的DJ說話呢?」

「聽他說,好像是在深宵節目錄的,都是碰運氣的啦。」

沒多久,Helen 向主管說,想學習杜威分類法,主管便吩咐我教她。我當時沒有經驗,以為這一定是她對我有意思的表示了。我們每天上班都並肩而坐,午飯都一起吃,我甚至以為自己已經在談戀愛了。我們談得很投契,她常常問我借 Walkman 聽,一邊聽一邊哼,我也在心中暗暗和唱著。那一個暑假,實在是我有生以來,最快樂的一個。

暑假的尾聲,我很怕我們就此失去聯絡,但又不敢單獨約她出來,便向她提議各自帶一些同學出來,一起去看《秋天的童話》。

「到時介紹我們『聖路加五虎』給你認識啊!」

「哈哈,難道你是『聖路加苗僑偉』?抑或是『聖路加黃日華』?」

「啊,不是不是,我們不是這樣算的。不過,『王子』扮歌星唱歌就很了得,扮劉德華唱《情感的禁區》有八成似呢!不過,最像還是扮 Leslie ,幾可亂真呢!」

「甚麼『王子』哪?」

「他叫王子彥,我們都叫他『王子』。我跟他最老友了,從小學就一起同班的。早前《無心睡眠》那首歌,就是他錄給我的。」

我們先約在松坂屋地庫的 American Cafe 吃午飯,然後就到對面的翡翠戲院看《秋天的童話》。Helen 帶了三位女同學出來,我們五虎就來了四個,只有阿森與家人外遊,沒有來。那三位女同學的名字都忘光了,根本,我的注意力就只集中在 Helen 身上。我坐到她的對面,而子彥,就坐在我的右邊。

在餐廳互相介紹後,Helen 就問子彥:「阿樂說你扮 Leslie 唱歌很像哪,可不可以表演一下呢?」子彥就即席唱了一段《無心睡眠》。幾個女生都聽得如痴如醉,不知是誰突然說了一句:「Helen,你唱歌那麼像阿 Mui ,不如你們合唱《緣份》吧?」子彥想也不想,就開始唱:「沒有一聲再見,沒有半聲淒怨,淡淡去但無言,過去終於過去,留下了當初一切在懷念……」 Helen 有點臉紅,但畢竟是她先提議唱歌的,便騎虎難下地接了下去。二人的聲音出奇地合拍,其他六人都靜了下來細聽,週圍的其他食客沒有干涉,一些反而轉過頭來,窺看究竟是誰在唱歌。我有點納悶,為甚麼不是我跟 Helen 被配成一對,唉,誰叫我五音不全,不像子彥般是歌詠團的中堅份子,我實在不敢獻醜。

午飯後,我們一行八人拿著戲票入了電影院。我沒有理會其他人,只顧盯著 Helen 要跟她坐在一起。大家都坐好以後,我才發現自己跟子彥,就坐在 Helen 的兩旁。

電影開始了,我隔一會兒就向 Helen 那邊望。最初也不覺得,但每望一次,就越發覺 Helen 的動態就像我一模一樣:電影沒甚麼心機看,注意力卻集中在身旁的人。可惜,我注意的是她;而她注意的,卻是另一旁的子彥。我的快樂暑假,就在那一天,告終。

(未完.待續)

8 Comments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各位,不好意思,舊連載未完,又出新連載。

  2. Viola says:

    Still can enjoy the story!!

  3. ar kit says:

    真的很有 80 年代的感覺… 記得小時沒多少零用錢.. 我也是聽收音機聽歌.. 還用 cassette 機錄音, 錄起每年的十大勁歌金曲呢… 又.. 松坂屋~ 我差點就忘記了這百貨公司~

  4. Stannum says:

    Viola :謝謝你喜歡!

    傑少:當年還有金鐘和銅鑼灣兩間松坂屋呢。早前聽說,連在日本的松坂屋都被大丸合併了呢。

  5. sputnik says:

    真湊巧! 在我認識的人當中有一個名字是以”王子” 開頭的.

    故事的前半段令我想起朋友的經歷. 想知道你的故事會如何發展. 期待下一集.

  6. Stannum says:

    Sputnik :你認識的「王子」,會不會是友輩中的風頭躉呢?

  7. sputnik says:

    不是咧. 也不是”王子” 的樣子~
    😛

    不過他的電腦技巧蠻行的. 所以如果同事電腦有問題都問他~

  8. Stannum says:

    本篇的「王子」,可是校草級人馬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