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

aqualuce那一次你問我,拍了這些照片,五年、十年後拿出來看,會不會記得這一刻的心情?

我把正片菲林卷到下一格。把貼著觀景器的眼睛移開,用雙眼凝望你三秒,然後合起了眼,模仿著機械人的聲音說:您的影像已經輸入。心情分析進行中。心情分析完畢。資料儲存。資料備份…

你的嘴角從微笑變成嘻嘻地笑,我雖然來不及再把眼睛瞄準觀景器,但那種知道鏡頭對著自己,而忍著不張口大笑的表情,總算給我急忙按下快門,沒有對焦就記錄到菲林上了。

那一刻,我們就在沖繩著名的婚禮小教堂 Aqualuce Chapel 前面。

當日,我們只是路過,不是嘉賓,更不是新人。

我們回到租來的汽車,拐彎離去的時候,我瞥見你回望著教堂依依不捨的眼神,方才明白你在那一刻究竟在想甚麼。

我的心有點虛,完全不覺得自己準備好面對這個議題。我假裝沒有看見你的眼神,假裝沒有聯想到你心裡的憧憬。

我故意甩甩頭,在初秋回那霸的公路上打開了車窗,讓海風把這些自以為來得太突然的煩惱吹走。

這些年後的今天,在一片漆黑中用幻燈機重看著你在艷陽下半模糊的影像,突然記起你問的那一個問題,原來,對話都一字一句都貯存下來,心情的記憶也一點一滴沒有遺失。可是,當年的我卻選擇了逃避,沒有真正的去回應你心中的遠景。如果定格的那一剎,你面對的是今天的我,大概會拖著你的手進去教堂問資料了吧?

One Comment Add yours

  1. Stannum says:

    寫在得知 Kodachrome 正片菲林停產的一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