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

當不如意事接踵而來,心情像寒冬的時候,我有時會想,如果可以冬眠,醒來就是明媚春光,一切問題都不翼而飛,你說多好?

你說,不是的,人生中的事可不像四季般有定時,如何能夠知道要睡多久那些不如意事就會離開呢?不知道這個,又怎麼可能設定時間,按時醒來呢?

冬眠的動物好像不是根據預定的時間,而是身體探測外面溫度回升而醒來的啊!

你又反對,說動物避的是寒冷,但現在說要避的卻是不如意事,如不如意是個人判斷,如果人都睡著了,那應該由誰來決定周遭發生的事是否如意呢?

我無言。

你勝了一仗,竟然再問我,知不知道冬眠的動物會否發惡夢呢?

惡夢?連動物究竟有沒有夢境,我也不知道啊!

你說,甚麼都不知道,就以為冬眠就會好,是不是很天真,很傻呢?

是啊,我就是天真,我就是傻,怎麼樣?


出場序:
我—Stannum 的右腦
你—Stannum 的左腦

2 Comments Add yours

  1. NT says:

    左腦也未免太理性了吧! :)

    動物冬眠體溫會降到接近零度C
    有些小動物的體溫更可以降至零度以下呢

    那可不就是一種接近死亡的經驗嚒?

  2. Stannum says:

    NT ﹕理性掛帥,就是左腦的壞習慣,也是現實中很多時我給人的印象。不過,在網上給人的印象卻多是我的右腦吧?

    是否接近死亡真是不知道,不過應該是不能有意識地接受外在訊息,不會感覺到時間過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