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遠離

五年了,還記得那一天很熱,很熱,本來要帶遠方來的朋友去動物園看樹熊。出門口前電視傳來了梅艷芳逝世的消息。

車程中,我將 MP3 調到隨機播放梅艷芳的歌曲。當然,當中不包括這一首張學友悼念她的歌曲。

近一小時的車程,車廂中大家都無言。我緊握著軚盤,太陽穿過車窗將手臂曬得灼熱。

當日的回憶,竟然就只剩歌聲,以及那一天,熱得有點歹毒的太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