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狩

DSC00113你跟我說分手,是我完全想不到的事。

不經審判就被判有罪。

然後,你就徹徹底底不肯再見我,不再聽我的電話。

是甚麼原因呢?

上星期,我還在盤算究竟應該如何慶祝我們今晚,就是情人節前三天的一週年紀念,誰知,我們竟然過不了第二個情人節。

想了四十八小時,也想不出任何頭緒。我不甘心就此作罷,畢竟已經是接近一年的感情。我打了電話給你的姐姐。

「Joyce ?」

「是啊,你是……」

「我是阿恆……Fanny 的男朋友。」

「嗯…………你為甚麼會打給我呢?」

「其實……是這樣的……Fanny 前天突然說要和我分手,又沒有說明原因,她之後不肯見我,亦不願意接我的電話。我……想……你可能會知道因由,便打給你問一問……」

「這個嘛……我現在要去開會,這樣吧,你八時後來我工作的酒店二樓咖啡室我跟你談吧,好嗎?」

「好,好,好,那麼到時見吧。」這麼說,她應該會知道原因了。

我七時五十八分踏進咖啡室,Joyce 就坐在咖啡室盡頭靠窗的沙發上,大概是不想被來來往往的酒店同事聽見我們的談話吧。

沒見她個多月,她竟然把她留到及肩的長髮剪掉,沒有了長髮遮掩,她顯得比之前消瘦。上一次見她,是你 ,Joyce 和你們的弟弟 Alfred 各自「携眷」一行六人來這裡吃聖誕自助餐。席間已經隱隱覺得她跟男朋友 Raymond 有點問題。Raymond 根本就對同桌的五人都不感興趣,到離開時連再見也沒跟我們說。

「其實,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吓?」不可能吧?難道 Joyce 問了你,而你著她不要告訴我?我想不到如何說下去,乾脆不再作聲。我覺得我這難以相信的表情,已經將我的不滿表達得至為明顯了。我花了四十五分鐘乘巴士從對岸過來,絕對不會希望只是聽到不知情這一句話吧?

「你下午打電話來,我才知道她跟你說了分手。」

「你們姐妹倆不是無所不談的嗎?」

「一向都是,不過,最近,最近因為我跟 Raymond 分了手,心情壞透了,就算在家也很自閉。也許,也許她不想跟我提起分手這種話題……」

「啊,對不起,我完全不知道你跟 Raymond 分手的事。」

大家都沉默了,在情人節之前分手的兩個人,在酒店咖啡室浪漫的鋼琴聲中,望著桌子上的燭光,相對無言。

鋼琴師彈著老掉牙的 Endless Love,對於失戀的人,卻著實是最大的諷刺。

還是 Joyce 打破了沉默,問我分手之前有沒有特別做了甚麼。

「沒有甚麼特別呀,一月底向她求婚……她又拒絕了我……之後也沒有甚麼,也照常吃飯看電影,上週末也一同去打網球……到剛剛過去的星期六她一早就來到我家,突然就跟我說分手了。」

「你又向她求婚?她不是平安夜才拒絕你嗎?這麼快又再來一次?你不覺得逼得她太緊嗎?」

「她又不是不想跟我結婚,只是因為…………你………」

「因為我?關我甚麼事?」

「你別騙我了,你怎會不知道!?不就是因為你母親不想 Fanny 爬頭比你早結婚嗎?每一次她都沒有真正拒絕我,只是說你們家庭比較保守,不會讓她比你早結婚。我每一次都跟她說,就讓我來說服伯母吧。她總是說你也快要結婚了,著我等等。」

「她竟然這樣跟你說?簡直……荒謬……」

「難道……不是嗎?」

「那,你真是不應該跟她在一起了。你們也交往了一年了吧?你完全看不出她根本就對婚姻有恐懼嗎?」

「有這回事?」我努力地回想我們一年來談過的事,想來想去,你提過一同去旅行,一同去學潛水,一同去看音樂劇,卻真的完全沒有提過一同渡過一生這種承諾。

「父母離婚以後,她一直都說婚姻根本不可靠,連別人的婚宴都總是託詞不出席。可是她偏偏遇上你這個交往半年就頻頻求婚的男人。我以為她一定已經跟你講個明白,只是你死心不息;我想不到她竟然會利用我來做藉口來拒絕你,說得好像是我礙著你們的好事般!這個世界真是諷刺,有人百般託詞要拒絕男友求婚,有人,有人諸多暗示,男友卻總扮作聽不懂。你說,你說,上天究竟怎樣安排?」她越說越激動,竟然別過臉,望著窗外的風景,飲泣起來。

我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你們男人還容易,想結婚嗎?買花買戒指就可以主動爭取,女人呢?可以如何?年年月月日日地等,男人如果愛理不理,如何逼他?女人有生理時鐘,過了時限,一生想要生兒育女的願望就很可能泡湯了。」她一邊用手掩著臉,一邊站了起來,說了一句:「Sorry ,我幫不到你,先走了……」就頭也不回地跑到寫著 Staff Only 的通道離去。

我被她的突然離去嚇得呆了。沉默了很久,才想到要掏出電話打給她,接通的聲音不斷的重複,但她卻故意不接,就像你不接我的電話一樣。如果你對結婚的態度也這麼像她,就好了。

我見到侍應走近,示意要他結賬。

他有點愕然,走到我的身邊,小聲地說:「你和 Joyce 都沒有點過甚麼呢……」

我尷尬得要死,我的腦袋原來不在運作狀態。我跟侍應說了一句「啊」就離開了咖啡室。我經過了大門緊閉的宴會廳,步下了大堂中央的螺旋樓梯。這一年來,因為你的姐姐在這裡工作,來這間酒店吃飯多次,每一次經過這段路,我總是想像跟你一起穿著結婚禮服在這裡接受親友祝賀的樣子。但我和你雖然這麼多次在這裡並肩而行,今晚我才知道,你的所想,原來跟我想的這麼不同。

我愛你。

但,我是否愛你愛得深到可以放棄我從小希望組織家庭的夢想?

或者,我的愛是否足以改變你,令你重建對婚姻的信心,與我一起走過一生?

我答不上。

我像遊魂般推開酒店厚重的大門,差一點就把門撞到迎面而來,一對七八十歲的老夫婦。

我突然很渴望自己生在他們的年代,也許,婚姻有父母安排,社會上的 default 選擇就是從一而終。不用如我們這一代般,就像狩獵一樣,在大草原上兜兜轉轉,尋尋覓覓,又或者草草找一個甚麼人了事。

5 Comments Add yours

  1. 麥深 says:

    兩個人對婚姻的觀念若是有差距的話,的確是個難題。

    但男主角在交往半年後便求婚,好處倉卒了一點吧?

  2. Stannum says:

    麥深:親身認識的,幾個月內不止求婚,結婚的也大有人在呀。

  3. xiaohua says:

    這個姐姐好奇怪,不知道為什麼還要約別人?

  4. meomeo says:

    不知這是不是真實的故事。
    也不知下面的故事算不算後面的續集。

    http://blog.pixnet.net/madamed/post/6914875
    http://blog.pixnet.net/madamed/post/6914867

  5. Stannum says:

    Xiaohua :約的原因,我設想是關心妹妹,因為根本不知道她分了手。不過你提出這個,想想也是有點突兀,如果加插一段說二人是透過姐姐認識的,也許會合理一些。

    Meomeo :故事純屬創作。你連結的兩篇也很有趣,猜想是真人真事吧?我尤其喜歡那大團圓結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