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何地.想妳

on

這陣子,天氣很冷。

那一天在 plurk 讀到 Sidekick 在食店聽到有人跟著收音機唱起《妳在何地》,不過,在盛夏的香港,吃著熱騰騰的米線時唱,就像二十一年前 Summer Romance 87 的唱片中,放進這首明顯很冬天的歌曲一樣格格不入。反而,沒有甚麼比我現在身處的隆冬時節更適合聽這首歌了。

一個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自己唱給自己聽,竟然發覺頭幾句太低,有幾個字甚至發不出聲。是這些年來,我的音域收窄了嗎?

如果,天花板真的有一段戲,我應該看到甚麼呢?

感覺很迷惘。

想起《同事三分親》裡面黃家嵐說:我甚至開始記不起亡夫的樣子了。

一些人的臉孔,我真的是越來越要花些時間才能夠記起來了。

這,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還是,想念的,其實已經是一些不再存在的東西,一段永遠逝去的時光,而不再是一個有實體的人?

哼著哼著,卻給我混入了另外一首歌:《想妳》

難合上眼,枕邊早墊著冰冷。

在冰冷寂靜無眠的深宵,在達成一些目標喜悅的一刻,在看舊同學的 Facebook 貼滿家庭照的時候,平時不太覺得的欠缺,就顯得特別嚴重了。

嘗試錄了幾次,兩首歌都唱得不好,還是聽聽 Leslie 的原唱,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