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vs 鐵塔凌雲

在澳洲網友曾堯的網站,讀到他寫的一篇《百看不厭好廣告》,談及他對奧運期間常常聽見,澳航廣告用的歌曲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的感覺。

我跟他對這首歌的感受有點不同,現在的我,真的覺得已經以澳洲為家。每一次出門旅行,回程的時候實在有很濃的回家感覺。聽著這首歌,也總令我想起我小時候香港十分流行的一首歌《鐵塔凌雲》,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這應該是三四歲的時候我第一首懂得唱的「大人歌」,雖然,那時對歌詞的內容根本都不明白。

兩首的歌詞都是講游子在外想家的感覺。看看兩首的歌詞吧: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 Peter Allen

I’ve been to cities that never close down,
from New York to Rio and old London town,
but no matter how far or how wide I roam,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I’m always travelling, I love being free,
and so I keep leaving the sun and the sea,
but my heart lies waiting over the foam,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All the sons and daughters spinning ’round the world,
away from their family and friends,
but as the world gets older and colder,
it’s good to know where your journey ends.
Someday we’ll all be together once more,
when all of the ships come back to the shore,
Ill realise something I’ve always known,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but no matter how far or wide I roam,
I still call Australia I still call Australia,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but no matter how far or wide I roam,
I still call Australia I still call Australia, 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鐵塔凌雲—許冠傑

鐵塔凌雲 望不見歡欣人面
富士聳峙 聽不見遊人歡笑
自由神像 在遠方迷霧
山長水遠未入其懷抱

檀島灘岸點點鱗光
豈能及漁燈在彼邦

俯首低望 何時何方何模樣
回音輕傳 此時此處此模樣
何須多見復多求 且唱一曲歸途上
此時此處此模樣 此模樣

其實,兩首的歌詞談的東西很接近,但卻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分別。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 帶著歡欣,自由的心情去看世界,只要知道家鄉仍在,隨時可以回去,就可以了。但鐵塔凌雲中的主角卻因為自己的執著,認為家鄉甚麼都是好的,就算見到甚麼美景和偉大建築,也都在懷念家鄉,甚至連周遭遊人的笑臉也看不見。你真的在巴黎鐵塔下見不到歡欣人面,還是你憶鄉成狂,甚麼笑面也視而不見?

雖然這首《鐵塔凌雲》歌詞的感覺我不認同,但總比後來那聽完覺得嘔心的《同舟共濟》順耳得多。甚麼「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和「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簡直是侮辱了千萬海外華人。來了澳洲十多年,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而是跟所有澳洲人一樣,是一個有憲法規定權利和義務的公民。雖然有個別澳洲人仍對非白人有歧視,但卻無阻我在這裡生活,因為,我知道我有言論自由和選舉權。而且,移民外國就要打餐館工的印象,實在是非常落後,停滯在五六十年代的情況。華人在澳洲,無論在科研,經濟,政治和各種專業都有出眾的人物。

其實當年移民潮有很多港人,中了這些硬銷思鄉的毒,人是來了,心裡卻放不下香港的種種,處處作出比較,一點都不願意融入這裡的社會。這樣的心態,就註定了他們在西方社會的生活是不開心的,一有甚麼樣的機會,就飛撲回香港,甚至有來來回回不下數次的,在私搬家、運費都不便宜,朋友交情等等要放棄,在公亦虛耗了工作經驗,人脈等等。

不知大家對此的看法如何?

6 Comments Add yours

  1. 曾堯 says:

    我跟你的感受其實相近。澳洲是我的家,旅程歸來時很強烈感受到回家的感覺。但我感受不到Peter Allen游子懷國思鄉之情,因為他長年離家思鄉,我卻是大部分時間留在家裏。香港也是(至少曾經是)我的家,現在我算是長期離開那個家,卻絲毫沒有思鄉之情。

  2. 深霧 says:

    最諷刺的是,許先生唱了《同舟共濟》不久之後,便自己跑了去美國,當他的二等公民。幾年前卻又若無其事的「回歸」了。(他的電視特輯對他離開向香港的事隻字不提)

    每個人的留與走都有自己的理由,但至少不要侮辱別人的選擇(就像那歌的歌詞那般),然後自己出爾反爾呀!

    同意棧主所說的,有些港人根本沒有想過在外地落地生根。他們當初移民,是 in case 香港會發生甚麼事,買個保險而已(「買個保險而已」是當年耳民人士的口頭禪)。

  3. Stannum says:

    曾堯:不再想念香港,也有很大原因是香港本身的轉變,變得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城市了。連故鄉都不再存在了,自然就不再想念。

    深霧:還有一句「坐移民監」,將整個地方當成監獄,算著放監的日子,又如何可以快樂,如何可以正常地生活?

  4. tsubasa says:

    你的心情
    恐怕只有比較年輕的移民才能體會得到
    (比較年輕=起碼15,6歲過後到20出頭)
    太小的沒有甚麼香港記憶和經歷
    太大的可能沒法很容易接受外國的生活

    我的感覺跟你的幾乎一模一樣
    現在我已提不起勁回港了
    因為在我心中她已變了質
    而且我覺得這裡生活很不錯
    我記得我最後一次回港(大概10年前)
    其實只待了兩個月
    但過了一半時間我已迫不及待想回來了

  5. xiaohua says:

    Telstra那首也不错啊?

  6. Stannum says:

    Xiaohua :你說的是這個廣告吧?只有澳訊和澳航這種全國性公司才擔得起這種愛國主題廣告。

    Tsubasa :十分同意你的說法呢。尤其已經在香港工作過的,很難憑從前的學歷和經驗找回一樣級數的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